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女兒愛上齊衡,王氏和林噙霜不一樣的反應,道出了差距

在原著里,作者曾用四個字來形容盛家主母王氏,那就是蹩腳導演。

王女士就好像一個茶幾的蹩腳導演,當她拍喜劇時,觀眾往往會痛哭流涕,當她拍悲劇時,觀眾卻哄堂大笑;雖然片子也算賣座,但總叫人哭笑不得,不過好在投資方和制片還算靠譜,把握著大方向,整體總不至于賠本。

她心疼要嫁給文炎敬的盛如蘭,擔心盛如蘭婚后吃苦頭,不跟家里的人商量,就給盛如蘭買了一套大宅院做嫁妝,卻不明白,這麼做只會給了文炎敬的母親文老太太理直氣壯搬到兒子家享福的理由。一旦文老太太搬了過來,盛如蘭就難免要吃婆婆的苦頭。

直到盛老太太幾句話講明了利害,王氏才反應過來,可是,宅子已買,文家都知道了,悔之晚矣。

不過,王氏雖然經常犯糊涂,做事情不靠譜,經常需要盛老太太和盛紘點醒她,訓斥她,但是,她好歹也是高門貴女,雖然不是在父母身邊長大的,但是教養和眼界還是有的。

就拿女兒愛上齊衡這件事情來說,王氏和林噙霜不一樣的反應,道出了差距,也揭露了為什麼王氏最終結局幸福而林噙霜下場凄涼。

01.

為了兩個兒子的學業問題,盛紘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把莊先生請到了盛家開辦私塾,而齊衡的父親正好在登州工作,齊衡也是莊先生的得意弟子,于是,齊國公府便聯系了盛家,把齊衡送過來讀書。

齊衡要家世有家世,是齊國公府的公子,母親是襄陽侯獨女,在宮里養過一段時間,被封為平寧郡主,齊衡的堂哥體弱多病,是個藥罐子,壽命估計不長,也就是說,齊衡十有八九會襲爵。

齊衡要才貌也有才貌,剛一出場,就驚艷了盛家的姑娘們。

說著便朝盛家兒女團團一拱手,那少年笑容溫潤,唇紅齒白,目朗眉秀,身姿如一叢挺拔的青竹般清秀,端的是一番名花傾國的神采,人見了,皆道一聲‘好個翩翩美少年’!

在勛爵子弟之中,像齊衡這樣上進、靠苦讀博取功名的,的確是少數。

有家世,長得帥,還上進,人品好,不沾花惹草,這樣的男人讓女孩子動心了,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在原著里,盛家三個姑娘,盛如蘭和盛墨蘭都對齊衡動了心,只有盛明蘭沒有,只因盛明蘭有著現代人的靈魂,思想成熟,知道自己跟齊衡的差距,知道兩個人不可能,從一開始就沒這個打算。

下午上琴課時,墨蘭的琴聲流水潺潺,情動意真,莊師娘閉著眼睛很是欣賞,如蘭也一改往日不耐,嘴角噙笑,低頭細彈,明蘭聽的不對味,便去看她們,只見她們臉蛋紅撲撲的,眉目舒展,似乎開心要笑出來。

然而,平寧郡主根本看不上盛家姑娘,為了斷了盛家姑娘接觸到兒子的可能性,特地找上門來,要求盛家姑娘不再去莊先生的課上讀書。

經過平寧郡主這一出,王氏很清楚地意識到平寧郡主的想法,知道她看不上自己的女兒盛如蘭,于是,王氏毫不客氣地訓斥了盛如蘭一頓,打消了盛如蘭的癡心妄想。

「什麼元若哥哥?他是你哪門子的哥哥!以后規規矩矩地叫人家‘公子’!……不對!以后都不要見了,劉嫂子,以后但凡那齊衡在府里,不許五姑娘出葳蕤軒一步,不然,家法伺候!」

「都是我的疏忽,只當你是小孩子,多嬌寵些也無妨,沒打量你一日日大了;昨日齊衡來家后,我聽你一說便也動了心思,才由著你胡來,看看你副模樣,這是什麼穿戴打扮?哪像個嫡出的大家小姐,不若那爭風的下作女子!真真丟盡了我的臉,你若不聽話,我現在就一巴掌抽死你!省的你出去丟人現眼!」

「……這婚姻大事,自古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沒得姑娘家自己出去應承的;那種沒臉的做派是小婦干的,你是嫡出小姐,如何能那般行事?男婚女嫁本得門當戶對,若是人家不要你,瞧不上咱家門戶,你能舔著臉上去奉承巴結?」

