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番外篇:皇帝死后如何面對純元?看他們夫妻在陰司的對話

導語:現實生活中,我們時常會聽到老人們在教訓不肖子孫時說出這番話:「家門不幸,竟養出了這樣的逆子,讓我死后如何去面對列祖列宗啊?」雖然這句話與《甄嬛傳》無關,卻足以說明, 在人的意識中,人死后不是歸于虛無,而是有著不死的靈魂,是會與故去的先人們相見相聚的

既然如此,《甄嬛傳》中的皇帝死后,就很難避免與純元皇后相見相聚了。那麼,當這對有著「 別樣情愫」的夫妻,再次在陰司相見相會時,會是怎樣的一番情景呢?純元對他又會做出什麼樣的反應?抑或是心如止水、波瀾不驚?

1:怒火攻心傷其身,七竅流血命歸陰,無上權力傾天下,奈何難得一人心。

此時,皇帝正躺在自己的寢宮中昏昏默默,神思恍惚,近來,他總是夢見死去的兄弟以及他的額娘。雖然太醫再三寬慰說「只要皇上靜心調養,一定會龍體安泰,恢復如初的。」可是, 皇上卻隱隱覺得自己大限將至、不久于人世了。

只是,心中的疑惑尚未解開,他死不瞑目,他在等待夏刈的消息,亦在等一個合理廢掉熹貴妃的機會。

然而,令他萬萬沒想到的是,甄嬛早已先下手為強,把夏刈除掉了,干凈利落不留痕跡。并且,甄嬛也已經牢牢控制住了他的寢宮,這寢宮內外全部都是甄嬛的人,皇上幾乎成了 熹貴妃案板上的一塊肉,只能任她擺布宰割。至于幾時送他上路,全看甄嬛的心情了。

皇上正自胡思亂想,卻忽見熹貴妃斷了湯藥歀步走來,坐在他床邊低低喚道:「 四郎,起來喝藥了。」聲音柔婉卻透著不容拒絕的堅定。

皇帝心頭一緊,防御性地縮了縮身子,暗忖:「熹貴妃該不會是已察覺到朕的疑心,想殺人滅口了?」

甄嬛似有讀心術一般,莞爾一笑道:「皇上該不會是懷疑臣妾下毒吧?既然如此,那就讓臣妾先替皇上試試燙不燙。」說罷,果然用湯匙呷了一口,然后用絲帕輕輕擦拭著嘴角。

皇上見湯藥無虞,方就了甄嬛的手把藥喝完。殊不知,甄嬛在擦拭紅唇的瞬間, 早已悄悄把嘴里的湯藥浸在絲帕上。

見皇上已服下湯藥,甄嬛便趁勢講出了孫答應與侍衛私通的事,又順帶把溫實初與沈眉莊讓皇上做了「喜當爹」的秘密也一并講了。 甄嬛的話語不疾不徐,不高不低,卻把每一個字都清晰無比地灌進皇上的耳朵中,皇帝聽得目瞪口呆,瞬間如遭雷轟電掣一般。

他不明白,自己是權傾天下的帝王,為何這些女人卻都要背叛自己。竟沒有一個人對他是真心的。宜修為了保住自己的后位,不惜殘害皇嗣對他陽奉陰違; 華妃百般爭寵也不是想給娘家爭取更多利益,甄嬛與眉莊貌似對他專情如一,背地里卻與別的男人私通,以至于生出這些孽障來。

回顧起這些年,圍繞在身邊的這些女人們,唯有純元或許對他還有幾分真心,可是,最終卻是自己親手毀了她……皇帝想到此處,忽然感覺胸口憋悶五內俱焚。他瞬間明白了, 剛才那碗藥里——一定有毒。

然而,一切都晚了,甄嬛已經緩緩起身,扭過頭冷冷地望著他,眼睜睜看著他痛苦掙扎而漠視不理,眼神中居然還透著一股復仇的快感與恨意。「 毒婦,你這毒婦,竟敢弒君殺夫……」皇帝言語未盡,便已七竅流血,氣絕身亡。

不知過了多久,皇上竟然感覺不到任何來自肉體上的痛苦了,身體像羽毛一樣漂浮起來,身隨心至,腦子里想什麼就會立刻看到什麼,想去哪里就會瞬間置身哪里,這感覺簡直太奇妙了,是他身為帝王幾十年都不曾體會過的。

他的視覺和聽覺以及思維都變得清晰無比,如,自己心中疑惑甄嬛與允禮是否真有私情, 瞬間便看到了甄嬛與允禮在甘露寺里相依相偎、翻云覆雨的情景;正疑惑溫實初是否真的與眉莊茍且,瞬間便回到他被太后賜「暖情酒」的那一夜,他看到自己走后,溫實初被眉莊邀來共飲,然后,二人趁酒酣耳熱之際, 上演了一幕「紅綃賬里配鴛鴦」的戲碼。

奇怪的是,此時的皇帝并不感到憤怒 ,倒像與自己無關——他只是在看戲而已。而眼前的他們,也好像是根據自己的劇本在演戲,僅此而已

以這樣的高度俯瞰人生,覺得前塵往事不值一提,他只是在被動完成某種使命罷了,此時此刻,他只有 「落幕后如釋重負」般地輕松。

原來人生還可以有這麼輕松愉悅的時刻,之前怎麼沒體驗到呢?這種感覺比做皇帝可要愜意舒適多了,整個身心都是舒展的,歡暢的。沒有堆積如山的奏折需要批閱,也不必被迫去后宮里廣灑雨露、殫精竭慮。 什麼欲念都沒有了,剩下的只是一種如水的安詳平和——

