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呂麗萍失婚,張豐毅背罵名,如今再看那段婚姻,發現沒那麼簡單

一次爭吵中,張豐毅起手就給了呂麗萍一巴掌。

這一巴掌,直接打散了他們的婚姻。

當時,大眾對呂麗萍是同情的。

兩歲的兒子判給了呂麗萍。

孤兒寡母,生活且行且難。

張豐毅凈身出戶,落得自在,卻背上了「拋妻棄子」的罵名。

如今距離他們失婚過去了31年,兩人境況大不同。

回過頭再看他們的那段婚姻,才發現也許是我們把事情想得太簡單。

01

1960年,呂麗萍出生于北京一戶書香門第,父母都有一份體面的工作,她上面還有一個哥哥。

作為家里的「貼心小棉襖」,呂麗萍自小就備受家人寵愛,從小幾乎很少受到責罵。

與之相反的,她的家人推崇夸獎式教育,無論女兒做什麼,他們都盡可能給予鼓勵。

那可是上世紀60年代,這種先進的家庭教育模式,已經開始在呂麗萍家實行了,足見父母意識超前。

每個孩子都渴望得到別人的鼓勵,哪怕是取得一丁點的小成績。

呂麗萍在家,哪怕是哼唱一兩句小調,父母也會豎起大拇指,大夸她是個天才,在歌唱方面有天賦。這是呂麗萍成長經歷中,與眾不同的地方。

因為父母條件很好,女兒自小到大玩的用的也特別講究。

到了上學的年紀,呂麗萍有任何要求,父母也總會盡最大努力滿足。所以在同齡人還在打溜溜球、踢毽子的時候,呂麗萍已經在家彈著鋼琴,用黑白鍵描述著她優越的童年了。

後來,呂麗萍心血來潮,對畫畫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于是拋開那架重金買來的鋼琴,拿起了畫筆。

父親不僅沒有教育她學習貴在專一,反而鼓勵她實現自己的畫家夢。為此,他不僅給女兒挑畫具找老師,甚至每周末親自帶她去公園寫生。

那時候的呂麗萍挺有個性,也許是被父母嬌寵慣了,凡是看到別人比自己優秀的地方,就特容易受不了。

比如彈鋼琴,只要遇到比她彈得好的,她便立刻泄了氣兒一般沒了動力。學畫畫大抵也是如此。

彼時,在嬌生慣養中慢慢長大的呂麗萍卻不知道,自己即將迎來人生中的一段至暗時刻。

02

上世紀60年代中期的那場動蕩,在席卷全國的同時,也波及到了這個知識分子家庭。

呂麗萍盡管年紀不大,也得跟著父母被下放到農村,與原來處處優待的生活有著天壤之別。

在農村條件十分艱苦,這讓自小在北京城長大的呂麗萍,吃了不少苦頭。父母于心不忍,在她十歲那年,以身體不好為由,將她送回了京城,與姥姥相依為命。

直到1976年,春回大地,呂麗萍才得以與家人團聚。

1979年,恢復大學聯考兩年后,哥哥的一個選擇,徹底改變了呂麗萍的命運。

那一年,哥哥呂小剛考上了北京電影學院,開啟了美好的大學生活。

哥哥金榜題名,呂麗萍備受鼓舞,自我感覺藝術天賦不錯的她,帶著滿腹激情去報考軍藝,結果意外落榜。

對待考藝校這件事兒上,呂麗萍開始較真兒。軍藝不行,便退而求其次,選擇了中央戲劇學院,并一舉考中。

因為選擇了藝術之路,呂麗萍從而遇到了她的第一任丈夫張豐毅。

張豐毅是哥哥呂小剛的同學,平時經常到他們家做客。

那時候的張豐毅高大英俊,顏值處于巔峰,有著一種自然的吸引異性的魔力。這讓20歲左右的呂麗萍,一時難以抗拒。

盡管突如其來的愛慕之意,讓呂麗萍的心變得有些萌動,但她還是保持了一個少女該有的矜持。

這使得曾到過她家多次的張豐毅,從未發現眼前這個時常圍著自己打轉的小姑娘,對自己生出了感情。

哥哥很快捕捉到了妹妹的心意,便主動牽線搭橋。

張豐毅一聽要給自己介紹對象,又得知是呂小剛的妹妹,便覺得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呂小剛也沒等張豐毅答復,直接塞了一張妹妹公演的戲票給他。沒想到公演那天,張豐毅鬼使神差地,來到現場觀看了演出。

