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那個失去孩子的菊姨娘,才是扳倒林小娘的關鍵

追《知否》電視劇的時候,一直都佩服明蘭為給親娘報仇設計林小娘和墨蘭時的高光時刻,環環相扣的計謀,以身犯險的智勇,還有拿一幅畫讓林小娘自己胡思亂想憂慮不斷最后自己把自己嚇死了。

最近看了《知否》原著,我默默地把對明蘭豎起的大拇指放下了。

原來,林小娘和墨蘭是自己作死。

原來,盛家老太太才是懲罰林小娘的主要人物。

原來,那個被林小娘親手送到盛紘床上的菊姨娘,才是扳倒她的關鍵,還永遠堵上了她回盛家的路。

1,

梁夫人的確看上了明蘭,早在華蘭的婆婆袁家的時候,她就看上了明蘭的姿色和謙卑有禮的態度,所以在明蘭回宥陽之前特意帶著禮物來。

前面兩次是三個蘭一起見,這一次她只要求見明蘭,這意思夠明顯了,王若弗也心知肚明,怕是只等著明蘭及笄了就要上門提親。

墨蘭雖然也跟著王若弗出席過很多過府的宴會,可是她的「才情」,只能勾引各類公子哥,并沒有婆婆想找這樣的兒媳婦。

王若弗在跟盛紘說起為女兒婚事的打算時,盛紘就問她去過這麼多宴會,眼看著如蘭和明蘭都要有著落了,難道就沒有人看上墨蘭?

王若弗很直白地說: 「她跟她娘是一個樣兒的,官人或許喜歡這樣的,但婆婆選媳婦,誰會選這樣的!」

盛紘捫心自問,看著林小娘嬌滴滴的模樣,眉目傳情的風姿,自己是很歡喜,可若是讓他挑選兒媳婦,也斷然不會要這樣的女子。

所以在盛紘的計劃中,墨蘭是不適合高嫁得,只能憑借自己的威望給她尋個目前來說還在困頓期的潛力股,這才有了后來的文言敬。

可是從小被養的心比天高的墨蘭,哪里肯嫁給一個窮舉子,即便他以后仕途有望,墨蘭也不想先陪他苦熬。

在墨蘭的心里,自己就是盛家最好的姑娘,就值得嫁最好的郎君,要一輩子把盛家其他的女兒踩在腳底下。

眼看著如蘭明蘭一個個都能攀高枝兒,爹爹只給自己一個窮舉子,她不甘心。

對爹爹的怨氣,對妹妹們的恨意,讓她不惜一切代價,甚至出賣盛家的臉面,賭上妹妹們的前程也要給自己掙個好未來。

這才有了她跟林小娘謀劃的那一出摔下馬車,跌落到梁晗的面前,被抱著送了回來的那出戲。

為了讓這出唱在明面上的戲有結果,為了拿捏盛紘讓盛家集體出力促成這件婚事,林小娘還設計了盛紘,抓住了他的小辮子。

2,

盛紘的正房大娘子王若弗是個妒婦也是個悍婦,這些年要不是林小娘的手段更高明,早不知道被王若弗弄死多少回了。

在尋小星納妾室方面,王若弗看盛紘如同犯人。

但林小娘就不同了,她自己不但風情萬種把盛紘迷得暈頭轉向,還給他弄了個嬌滴滴的美艷丫頭,正中盛紘下懷。

事后盛紘雖然后悔,但那個丫頭已經懷孕了,而且還是在國喪期間。

盛紘素來注重官聲,且國喪期間懷孕是大不敬之罪,要是傳出去,不但名聲受損,怕是連頭上的烏紗帽都保不住了。

「你當真糊涂,叫人算計了還不知道!

你也不想想,墨蘭這丫頭的事情是一天兩天策劃出來的嗎?

怕是人家早算計上了,自然得先把你引誘到網兜里,讓你坐下虧心事,好拿捏你。」

「衛小娘死的時候我就說過,家宅不寧,仕途焉能順遂,你聽進去多少?」

盛老太太的訓斥,讓盛紘幡然醒悟,仔細想想,若不是林氏屢屢作亂,他如何會被同僚指指點點。

如今的這個事情,林小娘時打定了主意讓盛紘促成墨蘭的婚事,要不然她手里這個盛紘在國喪期間收丫頭做通房還懷孕的事情,就足以毀了整個盛家。

盛紘雖然喜歡林小娘的風情,但想到自己被她算計,著實憋了一肚子火,只想解決了墨蘭的事情后重重的懲罰她。

3,

林小娘在盛家的二十多年不是沒犯過錯,而是大錯小錯一籮筐,可每次懲罰時,盛紘都是高高舉起輕輕放下。

就連衛小娘的一尸兩命,盛紘不過就是收了林小娘的管家權,冷落了她一段時間,最后一切如舊。

原因在哪?

