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里的沈皇后,成功治好了我的「慕強情結」

在一個秋日的雨天,想寫一寫《知否》里的沈皇后。

我覺得這個人物最出彩的地方就在于:

她既能扛得住人生中突如其來的磨難、也能守得住看似風光、卻如燙手山芋般的富貴。

當然,或許有人會說她命好,有好運,要不然死的就是她,而不是大鄒氏了。

可是,運氣這種事情是不可說、不可比的,我們唯一可控的因素只有自己。

就像沈皇后也不是一下子就能接住那些磨難的,她也經歷了 至少兩次很深刻的內心糾結和欲望纏繞。

第一次就是小鄒氏和張大娘子大鬧澄園的和府宴席。

這件事往淺了說就是沈國舅寵妾滅妻;但往深了說就是新舊朝臣失和,動搖國本的大事了。

沈皇后對此,有著清醒的認知。

她哭著對明蘭講述了大鄒氏去世的來龍去脈,誠懇地跟明蘭道歉,請明蘭諒解小鄒氏的舉動。

雖然是私下里的道歉,還對明蘭有求,但她一個皇后能做到這樣,也是很不容易了。

可是,沈皇后卻忽略了單單勸說張大娘子是沒用的,還需要約束鄒小娘的言行舉動也很關鍵。

這就是她的私心。

因為我們會下意識地勸說那個懂事的人要懂事,卻對那個可能有所虧欠的人心存包庇之心。

所以,她和沈國舅的縱容, 豢養了鄒小娘的放縱之心,才惹出第二次的亂子。

小鄒氏不僅沖撞了張大娘子、還藏匿了看診的大夫導致張大娘子難產,繼而擴大了新舊朝臣之間的沖突,導致局勢更加緊張。

然后,才有明蘭對她講述曹操割發代首和唐代宗怒斥升平公主的故事。

當然,我覺得就算明蘭沒有給她講這個故事, 她的心也早就有了一桿秤。

只不過秤砣的方向已經漸漸從小鄒氏那一方偏向了張大娘子的那一方。

因為她宣了那麼多夫人進宮,聽她們七嘴八舌地說了一籮筐,也沒有表達自己的想法。

她只是需要別人給她的想法添加一點動力和支持。

而明蘭的話就剛好說到了她的心坎兒里。

因為,她聽完了明蘭的故事,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明白了」。

而后,她就枯坐了一夜,在次日清晨,她卸下釵環、寬了外裳去請罪,還跟嬤嬤說,不免各宮的請安, 讓她們來、讓她們看、讓她們傳。

她以高位之尊給張家 (臣子)道歉;

以皇后之尊向官家 (國家)道歉;

以兒媳之身跟官家一起向大娘娘道歉 ,因為官家要封自己的父親并不占理,沈國舅也誤傷了奉旨太監。

她用兩次下跪,為人性的光輝贏得了贊譽。

遇事不躲事,才是一個人最厲害的地方。

而如果一個人,能忍得了委屈,能硬得起心腸,才能成得了大事、享得了富貴。

沈皇后,無疑就是這樣的人。

我私心覺得,其實她的艱難并不在于下跪的那個名場面里(那只是結果),而在于她枯坐的那一夜里。

那個晚上,才是她一個人的戰斗。

因為,就算官家還能繼續幫她袒護小鄒氏, 她心底里的那道坎也只能自己走出去。

一面是救命之恩,一面是家國天下,我想,對她而言其實都很難選擇吧。

因為她也是從小地方靠因緣際會才坐到皇后的位置上的。

她的心里大概有過無數次的猶豫,才決心舍棄私心和臉面。

所以次日早上,嬤嬤來提醒她要不要休息一下的時候, 她才會長長地舒展了一口氣。

因為她知道,不能再猶豫了。

在張大娘子生完孩子的宴席上,小沈氏(沈皇后的妹妹)無理取鬧,明蘭說:

皇后做這樣的決定難道不痛嗎?痛啊,可是痛也要做,也不光是為了現在,更是為了將來。

沈國舅才猛然醒悟:你是說將來桓王……

這一刻,只能說,只有沈皇后才是那個最有智慧的人。

明蘭說:愛之適足以害之,愛之縱足以殺之。

這句話,不止是沈國舅、沈皇后要學會的道理,也是我們要學會的道理。

沈皇后用兩次下跪,才明白這個道理,一樣痛徹心扉。

而回顧開頭,最讓我觸動的,其實還是她的這段話: 我們從禹州小地方出來的,坐上這個位置,就像坐在炭火盆上一樣,沒有一刻安穩。

只有聰明的人才會說自己笨。

而沈皇后敢把這樣的話講給明蘭聽,就足以說明她的智慧了。

可是,人有了智慧和清醒的認知,卻并不一定意味著她就真的能做出智慧的事。

人只有在一次次的經歷中吸取教訓,才能成長。

沈皇后是用自己的兩次下跪,才真正成長起來。

可見,人站在高位的時候一定要有與之匹配的能力,否則只會給自己帶來煩惱。

就像小鄒氏一家,就是因為眼界和見識跟不上地位,最后把自己害得更慘。

我到現在才深刻理解人的欲望和能力要匹配的事兒。

因為,我從畢業開始,就有一種天然的慕強心理:

我很羨慕那些985高校的畢業生、我還羨慕很多同事都是海歸,都有留學經驗、我還對地域有著強烈的執念,我覺得只有北上廣深才有機會、其他的小城市都不值一提。

可是,當我也曾很努力地嘗試考研,卻沒有考上;當我的工作能力不輸給留學經驗的同事;

當我成為大城市里的一只小螞蟻,經常因為趕不上末班捷運,從浦東打車到徐家匯的出租車上,睡眼迷蒙的時候,我才突然頓悟到一件事情。

人和人之間存在著多種差異性,每個人的視野不同、連精力都有可能不同。

而我在那個夜晚最渴望的,也不過是一個舒適的床而已。

我漸漸明白,別人過別人的人生,我也只能過自己的人生, 我們也只能活成自己的樣子。

我們不是今晚做了一個夢,明天就突然變得很厲害,我們都是一點點累積的。

就像沈皇后經歷了這些,才有了內心的堅毅,才能在后期很成功地跟官家演了一出戲,騙過了眾人,讓大娘娘放權。

連她,也是在慢慢成長啊。

所以,寫完了沈皇后的經歷,我才真正梳理清楚自己的慕強情節,內心不再那麼焦灼,反而更加安定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