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看《康熙王朝》:才懂赫舍里皇后為什麼會難產而死?

康熙還未真正長大成人時,孝莊命索尼、遏必隆、蘇克薩哈、鰲拜四人為輔政大臣,輔佐康熙處理朝政。權利和誘惑,最容易蒙蔽人的雙眼。鰲拜等四位輔佐大臣是普通人,自然就有弱點。他們很快在眾人的追捧和奉承中忘了初心,成為欲望的奴仆。鰲拜的能力最強,自然成了康熙的眼中釘,欲除之而后快。

但康熙能力有限,遏必隆已經成了鰲拜的人,康熙一人哪里斗得過兩個人。孝莊認為,這些大臣們重視家族榮譽,沒有真正的利益,是無法拉攏他們為自己賣命的。當時蘇克薩哈膝下無女,索尼雖然保持中立,總是稱病在家休養。但他有一位庶女赫舍里。孝莊決定利用赫舍里打開索尼的心。

索尼有眼界、有能力更有野心。只要讓他嘗到真正的甜頭,對付鰲拜的勝算就大了。所以孝莊故意借著探望索尼的由頭,把身上戴了幾十年的珠子送給了赫舍里,希望她能嫁給康熙。

如果赫舍里做了皇后,這將是家族的無上榮耀啊,以后就算他在朝堂上無心惹怒了皇上,皇上看在赫舍里的面子上,也不會太過為難她。有赫舍里做后盾,還怕以后家族不能繁榮昌盛,被奸佞之臣欺負嗎?

孝莊讓康熙娶赫舍里,是兩個家族互利互惠。不過孝莊的決定,卻狠狠誅了赫舍里的心。在許多人眼里,赫舍里皇后是因為難產而死,卻鮮少有人知道,她的悲劇是注定的,就算沒有難產這件事,她也注定活不了多久。

新婚之夜,赫舍里獨守空房。

孝莊太后去看望索尼時,赫舍里的父親特地讓赫舍里給孝莊倒茶。孝莊心如明鏡,自然知道索尼的意思。

孝莊心領神會,立刻對赫舍里夸贊道:赫舍里都長這麼大了,這可真是女大十八變啊!太皇太后今個沒準備什麼東西,沒什麼賞你的,不過我要送你個東西。

孝莊太后取下脖子上的珠子給赫舍里帶上,這串珠子是祖母送給她的,已經陪伴她四十年了,從未離開過一天。不過她今天高興,就想把這件東西送給赫舍里,這就是緣分吧!眼下皇上龍性初成,正值青春茂盛的時候,該大婚了。

孝莊告訴索尼,她看上赫舍里了,她會真心疼愛赫舍里,不讓她做嬪妾,不讓她當妃子、直接封她為正宮皇后,到時候索額圖是國丈,索尼就是太國丈。索尼以為孝莊會讓赫舍里當妃子,沒想到竟然封她為皇后,索尼受寵若驚,激動地跪在地上,差點痛哭流涕。

康熙并沒有見過赫舍里,孝莊應下這門婚事后,康熙不耐煩地說:聽說赫舍里長著一張柿餅臉,丑死了。孫兒年紀還小,不想娶親。

孝莊問康熙,如果魚和熊掌不能兼得,康熙是要江山還是要美人?

康熙知道,江山比美人更重要。有了江山,還怕沒有美人嗎?鰲拜勢力越來越大,眼下他只有成婚,才有理由親政。他必須拉攏索尼的勢力對付鰲拜,等他真正君臨天下,婚姻大事自然全憑他一句話。

康熙在婚姻上妥協了,新婚當日,赫舍里掀開蓋頭,笑著問康熙:皇上,你看我是柿餅臉嗎?

