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沈從興看似深情,實際上干了3件蠢事,對不起大鄒氏

大鄒氏,是沈從興的結發妻子,也是沈從興最愛的人,雖然她下線得很早,但對很多人都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她的離去,讓剛成為國舅爺的沈從興成為了鰥夫,而新皇本來是一個不受寵的皇子,在京城沒有根基,為了穩固皇權,與朝中重臣聯姻,是必然需要采取的方式,新皇心腹也不多,自然不會放著小舅子的婚事不管。

「皇上兩年前才回京,于京中根基不深,鄭駿執掌禁軍多年不說,于三大營也多有關系,英國公更是國之重輔,這兩家素來不摻和儲位之爭,自是要籠絡的。」

若沈從興還只是普通人,小鄒氏還有機會嫁給姐夫做填房,就像東昌侯府把小秦氏嫁給顧偃開做填房一樣。可是,沈從興成為了國舅爺,鄒家門戶太低,配不上了。

如果沈從興只是個普通鰥夫,那娶小姨子為續弦是木有問題的,可是如今沈家是鮮花著錦的第一外戚家族(圣安太后出身卑微,早找不到娘家了),鄒家的檔次顯然差太遠了。

實際上,在原著里,沈從興是心甘情愿迎娶張桂芬的,只因他也看重權勢,想要為皇帝姐夫分憂,想要讓沈家更上一層樓。

為了榮華富貴,沈從興必須娶張桂芬,可是,他對前妻大鄒氏感情很深,總覺得這麼做無法給大鄒氏一個交代,于是,沈從興想出了納妻子的妹妹小鄒氏為妾這樣的餿主意,皇后為了感激大鄒氏對自己的救命之恩,還給了小鄒氏誥命,讓小鄒氏成為了主母奈何不了的貴妾。

英國公府需要沈家來牢固和新皇帝的關系,沈國舅則需要根深葉茂的英國公府來提升自家的勢力,鄒家需要繼續和沈家繼續保持姻親關系,并保護大鄒夫人子女的利益,大家各取所需,所以產生了這麼個畸形的和諧局面。

很多人認為,沈從興深愛著大鄒氏,才會寵妾滅妻,對不起張桂芬。事實上,不僅對張桂芬來說,沈從興是一個糟糕的老公,對大鄒氏來說,沈從興也算不上太好。

沈從興看似深情,實際上干了3件蠢事,對不起大鄒氏。說實在的,大鄒氏若是在天有靈,看著沈家一系列的神操作,估計也不會滿意的。

第一,納妻子的妹妹為妾,毀了小鄒氏的一生;

雖然小鄒氏是貴妾,還是有著誥命傍身的貴妾,但是,她依然是個妾。

什麼是妾?在嘲諷曹錦繡的時候,盛明蘭曾給過解釋,所謂妾,就是,上頭是個立,下頭是個女,合起來,便是站著的女子,是服侍男女主子的半個奴婢,再貴的妾也是個妾,總越不過正房奶奶去的。

小鄒氏是妾,上不得台面,重要的場面她根本沒有出席的機會,就比如在劇版里,沈從興帶著小鄒氏去顧家,人們就議論紛紛,嘲笑沈家上不了台面,不懂得規矩,居然讓妾出席這樣的場面。

作為妾,小鄒氏的兒女也是庶子庶女,地位跟嫡子嫡女是無法比的。古代擇偶,講究門當戶對,愿意為自己家兒子尤其是嫡子聘娶庶女做老婆的,寥寥無幾。甚至,在一些高門大族,庶子可能都不會娶庶女為妻。

若是大鄒氏還活著,她會愿意讓自己的親妹妹給人家做妾嗎?絕對不可能。若大鄒氏在,她一定會精心挑選人家,讓小鄒氏風風光光嫁過去做正妻,幸福度過余生。

雖然小鄒氏囂張跋扈,不敬主母,還想謀害張桂芬,不是個好人,但是她的命運也應了那句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她的一生,被沈從興和鄒家徹底毀了。

到了最后,小鄒氏被沈家拋棄了,關在家廟里很多年,直到姐姐的女兒沈玉珠念及親情,以及她對自己的撫養之恩,將其接了出來養老,否則,小鄒氏一生得何其悲催。

多年后,我們分家出來,征求過長輩的意見后,我去家廟把小姨接了出來——花白的頭髮,滿臉的皺褶,她已蒼老得不成樣子了。

但凡沈從興拎得清,真的記得妻子大鄒氏的好,就該把小姨子當作親妹妹看待,給她找個好親事,為她撐腰一輩子,而不是讓小鄒氏做妾,毀了她的一輩子。

第二,對鄒家有求必應,不約束鄒家,最終,讓鄒家越來越猖狂,走到了滅亡這一步;

