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管管了!放任亂象必遭反噬,別讓這三大娛樂圈毒瘤「毀」了國劇

年底了,又是一年頒獎季,短短一周已經出現了好幾位新鮮出爐的視帝視后,影帝影后。

朱一龍捧走「金雞影帝」,熱依扎拿下「飛天視后」,金鷹獎的最佳男女主角分別頒給了《人世間》的殷桃跟雷佳音。

殷桃上台領獎時,喜極而泣。

要知道,她是一個曾經因為「吃米飯不減肥」,被導演指著鼻子說「不敬業」的女演員。

2011年,殷桃上李靜的訪談節目《非常靜距離》,聊到尤小剛導演為《楊貴妃》選角的故事。

她自曝:

「我是一個特別能吃的人,陳家林導演曾經指著我說,我是沒有職業道德的女演員。」

就因為殷桃不太瘦,一頓能吃兩碗米飯。

講真,這些年的畸形審美就是這麼被帶偏的。

看看現在的女演員,一個個瘦得只剩一把骨頭。

有些更是火柴頭筷子腿,看著感覺風吹就能跑。

內娛這以瘦為美的畸形審美,真的過時了!

除了「以瘦為美」,國劇圈亂象頻出,毒瘤根深蒂固,今天就來聊聊內娛三大亂象!

一 耍大牌現象出現人傳人

表現:演員隨便改戲加戲,不尊重工作人員,精力用在比拼排場上

國劇苦演員加戲改戲久矣。

《有翡》是趙麗穎產后第一部劇,她全情投入去拍。

結果拍到一半,她在社媒曬圖,吐槽原著和劇本相差太大。

之后,網友曝出了《有翡》的片場通告單。

呵呵,原來女主的戲都被女二女三搶走了呢!

已經涼涼的翟天臨曾在某談話節目得意地分享自己在《蘭陵王》劇組瘋狂加戲,把反派改成了和男主馮紹峰幾乎一樣戲份的角色,并且 「我都沒和編劇說」。

內娛208W,根本不懂尊重人。

之前張紀中曾經評價演員李夢:

「比較難搞,這個人。」

網絡上有一段李夢在片場大發飆的視訊,那是電影《老腔》劇組,李夢聲嘶力竭地吼叫著:

「你再拉我試試,你再拉我試試!」

當天,李夢已經遲到很久,全組人都在等她。她到了之后,還要求刪戲,又挑剔沒人叫她換衣服,說著說著她就爆發了。

李夢參加《我就是演員》時,張頌文講了一個李夢在《隱秘的角落》劇組的故事,她拍一場戲時,順手拿起桌上的道具蘋果來削。

導演很滿意這個臨場發揮,就讓李夢再來一遍。

這時李夢突然要求「和剛才一模一樣的蘋果」,道具師遞來無數個她都不滿意,為了完成工作,道具師只好半夜全城找蘋果。

拍《我最親愛的陌生人》時,李夢為了一撮頭髮,摸了15分鐘,全組工作人員和演對手戲的演員都在烈日下等她。

李夢這種也許還可以解釋為「高要求」,其他人呢?

張柏芝曾經和劉德華演對手戲,劉德華已經被威壓吊在空中,但張柏芝還沒到位。

她在打電話買包,天王劉德華就在空中,掛著全身裝備等著張柏芝和Sales確認顏色。

事后,劉德華對向太抱怨:「如果不是給你面子,我真的不想拍了。」

《3D封神榜》張柏芝原本有份參演。

可她的報價太離譜,又太不敬業,經常無故缺席,還和同組演員比待遇,最后待她如親生女兒的向太向華強都發聲明:張柏芝永不錄用。

還有圈內人曾爆料某流量:

「台詞不背,拿著手機照著念。

機器架好兩小時才從車上下來拍,腕兒太大了,真是長見識了。」

這位流量是誰咱不清楚,只知道蔡徐坤曾陷入耍大牌疑云。

一個視訊里,蔡徐坤進機場時雙手插兜昂著頭等著工作人員給他開門,姿勢傲慢又無理,只看背影都能感受到他囂張的氣焰。

粉絲解釋為「因為防疫需要不能摸門把手」,那麼另一個視訊里,蔡徐坤眼看著電梯門要關上了,手還是插在褲兜里是為啥?