通過觀看演出,他覺得呂麗萍演得不錯,但兩個人的關系,并沒有進一步發展。

但機會很快就來了。

03

呂麗萍畢業以后,曾于1984年參演自己的首部電影作品《童年的朋友》,兩年后便憑借電影《老井》,榮獲百花獎和金雞獎最佳女配角,自此在中國影壇有了自己的名字。

而張豐毅要早她一步出名,曾在1981年主演電影《駱駝祥子》。

兩人的緣分是從1988年開始的。

那一年他們共同合作了一部名為《荒火》的影片。兩人本來就認識,通過合作對彼此的印象,又加深了一些。

戲中兩個人演的是一對夫妻,電影拍完了,兩個人的感情也延伸到了戲外。

1988年,張豐毅與呂麗萍攜手步入婚姻。

那時候,張豐毅是窮小子一枚,懷揣著全部家當50塊錢,辦了一場看上去還算過眼的婚禮。

還好,呂麗萍不在乎這些,在她的世界里,愛情永遠是第一位的。既然嫁給了心愛的男人,即使對方窮困了些,自己也很知足。

可她卻忽略了一點,愛情通常是有保質期的。當戀愛時的甜蜜被生活中的瑣碎沖淡了,兩個人在一起的幸福感也會悄然遁形。

一切發生在他們的兒子出生之后。

孩子剛一出生,張豐毅就覺得不對勁兒:「這孩子難看,一點兒都不隨我!」

直到多年之后,兒子張博宇到演藝圈發展,張豐毅沒來由的一句:「他長成那樣兒能演戲嗎?別開玩笑了。」

在與呂麗萍的婚姻里,他像沒有任何歸屬感一般,甚至覺得兒子都不是親生的。

可憐的呂麗萍,自小在嬌慣中長大,帶著對美好愛情的向往,在事業巔峰時生娃,還要獨自在家操持家務,照顧孩子和公婆。

張豐毅覺得兒子難看,呂麗萍卻從不在意這些,她甚至連自己都顧不得打扮。平日里若是太忙,可能連洗臉我基本的化妝都顧不上。

從一位熒屏女主,到一位家庭婦女,陡然之間的轉換,連自家的男人也很難提起興致,這是一個女人的悲哀,而這種悲哀正在呂麗萍身上上演著。

呂麗萍在家帶孩子做家務照顧老人,張豐毅在外拍戲為兒子賺奶粉錢。

這種分工上的明確,對于婚姻而言其實是殘忍的。它極有可能將身在婚姻中的夫妻,拖拽向兩個世界。

04

當張豐毅與合作的女演員對戲時,難免會將之與家中妻子做一番對比。而風采不再的呂麗萍,的確也經不住這種比較。

漸漸地,張豐毅回家的次數少了,回家之后與呂麗萍交流的話少了。他甚至會為呂麗萍不懂打扮自己,挑起一場爭吵。

他卻不知道,每天面對柴米油鹽的呂麗萍,一家老小都忙不過來,哪還有裝扮的閑情逸致。

也許在大部分男人眼中,別人家的妻子,即使再忙也會生活得精細,散發著迷人的魅力。

而呂麗萍一整天除了為家操勞之外,也需要丈夫的體恤。可是,當丈夫顯得對自己厭棄,夫妻之間僅存的那點愛也化作了烏有,婚姻便也名存實亡了。

當結婚生子之后,才發現與妻子格格不入,無疑是婚姻中的一大悲劇。

1991年,張豐毅與呂麗萍的婚姻走到了盡頭。那一年,他們的兒子張博宇才兩歲。

失婚時,張豐毅沒有絲毫留戀。把自己都看不上的兒子,丟給了呂麗萍,選擇凈身出戶。

失婚之后,曾經的夫妻變成了一對熟悉的陌生人。

張豐毅平時忙著拍戲,連兒子的成長也極少過問。

當時孤兒寡母的呂麗萍,博取到了不少人的同情。

而張豐毅也因此背上了「負心漢」的名聲。

