《知否》原著里的表妹曹錦繡:她這樣的女人,就是謹慎對待

曹錦繡,最終還是進賀家做了表哥賀弘文的人。

《知否》原著里,雖然說在曹家人投靠賀家這件事上,背后有小侯爺顧廷燁做的手腳,可他把這個提前讓大眾知道,早早地把這一家子的丑事擺到明面上,對明蘭來說確實是件好事。

「丟人」的曹表妹,當了表哥的人后,哪怕前有賀祖母這個一把手強硬鎮壓,后有潑辣的賀奶奶進門管制,賀家還是被她和曹家人攪得家宅不寧。

01、曹家的瞞天過海

盛老太太聽說曹家的信兒后,就立馬有所警覺了。

曹家太太是賀母的親姐,也是她唯一在世的娘家人,曹家自從被發配涼州,臥病多年的賀母一直牽掛不已,但卻無能為力。

所以,她對曹家人的好里,帶著很大的補償性質。

所以,盛老太太對于和賀家結親這件事的前景,也就不那麼看好了,有句對盛老太太的心理描寫很有意思: 「不知涼州水土養人否?」

那時,祖孫倆還心存僥幸。

她們希望,涼州的水土不養美女,也是很不舍得賀弘文這個女婿人。

畢竟,彼此雙方費心費力考核了那麼多年。

然而,直到見到曹太太后,她們才見識了粗鄙之人的手段!

曹錦繡自是比不上明蘭。

她才十七八歲,就已經弓背含首,形相瘦削,雙手枯瘦干癟,一副久經風霜苦楚卑微的模樣,容色實在不怎麼樣,就連衣裳也是陳舊褪色。

盛家祖孫去賀家做客,曹太太上趕著登門。

她張口閉口都是曹錦繡和賀弘文小時候,如何青梅竹馬,如何兩小無猜,如何有情義……

曹太太言語之間,無不意在攪散盛賀兩家還未過明面的婚事,志在讓她女兒嫁給賀弘文。

賀家可謂仁至義盡,不僅好心收留了潦倒落魄的曹家人,還又是送銀子幫襯,又是找宅子安置。

曹家卻恩將仇報,半路截胡!

而且,賀祖母為了三房的獨苗孫子賀弘文,可是操碎了心,為了他的婚事,更是舍盡顏面,費盡心思,才搭上了盛老太太讓他有了接觸和求娶明蘭的機會。

這場親事背后,是她多年苦心交好盛老太太,做出了各種明里暗里的保證,才給賀弘文造就一點優勢。

這一下,卻被愚蠢的兒媳和她姐姐聯手打破了。

曹家人行事,太明目張膽的惡毒,太無所顧忌了,誰碰上都得憤怒發火吧?

賀祖母心里怒極,處理起來卻不忙不亂,用一根簪子就一招制敵,當眾揭穿曹錦繡。

「既有了簪子,回頭便叫錦兒把頭髮都盤起來吧;這穿戴也該改一改了,沒的婦人家還做姑娘打扮的!」

曹太太的狡辯,在自幼研習醫術的賀祖母面前,根本站不住腳,頓時被嚇得汗水涔涔而下。

原來,曹家在涼州,早把女兒買給了一個武官做妾,這次大赦后才把她贖回來,指望著能靠女兒攀附上賀家。

放在古代,曹錦繡這樣的「丟人」,就算想嫁到普通殷實人家都很難,更別說官宦之家的賀家了。

曹家這樣做,明擺著就是欺詐沒主見的賀母,利用賀母的親情,達到他們不可言說私密心思。

賀祖母早就看破了這些,也根本沒把曹家人當回事兒,這才不顧顏面的強勢彈壓。

可是,兩家結親,本就講究個你情我愿,才能皆大歡喜!

所以,盛老太太要顧慮的就多了:賀母對此是個什麼態度?賀弘文回來后又將如何對待他姨家這群人?

曹家人明晃晃透露出的惡意,對盛家來說絕不是什麼好事!