褲兜里到底有什麼好東西,手放進去就拿不出來!

藝人對工作人員態度傲慢,倒也不止蔡徐坤。

秦嵐曾讓助理蹲在地上舉話筒。

已經不紅了的前芒果主持人孫驍驍,曾在出外景時,讓助理睡在洗手間里。

「國民媳婦」劉濤,一口烤瓷牙價值上百萬,為了保護牙齒她隨時要用漱口水漱口。

沒有杯子吐怎麼辦?

簡單,吐在助理手里面。

這些以自我為中心,不拿別人當人的行為太多了。

二 令人不忍直視的爛台詞、假演技

表現方式:數字代替台詞或直接用提詞器念台詞,假哭假吃假敬業

糟糕,第一名又要請楊穎鎮場。

還記得被爆片酬8000萬一部時楊穎的迷惑發言嗎?

自認為「就值8000萬」的楊穎玩過一鍵摳圖;

假吃被抓包;

眼神詭異,硬生生把愛情片演成恐怖片。

哭不出來,嚇傻劉德華。

還大言不慚地表示自己敬業:

「每個人貴在自律,導演要求我們每場戲都要到,就算沒有你的戲,也要坐在椅子上。」

但是楊穎是會背台詞的,恐怕她內心深處真的認可自己是敬業演員,畢竟娛樂圈的底線,嚇掉你的大牙。

2016年金星率先捅破窗戶紙,爆料 「娛樂圈一個很紅的女孩子,演戲時用一二三四五代替台詞,后期再靠配音把台詞對上。」

當時引起軒然大波,很多女星中招。

后來,網友們才發現,是我們魯莽了。

這種數字演員,可不是一個兩個。

段奕宏拍《儷姬傳奇》時就遇到過,老段當場傻了,沒見過這種操作。

TVB男星鄭嘉穎也遇到了,說一長串數字之后說一句「我說完了」,你就要趕緊接上你的台詞,都把鄭嘉穎整不會了。

這種不背台詞的演員,不僅僅是年輕人,一些整天軋戲的老戲骨,也不背台詞。

劉敏濤就曾實名吐槽,《大宋提刑官》里和她對手戲的男一號王慶祥,全程不走位,不背詞,都由副導演完成,大牌耍得飛起來,要多不敬業就多不敬業。

鏡頭不帶他臉的時候,他連嘴都不張。

就這樣的演員,還老戲骨,從2005年的《大宋提刑官》后,他照樣不缺戲拍,每年都有兩三部穩定輸出。

導演們是瞎了眼嗎?

因為這些人的存在,編劇現在寫劇本,台詞不敢超過兩行,超過就會被要求改。

《鬼吹燈精絕古城》靳東一口氣說了3分鐘,闡述風水的晦澀難懂的台詞;

還有陳道明在《康熙王朝》里經典的怒斥群臣的3分鐘,這些原本是演員屬基本功的操作,如今成了頂配了。

三 演員隨意軋戲,替身亂象頻出

表現:演員一次軋多部戲,在現場演到串角色,不能到場就由替身演出,替身五花八門,甚至出現了走路替身!

古早年間,演員軋戲是又紅又肯拼的代名詞。

王祖賢巔峰期,一年拍14部戲,張曼玉最拼的一年拍了12部,阿SA曾經聊到自己軋戲:

「超累的,我在化妝的時候睡著,醒來一看怎麼是謝霆鋒?

