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余嫣然為什麼不能嫁給顧二,也擔不起盛府長媳的身份?

《知否》里余嫣然是太師家嫡長孫女,容貌秀美、性格溫柔,看起來宜家宜室,是男人夢想中的妻子。

然而,因為早年喪母,父親很快續娶,她由單純的祖母養大,性子軟弱可欺。被后娘和繼妹打壓得毫無還手之力。

其實,余嫣然原生條件很好,自己多點謀劃,完全就是大女主的命運走勢。

她之所以將一把好牌打爛,完全是自身的原因。

1

解決問題的能力太差

余嫣然被保護得很好,也正因為如此,她解決問題的能力實在太差。

有個細節,繼母讓她繡百鳥朝鳳圖,她在明知這幅繡品很重要的情況下,仍舊用橋下鋪便宜的線替換了昂貴的李家線。

像她們這樣的人家,閨閣女子的繡品一般都是送到世家長輩那里贏個美名,為日后談婚論嫁增加更多的籌碼。

繡品線用得不好,差點洇色,她請明蘭幫忙,一聽說難以修復,她立即慌起來。

確實為難,時間很緊,不可能再繡一副來補上,如果因為線的問題送不出去,肯定要被繼母訓斥。

她不想著怎樣和高手探討解決眼前的困難,卻沉浸在焦慮的自我情緒中難以自拔。

直到明蘭再三保證已經用魚膠混了刷,保住了顏色,她才放下心來。

大家族的女子,臨事得迅速穩定情緒,控場能力也得很強,否則是管不好一大家子的。

余嫣然和顧廷燁的婚事將定之時,曼娘聞風上門,堵在了余府門外,請求未來主母給娘仨兒一條活路。

看熱鬧不嫌事大的路人圍在余府大門外,指指點點。

奶奶被氣病,余嫣然守著病中的奶奶哭泣。

全府居然找不出一個能主持大局的人。余嫣然作為待嫁的姑娘,遇事毫無還手之力。最后還是明蘭冒著風險幫忙解決了問題。

余嫣然被后娘和繼妹欺負了這麼多年,能力沒有任何長進。

這給生活中的我們無限啟示,遇到困難并不可怕,怕的是不去思考、總結經驗。

當一件壞事發生,首先要認清現實,快速整理情緒,再從糟糕的現狀里找到對自己最有利的一面,增加解決難題的信心。

其次,化被動為主動,就能一擊即中。

新聞里經常有小三挺著肚子找上門的情況,通常都是以正室和第三者的一段鬧劇終結。

事實上,完全可以用誰主動,誰舉證的原則拿到需要的證據,畢竟,拖不起的是別人。

如果婚姻解體是必然的,那麼在失婚大戰中獲得更多的物質補償就顯得尤為重要。

而很多時候,積極動腦比拳頭更有用。

2

深耕的方向沒有選對

余嫣然作為太師家的長孫女,舍不得買一副繡品所需的好絲線,是為什麼呢?

答案是她沒錢。

亡母的嫁妝是留給她的,每月的月例也不會少,祖父母還有很多貼補,為什麼會沒有錢呢!

她在馬球會上道出了原因。

那時,余嫣然在球場上看到作為彩頭的簪子,確定就是亡母的遺物。生性懦弱的她鼓起勇氣去爭奪。

她說:「前些年和父親外放時,東西常常會莫名其妙不見了,問也問不到,查也查不到。」

又補充:「母親留給我的東西已經沒有幾件了。」

簪纓世家女子的陪嫁品中,好的首飾很多。一兩件不見了還可以說被下人偷偷拿走了,而成批首飾消失只能是團隊作案。

那自然是屋子里的丫鬟婆子一起干的,大家都得了好處,才沒有人說,以至于嫣然后來也沒查出來。

而這些事情發生在劇中任何一個女子身上都是不合理的,如余嫣紅那般張揚的女子,幾鞭子下去下人就啥都招了,像明蘭這般聰慧的女孩,做個小局就查得一清二楚。

唯獨余嫣然成了下人們的自動提款機,心里沒有盤算,還不自知。

但凡她知道自己能力不足,肯改變,機會是很多的。

比如管家的能力,完全可以學習,大家族的后院怎麼可能沒有齷齪事,他們家成員又很復雜,實戰學習的機會簡直不要太多了。

她的身份,但凡想學點技能,請個宮里出來的教養嬤嬤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管家的能力幾乎是古代女子必備技能,余嫣然身邊只要跟著個精明能干的婆子,也不至于遇事就哭哭啼啼,等著別人來拯救。