02、曹家人的得寸進尺

果不其然,盛老太太的顧慮,很快就一一應驗了。

賀弘文回京,先去了盛家表決心。

可他剛出盛府,曹錦繡還毫不避諱的拉他去了旁邊的小樹林一訴衷情:又是小時候一起摘石榴花,又是扎蓮花燈、小兔子燈什麼的。

一看到枯瘦病弱的曹表妹,賀弘文就于心不忍了,對她的請求也左右為難。

是呀,曹表妹也沒奢望,只求能當個端茶遞水的使喚丫頭留在他身邊,時時能見到表哥便心滿意足了……

看看,人家多卑微,多委屈,多白蓮……

曹表妹聲音里透出的悲愴和哀傷,以及她卑微至極的請求,讓賀弘文立刻為之心軟落淚,竟然轉而求明蘭接納她。

這招太膈應人了,只氣得明蘭不行了!

總有這麼一種人,奉行「我弱我有理」的歪理,能把黑白是非都給顛倒了。

曹錦繡如此,曹家人更是深諳此道!

曹錦繡此舉,不就是怕賀祖母揭露她,讓她從此再見不到表哥嗎?

所以,她先擺出卑微的架勢。

先是承認了自己「丟人」之身,不奢望為妾,只求留在表哥面前,想以此來博取同情,然后拿話術拿捏前來的明蘭,要樂善好施的明蘭把她當路邊要飯的來可憐可憐:

曹錦繡此舉,太自欺欺人!

她之前還和她娘聯手,試圖用青梅竹馬來瞞天過海,騙取賀母的信任嫁進賀家,怎麼可能心甘情愿當個什麼尋常身份之人?

她的目的,至少是一個人的身份。

可她的表演過于拙劣,對局勢的判斷也有誤。

天涯何處無芳草,明蘭不是非賀弘文不可,人家選擇多著呢,只盛老太太手里就有好幾個備選可挑。

所以,她當場點破了曹表妹的話術。

但是,她還是顧全了賀弘文,并給他提供了幾種能合情合理安置曹表妹的選擇:

你就算可憐她,真心要照顧她,也不是只有納她為妾這一個法子,給備份嫁妝,再找個好人家嫁了,未來給她在夫家撐腰,不比娶了她強嗎?有我,便不能有她!

當局者迷,賀弘文何嘗不是?

都是聰明人,他被明蘭這麼一點撥,哪還有不明白的?

03、曹表妹的險惡用心

賀弘文為人規矩溫厚,自立自強,品行端方,又有一身出色醫術。

即使和明蘭有緣無份,也有大把門當戶對的名門閨秀,可供他選擇。

可是,曹家人把他當做救命稻草死死抓住,哪肯放過他?

再加上他那個不著調的糊涂娘,一味地上演姐妹情深的大戲,一心要讓姐姐一家過得好些!

賀弘文根本脫不了身。

而在這些人里面,賀母這樣的老實人才最可恨!

她成事不足敗事有余,如果不是賀家祖父祖母俱在且強勢,哪怕弟兄們再好,她也守不住分給三房的家業。

她身體不好常年臥病在床,總說快要不行了卻還在,為人懦弱不靠譜,對待曹家人時,更是極度不分是非好歹!

曹家犯事之前,賀母就有意和姐姐家結親,可當時曹家想要把女兒嫁到高門,也是嫌棄她們孤兒寡母沒依仗,始終擺架子不肯答應。

如今,曹家落了個潦倒敗落,卻像八爪魚一樣,纏上了她這個妹子和賀弘文這個外甥。

救急不救貧。

曹家有男人有兒子,有手有腳,賀家該幫的都幫了,不可能還要管這家子的衣食住行,養活他們一輩子!

可曹家卻得寸進尺。

他們不但不滿足,胃口還變得越來越大,還蠱惑的賀母不分輕重,竟然拿了兒子分得家業去貼補曹家,還當著明蘭的面答應讓曹錦繡進門,壞了賀祖母籌謀已久的婚姻大事,實在可恨至極!

可看看曹太太的言行,對她可有半分感激?

