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海氏扳倒林小娘的名場面,沒拍出來真的太可惜了

《知否》原著里,林小娘最后敗走麥城,是海氏的功勞,而這個過程,真的太精彩了。

事情的起因是永昌侯夫人知道盛明蘭要回宥陽老家,特地趕來盛家提點明蘭大冷天出門,要注意身體,吃飽穿暖,語意間都是憐惜之意。

永昌侯夫人半年的時間里來了盛家三次,盛家未嫁的三姐妹里,永昌侯夫人只對明蘭表示出了善意,第三次來,還是單獨會見明蘭一人,這樣露骨的關懷,讓墨蘭十分嫉妒。

永昌侯梁夫人走后,墨蘭怒氣沖沖的找上明蘭,把暮蒼齋的丫頭都趕了出去,然后肆意辱罵明蘭,明蘭想起孔嬤嬤說的一家子姐妹,一榮俱榮 一損俱損,姐妹之間的沖突一旦傳出去,不論誰對誰錯,外人只會說盛家的女兒刻薄兇悍,不想姐妹擔此惡名的盛明蘭本想著墨蘭出出氣就算了,為此還生生受了墨蘭的一巴掌。盛明蘭的一再退讓,墨蘭更加得寸進尺,罵到氣頭上拿起碎瓷片就要朝明蘭的臉狠狠的劃去。

這時王氏來了,王大娘子大怒之下要請家法教訓墨蘭,被匆匆趕來的林小娘救下,論口舌之爭王大娘子從來不是林小娘的對手,三言兩語就把王氏氣得夠嗆。

王氏一心要懲罰墨蘭,林小娘一心護犢子,雙方扭打在一起,場面異常混亂,關鍵時刻,海氏趕來了。

海氏先是讓劉媽媽扶著王氏離開,然后讓身邊的得力丫環把墨蘭扶到自己屋里去,嚴令要好生照應,不許碰墨蘭一根手指頭。林小娘知道自己碰上了對手,于是使出最常用的一招,想要在盛紘見到明蘭之前先哭訴,因此,早早的就去盛家大門口等著,沒想到海氏棋高一著,讓管家引著盛紘從側門繞進來。

見了受驚嚇的盛明蘭,盛紘怒火中燒,但想起王氏與林小娘多年的恩怨,又擔心有什麼貓膩,海氏也不著急,說讓盛紘親自去問問墨蘭,也別冤枉了她。

林小娘看見盛紘,立馬裝出一幅楚楚可憐的樣子想要為墨蘭伸冤,海氏不等林小娘說完,就提出疑問:「聽說姨娘也是在太太之后才趕去的,怕也沒瞧見四妹妹和六妹妹的事,你這會要說什麼?」

一句話讓林小娘啞口無言,這時墨蘭含淚跪下替自己申辯起來,說自己不過和明蘭吵了幾句嘴,一時火氣大了,打起架來也沒顧上輕重。

盛紘本就偏愛墨蘭,看著地上哭得嬌弱委屈的女兒,已是半信半疑,海氏輕聲笑著對盛紘說,當時四弟也在,不如問問他。

這個四弟,是盛紘最小的庶子盛長棟,墨蘭欺負明蘭的整個過程,只有他看見了。

盛長棟在生母香姨娘的鼓勵下,把整件事情娓娓道來,包括墨蘭用了怎樣的措辭辱罵,行了怎樣的動作都講得清清楚楚。

盛紘素知這個小兒子是個老實疙瘩,平日里連說話也不利索,要不是親眼所見,那些細節想必也編不出來,在盛長棟的細說之下,墨蘭欺凌明蘭之事可信度又增加了幾分。

在盛紘的威嚴之下,墨蘭最終承認了自己狂暴無理傷害明蘭之事,林小娘又借機發揮,說墨蘭之所以行今日之事,實在是王氏太偏心,永昌侯夫人這個貴客上門,王氏卻不叫墨蘭出來見見,如蘭和明蘭的婚事都有了著落,王氏從不肯替墨蘭在外人面前美言幾句,墨蘭氣不過才去找明蘭理論的,雖事有不該,但情有可原。