「真好,難不成是一場夢?」皇上正自疑惑,卻隱約聽見有人在他耳畔輕聲呼喚:「四郎,四郎。」

「純元?」幾乎不用辨別聲源的出處,也不用看那女子的容貌, 憑著心靈的感應,皇上就已經清晰地感覺到這個聲音來自純元了。他情不自禁地回應:「宛宛,是你嗎,宛宛?」

2:前塵往事不堪追,何須仔細辨是非,人生無非一場夢,夢醒才覺已大歸。

是的,毫無疑問,是純元。眼前這個如煙如霧的倩影,即便看不清容貌與身材,皇上依然確信她就是純元。是自己的心在回答自己,不用靠眼睛和耳朵去辨認就能清晰識別。

「宛宛,這次不是夢吧。」皇上情不自禁地伸出雙臂,把純元摟在懷里,仿佛抱著一朵云,縹緲而柔軟,卻又真的感覺到她已經在自己懷里了。

四郎,這不是夢,我是來接你的。你今日大歸,此生使命已完成,我們該走了。」

「宛宛,你,你說什麼?使命已完成,是什麼意思?」

純元答非所問,轉眼凝望著皇帝,悠悠嘆息道:「皇上,還記得臣妾是怎麼死的麼,以及臣妾腹中的孩子? 人人都以為是宜修害死了我,連皇額娘也是這麼想的,然而,真相怎樣,唯有你我心知肚明。」

皇帝聽出純元話中的機鋒,頓感無地自容,自愧不已,意欲解釋什麼,卻始終說不出口,只感氣噎喉堵,五臟淤血。

純元道:「四郎不必自責,這都是我們的命數,包括我們的孩子。」

「菀菀,你說什麼?」

「我懂得你曾經的顧慮,」純元道:「烏拉那拉氏是個大家族,朝中暗勢力盤根錯節,復雜無比,而你又是新帝登基,當時尚未站穩腳跟,還要依靠這些肱骨之臣,才能坐穩江山。倘若我那時生下嫡子,這孩子無論賢愚都將是無可爭議的太子。此時,烏拉那拉氏自然會以「太子的名義」拉幫結派,擴大勢力,將 來會做出「挾天子以令諸侯」的事也未可知

因此,你不想被一個小小的皇子綁架掣肘,以至阻礙你推行新政, 也只能先將這種可能扼殺在萌芽之中,所以,只好犧牲我們的孩子………」

「宛宛,你,好像你什麼都知道了。可是, 還有一點你是不知道的……」皇帝感到既驚詫又錯愕,試圖解釋什麼。

「不,沒有我不知道的,包括你說得 ‘那一點’。當時,你把我交給宜修照顧,只想 利用她精通藥理的那雙手—來打掉我們的孩子,并不想傷及我。可是,妹妹對我恨之入骨,巴不得一尸兩命,在照顧我的過程中,藥量自然不會斟減留情, 結果就是,我和我們的孩子一起去了……」

皇帝聽罷此話瞬間淚崩,正應了那句:「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他狠狠捶打著自己的胸口,痛悔交加、無語凝噎。

純元緩緩道:「四郎,我明白,這是你此生最深刻的痛,因此,你才一次又一次找我的替身,試圖用最大的努力去彌補,可是, 你要知道,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宛宛,失去了,就永遠失去了,任你如何彌補,也彌補不了你心中的痛,也彌補不了她已經永遠離開你的事實。」

「是,是,所以,我一想到你就心痛,一看到與你容貌酷似的女子就極力寵愛。可是當我清醒過來時,心中又會燃起無名地怒火,覺得是眼前這個女子在欺騙我的感情, 想利用我對你的愧疚和思念來剝奪我對你的愛。

我好恨,恨這個長得與你相似的女子,很不得把她挫骨揚灰!宛宛,我這一生,有很多女人,我可以愛她們也可以處罰她們,但卻沒有一個女人能刺痛我的心。我能在你面前哭泣,唯有在你面前時,我才是一個純粹的男人, 在她們面前——我只是皇帝。」

純元走過來,輕輕拉住他的手,道:「我知道,即便你不說,我也知道。這都是你我的命數。不得不承認,宜修的確比我更適合統御六宮,假如我不離開,四郎你很難擁有一個平靜祥和的后宮,哪怕是表面的。 臣妾不擅御下,恩多威少,如此下來,恐怕后宮中會爭斗成風、肆意蔓延,豈不令皇上更加煩心勞神?」

「宛宛,你當真能放下這份恩怨,原諒宜修麼?」

純元道:「原不原諒又如何?都是各自的命,宜修也是身不由己。如果我與孩子的犧牲,能換來后宮安泰和平;能換取皇帝順利推行自己的新政,又有何不舍的? 所謂的生死,不過是舍棄這一世的肉體罷了。靈魂是不死的,倘若你我夫妻來世有緣……

不,別說‘倘若’,宛宛,我不允許來世有懸念。」皇帝上前用手捂住了純元的嘴巴。懇切道。純元笑了,夫妻二人攜手而行,緩緩消失在塵煙凡世中——

聲明:此乃小編自續的一篇,大家不喜勿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