鄭伊健呢?」

楊冪早年也因為軋戲猛被稱為「拼命三娘」。

她曾經說,

「早上五六點收工了,洗個澡飛到另一個城市拍完晚上又趕飛機回來。」

她還在微博上親口承認一次拍五部戲,拍到人格分裂。

但是這兩年,因為一眾大導演明確反對演員軋戲,演員不太敢提軋戲這件事了。

爾冬升曾公開宣布,不用軋戲的演員;

楊冪也因為軋戲失去了陳凱歌《搜索》里的角色。

但是軋戲這種現象并沒有在內娛絕跡。

《我和我的祖國》路演宣傳現場,張譯講了一個小故事,無意中暴露了他和吳京軋戲。

拍攝《攀登者》期間,張譯接到《我和我的祖國》邀約,拿不定注意便詢問吳京的意見。吳京語氣肯定地說哪兒也不去,結果倆人就在《我和我的祖國》拍攝現場碰面了。

看,吳京趕緊捂住了張譯的嘴。

這些電影咖還算出口有保證,國劇圈可就深受軋戲之害了。

替身,是個古老的行業。

以前拍戲時,一些有難度的動作或者是裸露戲份,就會由專業的替身來完成。

比如《十面埋伏》里章子怡的舞替。

或者是拍攝被車撞傷,被火燒傷等危險戲份時的武替。

例如張晉就曾是賈靜雯,楊紫瓊,章子怡和焦恩俊等演員的武替。

吳京拍《倩女幽魂》時,一個人干幾個人的活。

他一邊要演出自己的角色,另一邊還要給宣萱做武替。

那時候的武替,賺的都是賣命錢。

可現在的娛樂圈不同了,主角去軋戲,文戲就讓替身演。

拍攝親吻有吻替,拍攝床戲有床替,挨巴掌有抽替,打滾有滾替,就連吃飯都有飯替。

有些過分的演員,只要鏡頭不懟臉都讓替身上,替身的要求越來越高,幾乎和主演一模一樣,但替身拿的錢不值一提。

《楚喬傳》中,趙麗穎被發現用了三四個替身,有跪替、躺替。

跪著不愿意還能理解,這年頭躺著就賺錢都不愿意了?

《扶搖》女主是楊冪,眼尖的觀眾發現,所有要走路和跑步的鏡頭都是替身完成。

乖乖!208W一天,不能走路!

更奇怪的是轉身替,至今都想不通迪麗熱巴這個明顯要帶到臉的鏡頭,有何必要用替身演?

電視劇《那年花開月正圓》里,有一場孫儷給陳曉屁股上藥的戲,呵呵,躺著等上藥的,根本不是陳曉呢!

演員張光北有一次爆料,拍完整部戲沒見到對手戲演員,自己都是和替身演的。

編劇汪海林直接說:

「有時候兩個演員都沒來,沒事!

照樣可以拍。」

以前內娛還有馬替,如果要在馬上帶到臉,那演員就必須學會騎馬。

現在不用了,劇組有各種怪辦法給你拍。

假騎馬;

無實物表演;

甚至人騎人。

這時,咱就只能祭出成龍大哥了。

不管你詬病成龍什麼不養女兒,私生活有污,可他的敬業是業內有目共睹。

成龍《龍兄虎弟》懸崖跳熱氣球,《紅番區》跳陽台,《雪山飛狐》跳直升機…

現在的演員,別說作危險動作,受一點點傷都要大呼小叫。

鞠婧祎拍奔跑戲,摔了一跤,膝蓋破了一點點。

劇組趕緊找來一個輪椅推著她,她也就大大咧咧地坐上去。

甚至自己說,「我就算敲個門都會受傷。」

好吧,您是豆腐做的,最嬌弱的人。

夠了,今日份傷害已經拉滿了。

還記得那些數據嗎?

蘇芒一天要650元伙食費,史稱「一芒」;

某爽日收入208W,史稱「一爽」;

某冰偷稅漏稅8.8億,某雅直接沖上13億!

娛樂圈的計價單位不斷被這些人創新高,演技卻屢屢突破底線。

懇請有關部門,該管管了。

除了限制天價片酬,也請管理一下這些不敬業的亂象,嚴懲嚴查,從根源上凈化整個行業。

希望各位明星不忘初心,也請粉絲們睜大眼睛,我們不需要假人明星,塑料演員!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