余嫣然的繡工很出色,卻不是最需要的生活技能。大家族里,多的是出色的繡娘,不必親自來做。

而管家能力卻能決定她婚后的生活質量。

其實,無論古今,女子沒有一技之長傍身,結局都不會太好,選對一個技能深耕就顯得極其重要。

生活中,很多人,什麼都會一點,一樣也不精,既拿不出手,也換不成錢。還不如找準一個方向,深入學習,把它變成生活的本事。

畢竟,誰都不如自己可靠。

3

為什麼遠嫁是嫣然最好的選擇?

評論里,很多網友在刷:「讓長柏和余嫣然配對該有多好!」

事實上,無論顧廷燁還是長柏,余嫣然都不可能成為良配。

顧府是虎狼窩,余嫣然只能成為小秦氏牙縫里的一塊肉,就連曼娘也能輕易將她吃干抹凈。

劇中有一個場景:得知顧廷燁來提親,余嫣然哭哭啼啼地來找明蘭,當著下人的面也沒有收住情緒。

原來她通過丫鬟打聽到:顧廷燁通房很多,平日里又喜歡眠花宿柳,不是良配。

說著說著又開始顧影自憐,感懷身世,因對祖父母心有愧疚,最后居然賭氣破罐子破摔想閉著眼睛嫁了。

她做事情,永遠只看眼前。想著自己心一橫嫁了顧廷燁,遂了父親的心愿,也不讓祖父母為難。

看起來是心疼年老的祖父母,其實是給他們長久添堵罷了。

他們疼愛孫女,必然不會眼睜睜地看著她被欺負,以顧家的復雜程度,嫣然完全沒有還手之力。

待字閨中時,祖父母還可以想想辦法,一旦嫁為顧家婦,他們只能干著急卻毫無辦法。

余嫣然這種性情、處理問題的能力的確不適合顧家的虎狼窩。

盛府長媳的身份她也是當不起的,余嫣然既沒有掌控全局的氣度,又沒有能力擔起當家主母的責任。

所以,遠嫁云南富貴人家對她來說是最好的出路。

她作為京城貴女,遠嫁云南商人之家,是低嫁;余嫣然性子和善,沒有架子,必受歡迎。

夫家有錢但是結構簡單,余嫣然足以應付,丈夫有缺陷,得此良配,自會善待她。

所以,余嫣然的婚姻對她來說是最好的歸屬。

換成顧家或是盛家都會是一場災難。

很多時候,知道自己需要什麼比拼命爭取更有意義。這對于普通人的感情也很有借鑒作用。

婚姻里需要愛的人,看中的是對方家庭的溫暖,那就得做好準備去面對家庭成員間過近的相處習慣。

想要婚姻清靜一點,就得調整心態去適應冷淡的相處方式。

世上有完美的感情,卻從來不會有完美的婚姻,我們只有在選擇的時候愿意取舍,遇到問題之后及時調整面對的心態,才能在滿地雞毛的現實困局里,找到出路。

4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人人向往美好生活,個個渴望朝高處走,

然而,世上沒有不用付出的收獲,當一個人的能力配得上她的獲得,收獲才是喜事;

反之,非要強扭個瓜來,必定反噬自身,失去原本的幸福。

婚姻更是如此,戀愛時的濃情蜜意能淡化矛盾,一旦進入婚姻,矛盾就會顯現。

如果對現狀不滿,那就是自己的生活沒有料理好。

與其盯著別人,企圖依靠他人,不如先提升自己,讓自己有能力面對風險,有底氣抵抗難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