離開了張豐毅的呂麗萍重新振作,剛一復出就趕上了趙寶剛執導的《編輯部的故事》。

這部由鄭曉龍總策劃,王朔、馮小剛等參與策劃的25集電視劇,一開播就把呂麗萍的演藝事業,提到了另一座巔峰。

與此同時,張豐毅也在陳凱歌的電影《霸王別姬》中刷臉,飾演表面上看起來堅強,其實內心很脆弱的段小樓。

事業之外,他們也各自有了「第二春」。

呂麗萍遇到了自己的「足球王子」,而張豐毅也遇到了離過一次婚,還帶著一個女兒的「舞蹈女神」。

05

1996年的一次籃球賽上,帶著兒子參加比賽的呂麗萍認識了足球運動員陶偉。

呂麗萍感到意外的是,平時很少說話的張博宇,很喜歡跟陶偉一起玩。兩個人在一起時,形同一對親父子。

提到張博宇體弱多病,陶偉建議他練足球,後來陶偉就成了張博宇的足球教練。而陶偉與呂麗萍的緣分也就此打開了。

陶偉對孩子細心周到的照顧,讓呂麗萍倍感慰。

兩人相識于1996年,當時陶偉剛退役回京,在確定戀愛關系之后,呂麗萍出資辦了一家足球俱樂部,由陶偉全權經營。

與張豐毅失婚之后,本不想再婚的呂麗萍,被陶偉的真誠打動。在經歷了三年的相戀之后,兩人于1999年赴美旅行結婚。

婚后兩人恩愛有加,而且都有著自己追求的事業,是圈內外的一段佳話。然而這段婚姻僅僅維持兩年,便因雙方性格不合,最終導致分手。

與陶偉失婚這一年,呂麗萍的演藝事業,又邁上一個新台階,參演康洪雷執導的22集電視劇《激情燃燒的歲月》,成為金鷹節最受觀眾歡迎的女演員。

因為這部戲,呂麗萍遇到了第三任丈夫孫海英。

孫海英同樣有過一次失敗的婚姻。

他和前妻的兒子不幸夭折,前妻不堪重負遠走他鄉,孫海英在艱難中砥礪前行。

當他的這些經歷與呂麗萍娓娓道來,正處于感情空檔期的呂麗萍,不自覺地被孫海英打動。

一個重情重義的男人,對于她而言太重要了。

2002年5月,呂麗萍與孫海英在沈陽低調結婚。

那一年,張豐毅和霍凡已經結婚八年。

06

結婚八年以來,張豐毅把妻子當女兒寵,對繼女視如己出。

有很多網友不解,張豐毅放著自己的兒子不管,卻將繼女視為掌上明珠;

對原配呂麗萍絕情,卻把離過一次婚的霍凡當成寶。

到底是張豐毅的婚姻觀有問題,還是霍凡的魅力太大,又或者是他們失婚多年之后,人們才發現呂麗萍原本也沒有想象中那麼好?

失婚之初,呂麗萍的遭遇很容易被人同情。

後來張豐毅再婚,大男人身上霸道的一面不見了。

他會為妻子親自下廚,為妻子和繼女做好吃的。

兩相對比,張豐毅對前妻百般嫌棄,對待霍凡卻疼若至寶。

霍凡比張豐毅小12歲。

兩人在一起,是霍凡主動追求的張豐毅。

雖然有著不小的年齡差,但兩人在交流上,一點兒都沒有隔膜感。

霍凡想學表演,張豐毅便手把手教她。

由于張豐毅太嚴厲,霍凡受不了,便重新做回了自己的本職跳舞。

結婚之后,霍凡辭掉了工作,心甘情愿做丈夫背后的女人。

那一段時間,張豐毅戲約不斷,也拿了不少大獎,還曾和段奕宏、朱亞文登上春晚舞台獻唱歌曲《中華好兒孫》。

但不管他的星光有多璀璨,回到家里就像素人一般,聽妻子的話,給妻子做飯,陪妻子聊天兒。「五好丈夫」的一面在他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

