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不記名、不高嫁,明蘭對蓉姐的「刻薄」也許是最好的保護

蓉姐,顧家身份最尷尬的孩子。

封建社會講究家世,曼娘出身不好,蓉姐少不了被人說閑話。顧廷燁勢大,外人就算指指點點、背后閑話,也不敢過于放肆,不愛聽關起門不聽也就清凈了。可親事講求的是門當戶對,明蘭為何不想辦法抬一抬蓉姐的身份呢,讓蓉姐如嫻姐一般嫁有爵人家那?

想當年她自己在盛家時,被記在大娘子名下,也算作嫡生女兒,明蘭與蓉姐親厚,為什麼不如法炮制將蓉姐記在自己名下那?

其中原因我們要細細講明:

那有天生的將門虎女-蓉姐的童年

從出生開始蓉姐和昌哥就是曼娘手中的棋子,是她邁上顧侯夫人寶座的墊腳石。

原著里的蓉姐沒有劇里那麼幸運,顧廷燁離開顧家,出走江湖。曼娘一心想趁著顧廷燁落難,拿下正妻之位,帶著昌哥當做護身符,跑出顧府尋顧廷燁。而蓉姐則是被當做后手和絆腳石丟在了顧家。

在顧家這個吃人不吐骨頭的深宅大院,顧廷燁院子里的人看著情勢不對,早作鳥獸散了。留下的只剩一個癡心的秋娘,和一個沒地方去的鞏紅綃。

回憶起當初的日子,年紀小小,又離開父母的蓉姐,吃穿用度被克扣是常事,下人有那個會真當她是顧家正經的小姐,冷言冷語沒少聽,錦衣玉食就不要想了。

好容易顧廷燁出人頭地,回來了明蘭也進門,蓉姐又成了小秦氏惡心新夫人的工具。

明蘭新婚之后的第一天,小秦氏便讓鞏紅綃、秋娘攜著蓉姐搬過去。

身邊人面慈心苦讓她喊明蘭母親,她卻低著頭不說話,明蘭眼前的這個顧家大小姐,就是個瘦弱別扭,怯懦恐懼的小丫頭,普通人家孩子的活潑都不見,哪有什麼將門虎女的風范。

明蘭對這個已有七八歲的女孩也沒有什麼天降的好感,一是蓉姐不討喜,二是曼娘讓人怕屋及烏,三是明蘭自己也沒有生育,母愛自然不會泛濫到,看見一個陌生女孩,就打算認下的地步。

大家小姐的氣勢養成-蓉姐的成長

而顧廷燁自己呢?對昌哥和蓉姐,他的態度別扭又冷淡。說白了顧廷燁骨子里是救個十分規矩的世家公子,地位、名聲、身份他統統都在意。

這樣的顧廷燁,他對子女的期望是出身好、學識好、性格好總之就是人群中的佼佼者,未來的顧家驕傲。自小顛沛流離的昌哥、懦弱孤僻的蓉姐都不是他眼里的好苗子,有曼娘陰影,難保再有一點半點的反骨瘋狂的遺傳或者仇恨出現,所以顧廷燁對蓉姐的期望就是能夠平安長大,將來嫁一戶好人家,就算不錯了。

就算昌哥是個兒子,顧廷燁也不讓他進族譜,為的就是名聲臉面,怕將來擋了他嫡子的路,攪了顧家的局。

按他的想法是是將兩個孩子遠遠地養著就好,不想他們與顧家主流有牽連關系,表面是有吃有喝的供著也不算沒盡父親的責任,內里是自私有之防備也有之。

所以說很大程度上是蓉姐有后來的「將門虎女」之稱,很大程度上是盛明蘭教養的成功。

蓉姐內向、少學性格又別扭孤僻,明蘭就接她回澄園,讓她感受家庭溫暖。為她登門求進鄭家女學,明理勤學、分辨善惡。

人就是這樣當你與她有數不清道不明的利害沖突、親戚關系時,你勸她她當你是有所圖、口不對心,反而不會聽你的,不如讓別人來說,潛移默化的讓她自己改變。

明蘭讓鞏紅綃教她讀書,秋娘教她針織女紅,接嫻姐來給她作伴,時時督促學業,

「第幾個閨女不要緊,你們只消記得,無論將來如何,蓉姐兒總是這府里的大小姐,是實打實的主子就是了。」

明蘭給了蓉姐顧家大小姐應有的待遇,和應有的尊重。天長日久下來的環境影響,那個是好那個是壞,蓉姐怎麼可能分不清黑白,辨不明好賴?

