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出家人到影帝,一臉壞相的吳鎮宇,為何敢這麼拽?

內娛的新衣又被戳穿了。

這次是吳鎮宇。

在最近一檔綜藝里,他火力全開。

懟新人。

評老人。

高能輸出,金句不斷。

被網友封為互聯網「最強嘴替」!

爾冬升問新人演員,「粉絲接受你拍吻戲嗎?」

對方回答不接受。

吳鎮宇嘲諷,「連你媽都不關心(拍吻戲),你還擔心粉絲。」

下句話更是一股子陰陽味。

「太厲害了你們這一代演員。」

「怪不得我們還能存在。」

小鮮肉聽后臉都青了。

不只對新人如此,老人也一樣。

薛凱琪四十歲,抱怨中年女演員困境。

他直言,「因為娃娃臉是很慘的。」

薛凱琪當場愣住。

更精彩的在后頭。

趙櫻子上台,稱自己是「迪冪孟扎」(迪麗熱巴、楊冪、孟子義、古力娜扎)結合體。

一副「姐就是宇宙起源」的氣勢。

下一秒就被吳鎮宇插刀,「你不覺得四不像是個貶義嗎?」

爾冬升接話,「這是損你的吧?」

他笑得前仰后翻。

趙櫻子繼續發揮。

「但是我沒有把我的演技和她們來比。」

又被無情揭穿。

「意思是臉孔不介意,但演技別來。」

趙櫻子瞬間認慫。

玩不過,說不過,求放過。

緊跟著,她試圖用紅毯摔倒的視訊拉回主場。

并信誓旦旦說,這是真摔。

童叟無欺,如假包換。

吳鎮宇依舊穩定輸出。

「為什麼摔得這麼假?」

最后總結:「還是看看演出方面,做人方面,我們很難。」

網友直呼,太頂了!

表面八方不動,實則刀刀見血。

將舞台上的人情體面,開膛剖腹,撕皮挑筋,露出血淋淋的丑陋。

任誰看了不叫一聲爽!

說到懟人這一塊,吳鎮宇從未怕過。

縱橫娛樂圈三十年,未嘗敗績。

還記得2004年金像獎影帝角逐。

《無間道》倪永孝大熱門。

最后敗給劉德華的《大只佬》。

面對媒體,直接開罵:「香港的娛樂圈,講運氣、講人脈、講觀眾緣,但是不講實力,實力是放在很后面的。」

都說娛樂圈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外表光鮮亮麗,掀開裙子,密密麻麻盡是潛規則,荒唐事。

