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倚梅園復寵時,齊妃的反應總讓人唏噓不已

看《甄嬛傳》幾十遍,給我最大的沖擊之一就是:

高段位認知對低段位認知的碾壓竟然如此無情!

舉個例子。

同為后宮妃嬪,同樣取悅爭取皇帝這個大老板的青睞和關注。

齊妃的段位是沒有段位,竟然把「皇帝最喜歡臣妾穿粉色」當一招鮮。

結果引得皇帝吐槽:「粉色嬌嫩,你如今幾歲了?」

富察貴人的段位是表面功夫段位,但是她可比齊妃努力多了,好歹主動學了「先秦淑女的步伐」。

雖然富察貴人也有相關歷史學識的儲備,但是從安陵容的吐槽來看,她認知能力太過膚淺,只是做到了有樣學樣,不考慮皇帝喜好,也沒有結合自身氣質,就盲目地學了這種步伐。

結果呢,在高手如林的后宮,富察貴人這種單純且盲目的討好行為被吐槽為「東施效顰、邯鄲學步」,皇帝指定是沒瞧上。

甄嬛的段位和富察貴人比起來,那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甄嬛第一次小產后復寵后,開始和皇帝博弈。每晚都把皇帝趕走,不讓其留宿碎玉軒。

流朱對甄嬛的此番操作很不解:「……都三四天了,小主還趕皇上走,就不怕皇帝一生氣不再來了?「

甄嬛便點撥流朱:「你可聽說過漢武帝、李夫人的故事?李夫人因傾國之貌得幸于武帝,而死前武帝想見她最后一面,她卻以紗巾覆面,至死不肯相見。」

一旁的流朱和槿汐聽了面面相覷,甄嬛進一步解釋道:「只因色衰而愛弛,是后宮中所有女子的噩夢, 只有永遠失去和最難得到的才是最好的。」

甄嬛從戰略層面一語道破玄機,崔槿汐立刻領悟:「小主日日婉拒,為的是欲擒故縱四個字,所謂欲擒故縱呢,最終還是在那個擒字上。」

這簡短的對話反應的是甄嬛對人心和人性規律的理解和領悟,然后結合自身處境和皇帝之間關系的相處狀態,進行針對性的戰術運用的過程。

「欲擒故縱」這種戰術人人知道,但不見得人人都會用,都能用好。

所以很多人會說,「我讀了很多書,明白很多道理,卻依然過不好這一生」。

這其中的關竅是,很多人只是知道那些道理,并沒有真正的理解和領悟,自然就沒法落實到執行層面。

大多數人的理解力和判斷力可能都停留在富察貴人的段位,同樣掌握了一些知識儲備,學習了一些策略,但是做起事情來,仍舊停留在表面的思維和淺顯的認知層面上。

說白了,就是不懂得如何學以致用。

私以為,「學以致用」在「學」的階段就包含重要的兩大環節。

第一個環節是,得愿意去學,有主動性,積極性,這就是齊妃和富察貴人之間的區別,齊妃是完全懶得去學的人,學都不學,就更別提去運用了;

第二個環節是,是會學,有方法,有邏輯,能讓自己不斷地打開思維界限、不斷提升認知層次,這就是富察貴人和甄嬛之間的區別,富察貴人就是照葫蘆畫瓢,停在學習和認知的表層,認知能力決定執行水平,學不明白,自然就用不好。

正是在「學」的階段的差別才導致了甄嬛這種高段位對齊妃和富察貴人這種低段位的無情碾壓。

有個細節,我每次看都忍不住想笑,但笑完又覺得很唏噓。

甄嬛在倚梅園用胡蝶復寵時,齊妃看到后的反應震驚且意外:「你看!莞嬪身上全是胡蝶!」

富察貴人則很不屑的吐槽說:「狐媚妖術。」

哈哈,這種壁真的無法打破啊,甄嬛駕輕就熟的小計策,在齊妃和富察貴人眼里是完全無法理解的事情。

但是兩人又對此不明覺厲,看肯定是看不懂了,但心里清楚甄嬛很厲害,因為她一使手腕就得勢了。

于是兩人開始后怕,擔心甄嬛會因為她倆給甄嬛的長街之辱遭到報復。但是,兩人在一起商討了半天,毫無結論,最后齊妃眉一皺,嘆口氣:「哎~認命吧!」

哈哈哈,能力不行,認命倒是很快。

雖然很好笑,但是想到后來甄嬛只是對富察貴人講了一下呂后把戚夫人做成「人彘」的故事,富察貴人就被嚇瘋了。

有人說富察貴人就是個膽小的草包, 其實,富察貴人的膽小不是原因,而是結果,因為她的認知段位太低了,才會很容易就被唬住。

這令我忍不住唏噓,因為我想到現實中就有很多人因為認知的局限,特別容易被一些斷章取義的新聞、或者一些信息不全的消息誤導,偏聽偏信,被帶節奏,缺乏主見,人云亦云,甚至陷入某種偏執。

而甄嬛這種高段位認知卻可以避免這種情況,因為她始終有自己的判斷力。

舉個例子。

甄嬛和果郡王泛舟那場戲里,果郡王想撩甄嬛,故意夸她美若西施:「今日與美同舟才是真正的樂事,竟讓小王有與西施共乘,泛舟太湖之感。」

甄嬛很不爽,但非常得體地懟了回去:「若非知曉王爺本意,我必然要生氣,請王爺不要拿我與西施相比。」

同樣是官宦人家出身,與后宮其他妃嬪相比, 甄嬛有很強的自我意識,別人若是被比作西施自然是欣然接受,甄嬛卻不以為然

果郡王自視甚高認為甄嬛也認為西施是亡國禍水,所以不想被比作西施。

于是甄嬛反問他:「若說西施亡吳國,亡了越國的又是誰呢?」

果郡王更好奇了:「貴人通情達理,何故說剛才的話?」他不明白,甄嬛既然不認同西施是亡國禍水,為啥不樂意被比作西施呢?

甄嬛回答:「范蠡是西施的愛侶,卻親手將西施送去吳國為妃,何等薄情,縱然后來西施摒棄前嫌與之泛舟太湖,想來也不復當年初見的少女情懷了吧?」

甄嬛這觀點有很多人文主義的關懷,很多人在看西施時都把她當作一個符號,美女或者禍水,卻鮮有關注到西施本人的真實感情和情感狀態。

要知道,西施也是個人呀,范蠡作為她的愛侶卻為了政治利益利用犧牲她,人們都把國家命運歸責在西施身上,說她是亡國禍水,可是誰來為西施的命運負責呢?

就如果郡王所說:「世人或嘆西施,或罵吳王,卻從無人責范蠡……」

甄嬛看到的是全局,以及個人在全局中的命運興衰。這不僅是一種全面,更是一種辨證。

人們都知道「讀史使人明智」,卻很少有人知道,讀史究竟如何使人明智。很多人喜歡討論了解歷史和文化典故,但大多都是抱著束之高閣,做點歸納和總結。很少有人像甄嬛這樣,帶著投入的熱情和人文關懷去全面且辨證地看待。

所以,同樣是學習歷史和文化典故,是需要方法和策略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