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不愿入宮,又不愿嫁給溫太醫,甄嬛到底想嫁給誰?

‍在嫁人這件事上,甄嬛不如沈眉莊實在。

沈眉莊小的時候也憧憬過美好的愛情,但后來知道自己遲早是要進宮的,也坦然接受了這個命運的安排,認真準備入宮選秀。

而甄嬛則一直生活在自己編織的夢幻中,既不肯接受現實,又不愿降低標準。

甄嬛這樣的出身,嫁人一般會有幾個途徑:

選秀這一關是必須要過的,結果也只有兩個:選上和選不上。

參加選秀,如果被選上,就會成為皇帝眾多妃嬪中的一位,從此與皇帝的眾多女人們爭奪一個男人的關注。

如果選不上,就相當于皇家宣布了她們可以自由嫁人。

這樣就可以遵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找一個門當戶對的家庭嫁過去,從此過上當家主母的生活。

還有另外一種可能,就是認定了某個男子,非他不嫁,雖然門不當戶不對,但甄遠道夫妻為了女兒,還是會答應。

第三種的可能性極小,全劇只有孟靜嫻實現了這種自由,卻沒有落得好下場。

一般的女子是沒有機會認識外面的男子的,更何況是自己選婿這種違背傳統的事,甄嬛為了父母和家族不會做出這種選擇。

這樣就只剩下進宮和找個門當戶對的家庭嫁了,但甄嬛對這兩個選擇都不太滿意。

甄嬛不愿意進宮,入宮選秀前吃不好睡不好,流朱和浣碧都替她著急,陪著她去請愿,她也鄭重許愿不被選中入宮。

而當太醫溫實初拿著祖傳的信物向她表明心意時,她又毫不猶豫拒絕了。

盡管她知道,溫實初真心實意對她好,只要她愿意,那一輩子會過得非常舒服。但她心中知道,溫實初不是她喜歡的類型,她的內心里一直有一種男子的氣概,即使不能建功立業,也不要平平庸庸一生。

在許愿的時候,她就曾經說,雖然自己不是男子不能建功立業,但也絕不愿委屈了自己。

換句話說,即使自己不能建功立業,也要找一個能建功立業的人,溫實初一個太醫,一輩子也只可能是個太醫,最多做到太醫的頭兒,但還是個太醫,不是甄嬛心目中的建功立業。

依照甄嬛給自己找丈夫的標準,這個人要比自己強,要能建功立業,在門當戶對的人中很難找到這樣一個人。

但凡官職跟他父親差不多的家庭,如果孩子跟她年貌相當,也只是個初出茅廬的少年,談建功立業為時尚早,也很難看出他就是那「世上最好的男子」,像溫實初這樣已經算事業有成的都不在她的擇偶范圍內,那些跟她年貌相當的很難有符合標準的。

剩下的只能在皇親國戚里挑,皇帝的兄弟沒剩下幾個,果郡王算年輕有為的,也不過是閑散王爺,談不上建功立業之說,其他的年齡不合適,而皇帝的兒子更不合適。

這是理想的狀態,但皇親國戚憑什麼要娶她呢,能做他們正妻的也都是像孟靜嫻這種家世地位比較高的,甄嬛如果嫁過去做妾跟嫁給皇帝有什麼區別?

由此可以看出,甄嬛「要嫁給這世間最好的男兒」只是自己對美好愛情的想象,她自己也沒有想清楚自己到底要嫁給什麼樣的人。

她不愿入宮大概也是聽說了皇帝年齡大又有很多老婆,心里隱約有些害怕,而一旦知道自己被選中,反倒坦然了,至少皇帝是那個建功立業的人,那個至高無上的人,這一點兒很符合她的標準。

在御花園的秋千架遇到皇帝,兩人那一段甜蜜的時光是甄嬛最幸福的時候,符合她進宮前對愛情的所有想象。

這個男人很強大,在外說一不二,但對自己卻疼愛有加,把自己珍藏在手心,嫁給他絕不算委屈了自己。

只是皇帝的職責太多,妃嬪太多,要平衡的東西太多,委屈自己也是必然的。

甄嬛后來接受了果郡王也算一種補償心理,她理想的丈夫應該是皇帝和果郡王的合體,既有皇帝的權勢和能力,能與自己旗鼓相當,又有果郡王的真情,把自己捧在手心里。

兩人合體才算完美,至于溫太醫,始終就沒進入甄嬛的考慮范圍,甄嬛想要的不是那種平平淡淡的平凡[夫·妻·生·活],她要的丈夫是一個能讓自己仰望的人,這一點兒溫太醫永遠達不到。

如此看來,甄嬛的擇偶標準不是一般的高,要不是入了宮,嫁給誰她都覺得自己委屈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