林小娘的一番辯白,整件事就成了墨蘭受了委屈不得已而為之。

眼看王氏招架不住,一直不動聲色的海氏懟了林小娘一句:「照姨娘這麼說,姊妹間但凡有個不平,四姑娘就可以隨意打罵妹妹,傷著幼弟,砸毀物事,忤逆嫡母了麼?」

此言一出,最看重聲譽的盛紘立馬臉色大變,林小娘心里驚慌,趕緊放下身段,軟語賠罪,海氏不想此事就這樣輕輕揭過,于是發表對此事的看法:

動之以情。

海氏先首先指出,大家族里兄弟姐妹眾多,總有一碗水端不平的時候,子女不能以此就心生怨懟,要知道言語口角,也會叫外人笑話的,今日還算慶幸,不然明蘭的臉可就毀了。

而且王大娘子每回出門都帶上了墨蘭,反倒是明蘭沒去幾次,況且男女婚嫁之事,哪里有女方家上趕著去求人的,這不是有失大家族的臉面嗎?

曉之以理。

海氏每句話都點到林小娘的要害,林姨娘一臉不甘的說難道要眼看著姐妹都飛上枝頭,只有墨蘭一個人掉在泥里?而且盛紘給墨蘭相看的夫婿都是窮秀才舉人。

海氏嘆著氣說:「如今朝堂上的哪位大員不是秀才舉人來的?有誰一開始便是閣老首輔的?便是父親,也是考了科舉,兩榜進士,然后克勤盡勉,累積資歷,造福地方百姓,漸成國之棟梁。姨娘何必瞧不起秀才舉人呢?」

這一番借力打力,不僅敲打了林小娘,也從情緒情感上安撫了盛紘。

況且墨蘭上有盛老太太,有盛紘王大娘子撐著,下有兄弟輔助,怎麼會掉泥里?

林小娘啞口無言。

逼之以利害

海氏指出,墨蘭污言穢語的辱罵手足,還意欲殘害妹妹,事雖小,卻是禍延家族之勢,情雖輕,卻會遺禍后世子孫,還有林小娘身邊的人,竟然敢插手阻撓王大娘子管理家事,如此沒規矩的家奴,嘴巴不嚴的人就會將此事傳到外頭去,屆時,盛家前程,盛紘的清譽都會受損。

最后,海氏還給盛紘來了一句當頭棒:新皇登基,最忌的就是這嫡庶不分呀!」

盛紘想起那些被摘爵奪位的權貴,還有幾位連連碰壁的閣老和大員,心想這次再寵妾滅妻,那盛家的末路也不遠了。

于是,盛紘狠心發落了墨蘭和林小娘,墨蘭被禁足抄習《女誡》,出閣之前都不能再出來,林小娘也被禁足在自己院子里,不能與一雙兒女見面。

要不是海氏的一番動之以情 曉之以理逼之以利害的分析,這次的事情,恐怕又在林小娘的做小幅低之下被盛紘高高舉起然后輕輕放下,只有亮出最實際的利益,才能打動盛紘,從這一點來說,海氏和長柏不愧是勢均力敵的夫妻,長柏后來在祖母中毒事件之后,也是如此一番利弊分析,盛紘才打算和王家康家杠到底。

此事之后,盛紘徹底厭惡了林小娘,但林小娘想要墨蘭高嫁的心思沒變,于是策劃了梁晗眾目睽睽之下英雄救美墨蘭之事,這件事之后,林小娘在盛家便查無此人了。

《知否》原著里,海氏這個名門貴女是真正的宅斗高手,可惜,海氏的許多高光時刻,電視劇里都沒拍出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