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欲孽》開播18年后,我終于明白《甄嬛傳》輸在哪了

18年前,TVB播出一部宮廷劇。

瞬間萬人空巷,最高收視飆到41點,穩坐當年全港冠軍。

劇中四位花旦大斗演技,從宮內到戲外,一度是城中熱話。

這部劇被稱為宮斗開山之作——《金枝欲孽》。

圖片來源:《金枝欲孽》

18年后,它頻頻被回顧,被效仿。

《甄嬛傳》作者流瀲紫說,《金枝欲孽》是她的啟蒙。

囂張跋扈的華妃,對照的正是不可一世的鈕祜祿·如玥。

圖片來源:《金枝欲孽》《甄嬛傳》

如今宮斗劇已經遍地生長,但《金枝欲孽》依然獨樹一幟。

它的立意與敘事方式讓那些后來者都無法超越。

四位主角,戲份均分,互相纏斗,沒有好與壞。

走出戲劇,她們退的退,隱的隱,形似一場夢。

并一同構筑了TVB最真實的女主底色。

《金枝欲孽》注定不一般。

它誕生在港劇沒落的前夜,籌備時飽受質疑,無人看好。

但TVB還是砸下千萬血本,跳出港島,遠赴故宮、橫店等地取景。

于是,這部劇有著其它港劇所不及的大氣與肅穆。

場地恢弘,人物紛繁,鏡頭語言封神。

圖片來源:《金枝欲孽》

片頭片中穿插的幾個運鏡,可以說是解構人物關系的神來之筆。

將結局透露得明明白白,但觀眾還是陷入這種修羅場無法自拔。

圖片來源:《金枝欲孽》

這幾個鏡頭也凸顯了選角之經典。

四大花旦黎姿、佘詩曼、張可頤、鄧萃雯,各成絕色——

玉瑩國色天香,卻聒噪吵鬧自視甚高。一個挑眉,濃麗飛揚。

爾淳隱忍腹黑,但又有情有義,佘詩曼演出了她的內斂含蓄。

圖片來源:《金枝欲孽》

資深宮女安茜,性格不討喜,但身世之苦與悲,被演得凄涼。

當然最絕的還屬如妃,鄧萃雯簡直把囂張霸氣演出神演出髓。

此后,各種宮斗劇中的絕世寵妃形象,都只能算致敬與臨摹。

圖片來源:《金枝欲孽》

這又要回到TVB最擅長的敘事上,筆力著實深厚。

監制+導演戚其義這次幾乎設定了宮斗基本模式:

以清宮為底,野史輔佐,充斥女人心女人戲,而爭奪的目標(皇上)反而是陪襯。

圖片來源:《金枝欲孽》

開篇便極具張力。

如妃上場就逼死想逃宮的陳妃,人人怕她冤魂不散,唯獨如妃不信鬼神:

「本宮就要看看宮中到底是人怕你,還是怕我鈕祜祿·如玥。」

圖片來源:《金枝欲孽》

而玉瑩爾淳安茜,也各有夾縫求生的本事。

玉瑩、爾淳,剛入宮先做姐妹,再成仇敵。

爾淳棋高一著,裝傻賣蠢的玉瑩,處處被算計。

圖片來源:《金枝欲孽》

但玉瑩身邊有宮女安茜,數次讓玉瑩渡過難關,并助力她蓄力反擊。

可在遍地詭計與謊言間,安茜不惜背叛朋友與愛人,委身成了皇上的枕邊人。

圖片來源:《金枝欲孽》

最終三人各自設局,困獸猶斗,又依賴對方。

可謂是宮斗的絕招。

圖片來源:《金枝欲孽》

這當然還不算完,男性角色這邊。

爾淳鐘情太醫孫白楊,孫白楊卻鐘情玉瑩,甘心被她設計,盡力替她爭寵,甚至犧牲自己的前途與性命。

圖片來源:《金枝欲孽》

御前侍衛孔武默默守護安茜,彼此愛慕,孔武又在機緣之下與經歷喪子之痛的如妃,產生了某種情愫。

于是,每個人面對的所愛,也成了所恨。

他愛她,她愛他,他再為她,她又為他,剪不斷的,全是羈絆。

圖片來源:《金枝欲孽》

TVB編劇的狠,偏在千絲萬縷中寫命運的無常。

性情反復的玉瑩,是為了母親進宮當秀女,只想攀上枝頭,博個好光景。

心思縝密的爾淳,則自小被義父培養,成選秀工具,算計好在后宮為營。

斬斷情義的安茜,只愿出宮后與奶奶相聚,后來奶奶被害,她狠心復仇。

圖片來源:《金枝欲孽》

這就是《金枝欲孽》區別于其它宮斗劇的地方。

它既有極致的權力肅殺,也有個體的命運流轉。

尤其當你看慣了爾虞我詐上位搏殺的爽文套路,再看這部劇,會更震撼。

《金枝欲孽》的結局,在一片混沌中,給了悲劇新的生機:

