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邵氏為什麼差點毀了顧廷煜拼死給女兒尋得的靠山

父母對孩子的愛是什麼?

首先應該是護孩子周全,然后才是給他謀劃前程。

《知否》里的父親大都想著建功立業,外出交際,挖空心思給子女謀劃的似乎都是母親。

可偏偏有個父親很例外,他最擅長的就是后院里的這些爭斗,而且還是個頂厲害的強者。

這個人就是顧廷燁同父異母的哥哥顧廷煜。

作為顧家的嫡長子,顧廷煜本來是顧家的希望和頂梁柱,可奈何他從娘胎里就帶著母親遺傳的弱癥,只能靠湯藥維持生命。

習文弄武都不在行的他,從小便學會了如何耍心機來陷害強干的弟弟,來保住自己的位置,保住他襲爵的權利。

娶妻生子后,為了老婆跟女兒的尊寵生活,他依然奮戰在后院勾心斗角的前線。

讓他參與戰斗的動力是給老婆和孩子掙個穩定的好前程,讓他放棄戰斗選擇求和的原因,也是為了老婆以后安穩的生活和女兒以后的前程。

他放下尊嚴,舍下一切,不惜得罪姨母大娘子和叔伯族人也要把顧家交給顧廷燁,就是為了讓他以后能對寡嫂和侄女多加照拂。

因為他知道,顧廷燁是外冷心熱之人,最是心軟,而那個姨母大娘子則是表面溫柔背地狠毒的笑面虎。

作為丈夫和父親,顧廷煜做得很合格,他臨死前還給老婆和孩子找好了靠山。

可她拼死尋到的這個靠山,卻被拎不清的老婆邵氏差點毀了。

1,

自從知道自己時日不多了,顧廷煜就改變了作戰策略,從一開始懂得跟顧廷燁比耐心拼心狠,立馬轉向為寧愿得罪所有人也要把爵位留給顧廷燁。

顧廷煜拿出當年老侯爺給幾位叔叔分家是的證據,指出幾位叔叔本應該早就搬出侯府的;

還有顧堰開臨終前給顧廷燁留的一封信,信中寫了顧廷燁的親娘白氏嫁到顧家時帶有嫁妝,要折銀返還顧廷燁;

他還在祠堂承諾絕不會過繼子嗣,等他死后,顧廷燁可以順理成章地承襲爵位。

他想要的是顧廷燁出手救一下那幾個因為犯事兒被抓起來的堂兄弟;

是保住顧家不會因為這個劫難被皇帝奪了爵位,祖宗幾輩人打下的基業毀在他的手上;

更是讓顧廷燁承他的情,以后能善待他的妻子和孩子,畢竟承襲了兄長的爵位肯定要善待寡嫂,要不然社會輿論也說不過去。

可若是顧家真的被奪了爵位,別房倒也罷了,好歹有男人在,可他們孤兒寡母,就只能依附著別家過日子,能有什麼好果子吃?

只有寧遠侯府屹立不倒,頂著已故侯爺遺孀的名頭,她們才能受人尊重,過安享富貴的日子。

更別說嫻姐兒以后的婚嫁,更是天差地別。

顧廷煜算的狠,算的準,他把顧廷燁的心思和想法都吃的透透的。

他雖然知道顧廷燁外冷心熱,明蘭也是個明事理和善的人,以后絕不會對寡嫂和侄女袖手旁觀任人欺負。

但他還是設了一個局,讓顧廷燁不得不恭敬對待寡嫂,善待侄女,而不是憑個人喜好和心情。

顧廷煜可能不是個好的當家人,不是個好兒子,不是個好哥哥,但絕對是個好丈夫,好父親。

2,

顧廷燁和明蘭都是良善之人,即便沒有顧廷煜那威逼似的托孤,明蘭也會善待這對母女。

明蘭拖著關系給蓉姐兒找老師時,寧愿多出兩份禮也要把嫻姐兒也送進去學習,事后還在小秦氏那里幫邵氏說話,才能讓嫻姐兒到私塾上課。

明蘭給蓉姐兒準備衣物時,從來都沒有少過嫻姐兒的,因為嫻姐兒還在守孝,明蘭還花心思把衣服首飾做的素雅。

人們見了都說,沒見過哪家守孝的孩子她能穿得這麼體面又和規矩的。

為了緩解嫻姐兒失去父親的抑郁,明蘭還讓蓉姐兒邀請她到侯府做客,給她們在院子里做秋千,由著她們在池塘里抓魚剝蓮子,還教她們看賬本查賬,學習管家理事。

嫻姐兒在明蘭府里過得日子甚至比在親媽身邊都要快活。

嫻姐兒覺得明蘭這個嬸嬸待自己很好,可邵氏卻不這麼認為。

3,

明蘭過來跟她分享嫻姐兒可以入學的好消息,嫻姐兒開心得不行,邵氏卻扭捏著不肯答應。

她始終認為蓉姐兒的出身根本不配跟嫻姐兒一起玩耍,現如今讓嫻姐兒借著蓉姐兒的光才能去讀書,是件很丟人的事情。

明蘭前腳剛走,邵氏后腳就哭了起來。

「我可憐的孩子,好端端的侯府嫡出大小姐,如今還要去討好一個來歷不明的野丫頭。

當初大爺在世的時候,我因為要照顧他,不好出去應酬,如今守了寡,更不方便出去應酬了,連孩子讀書都要依靠旁人的面子門路。

當初廷燦妹妹做侯府大小姐的時候是何等風光,春日有賞花會,秋日有詩會,邀集各府要好的小姐,一呼百應。

如今我的嫻兒卻只能陪我熬日子,同樣是侯府的大小姐,都怪我沒用。」

對于明蘭的善心,邵氏從未想過要好好感謝,她除了感慨自己的身世,就是懷疑她是不是別有用心。

顧廷煜費了多大的勁才讓她們能靠在顧廷燁這棵大樹上,可她還是聽了小秦氏的挑唆,想過繼老三的孩子來繼承爵位,好保住自己和嫻姐兒的位置和富貴,顧廷煜臨死前逼著她承諾以后決不能再有這樣的想法,她才肯作罷。