但對于兒子,他的父愛卻是缺失的。

甚至連兒子的婚禮,他都缺席了。

反倒是孫海英在張博宇的成長中,做好了父親的職責,陪他踢球,一起去游樂園玩,送給他喜歡的生日禮物……

直到那時,網友幾乎一邊倒地對張豐毅這位不稱職的父親進行口誅筆伐。

可是,隨著歲月的流逝,感情上和睦的呂麗萍,在找到了人生歸屬之后,說的話卻越來越不靠譜了。

而口無遮攔的呂麗萍,也終于到了名聲狼藉的地步。

不得不讓人懷疑,當初他與張豐毅的那段婚姻,也許錯不止在張豐毅一人。

07

2014年,孫海英和呂麗萍開始變得浮躁起來。

那一年,有位黃姓男明星,因為犯了低級錯誤,被判收容教育。

孫海英與呂麗萍在一次頒獎晚會上,對其力挺:「你做錯了事兒,改好了我們還是你的爸媽!」

因為黃姓演員有著不錯的路人緣,因此孫海英和呂麗萍的仗義執言,還是收獲了不少網友的好感。

但到了第二年,孫海英便與馮小剛在網上隔空叫板。

孫海英更是直言馮小剛拍的電影都很爛,是欺騙觀眾的垃圾作品。

其實,對于馮小剛的電影爛不爛,觀眾心里自然有桿秤。孫海英的咄咄逼人,的確有失風度。

殊不知,當年呂麗萍與馮鞏的小品《心愿》,創作者正是馮小剛。大家都在一個圈兒里,抬頭不見低頭見,何必鬧得劍拔弩張?畢竟凡事留一線,日后好見面。

拋開這些個人恩怨不提,看一看呂麗萍近幾年的 「瘋言瘋語」,也著實令人對她提不起好感。

2022年美國國慶日,身在美國的呂麗萍曾在社交平台發文慶祝,像比我們國人慶國慶還要快樂。有網友直言不諱:在國外待得久了,連自己是在哪兒生的都忘記了。

更為令人氣憤的是,7月份安倍被槍擊身亡,呂麗萍做了個驚人的舉動:在社交平台,發文悼念。

作為中國名人,一言一行都備受矚目。對一個日本右翼政客的離世,表現得如此傷心,很難不讓人對她產生質疑。

而她的丈夫孫海瑩更是放飛自我,直言國外的社交平台比國內的好用,并大言不慚稱沒有特殊情況,不會回國。

可是,沒有在國內的發展,他又哪來的資本去美國逍遙呢?

他還發文,詆毀中國電影,把國外電影奉為神話。

這一捧一踩的吃相,實在很難讓人把他與正派的石光榮,聯系到一起。

不久之前,呂麗萍又開始作妖,受楊麗萍邀請觀看《云南映象》。

呂麗萍看完演出之后,大肆點評楊麗萍的舞蹈好像「祭鬼」。

捧外國人,貶低國人。

對得起楊麗萍送的那張800塊錢的票嗎?

做人連起碼的厚道,總該有吧?

也許,她本性如此,只是暴露的太晚而已。

一個人的好與壞,只有曾經朝夕相處的人,才最有資格評論。

所以,張豐毅當年堅持失婚,原因并沒有我們表面上看到的那麼簡單。

結語:

若通過一段婚姻,就證明一個男人渣,有點說不通。

證明一個人渣不渣,更有說服力的是時間。

這麼多年來,呂麗萍在國外通過網絡四處作妖,一言一行無不透出其渣的本質。

反觀張豐毅,失婚后娶平凡妻子,即使沒有生育共同的孩子,也風雨共濟在一起那麼多年,說明他是有擔當的。

與呂麗萍的分手,只能說明他是在錯誤的時間里,遇到了錯的人。

—END—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