這時沒記蓉姐在明蘭名下應是有兩個考慮:

一、是明蘭年歲尚輕,難保不會有自己的女兒,到時難免「真嫡女」「假嫡女」互相比較,顧此失彼,弄巧成拙;

二、小秦氏虎視眈眈、曼娘蠢蠢欲動,始終沒有斷了拿蓉姐、昌哥做文章的心,貿然記蓉姐到嫡母名下,很可能節外生枝。

顧家有女,已長成-嫁人的里子與面子

盛明蘭歷經辛苦團哥后,有心之人在蓉姐那嚼舌根,告訴她盛明蘭對她好,不過是為了好名聲,這個時候的蓉姐三觀已正,對酸話已經不買賬了。

先生說過了,好就是好,受了好的人就當心存感激,真誠惜福,且謙恭行事,溫良行善。這樣,才能長長久久地留下福氣,天佑人助。

曼娘也打主意拉攏蓉姐,上門鬧過兩回,每次見到蓉姐的時候,她總是想要蓉姐在侯府給盛明蘭添亂。

蓉姐不但不聽曼娘的,反而說曼娘不要再來侯府。看著昌哥乖張偏激,除了曼娘的話,他誰的話也不聽。她甚至覺得,自己更喜歡明蘭生的團哥, 那也是她的弟弟,她打心里喜歡。

蓉姐的身份問題,最終由顧廷燁定下,將蓉姐過繼到秋娘名下,記為妾生女。秋娘無子無寵將蓉姐過繼他的名下,為蓉姐解決身份問題同時讓秋娘有所依靠。

那麼有小伙伴要問了,前期種種問題,明蘭沒有將蓉姐記在名下,那麼后來出嫁時依舊沒有,難道明蘭是面慈心苦的人,不愿抬蓉姐身份,嫁個更好的人家嗎?

蓉姐擇婿,明蘭列出了幾條要求,小編覺得很有啟示:

身體一定要好,年紀輕輕守寡可不成。不是說壯如牛就好,你要多看看人家身段,多摸摸骨骼,多問問人家長輩長壽不?

家世要不高不低,太高了嫁過去受罪,太低了委屈,具體尺寸侯爺看著辦吧,運用之妙,存乎一心。

書生尤其要打聽清楚,仗義每多屠狗輩,負心最是讀書人。別看一個個溫良恭儉讓,誰知道肚里什麼壞水?那種稍得了些功名,就不可一世的,最是可恨。

絕不能像廷燦妹子那樣,自覺奇貨可居,就掉以輕心,安坐釣魚臺。要戒驕戒躁。世事無常,不到拜天地那刻都保不齊?要多方查探,多物色人選,這個不行還有旁的可補上。

簡單說就是 「看里子,不看面子」

蓉姐是顧家長女不假,但她生母是歌姬也是真,往深處說她是私生子,庶女都不如。顧廷燁年少輕狂,名頭傳得滿京城人盡皆知,明蘭就算認下蓉姐,也不過是粉飾太平,自己看著好看,真正講究尊貴的人家,是起不了什麼作用的。

明蘭記在大夫人名下,大家看的也是她是勇毅侯獨女老太太養出來的姑娘,盛家的良妾生的。而且明蘭又有美貌無比啊、性格溫和啊、宜室宜家等等一堆女主光環,才嫁給家事復雜、名聲差勁點、又有外室子、的顧廷燁做 續弦的(書里顧廷燁的原配是余嫣紅)。倆家都心知肚明,面子上也過得去,顧廷燁又特立獨行,親爹媽又過世等等一堆原因,綜合起來大家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

當然也有上趕著巴結求娶的,多是些名頭響亮,人口復雜的(像梁家那種),蓉姐性格又直(像顧廷燁),難保硬碰硬,娘家就是再有權勢,婆家事也鞭長莫及,蓉姐也難舒心。

所以記名對內對外都只是個面子工程,主要作用是錦上添花,而不是雪中送炭。一命二運三本事,前兩個要是不占,能不能過好還是看本事。

最終選定了常嬤嬤的孫子,經濟適用的常年。常年與蓉姐兒青梅竹馬,彼此了解,有感情基礎。而且是明蘭、顧廷燁兩頭都沾著親,以后小兩口有矛盾,兩人也都說得上話。

而且常年可以算是長柏提攜教導的,是新科進士朝廷新貴,官運十分順利。家里親爹媽早逝,姐姐出嫁,常嬤嬤又是看著蓉姐長大且明事理的老人家,過去就是當家主母。常年本人也極聰穎,估計也不會有妾氏問題。

婚姻是否幸福其實各花入各眼,有人贊同墨蘭的「求仁得仁」;也有人惋惜如蘭低嫁被婆婆刁難,少有十全十美無波無瀾的人生,做父母如明蘭、顧廷燁也是盡量讓蓉姐最大可能在他們的保護下幸福自在。

不記名、也不高嫁,明蘭對蓉姐的「刻薄」也許是最好的保護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