赫舍里妝容精致,一身鳳冠霞帔雍容華貴,康熙奉承道:朕從未見過這麼美麗的女子。

赫舍里年紀不大,對那些規矩也不甚在意。房間里只有她和康熙兩個人,她干脆卸下防備,和康熙吐槽起了結婚的繁瑣禮儀,這一天下來,她都快累壞了。

赫舍里是真的累了,她伸手去解康熙的衣服,想服侍他就寢,誰知康熙一把攔住她,借口要處理公務,離開了婚房。

康熙沒有去處理公務,他直接去了蘇麻的屋子。蘇麻不明白,康熙大婚之日,怎麼會來她的房間?康熙笑著解釋:朕想你了,想看看你。蘇麻姐姐,朕結婚了,你什麼時候結婚?你有沒有想過當個皇后什麼的?

康熙這番話,問得很直接。他在詢問蘇麻的心意,也在告訴蘇麻,就算赫舍里的容貌萬里挑一,他依然不喜歡她。他心里只有蘇麻,只要蘇麻愿意,他可以在時機成熟時休了赫舍里的皇后,扶蘇麻上位。

蘇麻自幼陪在康熙身邊,自然知道他話中的意思。她立刻拒絕了康熙的表白,并表示她不想當皇后,也不想當誥命夫人。 皇上只有一個,嬪妃卻有一群,她不想和那些人爭寵,更不想有一天圣眷衰落,獨守空房,抑郁而終。再說了,宮里的人藏龍臥虎,一不小心連命都沒了,她只想安心做個丫頭。

康熙心里十分失落,他深愛的女子不喜歡他,這種感受太令人難過了。不過康熙不知道,赫舍里的心情并不比他好多少。她嫁入皇宮,就意味著一輩子失去了自由身,成為皇家的人。新婚第一天,康熙就扔下他去會見蘇麻,她還這麼年輕,以后的日子該怎麼辦啊?

但赫舍里不是皇上,她不能表露她的不滿和難過,因為她將來要母儀天下,蘇麻是第一個搶走皇上寵愛的人,但絕不會是最后一個人。如果現在就因為這事和皇上生氣,只會有失皇后的體統,落人口舌。

為了得到康熙的心,赫舍里絞盡腦汁。

赫舍里知道,康熙娶她,主要是看中了爺爺索尼的勢力,并不是因為喜歡她。赫舍里回家省親時,索尼跪在地上向赫舍里請安。他告訴赫舍里,她是皇后,禮數不能亂。

赫舍里是索尼最疼愛的孫女,當初他生病,就是赫舍里親自照顧。所以這次赫舍里回來,索尼關切地問她,在宮里過得如何?和皇上的感情好嗎?

赫舍里知道索尼是真的關心她,便放下之前的偽裝,面帶愁容地說:皇上到現在還沒碰過我呢,我進宮后覺得像坐牢一樣。

赫舍里這麼說,除了向爺爺訴苦,也是想讓爺爺幫她想想辦法。她和康熙是新婚燕爾,可婚后康熙遲遲不肯和她同房,這在后宮其他妃嬪眼里,豈不是天大的笑話,以后她還怎麼執掌六宮啊?

索尼感嘆道,到了他這一代,家里出了一位皇后,也算巔峰了。在常人眼里,這個家富貴至極,但水滿則溢月滿則虧,人越到無限尊貴時,越是險象環生的時候。赫舍里雖然貴為皇后,但她依舊是皇家的奴才,這個家能走到這一步,應該學會知足。不過后宮之寵是門大學問,光會用情還不夠,她相信赫舍里有能力博得皇上的寵愛。

赫舍里恍然大悟,她一直以為,只要她心里裝著皇上,就足夠了。但康熙并不知道她對他的情義,甚至覺得赫舍里嫁給他,只是為了家族榮耀。她必須要讓康熙知道,她心里有他,并且完全屬于他。

這天晚上,赫舍里故意拿著一本書暗自落淚。詩句上寫著「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康熙知道這是南唐李后主的名句,便說李后主是一名大才子,卻不是一名好皇上。

康熙說這句話時,語氣頗為得意。他認為,他和南唐李后主相比,不僅是才子,更是明君。赫舍里趁機接茬道:可臣妾嫁人,是想要一名夫君啊!皇上娶我是為了親政,可臣妾嫁給皇上,是想做皇上的女人。皇上看我的眼神,從來不像看蘇麻喇姑那樣親切。皇上和我說話,就像對待大臣一樣。難道索尼的孫女,就這麼惹人討厭嗎?

