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安陵容又不是第一次在皇上面前展示歌喉,為什麼一唱《金縷衣》,就能獲盛寵?

圓明園中,安陵容在甄嬛的安排下,唱了一首《金縷衣》,得到皇上、皇后等人的一致好評。

當晚,安陵容就被寵幸了,成為后宮真正的「小主」。

但是,安陵容并不是第一次在皇上面前展示歌喉啊!

早在溫宜周歲宴上,安陵容就曾經唱歌為甄嬛的「驚鴻舞」伴奏,皇上當時只是問了她的名字,轉眼就忘了。

眉莊「假孕」期間,安陵容也曾和皇上、甄嬛一起去看望她,皇上當時對安陵容很不以為意。

這首《金縷衣》到底有什麼特別之處,能夠助安陵容成為后宮寵極一時的「妙音娘子2.0」?

01、誤打誤撞化身「純元周邊」

皇上在聽聞安陵容唱《金縷衣》之前,正與皇后在園子里散步,兩人聊的是「中元節祭祀」。

中元節是中國傳統節日,也是緬懷故人的日子。

在中元節來臨前,皇上勢必會想到早逝的純元。

這時,與純元相似的歌聲遠遠傳來,的確會給人「久違」的熟悉感,也會觸碰到皇上心底那處最柔軟的地方。

作為烏拉那拉家族的女兒,喜愛紅梅的純元雖然本性堅毅、有風骨,在皇上面前扮演的卻是「溫順、賢淑」的角色。

安陵容即便長相上與純元「毫不相干」,當日打扮得卻很清爽,眉眼間也盡是怯怯的表情。

那回眸一笑,盡顯溫柔,與純元生前展現出來的氣質貼合。

從這個角度上來看,安陵容是誤打誤撞化身「純元周邊」,吃到了皇上「純元情結」的紅利!

02、消極反抗

歷史上的雍正一生勤于朝政,是一個實打實的「工作狂」。

《甄嬛傳》中的「胖橘」雖然不能完全與歷史人物精準對應,但也具備「工作狂」屬性。

前朝的事情已經夠累了,進了后宮,「胖橘」也不能隨心所欲。

皇上的確發自內心寵愛過華妃,不過,隨著年羹堯立下戰功赫赫,年氏一族勢力越來越大,「皇權」有時在華妃面前也沒那麼有用。

自打甄嬛等人入宮之后,華妃做了很多荒唐事。

殺害小福子、勾結余答應和麗嬪毒害甄嬛、推眉莊落水……

這些幾乎都是擺在明面上的。

還有「陷害眉莊假孕」、「在眉莊飯菜中投毒」,皇上也未必不知曉。

就拿安陵容承寵之前的那段時間來說,華妃為了讓皇上多去看她,把溫宜接到自己宮中養著。

溫宜才多大?

驟然離開生母定會哭鬧不止,這些,皇上是能想到的。

所以,在與華妃吃飯的時候,他提到過:

「朕去看過溫宜,她有些貪睡,不如前幾日活潑愛笑,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溫宜年幼不好帶,不如送回曹貴人那吧。」

這時,華妃開始搪塞:「曹貴人身體不適,顧全不過來……」

任誰都能聽得出華妃這是在撒謊!

溫宜光是乳母就有兩個,宮中下人也不少,就算曹貴人真的身體不適,也不用她親力親為照顧公主啊!

皇上貴為天子,卻因為顧及華妃的家世,不能當場戳穿她的謊言,更不能輕易對她發脾氣,只能默默垮著臉,口中說著違心的體諒華妃的話。

這種事情多了,皇上會覺得很疲倦,很憋屈。

明面上讓華妃失寵不行,那就暗戳戳地消極反抗!

華妃以公主為籌碼,留皇上在清涼台過夜,半夜打雷下雨,他偏要奔赴碧桐書院,把華妃晾一晾。

華妃不喜歡安陵容的歌聲,評價為「靡靡之音」,皇上偏要贊這歌聲「唯有昆山玉碎、香蘭泣露才可以勉強比擬」。

知道華妃愛吃醋,皇上偏當著她的面夸安陵容「歌清爽,人亦清爽」,給華妃難堪!

除了「懲罰」華妃之外,皇上在安陵容面前,也的確最能感受到皇權的無所不能!

和甄嬛在一起,甄嬛彈琴,皇上要和詞,就算不和詞,也需要費心思揣摩她琴聲中的含義,想著要怎樣評價才好。

和安陵容在一起,皇上只需要坐在那里聽歌,或者放飛思緒,把歌聲當背景音樂,高興了,扔一個蘋果,安陵容就已經感恩戴德。

「哪里有壓迫,哪里就有反抗」、「缺什麼就要補什麼」,這兩句話用來解釋皇上在那段時間里,遠華妃而親安陵容,最合適不過。

03、順水推舟

甄嬛舉薦安陵容這件事,做得太過顯眼。

安陵容生性膽小,如果沒有甄嬛的安排,肯定不敢在園子里放聲高歌。

而且,遇到皇上的時候,她身上還穿著甄嬛的衣服。

皇上能看得懂甄嬛想要舉薦安陵容的心思,同時,也看得懂她的舉薦背后的「謀劃」——眉莊被幽禁,甄嬛形單影只,力量薄弱,扶持安陵容,是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

對于甄嬛的這一舉動,皇上應該是喜憂參半的。

他高興的是,甄嬛寬容、大度,不像華妃一樣愛使小性。

他不高興的是,一個不到20歲的小姑娘,竟然謀劃到自己頭上來了!

不過,說到底,這也不是什麼原則性問題,皇上盡管心里有點別扭,但是美人在前,不如順水推舟,給甄嬛小懲大誡。

之前只有三斛螺子黛的時候,皇上都會想起到給甄嬛最大最好的一斛;現在,有五件浮光錦所制的衣服,皇上都賞給了安陵容。

安陵容新得寵的幾天,皇上一次也沒到甄嬛宮里。

但是,在「木薯粉事件」這樣的「大事兒」上,皇上還是偏袒甄嬛的。

不過,話說回來,「舉薦安陵容」這件事,甄嬛的確有些冒失。

一方面,因為眉莊從閑月閣遞血書出來,讓她「扶持陵容」,而安陵容送甄嬛繡品的時候,也提出想要承寵。

兩邊一催,甄嬛沒能計劃周全,就把安陵容推到皇上面前,做得太刻意。

另一方面,甄嬛和皇上正在熱戀期,她自己也沒有做好心理準備,要將別的女人推上龍床,分自己的寵。

因此,「舉薦安陵容」這件事「后遺癥」很多,著名的「浮光錦事件」就是其中之一。

待到舉薦淳兒的時候,甄嬛手段和心態就比這次好很多了。

而從安陵容的角度上來看,她能承寵,真的不僅是依靠「歌聲美妙」這一點,而是「天時地利人和」的結果。

也正因為借助的「外力」太多,導致安陵容的恩寵一直不穩,到了后期,為了不至于被冷落,連息肌丸、迷香這種東西都用上了!

「好運」能送來的東西,「霉運」往往會輕而易舉奪走。

當眉莊在計較皇上是否信她、憐她的時候,當甄嬛因為自己為人替身而崩潰的時候,安陵容僅僅為了「活著」、「不被皇上遺忘」已然用盡了全部的力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