不管賀母是否病弱不堪,只要一點不如她意,就撒潑打滾的哭鬧:

「我可憐的閨女呀!都是爹娘誤了你,原想著回了京,你表哥會照看你,沒想到世態變了,人家攀高枝去了……哪里還會理你的死活呀!兒呀,還是和為娘一道走了算了罷,誰叫你有這麼個狼心狗肺的姨母和表哥呀!」

曹家這種人,無論你之前為他們做了多少事,幫了多少忙,都被認為理所應當,根本不會感恩,可你一旦不如他們的意,他們卻會強人所難,甚至恩將仇報。

哪有什麼忘不了的情深似海?都不過是為了她自己而已。

曹錦繡把這事瞞得狠,纏著賀弘文不放!

04、賀奶奶壓制人表妹

母親的眼淚攻勢,加上表妹的凄慘遭遇,賀弘文終究還是敗了,答應納了曹錦繡。

他這樣做,也讓他在婚姻市場上的優勢不再,徹底失去了和盛家結親的機會,更是給自家埋下了禍根。

賀家本身,只是綜合條件比較好罷了,并不是非常顯赫富貴的人家。

好處在于,賀家早就分好了家,賀弘文有一筆豐厚的家產,自己也有一身高明醫術可以養家,而且病弱的婆婆看起來就不長命,還沒有難纏的妯娌,新媳婦進門就可以當家,可謂非常平衡和諧了。

可自打納了曹錦繡后,賀弘文的地位就一落千丈了。

沒娶妻先納妾,本就是大忌,更別說納的還是個人,是婆婆的親外甥女,是丈夫的親表妹,誰嫁這樣的人家之前都得先掂量掂量吧?

還好,賀家當家的祖父祖母都還身體康健,賀祖父更是親自出面呵斥兒媳婦,不許她再拿銀子貼補曹家,否則就要休了她。

當兒媳婦都當到被公公威脅了,賀母嚇個半死后,竟然絲毫不知悔改。

平時那麼怯懦的人,竟然還能找到空子鉆:她把銀子給當了姨娘的曹錦繡,再由她轉給曹家。

真不知道她是怎麼想的?也太不著調、太不靠譜了!

賀祖母氣急發狠。

「興許你覺著曹家比你親兒子要緊,不過我卻是個黑心腸的,只覺得自己孫子才是頂頂要緊的!」

然后,她左挑右選,終于給孫子娶了個低階武官家的彪悍老閨女。

可就算這樣,有賀家一把手撐腰,賀奶奶進門之后,還是頗費了一番周折,才把這個家給理順了。

曹姨娘也如明蘭當初所說那樣,并不甘心當個尋常妾室,在賀弘文婚后,果然是幺蛾子不斷。

更可怕的是,她竟然趁著賀母病重,不顧賀弘文已有一子一女的事實,以自己不能生為由,要給賀弘文納妾來開枝散葉。

事實上,她卻是在伙同她父兄,給賀弘文,安排一個懷了孕的丫頭爬床。

那個丫頭平時常替她給曹家送東西,早就和她兄弟勾搭上,還懷了兩個月的孕,他們竟想出這樣法子來謀算賀家家產!

事發后,直接氣壞賀母。

幸虧賀祖母一直防備著曹家,賀母和曹姨娘中,必得有一個陪她住到老家白石潭去,還安排孫媳婦看緊了另一個。

這才把他們做的臟事給逮了個正著,也有了整治他們的理由。

再則,賀奶奶自身也有歷史,不求山盟海誓的愛情,只求兒女傍身丈夫體貼的安穩度日。

她出身武官家庭,門第上過得去,父兄都能倚仗,又過慣了市井生活,沒高門大戶家的那些規矩和架子。

「前頭收拾完妾侍,后頭擠兌好婆母,轉身還能跟丈夫作出恩愛夫妻的模樣。」

婆婆離世,賀奶奶更是拿捏住了曹姨娘,為了一對兒嬌兒愛女,也不會再讓她影響這個家!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