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溫《知否》才懂衛小姨九曲十八彎的心機,才是明蘭改命的關鍵

馬伯庸說,一個家族的傳承,就像是一個件上好的古董。

衛家雖然破落了,但出來的人都是忠厚的。自從得知衛姨娘難產而死的消息后,衛小姨就來到了盛家。除了掛心明蘭之外,還和王若如、盛纮有一圈九曲十八彎的論劍。

一開始覺得明蘭得益于盛祖母的照拂,后來再讀《知否》原著才懂,盛祖母并非百無聊賴才養明蘭的,而是衛小姨暗中使了勁才促成的。雖然衛小姨人微言輕,但對明蘭也是用盡了全力,哪怕豁了自己的臉面。

搶明蘭撫養權

雖說衛姨娘的死訊對盛家來說無足輕重,但盛家對衛家還是有虧欠的,畢竟是正經抬進門的妾室,而且衛姨娘生前并沒有過錯,還為盛家生了女兒,也算是有功于盛家。

只不過,就在盛家嚴陣以待等著衛家人上門討說法的時候,衛小姨并沒有大哭大鬧,就連盛祖母多給的撫恤金也不要,只是可憐衛姨娘命苦,沒享幾年福,就早早地走了,剩下小小的明蘭無依無靠。

衛小姨對著燒得有些糊涂的明蘭說道,「我家里雖不像盛家如此富貴,托你母親的福,買了田地池塘,多養一個人也沒有問題」,言外之意就是想帶明蘭到衛家養,只是明蘭沒同意。

其實衛小姨也知道留在盛家是最好的結果,但有人照拂才是最好的。于是就有了新的計劃,一定要在自己離開之前提出來,但如果目的太明顯,反而不容易促成。

雖說盛家并非多大的高官,但衛小姨還是明白既然自己姐姐能死得不明不白,就說明盛府后宅的水一定很深,當家主母跋扈,妾室得寵,失了母親庇護的明蘭更是舉步維艱。

衛小姨趁著王若弗見她的時候,就把自己想帶明蘭回衛家的事情提了出來,只不過這個時候已經不是她的真實目的,而且她也明白這很難實現。

果不其然,王若弗聽了之后立馬就找人去請盛纮,但王若弗身邊的嬤嬤卻非等閑之輩,直言道,「你講這些話,無非就是想打秋風。」

這話一出,一下子就激起了衛小姨的怒氣,她并不像衛姨娘一樣隱忍,而是跟開機關槍一樣罵嬤嬤,說自己家雖窮,但也是讀過書的,知道禮義廉恥怎麼寫。等盛纮過來,夫妻倆對她也是一陣道歉,直罵嬤嬤該罰。

其實,衛小姨這樣說必然是挑戰了盛纮的大男人主義,畢竟沒有一個做官的中產階級家庭養不起女兒的道理,斷然不會同意她的提議。但卻也一定會保證自己會善待明蘭,而王若弗也趕緊表明會親自照拂明蘭。

衛小姨也不做過多的糾纏,等辦完了衛姨娘的喪事,就轉身回去了。

事情演變到現在,無論是王若弗還是盛纮都沒有真正明白衛小姨的意思,想著只不過要求多照顧一下明蘭。但其實衛小姨早就看明白他們夫妻倆都不靠譜,要不然也不會發生衛姨娘胎大難產的悲劇。但卻把明蘭的照拂問題提到了明面上,也就不能任由王若弗悄悄安置了。

懸一把利箭

有一個細節是衛姨娘死在盛纮升職的檔口,注意此時的盛纮還沒有百分百確認升職。

大家都懂節骨眼里是非多,但凡一點風吹草動都會影響最終結果,盛纮也是十分小心,不然也不會特意跑到盛祖母跟前找罵。

而盛祖母也因為衛姨娘的死大罵了盛纮一頓,而且還把林噙霜如何爬床盛纮的事情攤開了說,其目的就是讓盛纮好好掂量后果。

但盛纮這個人做官雖然精明,但對后宅之事卻是慣會裝聾作啞,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對林噙霜更是偏疼到了骨子里。只要林噙霜對盛纮是溫言軟語,盛纮就不會怎麼養林噙霜。

所以,即便聽到盛祖母揭短,反而推諉道, 「母親教訓的是,都是兒子的錯,兒子糊涂,總想著她孤身一人托庇于我,著實可憐,她放著外頭正經娘子不做,寧愿給我做小,我心里不免憐惜了些,加上她是老太太這里出來的,總比一般姨娘體面些,卻沒想愛之是以害之,讓她愈發不知進退,兒子真是知錯了。」