面對王若弗的火爆脾氣和冷暴力,盛紘更喜歡也更需要林小娘這樣的溫柔鄉。

所以要想根治盛紘對林小娘的癮,只能給他找另一個舒適區,最好是一個對林小娘有怨恨的溫柔鄉。

林小娘送給盛紘的那個美丫頭,就是個不錯的選擇。

盛老太太說動了盛紘,要處罰林小娘,氣頭上的盛紘也同意了。

但若是盛老太太處罰的重了,怕盛紘心疼,傷了母子情。

要是一段時間后林小娘又復寵了,那盛老太太這個惡人當得就毫無意義。

所以她沒有直接要了林小娘的命,而是把她送到城外的莊子上看管,離開盛紘的視線,讓她沒機會求情,也沒機會復燃。

盛紘這方面,能讓盛紘不顧官聲,在國喪期間都把持不住的丫頭,想來也是有姿色,有手段的,于是她便成了盛老太太的一步棋。

「國喪期間有孕,老爺如何能落下這個把柄,到時候大娘子一怒,你便完了。」

「你的主子讓你這個時間服侍老爺,想來是自有深意。」

盛老太太對美丫頭菊芳說了兩句話,就讓她對林小娘恨之入骨。

「這樣吧,回頭房媽媽給你抓一副溫暖的滑胎藥,你先去了這把柄,好好調理身子,然后我做主,正正經經抬你做姨娘。」

面對盛老太太的循循善誘,菊芳雖然不忍腹中骨肉,但想想王氏的暴脾氣,看看林小娘的下場,只能點頭答應,心里對林小娘的恨意更多了。

本來在林小娘的計劃中,菊芳只是個妻子,既能促成墨蘭的婚事,又能借王若弗的手除掉她。

只要等到盛紘的氣消了,過個一年半載,盛紘受不了王氏自然會想起她的好,再加上孩子們求情,盛紘就會把自己接回到身邊。

但若是這麼一個年輕貌美懂風情又深深憎恨自己的女人留在盛紘身邊,日日吹著枕頭風,怕是盛紘想起自己時只有恨意了。

林小娘怕的正是盛老太太想給她的。

4,

房媽媽所謂的溫暖的滑胎藥,讓菊芳疼了一夜,叫了一夜,也發誓詛咒了一夜,罵了林小娘一夜。

林小娘被送走了,失去了跟盛紘哭天抹淚叫委屈求情的機會,老太太也說話算話,待菊芳調理好身子后,便擺了幾桌酒,正式抬她做了妾室。

菊芳的身體雖然還在恢復,不能伺候盛紘,可并不妨礙親親小嘴摸摸臉蛋兒,她總有方法讓盛紘身心暢快。

討好盛紘的同時,她還會哭訴自己的委屈,以及那個被打掉的孩子,說到傷心處就開始怨恨林小娘太狠心,太算計,一來二去的,盛紘的心里再沒了林小娘的好,反而生出了更多的恨意。

林小娘在莊子上住的那幾年,墨蘭也仗著婆家的威視丈夫的寵愛,還有自己那拿手的裝嬌弱扮可憐的本領去跟盛紘求情。

可每當盛紘被說到心軟時,菊姨娘的枕頭風就把他吹了回來。

看著背著書包蹦蹦跳跳去學堂的小長棟,菊姨娘也會想起自己那個失去的孩子,心中對林小娘的恨只會有增無減。

連墨蘭回娘家央求盛紘在仕途上幫襯梁晗的事,盛紘去菊姨娘那睡了一個晚上,就決定不幫忙了。

枕頭風的威力,果然強大啊!

林小娘當初算計盛紘的一顆棋子,沒想到變成了堵在她回到盛家路上的一塊石頭。

5,

孔嬤嬤曾說過墨蘭: 「莫要仗著自己幾分聰明,就把別人都當傻子。」

其實林小娘和墨蘭都是一樣的人,覺得自己聰明,有計謀,會算計,總想把別人都捏在手心里玩弄。

可是人外有人山外有山, 你以為是拿棋子堵別人的路,卻不料也可能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人生在世,不要想著處處耍小聰明,踏踏實實做事,勤勤懇懇做人,聰明和計謀用來自保而不是利用陷害別人,這樣才能心安,才能踏實,也能走得更遠,登得更高。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