王氏之所以一改常態,罵盛如蘭毫不留情,是因為王氏是一個有骨氣、在大事上拎得清的人。

王氏覺得,既然平寧郡主看不上自己的女兒,那麼,他們斷然不能干出舔著臉巴結人家、丟人現眼的事情。盛家別的沒有,骨氣還是有的。

王氏懂得正確愛女,雖然她也希望盛如蘭嫁得好,但是,她很清楚盛如蘭的秉性,知道以盛如蘭的手段,在高門很難過得好,她對盛如蘭最大的期望,還是她過得幸福。

抿了抿唇,王氏又道:「說句誅心的話,今日若是華兒,沒準我還爭上一爭,可是如兒……」嘆了口氣,接著道:「不是我說自家的喪氣話,論相貌論才學,她如何配得上齊衡?自己的閨女,我都如是想了,何況人家郡主?算了,何苦自討沒趣了,咱們別的沒有,這幾份傲氣還是有的。如兒又沒什麼手腕,日后還是給她尋個門當戶對的不受欺負就是了!」

王氏雖然蠢,但是心眼不壞,作為嫡妻,是有骨氣的,是在乎盛家顏面的。因此,在她的教育下,盛如蘭雖然有點兒嬌氣,但好歹沒長歪。

02.

反觀林噙霜,得知盛墨蘭喜歡上了齊衡,她不但沒覺得有啥不妥,反而認為自己的女兒模樣好性子好,有才情,完全配得上齊衡,為了如愿以償讓女兒嫁給齊衡,她還跑去找了盛紘,要求盛紘為盛墨蘭努力一把。

林姨娘頓時一盆冰水澆了下來,心頭冷了不少,猶自不死心道:「京城豪門貴女雖多,可有幾個如咱們墨兒出挑的,她生得又好,詩詞歌賦樣樣來的,如何輪不上?」

林姨娘心里宛如被刀絞般恨,想了想,伏到盛紘身邊,柔弱如絲道:「紘郎,這也不全是為了妾身和墨兒,你想想齊家這樣好的家世,若能與他們攀上親事,老爺將來仕途必定一帆風順,盛家也得益匪淺不是?老爺不妨去試一試……」語音低婉,柔媚動人。

盛紘自然沒有那麼蠢,會任由林噙霜瞎折騰,他不但沒答應林噙霜,反而狠狠地訓斥了林噙霜,為了不讓林噙霜繼續帶壞盛墨蘭,盛紘決定讓盛墨蘭搬出林棲閣,跟如蘭一起住。

到了這一步,林噙霜還不死心,居然教導盛墨蘭私底下接觸齊衡,勾引齊衡,先與齊衡有了感情,再謀婚事。

「孩子,別聽你父親的,他是大老爺們,不知道內宅的彎彎繞。若論出身你自比不過如蘭,可你相貌才學哪樣不比她強上個十倍百倍,一樣的爹,憑什麼你將來就要屈居她之下?!若你自己不去爭取強,好的哪輪得到你?!難不成你想一輩子比如蘭差?」

「傻孩子,你要做得聰明些,借些名堂找些名頭,你父親不會察覺的;好孩子,你詩文好模樣好,時間長了,不愁齊公子心里沒你。……孩子,別哭,以后你住到了葳蕤軒也有好處,你冷眼看著如蘭有些什麼,有什麼缺的,便去向太太要,太太要是不給……哼,我叫她吃不了兜著走!老太太不是說姑娘沒出閣前都一般的尊貴嗎?」

要不是林噙霜眼皮子淺,一門心思想要攀附權貴,盛墨蘭也不會被帶歪,更不會只學到了一身小妾的本事,無法勝任正妻的角色。

美國人泰曼·約翰遜認為:「成功的家教造就成功的孩子,失敗的家教造就失敗的孩子。」

王氏在大事情上拎得清,知道什麼樣才是為了孩子好,心眼也不壞,因此,她教出的孩子都很出色,即使是最普通的盛如蘭,也是一個心術正的姑娘。反觀林噙霜,盛墨蘭本來不差的,在她這個親媽的教導下,硬生生混成了盛家過得最差的姑娘。

父母作為兒女的第一任老師,是兒女最信任的人,他們有什麼樣的三觀,灌輸給了子女,就有可能把子女教導成什麼模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