「阿琴過世后,我未能迎娶她妹子為正室,此乃第一錯;既不能娶為正室,就該待之以親妹,給她好好找個人家,我卻納妻妹為妾,這是第二錯。至此,我每回見了鄒家人,便覺得無地自容,羞愧不已,不能力行約束!」

納了小鄒氏為妾,沈從興也感到無比內疚,覺得自己對不起妻子大鄒氏,更對不起鄒家,于是,每每看到鄒家人,聽到他們提到妻子,沈從興就無言以對,更下不了狠心在他們無法無天的時候懲罰他們。

心理學家蘇珊·福沃德在《情感勒索》一書中說道:情感勒索者能深切擊中我們內心的要害。他們深知我們十分珍惜與他們之間的關系,知道我們的弱點,更知道我們心底深處的秘密。

一旦無法達成某些目的,他們就會利用這層親密關系迫使我們讓步。

鄒家人正是情感勒索者,他們知道沈從興對大鄒氏的感情,因此,他們動不動就把大鄒氏掛在嘴邊,讓沈從興感到內疚,再借此機會提出要求,索取好處。

鄒家之所以為所欲為,敢侵占田產,謀害人命,甚至連英國公獨女張桂芬都敢下手,無非是因為他們覺得只要有大鄒氏這份情誼在,沈從興不但不會懲罰他們,還會保護他們,會讓他們全身而退。

犯了錯誤,害了人,卻可以全身而退,不用付出任何代價,鄒家行事的時候自然會更加肆無忌憚。

若是沈從興拎得清,該罰的罰,該罵的罵,該不管的不管,讓鄒家為自己的行為承擔后果,也許,失去了沈從興這棵大樹,他們才會有所忌憚,不至于自取滅亡。

第三,讓小鄒氏撫養嫡子嫡女,結果,害慘了孩子們。

鄒家之所以讓小鄒氏給沈從興做妾,一是因為需要有個人在沈從興身邊,跟他念叨大鄒氏的好處,二是因為他們想拿捏住大鄒氏的兒女,尤其是嫡長子,威北侯的繼承人,只要拿捏住了他,鄒家就可以一直享受著榮華富貴。

鄒家的目的也達到了,在嫡長子的心里,姨母≥繼母,遇到任何事情,嫡長子只聽小鄒氏的,根本不聽張桂芬的。

在第二次京城變亂的時候,張桂芬敢執劍殺敵,對待賊人絲毫不手軟,不怕見血。嫡長子倒好,居然躲到了柜子后面,丟盡了沈從興的臉。

除此之外,他的婚姻大事也受到了很大的阻礙,只因他堂堂威北侯世子要求妻子把小鄒氏這個妾室當作正兒八經的婆母孝敬,伺候,這不是在打妻子的臉嗎?搞得那些高門大族都不肯把女兒嫁給他。

試想出嫁后,新婦若孝敬張氏,鄒姨娘定然不滿,丈夫也會不喜,可要自家金尊玉貴的嫡出小姐去討好一個妾室,當正經婆母般伺候,豈不惹人恥笑——像鄭氏這樣的人家,來往都是有頭有臉的,好好的嫡女平白拉低身份,連累娘家都不好出去見人了。

再加上張桂芬在沈家的遭遇,讓高門大族都很清楚,威北侯府是一個虎狼之窩,去不得。

到了最后,沈從興別無選擇,只好讓兒子討了公主做老婆,要知道,在《知否》的背景下,男人一旦娶了公主,仕途就斷了,除了安享榮華富貴,啥也做不了。

嫡長子尚主之后,小鄒氏還不死心,還在那麼惹是生非,讓嫡長子跟公主夫妻不睦。到了最后,沈從興忍無可忍了,要求兒子把小鄒氏關入了家廟里,才讓家里安靜了下來。

除此之外,大鄒氏的嫡長女沈珍珠的姻緣也受到了小鄒氏的連累,放著門風好、適合過日子的薄小將軍不要,嫁給了衛王世子,最終,多了很多「姐妹」,不得不跟著丈夫去了外地就藩,受了委屈也無法依靠娘家撐腰了。

只有小女兒沈玉珠拎得清,在張桂芬的幫助下學會了很多道理,還嫁給了張桂芬的小侄子、英國公的孫子武狀元為妻,夫妻恩愛,一生幸福。

大鄒氏去世的時候,最惦記的就是子女了,結果,由于沈從興拎不清,縱容小鄒氏,害了她的兒子和大女兒,就沖這點,沈從興就對不起大鄒氏。

女人,擇偶的時候一定要注意了,拎不清的男人嫁不得,否則,你會過得十分痛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