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 明蘭給不了顧廷燁想要的感情,只有這個丫頭能給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

要論對顧廷燁的深情,明蘭擔不上這種名號。明蘭是現實、利己的,從來不信什麼「情不知所起」。為此,顧廷燁對明蘭恨恨不平,和她鬧過不少別扭和意氣。但不管怎麼鬧,他也休想在明蘭那里,得到他想要的那種情深。

《知否》原著里面,真正對顧廷燁用情至深的人,其實只有一個丫頭。這個丫頭對顧廷燁的癡情,連明蘭都曾為之側目。只是,她的癡情開始的夢幻,卻幻滅于現實,追根究底,也只不過是做了一場春夢而已。

一眼動情 那一年的盛夏日,還是少年的顧廷燁,用漆黑明亮的眸子掃了她一眼,她的臉頰便燒起來了。

就是這一眼,這個掃地的丫頭秋娘,便在心里有了他。而且此后數年,都未曾有變過。為此,她各種找活干,就為了能見他一眼。但她也只能把他放在心里,默默地喜歡。他是侯府的嫡子,眾星拱月的「二少爺」。他文武雙全,滿身的光彩和英氣,那麼朝氣蓬勃、氣宇軒昂。

而她,只是一個丫環,在人前連姓都沒有。容貌平淡無奇,除了一手好針織,只會些灑掃的粗活。他的身邊,不乏爭奇斗艷的女孩子。那些漂亮女孩們,如牡丹花一般濃艷,叫人挪不開眼。秋娘心里清楚,那日他看她一眼,其實并沒有什麼,只不過是好奇,在那麼熱的中午還有人掃地。

認清了現實,她便謹守本分,只埋頭干活,不管閑事。活干好了,留下來的機會就多了。事實上,她後來得到的機會,多得讓她眩暈,讓她幸福得如做夢一般。女孩們爭艷鬧出了事,侯府將面臨「有婚前庶子」的丑聞。老侯爺怒發沖冠之下,把他捆起來打了一頓,發賣了他的心上人紫雁,打發掉大半的房里人。

一抬眼,老侯爺瞧見正默默掃地的她,便隨手一指,讓她填補了屋里服侍的空缺。雖然幸福來得太快,但她并沒有因此內心膨脹,也沒有什麼野心。她不知道怎麼安慰他,便每天盡己所能悉心服侍。漸漸地他開始信任她,對她溫柔和氣,偶爾還會帶些小玩意給她。

這一段時間,是她人生中最美好的時光。她的幸福很簡單,只要能見到他,能服侍他,她就心滿意足了。盡管後來,他帶回了曼娘,娶了余嫣紅,還納了紅綃,她從不妒忌她們,也不怨恨二少爺。在那些雞飛狗跳、天翻地覆的日子里,她始終如一地盡心服侍他。她感覺得到,她們都不是二少爺喜歡的菜。

一陣「風雨雷電」之后,她的二少爺,終于離家而去。而她在別人都離開時,選擇守著孤寂清冷的日子,等他回來。 踏實本分、不爭不搶,讓她意外獲得接近顧廷燁的機會; 而不怨不妒、盡心盡力,又讓她贏得了顧廷燁的信任,有了一段幸福的過往。

再續前緣二少爺突然衣錦榮歸,還把她接回了府里。命運果然眷顧于她,終于等來和他再續前緣的日子。

欣喜之余,她竟然忘了規矩、禮數,在他和新夫人面前,眼含熱淚地袒露自己的情意。面對她多情的眼光,他只看了一眼旁邊的新夫人,然后眼神冷淡地,給了她一些關照和安排。她感覺得到,她的二少爺已變了。襲人還是那個襲人,只是當初的二少爺,從來不是寶哥哥。

她看著年少貌美的新夫人,和氣又良善。再看顧廷燁,沉淀了歲月的磨礪,沉香濃郁,越發完美出色了。夫妻倆如一對璧人,太登對了。她眼熱了,內心的不安分被點燃。借著「為新夫人分憂」的由頭,她希望像以前一樣,能做些貼身服侍的活計。她沒有想過和新夫人爭寵,也不要什麼名分,只要能待在他身邊就成,就像以前那樣。

可殘忍的是,老天似乎把所有的眷顧都收走了,她的心愿再小,都不可能實現了。失落和痛苦,讓她幽怨了。她在他經過的路上,時常以「望夫石」的經典造型等他,漸漸地,引起了一片流里流氣的言傳。新夫人勃然大怒,罰錢、打板子、發賣,被狠狠發落了一干人等。她也被訓斥了一頓,罰抄一百遍《心經》。

一百遍《心經》抄完,她還是不甘心,仍然滿懷柔情地記掛他。于是又試著給他做針線。這一次,他真的生氣了。他說要給她置份厚產,再叫夫人給她尋個好人家,好好嫁了。她惶恐了,凄厲地對他表白,自己就是立刻死了,爛了尸首,化了膿,燒成了灰,也絕不出去!