其實,盛纮這話說得很無賴,明明是自己管不住自己的物件,反而把責任推到盛祖母頭上,臉皮和心腸一樣沒眼看。

只不過,都已經攤牌的盛祖母,也不打算讓盛纮糊弄過去,而是直言不諱道 :「且不說天理人情,你也不想想,你現如今剛而立之年,仕途不說一帆風順,卻也無甚波折,當初與你一道中進士的幾位里有幾個與你一般平順的,有多少人還在干巴巴的苦熬,眼紅你的,等著挑你的錯處的,那可不是沒有。且衛姨娘又不是我家買來的丫鬟,她也是正經的好人家出身,原本在江南也是耕讀傳家的,她原是要做人家正房的,若不是家中遭了難,就是再窮也不肯為妾的,現如今她進門還不過五年就慘死,要是有心人拿此事作伐,攛掇著她娘家鬧事,參你個治家不力枉顧人命,你還能順順當當的升遷麼?」

這個時候的盛纮才真正收了僥幸的心理,開始慎重對待。雖說依然不愿懲治林噙霜這個元兇,但卻表示要嚴辦當時在場的下人,一定意義上斷了林噙霜囂張的氣焰。

盛祖母一直不管不問,突然嚴懲衛姨娘的事情,也是見了衛小姨之后才改變的態度。衛家原本就是讓衛姨娘做了妾室,才免于災禍的。但衛小姨卻對盛祖母說他們家沒臉拿女兒的賣命錢,只提了多照拂明蘭。

衛小姨的言外之意就是明蘭是個沒依靠的,能真正依仗的不是嫡母,也不是父親,而是盛祖母這個「富貴閑人」,而她什麼都不要,就是勾起盛祖母的惻隱之心,收留明蘭,既不會改動盛家的格局,更不會礙著誰的利益。

而對于整個盛家,衛小姨的不吵不鬧才是懸了一把真正的利箭。對于沒有結局的事情,遠比有結局更難以收場。因為衛小姨啥都不要,就是為日后提要求做鋪墊,而受惠的就是明蘭。

撫養之爭

自盛祖母提出要撫養一個孫女的時候,整個盛府就動了起來。

首當其沖的是林噙霜,雖說林噙霜和盛祖母交了惡,但卻是吃過螃蟹的人,自然知道盛祖母撫養過的人會有多大好處。

但嬌生慣養的墨蘭卻一百個不情愿,覺得盛祖母既然不理事了,便起不到什麼作用,但林噙霜的熱度卻分毫未減。

林噙霜的原話是, 「我再體面也還是個姨娘,你又不是養在嫡母身邊的,倘若能夠留在老太太跟前學些規矩禮數,以后站出去也尊重些,將來議親時自比一般庶女高些。老爺說是讓老太太自己挑個孩子,其實你想想,華蘭要嫁了,如蘭舍不得,明蘭是個氣懨懨的病秧子,幾個小爺們要讀書,剩下的還有誰?老太太這個人我還是知道的,她秉性高潔耿直,更喜歡憐憫弱小,雖然傲慢了些,但卻不難伺候。」

唯有王若弗看不透盛祖母的好,不過王若弗自身的分量也夠,卻推出了明蘭,但也只不過是為了不讓林噙霜得逞而已。

但華蘭卻建議讓王若弗狠心點,把如蘭送過去,畢竟華蘭最清楚,得了盛祖母教導的女孩,自身受益更是匪淺。

盛纮也很上心,只不過他的目的就一個,那就是推薦墨蘭,這也是林噙霜吹了多日枕頭風的結果。可惜,盛祖母跟明鏡一樣,那些一個個有親娘養的孫女,養得好與不好都難免造成不必要的嫌隙。

而且盛祖母提出親自撫養孫女原本就是對明蘭有了惻隱之心,只不過是想把事情放在明面上辦,不落人口舌而已。

就在盛祖母定了明蘭后,盛纮又為墨蘭爭取了一次,但盛祖母卻說了明蘭偷偷對著觀音像磕頭的事情,這讓盛纮想起了衛姨娘的慘狀,最終才罷了休。

雖說放在祖母跟前養并不是什麼大事,尤其對有親娘養的女兒來說也不算好事,但即便如此,這樣的事情同樣落不到明蘭的頭上。

而且在盛纮心里,明蘭也是最次的人選,只有王若弗怕如蘭吃苦才推舉明蘭。不難想象,明蘭在盛家想要順利長大會有多難。

衛小姨雖是明蘭的親姨母,但卻管不到盛家的家事,更何況衛家示弱,能替明蘭籌謀的只不過是希望能有個稍微有點地位的扶養人罷了。庶女原本在家就不得過,運氣好的得父親垂憐,才能順利長大,但即便如墨蘭如此得寵的庶女,但在婚事上依舊是拼死才搶來一段沒人要的婚事。

如若明蘭沒有得到盛祖母的照拂,等著她的命運說不定就連個文炎敬也是配不上的,別說高嫁侯府了。

雖說酒香不怕巷子深,但如若沒有人識得此酒,便只能一直悶在酒窖里,和泥為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