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盛明蘭最難得的不是清醒,而是關鍵時刻「夠狠」

《知否》原著里,盛明蘭從小就有著一顆成年人的靈魂,她很努力的讓自己適應封建時代的日子,也好好生活,無論家宅也好,選擇結婚對象也好,她都非常理智清醒。

看《知否》原著時,我覺得相比理智清醒,盛明蘭最難得的是在這三個地方「夠狠」。

盛明蘭和曼娘的第一次交鋒。

事情的起因,是顧廷燁看中了余嫣然的溫柔賢淑,想著這樣的當家主母定會好好善待曼娘以及孩子,于是百般求娶。

曼娘知道后到余家大鬧一場,恰逢盛明蘭要出遠門,要來和自己最好的閨蜜道別,碰上了曼娘。

曼娘帶著一雙兒女跪在余家門口磕頭,眾人紛紛議論,指指點點,余嫣然和祖母都是性子軟弱之人,沒什麼主意,余家當時的主事之人也不在家,盛明蘭見次情景,急人所急,為余嫣然出頭。

盛明蘭三言兩語就將曼娘的身世背景給套出來了,并且牢牢掌握著話題主動權,多次打斷曼娘想要為自己申辯的機會,最后還把曼娘如何以弱凌強,裝瘋賣傻想要逼迫余嫣然的心思戳破了,直到曼娘自己都裝不下去了,只能惱羞成怒的拉著兩個孩子離開。

盛明蘭為余家冒尖,盛老太太覺得她不該管這件事,明蘭把自己做這件事的緣由說給祖母聽:

「生為女兒身,這一輩子都得謹言慎行,不可落一點口角與人,可是……這樣過一輩子又有什麼趣兒呢?走一步路是規矩,說一句話也是規矩,從睜開眼睛到躺下睡覺,時時刻刻都要思量著厲害關系;孫女真不喜歡這樣過,不過是木頭人一般熬日子罷了,孫女想偶爾…偶爾那麼一次,也能做自己想做的,說自己想說的」。

盛明蘭對曼娘「夠狠」,與其說她是為了逞一時口舌之快,不如說是物傷其類,同病相憐。余嫣然這樣祖父尚健在的的,老爹就會為了榮華富貴置女兒幸福于不顧,如果有朝一日盛紘需要犧牲女兒的婚事來換取利益,那盛老太太是否能為明蘭做主呢?

盛明蘭的「狠」是在借余嫣然這件事在對抗身為女子命運的不公,即使知道自己人微言輕,她也想為那些身不由已的女性發聲一次,希望自己能突圍命運之手。

遇水賊臨危不亂

盛家大老太太病危,盛紘分不開身,只能讓盛明蘭和盛長棟回宥陽老家,路上遭遇水賊,當時康允兒懷著身孕,嚇得臉色發白,動了胎氣,明蘭合計之下,讓盛長梧護送康允兒先行離開,明蘭和眾丫環留下斷后。雖是見義勇為,但也是將自己處于險境之中,為此,祖母還打了明蘭一頓手板子。

盛明蘭的這一舉動「夠狠」,當時她一個十多歲的女孩,如果那晚不是遇到了顧廷燁,誰也不知道下場會怎麼樣,事后想起盛明蘭也覺得自己的做法簡直白癡,但可以重來一次,明蘭還是會這麼做的,因為她骨子里就是有這麼一腔熱血,對旁人有著憐憫之心。

那一夜,顧廷燁對盛明蘭說:「你的一舉一動雖瞧著再規矩不過了,其實骨子里卻嗤之以鼻,平日裝的似模似樣,可一有變故,立時便露了馬腳。只盼著你能裝一輩子,莫教人揭穿了!」

顧廷燁是真的懂盛明蘭,他能看透盛明蘭小心翼翼,溫柔乖巧的表象之下隱藏著一顆極其要強的心,她是一個很想要活出自我的人。

正因如此,顧廷燁在華蘭家求娶明蘭時,對她說「我不敢說叫你過神仙般的日子,但有我在一日,絕不叫你受委屈!我在男人堆里是老幾,你在女人堆里就能是老幾!」

這句話徹底打動了盛明蘭,顧廷燁也確實做到了在婚后給予盛明蘭一切權利和信任,關上侯府大門,就沒有盛明蘭不能做的事情,雖然辛苦,但很自在,盛明蘭喜歡這樣的生活,從這一點來說,他們兩個在一起,是彼此成全。

顧廷燁成全盛明蘭活出自我的「野心」,盛明蘭為顧廷燁盤算安穩后宅,滿足他娶妻娶賢的需求。

為祖母豁出一切

祖母被康姨媽下毒,盛明蘭第一時間趕到了盛家,從她踏入盛家的那一刻起,盛明蘭殺伐果斷的「狠」展現得淋漓盡致。

先是圍封盛家,逼迫王大娘子說出實情,再加上收集到的物證,坐實了康姨媽的罪名,然后派王大娘子身邊最得力的劉媽媽去把康姨媽誆騙到盛家來,不僅如此,康姨媽身邊相干的人也都強行抓來扣留在盛家,這時盛紘為了盛家聲譽著想,想要祖母中毒一事不了了之,盛明蘭怒斥生父,說自己就算豁出去一切,也要為祖母報仇。

整個事件里,盛明蘭一直牢牢掌握著主動權,到了談判階段,王老太太搬出昔日舊情,想要感化盛紘,其實也是想要轉移眾人的注意力,把握控場主動權,沒想到明蘭一直很理智,不管王家老太太和盛紘怎麼表演,明蘭都不為所動,她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讓康姨媽罪有應得。

但凡盛明蘭有一點心軟,康姨媽早就被王家老太太帶走了,一頂忤逆尊長的帽子扣下來,盛明蘭說不定就投降了,正因為盛明蘭「夠狠」,她才能牢牢把握先機,和眾人斡旋。

婚前的盛明蘭清醒、冷靜、仁慈,以及懂得藏拙,而婚后的盛明蘭則是從不軟弱。

盛明蘭的「狠」是她對女性命運有悲憫心,這真的很難得,也最可貴,因為有的時候,女人才能真的幫助女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