玉瑩在最后一刻幡然醒悟,終究與孫白楊執手,葬身火海。

圖片來源:《金枝欲孽》

安茜在宮中動亂時受傷,生命最后一刻,送爾淳逃出宮去。

謀算了半輩子的爾淳,帶著活著和死去的人的期望,與滿目瘡痍的紫禁城訣別。

宮斗沒有贏家,也不會有贏家。

圖片來源:《金枝欲孽》

正如最后一幕如妃站在高大的宮墻上,目送爾淳出宮時,念到:

「不愛宮墻柳,只被前緣誤,花開花落自有時,總賴東君主。」

多身不由已:

「只有靠你,完成我們海闊天空的心愿,珍重。」

圖片來源:《金枝欲孽》

新仇舊恨,一筆勾銷。

在兒女情長中,在女性的廝殺與互助中。

《金枝欲孽》,完成了愛與人性的塑造。

很奇怪的。

《金枝欲孽》里,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大女主」,你卻能感受到TVB一以貫之的女性主義。

它關照女性群像,囊括港劇常年形成的職業劇模式,并融合了開放包容的價值觀。

人們在當中,看一群穿古裝的人,講現代江湖的兇險與仁義。

圖片來源:《金枝欲孽》

縱然萬般無奈,也不要戀戰,如同劇中所道破的:

「紫禁城有的只是冤魂與仇恨,無的正正只有自己。」

這情節,寫到了職場、時局、感情、人生。

所以每個主角的人生軌跡才可供回味。

圖片來源:《金枝欲孽》

更值得體會的是,演過《金枝欲孽》的她們也很幸運。

因為宮里未竟的事業,在戲外意外得到了延續。

參演這部劇的花旦,都在最美的年代遇到最好的角色。

籌拍時,TVB找不到美艷的女星演玉瑩,最后瞄準了黎姿。

黎姿看到劇本后評價玉瑩「蠢得像豬」,想改戲份,卻被導演逼著拍。

咬緊牙關演下來后,玉瑩拿下視后,黎姿榮耀息影。

圖片來源:微博@黎姿

佘詩曼在當時處于上升期,演技就差一口氣。

她那時還未意識到,經此一役,自己將穩坐TVB一姐寶座長達數年。

圖片來源:微博@佘詩曼

而在港圈經營許久,獎也拿夠的張可頤,憑借安茜再收獲一波口碑。

此后北上,又南下,抑郁,再重生。

將劇中的辛苦滋味嘗遍,得以功成身退。

圖片來源:微博@張可頤內地影迷會

而當年呼聲最高,受到全港一致愛慕的鄧萃雯,雖然與視后失之交臂。

但五年后,她將憑借《巾幗梟雄》系列連莊視后,成為TVB史上第一女主。

圖片來源:網絡

換句話說,《金枝欲孽》給了她們磨礪韌性與專業的機遇。

據導演說,拍戲時演員在夏天穿冬裝,寒天飲雪水。

幾位主演都曾想過放棄,但好在「付出總有回報。」

在以女人為主的戲里,我們看到了女性的職業態度與生存本領。

她們在互相成就中,創造了港劇最后的余暉。

圖片來源:《金枝欲孽》

時移世易,大浪淘沙。

如今,劇中的幾位主角,只剩陳豪還堅守在TVB。

其余的演員們,為TVB賣過命,留下過印記。

最后真正「離巢」,去實現自己的海闊天空。

圖片來源:《金枝欲孽》

我想,這兩種選擇恰好都是TVB精神的體現。

它曾教會初出茅廬的小人物如何當好演員,何謂職業的初心與堅持。

在平凡的工作中創造不一樣的經歷。

所以他們無論戲服多厚,都不喊累,角色多寡,都咬牙堅持。

而最重要的一點,是鄧萃雯說的:不要把自己送進深宮似的牢籠。

圖片來源:微博@鄧萃雯

我相信,TVB其它演員大抵也有這本事。

記得佘詩曼也說過,自己在宮斗劇中一定能活到最后。

她們身上,有太多《金枝欲孽》的底色,那個開放式結局,早已言中了很多人的選擇。

即:一個演員在殘酷的叢林法則中,如何頑強生存,實現價值。

這才是這部劇帶給我們最大的意義。

圖片來源:網絡

很多人說《金枝欲孽》是開山始祖,也是宮斗巔峰。

劇在那,任人評說。

即便已經18年過去了,但我依然感激。

那時候的TVB古裝劇,講命數漂浮,高山低谷,講那些不完滿的、自我選擇的人生。

圖片來源:《金枝欲孽》

它奮力告訴我們:

「寫自己的故事,為自己而活。」

18年后,這樣的光輝,我們卻再也看不到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