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止粗鄙就別硬凹俏王爺,要論「氣質矜貴勝皇帝」,還得看他們

在之前的文章中,我們聊到了有關于「鮮衣怒馬少年郎」的正反事例,今天再來說說近年另一類頗為常見、塑造成功率卻極低的代表人物——胸有丘壑的氣派王爺。

相比于其他男性角色,要想詮釋好影視題材中的俏王爺,最重要的并不是面皮上有幾分顏色,而是那種 由內而外散發的矜貴氣度

這種氣度來源于常年養尊處優的生活以及皇家禮教的培養,在對王侯公卿起約束作用的同時,也提高了他們的行事眼界。

然而有句話叫理想很豐滿,現實卻很骨感。

放眼近年市面上的古偶,前有以秦昊、盛一倫為首的 「放飛自我派」——本來四十多歲搭90后小花演古偶就夠吃力了,拍多了現實題材的秦昊居然還一點不克制自己的儀態,走起路來伸頭縮脖晃晃悠悠,看著不像是心思深沉、伺機反撲的王爺,倒像是街上提著鳥籠遛彎的大爺。

盛一倫的話,《太子妃升職記》還挺張弛有度的,沒想到《將軍在上》換個人設就開始放飛自我,硬是把「大宋第一美男」趙玉瑾演成了陰柔小混混,反手將流量送給了馬思純和王楚然這對女女CP。

與之相對的則是第二類 「矯枉過正派」

估計是看到網上總夸自己儀態好,《且試天下》里的楊洋較之《微微一笑很傾城》和《你是我的榮耀》時期明顯更「直」了幾分。

殊不知儀態這東西也講究過猶不及,像黑豐息這樣好像在背上綁了個鋼條、滿臉寫著「快夸我好帥」的撐傘方式,只會讓人懷疑演員是不是前一天落枕了↓

當然,最讓人無法共情的還得是第三類 「不守男德派」

典型的像《甄嬛傳》里的果郡王,初見就眉飛色舞戲弄嫂子,不安分的眼神配上聳肩歪脖的小動作沒有一點白月光的感覺,浪費了孫儷的狀態不說,還直接引致許多觀眾二刷必跳甘露寺部分。

那麼,到底什麼才是俏王爺的正確打開方式呢?

此時就不得不提 陳道明八賢王了。

丹鳳眼,高鼻梁,雍容自持之余又帶點不羈,眾所周知相較于前作,《少年包青天2》差的從來不只是陸毅和周杰,劉威飾演的三廉王在陳道明面前亦是一個天一個地,甚至就連有「溫潤如玉代名詞」美譽的任泉也折服在了后者強大的氣場之下。

而之所以會產生這般效果,除卻基本的顏值要素,仔細觀察陳道明的儀態,劇中無論是特寫鏡頭,還是在主角團旁充當「背景板」作用,八賢王從來都是挺拔又自得, 氣定神閑的上位者姿態被拿捏得死死的

編劇對八賢王的塑造也十分到位。

從開篇對陣高麗王子,到后來屢次幫助包拯一行人,八賢王始終處處為這些小輩斡旋,即便偶爾出于大局觀在原則問題上做出妥協,也是竭盡所能降低可能帶來的個體傷害。

但當犧牲品變成他自己,為了不讓包拯揭開「貍貓換太子」的秘密從而顛覆整個大宋,八賢王 情愿以己身成全死對頭龐太師,坦然赴死的胸襟吊打那些動輒為愛毀天滅地的仙俠古偶,無形中再為這個角色增添一抹耀眼光環。

如果說八賢王是正道救贖系的驕傲,那 沈曉海《機靈小不懂》中飾演的寧王,就是可以貼臉代入小說里表面溫文爾雅、人見人夸,實則覬覦王位、斷情絕愛的反派大佬本佬,人格魅力即便較之戲份更重的《花姑子》陶醉也不逞多讓。

印象最深的是他身上那種 舍我其誰的強者氣度——腰背挺直,肩頸放松,扎實的舞蹈功底不僅為沈曉海打下了良好的氣質基礎,也讓他在行走坐臥間皆具儒雅風采,哪怕后期一會被淋成落湯雞、一會淪為階下囚,觀眾也能從他清貴的外表看出不凡, 張衛健、聶遠、黃海冰三個人加起來也沒寧王一個更具皇家風姿↓

遑論沈曉海還是 殺青前十天才被師弟聶遠叫來救場的(據說原定由卓凡,也就是《武林外史》中的王憐花飾演寧王),一個演員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摸透并演活反一號,放到現在的娛樂圈都讓人感覺不可思議。

硬照「平平無奇」,上鏡卻比很多一線大咖還顯貴氣,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憑借 《孝莊秘史》走紅的 趙鴻飛在詮釋何謂 「氣質拯救顏值」方面比陳、沈二人還強。

尤其當趙鴻飛扮上辮子頭,氣質清貴,郎艷獨絕, 七年武生功底,不僅令他文戲時可用一雙丹鳳眼隨意切換于「殺伐果斷四爺」、「任性暴躁多鐸」、「憂郁多情舒爾哈齊」三者之間, 《皇太子秘史》被劉德凱飾演的康熙劍指剖白「我喜歡當皇帝,我知道怎麼做一個皇帝,而且我自信可以做一個有益于大清、有利于百姓的好皇帝」,擲地有聲的原音臺詞真正道出了 天家皇子那種隱忍之下皆為宏圖的遠大抱負