她的誓言,讓新夫人都覺得心頭髮麻,忍不住側目去看顧廷燁。可顧廷燁毫無所動,用嚴厲地口氣質問,莫非妳真當自己是正頭主子了,忘記自己的身份了?說得再明白不過了,她在他心里的位置,不過是個丫頭而已。過去那段時間,他之所以信任、依賴她,是因為她的本分,而不是因為情愛。

如今他的情愛有了歸宿,盡管新夫人沒有她那麼愛他,但他的心里也只有他的新夫人。 除了關照和補償,顧廷燁再也給不了她什麼。通房丫頭的使命,基本上也就到此為止了。放下才是出路 感情里的一往情深,的確綺麗美好,但也要看對什麼人。愛妳的人,一往情深就是花好月圓。不愛妳的人,一往情深就是幾多麻煩。

顧廷燁只見了明蘭四次面,就千方百計算計著娶了她,夫妻感情濃得似蜜; 而秋娘從十幾歲時起,就和顧廷燁朝夕相處,也沒有培養出幾絲情愛來。原著里曾有盛家的晚輩說,自從顧侯娶了我家六祖姑母,別說是碰其他女人,即使是騎馬,他都不肯騎母的了。其實夫人是好夫人,不是夫人容不下她,而是如今的顧廷燁心里,再也沒有旁人的位置了。

作為被爺們收過房,卻沒能修成正果的女子,秋娘的結局,大致還是好的。雖然顧廷燁給不了她情愛,但也體諒她素來忠心周全,顧全了多年的情分,給足了該她的體面和富貴。顧廷燁把庶女蓉姐兒的撫養權,托付給她,直到蓉姐兒成年出嫁。這樣一來,她也不再身后孤苦,百年之后,也會有人供她一碗飯。

秋娘錯把過去的患難之情,妄圖發展成為男女之愛,作為一個通房妾室來說,她可氣又可憐。顧廷燁看似狠心,可其實是為了她好,給不了的他絕不能給,但給得了的他也不吝嗇。想想長楓屋里的可兒,平時被長楓山盟海誓地寵著,結果林噙霜痛打鴛鴦時,他毫無能力阻攔。

只得干瞧著讓嬌弱如花的女孩兒,發賣給了一個腌臜兇漢,沒兩月就死于拳腳之中。而長楓郁悶了沒幾日,轉身又寵了什麼柔兒。還有《紅樓夢》里,說女孩是「水做的骨肉」的寶玉,平時把丫頭們寵得無法無天,結果她們因他而落得下場凄慘時,他也是無能為力。所以,秋娘掙扎了一番,被罵被罰了,有了安身立命的依靠,也就想通了,也認命了。她本來就是平常的女子,再回到平常中去,也很正常。

何況現下的日子還不錯,有錦衣玉食供著,侯府里無人敢輕慢她,還有蓉姐兒膝下傍身。將來蓉姐兒出嫁后,她還會有新姑爺、外孫……她往后的日子里,沒什麼好擔心的,也沒有什麼不能滿足的。 在那個時代,社會等級分明,身處低位的女人,生存才是最要緊的,那些一時頭腦發熱,根本沒資格奢求的感情,還是讓它過眼云煙吧!

有些感情強求不來,放下才是出路。執著不會讓妳更幸福,而只會讓妳更痛苦。也只有放下,生活才能朝前走。 作家莫言說人生四然: 來是偶然,去是必然,盡其當然,順其自然。這幾句話,是應對人生的警言,但若用在感情上,其實也同樣適用。

就拿秋娘來說,顧廷燁進入她的生活時,純粹是一種偶然,之后她守住本分,恪盡職守地和他相處,就是一種盡其當然。 顧廷燁遇上真愛,她起了嫉妒之心,妄圖僭越身份高攀,想要奢求得更多,惹得顧廷燁惱怒,要將她趕出去,就是一種必然。 最后她想通了,選擇顧廷燁給她的安排和補償,順其自然地過好自己的日子,也未免不是守住了幸福。

對于她這樣的小人物,在那樣的豪門世家里,能平平安安、錦衣玉食地過完這一生,就是人生圓滿了。想想顧廷燁身邊,原來那些被打死、發賣的女孩們,她們悲慘的處境,未必不是被她們自己的貪戀給害了。 放下貪戀,放下過去,也是放過自己,此生有一段美麗的過往,有一份珍藏于心的愛戀,有一份安定富足的生活,已經是最好的結局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