吳鎮宇就是那個掀裙子的人。

他心里永遠不裝事。

看不慣就懟,不舒服就干。

一張唇舌走天下,一種態度過一生。

娛樂圈總喜歡立真性情人設。

但吳鎮宇不用立。

他就是真性情本尊。

2

吳鎮宇本命不叫吳鎮宇。

叫吳志強。

1961年,出生在香港西貢。

家正對面是和尚廟和尼姑庵,旁邊一座黃大仙廟。

他五歲皈依出家。

不為信仰,只為錢,「基督教洗禮派糖果,佛教皈依派錢,有一元。」

小時候家里窮,他被迫早當家,一手把弟弟妹妹拉扯長大。

那時吳鎮宇最喜歡過盂蘭盆節。

因為祭拜的人會在路上撒錢,「五元,一毛,我們就跟在后面撿。」

他學習不好,愛玩樂器。

自稱「表演欲很強」。

喜歡在班上講笑話,看別人被逗笑,心中就得意。

中學混了幾年還是畢不了業。

吳鎮宇便出來打工。

母親問他要干什麼。

他的志愿也很直白,「當一個小白臉,讓女人養。」

但怕母親不能接受,就變個法形容:「最好有一份工作,不需要學歷,不需要定時上班,有一份好的薪水。」

母親聽了罵, 「那你去做乞丐吧!」

后來吳鎮宇想,符合他這個標準的就是演員。

于是去考TVB演員訓練班。

他一共考了四次。

第一次台詞不行,他回去練台詞。

台詞過了,演技不行,他練演技。

台詞演技過關后,他以為這次一定行了。

結果面試結束,他看見老師在紙上批注:此人有斗雞眼,不錄取。

他傻了。

三年努力功虧一簣。

心灰意冷時,他把頭剃了,遁入空門,修行七天。

「學到了很多佛教的思考方式。」

再次參加考試。

考官見他頂著光頭,問他佛法和演出有什麼關系。

他想了想說,「都是忘記自己的存在。」

這一次他被錄取了。

但入學只不過是開始。

當年培訓班人才濟濟。

與吳鎮宇同一屆的有梁朝偉,周星馳。

下一屆競爭也激烈:歐陽震華,劉青云,吳啟華。

一眾人當中,梁朝偉最出色。

吳鎮宇搞不懂,為什麼他演戲能這麼松弛。

不像自己,一演戲就緊張,一緊張就斗雞眼。

最后只能靠不斷練習來克服,「我去看小鳥,看燕子,讓眼睛靈活一點。」

那時演員訓練班一屆只栽培一兩個人才。

梁朝偉脫穎而出,毫無敵手。

吳鎮宇看了看他,再看看自己。

立刻明白了。

「我永遠成不了梁朝偉。」

他要走自己的路。

3

1983開始,吳鎮宇在TVB劇里跑龍套。

那年在《射雕英雄傳》劇場,他一個人就演了七八個龍套。

王府看門人,丐幫長老,燒餅攤販…

有一場戲碰到周星馳。

當時他正演一個被梅超風殺死的無名路人。

向導演要求,「能不能在第一掌撐一下,第二掌才死。」

遭到眾人辱罵。

吳鎮宇在一旁看了,十分不忍。

同為龍套,他懂周星馳的心酸。

十年后,星仔熬成了星爺。

1993年《唐伯虎點秋香》開拍,周星馳主演。

此時吳鎮宇還是個龍套。

跟在唐伯虎身邊,演只有兩句台詞的文征明。

他內心不甘,當年就與TVB解約。

恰好前一年,吳鎮宇在《絕代雙驕》里飾演江玉郎,博得不少熱度。

于是他找到了自己的成名之路:演反派。

黃秋生曾說:「我像丘處機,是內功高手,可正可邪;吳鎮宇是黃藥師,是純粹的邪派高手。」

吳鎮宇演戲喜歡出奇制勝。

演哭戲從不落淚。

導演問他為什麼。

他說:「觀眾哭就可以,我哭不哭不重要。」

「做一個沒有眼淚的演員。」

演反派,他同樣花招百出。

1996年《古惑仔之人在江湖》。

他演靚坤。

滿嘴騷話,總歪著腦袋看人,一身邪氣。

眼神又賤又奸。

出色的演繹一炮而紅。

當時香港人嚇小孩只用一句話:「你靚坤叔叔來了!」

尤其那一口沙啞的聲線,更增添了幾分驚悚感。

后來他說,靈感來源于有一次遇到一個江湖大哥唱卡拉OK。

用嘶啞的聲音唱張國榮的《濃本多情》。

不好聽,但自己被嚇得不敢笑。

「那時我發誓一定要用這把聲音演一次。」

他還擅長打破角色的刻板印象。

觀眾眼里,古惑仔就是打打殺殺,一身痞氣的混混樣。

他偏要扭轉認知。

戴眼鏡,穿西裝,整得斯斯文文的。

于是倪永孝出來了。

將文雅穩重與心狠手辣集于一身。

這無疑是香港電影史上最復雜,最具探討意義的角色之一。

反派演多了,觀眾分不清戲里戲外。

久而久之,他那張臉,便成了變態和神經質的代名詞。

加上媒體渲染。

罵記者。

懟金像獎。

吳鎮宇成了香港最不好惹的主。

事實上,他從未發過無由來的脾氣。

4

罵金像獎,是難掩心中委屈。

但更多時候,吳鎮宇生氣,是因為被觸到逆鱗。

那就是他老婆,王麗萍。

2006年《放逐》劇組到歐洲參加頒獎禮。

臨上機前,吳鎮宇手里揣著一本雜志。

上面寫著他和一個女演員的緋聞。

見記者就罵, 「哪*個是《XX日報》的記者,追訪我不用緊,還追到我老婆那里!」

「跟她有什麼關系?不要再騷擾我老婆!」

洋洋灑灑罵了好久才上機。

他與王麗萍相愛多年。為護她,從不退縮,也絕不手軟。

最轟動的莫過于2010年。

王麗萍在面包店購物,遭人辱罵。

雙方發生口角。

吳鎮宇忍不住出手,打了對方幾巴掌。

事后被警察扣押,罰款留案底。

法官稱他行為「愚蠢」。

吳鎮宇只說:「男人就是這樣,你這樣做,就有這樣的后果。」

最近一次在鏡頭前發脾氣,還是為了家人。

兒子費曼上節目弄傷眼角。

一年了,保險理賠始終無人受理。

采訪時提到此事,他氣得怒摔話筒。

他有憤怒,有激動,但一切喜怒與外人無關,只與至親相關。

妻兒是吳鎮宇的軟肋,牽動著他的所有神經。

家人受傷時,他雷霆風火;家人無恙時,他柔情如水。

上節目提到求婚環節。

他會侃侃而談,兩眼放光,嘴角都彌漫著掩蓋不了的甜蜜。

談及婚禮。

他說,結婚二十年,共辦過四次婚禮。

一次香港,一次泰國,一次夏威夷。

2009年兒子出生后,又去關島辦了一次。

被問及為什麼辦這麼多次。

他反問:「為什麼不能跟同一個人不斷地結婚?」

提到兒子,他笑顏逐開。

可惜,全是怎麼逗兒子玩,怎麼「惡搞」兒子。

而他的真實和渾不吝,也遺傳給了費曼。

如今,費曼成了「黑爹專業戶」。

發父親丑照,

取綽號,

逮著空子就瘋狂嘲笑。

吳鎮宇也不落下風,損兒子,挖苦兒子。

相愛相殺的作風,令人忍俊不禁。

吳鎮宇說,世界這麼復雜,人不能太天真,我在家里先打壓他,好過他出去被社會打壓。

但沒想到,社會沒來打壓,自己被打壓了。

5

那年金像獎后,吳鎮宇鮮少出席頒獎禮。

理由是:不想裝。

「拍電影就是想拿獎,因為我愛現。」

但如果輸了還要假裝不在乎,去恭喜對方。

他覺得「太假了!」

但不裝又會被媒體拍到,加以嘲諷。

于是以后的頒獎禮,他都會練習不得獎的表情。

像演戲一樣。

后來有一次看到珍妮弗•勞倫斯在奧斯卡大哭。

他才意識到,「這才是最真實的,為什麼一定要笑,要壓抑自己。」

他想通了,再也不去頒獎禮。

「走紅毯很難受,每個人的話都特別假,面具特別多。為什麼要去這樣委屈自己。」

人活的就是真性情。

像孩童一樣,向世俗張牙舞爪,對虛偽橫眉冷眼。

至情至真,至純至勇。

哪怕輿論滔天,仍舊呆在自己的烏托邦,騎瘦馬,提破矛,無視一切,做一個「不合時宜」的堂吉訶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