加上這哥的 儀態和打戲也是一絕,部分小鮮肉拉不滿弓、抱不起女演員的事在他這根本不存在不說,一坐一臥皆有忖度,策馬揚鞭、刀叉劍戟、空中一字馬樣樣利落瀟灑都是基本操作,是以當年《步步驚心》宣布影視化,書粉紛紛提名趙鴻飛出演四爺,吳奇隆和何晟銘都只能往后排。

疾步時單手背后氣勢十足,發怒和騎馬也記得時刻保持雍容儀態,不得不說,同樣畢業于北電的 萬弘杰也是劇拋臉一枚,看他現代裝臉圓圓的沒什麼氣場,沒想到扮上古裝端得那叫一個長身玉立,聽到 《穿越時空的愛戀》里小玩子一見他就忍不住發花癡「史書上可沒講他長得這麼帥」也不覺得突兀,反而從此順理成章地把他當成了 青年朱棣的影視代餐

特別是有了馮紹峰的襯托,《山河明月》里本該意氣風發的戲碼全被演成了《知否》顧廷燁翻版,要不是其他人喊他「燕王」,看這五大三粗的模樣,草莓還以為是哪蹦出來的衙役↓

《穿越時空的愛戀》關于朱棣 愛情線的講述也非常真實。

深諳獨立思想的現代女警×封建禮教下長成的明君預備役,編劇深知把理想化的「雙潔」放在這個角色只會拉低觀眾的代入感,相反,皇權和女人都要才是歷史上朱棣該有的性格。包括楚楚說出那句經典的 「牙刷和男人不與別人共用」,彼時雙方明顯已經對這段感情有了不同的判斷,這種橫亙于時代之間的思維差異不僅令cp線更具張力,也讓朱棣這個人物再立體幾分。

《獨孤天下》中的 徐正溪和安以軒也是憑一己之力搶走男女主風頭的副CP代表,甚至 當初很多觀眾還以為他們才是主角,顏值和演技都比胡冰卿、張丹峰強太多。

最難忘徐正溪的宇文護,名為太師,實際是位高權重到能帶著文武百官懟皇帝「恭送圣上賓天」的攝政王,越權擬旨挑釁什麼的都是生活日常。

唯有遇到安以軒飾演的獨孤般若,棋逢對手,相愛相殺,既想救她又不愿放棄控制皇帝帶來的滿足感,一面叉腰放狠話、一面化為繞指柔的模樣完全就是 從小說里走出的癡情權臣范本

到90后小生這一代,則屬陳星旭和張晚意將權謀王爺演出了花,兩人在《東宮》和《風起霓裳》中的鏡頭都快被各大UP主剪爛了,可謂是近年古偶利用率最高的代表角色。

而且當初 《東宮》剛官宣還被蓋高樓罵了好久,誰也沒想到曾經《射雕英雄傳》中腫成包子的 陳星旭減肥二十斤會秒變腹黑小狼狗,更沒想到僅六天的騎馬課就能讓一個男人脫胎為馳騁敦煌壩上的草原漢子。

另一方面,陳星旭的儀態和眼神戲也無愧于 14年中戲第一的美名,前期白切黑與后期野心勃勃的對照十分帶感,不僅戲中比飾演皇帝的羅嘉良更具天家氣派,戲外《君九齡》熱播期間亦是力克真男主金瀚漲粉五十萬(金瀚掉了兩萬多粉絲),成功帶領《東宮》二次出圈。

張晚意的古裝較之陳星旭又多了絲 陰郁冷情,或者就像《覺醒年代》張永新導演所說,單看皮相和身高他可能不是特別出挑,但張晚意眼神中無意透出的那種脆弱感,真的是娛樂圈里罕見的好苗子。

而這種 兇狠與易碎的反差,不僅來自演員本身劍眉星目的加持,仔細觀察張晚意在《風氣霓裳》中的肢體語言,觀眾是真的能感受到那種反叛王爺自視極高的驕矜,每每出場都讓人不自覺感慨他比男主許魏洲和李治的扮演者趙順然有氣勢多了。

可惜《風起霓裳》編劇筆力太差,整部劇從女主到男三都透著一股「低配傻白甜」的味道,敘事能力還不如粉絲隨手剪的拉郎視訊,白白浪費了這麼一張適合事業、愛情兩把抓的權謀臉。

通過以上例子也不難發現,演員要想在鏡頭下呈現出皇家氣派,很多時候顏值并不是頂頂要緊的, 掩蓋不住的天潢貴胄感才是最不容忽視的形象條件

至于這種感覺,可能存在于入座時下意識地挺背撩袍,可能存在于情緒爆發時也記得收斂威壓的眼神細節,也可能存在于隨便的一個轉身, 它看似沒有規則,很多時候卻只需通過一個眼神,觀眾就能感受到人物內心的自持與清雋

當然, 顏值不如氣場重要不代表顏值一點都不重要

如果人人都像《如懿傳》這樣提前把期待值拉滿、最后白月光王爺卻是好像烤羊肉串出身的苦力,那觀眾除了質疑導演以及女演員的視力,唯一能做的也就是棄劇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