康熙解釋,他心里是喜歡她的,但一想到赫舍里背后是索尼,他總覺得和赫舍里的婚姻不單純,就像被索尼逼著愛她一樣,心里膈應,對待赫舍里自然就不親近了。

赫舍里哭著說:可我是無辜的呀,皇上,這麼大的宮里舉目無親,我害怕呀,求皇上把我休了吧!一個女人嫁給皇上又不能伺候皇上,還不如當一名普通的民女。臣妾知道,你也是無辜的,皇帝和皇后是天下至尊的一對,也是最苦的一對,臣妾只想做皇上的伴。

赫舍里這番話,說得十分得體又妙哉。她既表達了對皇上的愛慕,又從皇上的角度理解了他不愿和她親近的苦衷,給他臺階下。但只有理解還不夠,她必須要讓皇上知道,她不僅是皇后,更是皇上的伴。只要皇上心里不痛快、或者哪里不舒服,只要告訴她,她一定會幫皇上解憂。

赫舍里用夫妻之情打動了康熙,也用寬容和大度讓康熙傾佩,讓康熙覺得找到了知己。有情感做鋪墊,還怕康熙不寵幸她嗎?

康熙和赫舍里成為真正的夫妻后,感情突飛猛進。康熙表示,將來要讓赫舍里為他生七八個皇子,將來選其中一個為太子。

赫舍里喜不自勝,她得到了皇上的寵愛,兒子將來又能成為太子,她百年之后,足以風光地向列祖列宗交差。可惜赫舍里做夢都沒想到,她年紀輕輕就殞命了。

赫舍里皇后難產去世

索尼在世時,康熙看在索尼的顏面上,必須善待赫舍里。索尼去世沒多久,康熙除了鰲拜,不再需要依賴索尼的勢力,再加上赫舍里的父親索額圖在朝廷搞黨爭,觸犯了康熙的逆鱗,康熙不好對索額圖發火,只能把氣撒在赫舍里身上,故意冷落她。

后宮爭寵本是常態,赫舍里懷孕后無法侍寢,又被皇上冷落,后宮里美女如云,康熙對她自然一日不如一日。

不過讓赫舍里懊惱的是,皇上寧愿去明月樓那種腌臜地方,也不肯和她說說話。康熙在明月樓遇到了頭牌姑娘紫云。紫云色藝雙絕,別有風韻。

宮里的妃子都被各種規矩束縛著,只有在明月樓這種地方,才能見到風情萬種的女子。紫云相貌秀麗又擅長歌舞,康熙正值壯年,怎麼會不心動呢?

康熙送給紫云一塊玉,還買下一塊地方,專門留給紫云住,讓她不用再賣藝,也能過上衣食無憂的日子。

康熙這件事雖然做得隱秘,但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赫舍里很快就知道了這件事。紫云出身低賤,和她這種出身名門,琴棋書畫的大家閨秀相比,就是不入流。可一位不入流的女子,卻奪走了皇上的寵愛,讓她這個母儀天下的皇后該如何自處?這不就是在宣告眾人,她赫舍里不如紫云嗎?

赫舍里心氣高,自然受不得這種恥辱。只是康熙是皇上,她除了生悶氣,別無他法。懷孕期間,本就不易動怒,赫舍里情緒起伏不定,再加上憂思纏身,思慮過重,注定了不好生養。

赫舍里難產那天晚上,身邊只有孝莊陪著。太醫見情況不妙,只能請示孝莊,到底是保大人還是保孩子?