顧廷燁雖然冷淡,可明蘭對她們的好,明眼人都看得出來。

可在關鍵時刻她還是不相信明蘭,因為自己的拎不清,差點讓賊人害了明蘭的大兒子。

4,

顧廷燁承襲爵位后,澄園跟以前的侯府就拆了墻做了門合并到一起了,明蘭還特意給邵氏和嫻姐兒安排了新的住所。

宮變時澄園進了賊人(小秦氏請來要把明蘭滅口的),明蘭本來已經做了周密的部署,把邵氏的住所和幾位姨娘處都安排了重重守衛。

可邵氏卻聽信了別人的話,覺得明蘭不會真心保護她,一定會保護好自己的嫡子。

所以花重金從明蘭貼身丫頭的嘴里買來了團哥兒的藏身之所,拉著嫻姐兒就去投靠,把賊人引到了沒有護衛的團哥兒身邊。

要不是嫻姐兒重情,臨走時叫上了蓉姐兒,蓉姐兒體內繼承了顧廷燁的膽大和果敢,拼死跟賊人撕扯耗到了石頭趕過來,那作為顧廷燁可明蘭嫡長子的團哥兒,就成了賊人的刀下鬼了。

一夜驚險后,邵氏滿臉羞愧,紅著眼睛看著明蘭:

「弟妹,都怪我糊涂,險些害了團哥兒,倘若哥兒有個好歹,我真沒臉見你了。」

明蘭心中冷笑:「大嫂何錯之有?人生百態,本是各自肚腸,大嫂信不過我,想自行尋個藏身之所,也是在理。」

邵氏本來以為明蘭最和善不過,只要自己主動承認錯誤,又在眾人面前,明蘭是不會給她臉色的,但沒想到這次會被明蘭懟到了墻根兒。

明蘭讓她親自去審問任姨娘,還把任姨娘勾結賊人的證據擺在她面前給她看,可最終還是沒有處罰她和任姨娘,連要趕出府的那個出賣自己的小丫頭碧絲,都因為外頭不太平,先讓她在府里多留幾天。

明蘭是心軟下不去手,可顧廷燁就不一樣了。

顧廷燁回來后,用實際行動告訴所有人兩件事:

第一,夫人罰過了,侯爺還沒有罰呢。

第二,侯爺愛用軍法。

對于整天哭天抹淚,求著看管的婆子給明蘭傳話,求她回心轉意的碧絲,顧廷燁二話沒說,叫人把她拖到跟前,眾目睽睽之下打了四十個嘴巴子,直打的碧絲唇破臉裂,一張俏臉腫脹如豬頭,牙齒也落了七八顆,然后直接叫人丟上馬車送回了家。

發落了任姨娘,她身邊的丫頭一個也沒跑掉,兩個貼身丫頭斷了食指割去雙耳,賣到北邊苦寒之地為奴四個三等丫頭每人二十大板,連家人一起攆到城外的莊子上做苦工。

作為寡嫂,顧廷燁沒法懲罰邵氏,便把伴其多年的媽媽和管事媳婦拖出來,當著邵氏的面重打三十大棍,懲罰她們沒有看好主子,導致邵氏亂跑險些釀成大錯。

顧廷燁這一番無非是想告訴眾人:

你們吃的,穿的,用的,都是我給的,跟邵氏,秦氏沒關系,你們要忠心地應該只有我顧廷燁的妻子一人。

試想,要是當晚有一個人提親告知明蘭,讓她有個準備,團哥兒也不會險些喪命,蓉姐兒也不會受傷,她們不過是覺得明蘭寬厚和善好說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5,

邵氏是個好妻子,她癡情顧廷煜。

自己生下嫻姐兒后久不再孕,便想著趁著顧廷煜身體還行,就找個好生養的女子生個兒子出來,保住他的爵位,所以才把自己身邊的丫頭開臉抬為姨娘,沒想到任姨娘并不領情還成了仇人。

邵氏是個好母親,她知道嫻姐兒以后出嫁想要風風光光的必須要好嫁妝,便省吃儉用都給嫻姐兒攢著。

可這樣做卻怠慢了任姨娘,讓她懷恨在心(你拉人家當姨娘跟你守活寡作伴,卻摳摳搜搜的,讓人家沒了精神享受,連物質生活都沒了)。

若因為邵氏的拎不清,那晚的賊人成功害了團哥兒的話,別說嫻姐兒以后的婚嫁前程,就連母女倆的性命怕是也保不住了。

一個人可以蠢,因為蠢不會要了你的命,但拎不清,看不清形勢,真的會要你的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