孝莊淡定地說:用心伺候就行了,該怎麼著就怎麼著吧!萬不得已的時候,保住皇上的大業非常重要,明白嗎?

孝莊的意思是,能保住大人和孩子,最好不過,實在不行,還是以保住皇子為先。畢竟皇子是朝廷穩固的根基,皇后去世,還可以再封皇后,皇子是皇家的血脈,多一個皇子,朝廷就多一份穩固。

太醫領命退旨后,孝莊便讓丫鬟去請皇上前來見赫舍里最后一面,免得留下遺憾。

赫舍里生產,皇上作為她的丈夫,難道不該陪伴左右嗎?可皇上卻借口身體不適,在殿里休息。要不是孝莊派人去請皇上,赫舍里到死都不能見到皇上最后一面。

康熙趕來后,問起赫舍里的情況。孝莊憤怒地指責康熙:赫舍里難產,這都是你造成的。你一直冷待她,還出宮漁色,別說是個娘娘,就是一個民婦,她能受得了嗎?

孝莊指責康熙的話,針針見血。其實赫舍里難產去世,在她的預料之中,她雖然是太后,可也是一名女人,她知道赫舍里被康熙冷落的滋味和苦楚。

作為太后,她本可以在赫舍里情緒不穩時,就勸康熙多關心赫舍里,可她沒這麼做,直到赫舍里真的不行了,她才說出這些話。因為她知道,赫舍里必須死。

赫舍里貴為皇后,她背后的家族一定會仗著她的身份在外面為非作歹,只有赫舍里去世,家族失去依仗,才能夾緊尾巴做人。

此時,索額圖正被皇上指責。眼下赫舍里要是去世,他未來堪憂啊,于是他顧不得關心女兒的安危,只想趁著她還有最后一口氣,問她是否有遺言要交代?

赫舍里身子虛弱,已經說出不話來,這時,周培公告訴康熙,當前外有三藩叛亂,內有逆賊作亂,正是非常之時,當下皇上有兩位皇子,應該選擇其中一個立為太子,穩定民心,告訴百姓大清的氣運長著呢!

康熙愧對赫舍里,也知道周培公的意思,便立赫舍里所生的兒子胤礽為太子。赫舍里聽完這句宣旨,咽下了最后一口氣。有了太子,索額圖的位置保住了,家族的榮譽保住了,赫舍里也放心了。

看到赫舍里難產去世的悲劇,我突然明白蘇麻寧死不嫁康熙有多明智。一入宮門深似海,最是無情帝王家。就算后宮的女子安分守己,真心待皇上,一旦牽扯到朝廷的利益,她們必然會成為無辜的犧牲品。

康熙冷落赫舍里,就是發現索額圖搞黨爭,想謀權篡位。她立太子,既寬慰了赫舍里,又拉攏了索額圖的心,兩全其美。畢竟赫舍里去世后,太子是否登基,就是后話了。

在那個年代,赫舍里背后有龐大的家族,從她出生起,就注定要為家族榮譽而戰,就算她貴為皇后,也不過是皇上傳宗接代的工具,是皇權的犧牲品。

皇上考慮的是江山社稷,獨寵一人,后患無窮。就算康熙愿意集萬千寵愛于一人,也會遭到大臣的反對,和其他人背地里的暗算。所以赫舍里被冷落,甚至難產去世,是必然的。

在古代,男人就是女人的天。康熙可以三宮六院,嬪妃無數,喜歡誰不喜歡誰全憑心意,但赫舍里不行,她沒有選擇,沒有退路。從她當上皇后那一刻起,除了死,她必須咽下所有委屈,撐起皇后的尊嚴。

赫舍里是名門閨秀,善良通透、知書達理,像她這樣優秀的女子,本應和心愛之人白頭偕老,可惜正值芳華就進入皇宮,被迫卷入權利的爭斗。 不知道赫舍里當了皇后,在芳華正茂的年紀,用生命換來家族一生的榮耀,是幸運還是不幸?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