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噙霜力壓王若弗多年,為什麼從來沒有動過害死大娘子的念頭?

今天這篇文章回到《知否》系列。

因為我又想起《知否》里的林噙霜了。

沒有辦法,職場和生活中總能遭遇一些綠茶。

這讓我想到一個有些腹黑的問題,為什麼林噙霜在盛纮面前力壓王大娘子那麼多年,卻從來沒有動手害過王大娘子?

王大娘子這個正室夫人很長一段時間,被林噙霜搞得節節敗退。盛墨蘭很不屑地說過,要是王大娘子有幾分康姨媽的手腕,她和她小娘早就沒有命了。

在林噙霜和王大娘子兩個人的內斗之中,林噙霜似乎是更占據主動權和優勢的一方,因為這場斗爭的核心人物盛纮,內心的天平一直偏向林噙霜這邊。

對于尊奉母命娶回來的原配王大娘子,盛纮一邊給她正室夫人的面子,一邊又防范著王大娘子欺壓妾侍。

這才給了林噙霜力壓王若弗的空間。林噙霜在盛家后宅的氣勢,一度到了可以和王大娘子分庭抗禮的地步。

林噙霜也有寵妾的自覺。她縱橫謀劃這麼久,始終不敢對王若弗下死手。

是她不想嗎?

實際上,是她不敢。

盛家前輩似乎有「寵妾滅妻」的傳統。

盛纮的親生父親,當年的探花郎,娶了侯府千金徐氏為正妻。但成親之后,探花郎不改風流本性,和原配盛老太太鬧翻,結果嫡子夭折,自己也早早離世。

盛纮的大伯也是寵愛妾侍,不顧正妻和子女死活。親生女兒生病,只需要抓藥就能治好,卻死活不給錢,生生給耽誤了。之后又敗光家財,一度成為左鄰右舍教育子女的反面教材。

妻妾之爭鬧到人財兩空的悲慘境地,令盛纮時刻保持警惕和防范之心。

對于林噙霜和王大娘子之間的矛盾,盛纮的基本態度是保證林噙霜的吃穿用度,但必須穩固王大娘子的正室地位。

盛纮是庶出,了解庶出子女的困境,所以他不信任脾氣暴躁的王大娘子會善待庶出子女,時刻敲打王氏。這一點,王氏心知肚明,不會刻意去犯盛纮的忌諱,就連如蘭私底下叫囂嫡庶之分時,也會被王氏斥責。

對于林噙霜這邊,他時不時會要求林噙霜遵守妾侍的規矩,尊重王氏,起碼表面上要去做足了禮數。

對此林噙霜也很自覺。

她時不時挑一下王氏的火,再去盛纮面前煽風點火,離間一下兩個人的關系,但她從來沒有在盛纮面前說過渴望做正妻的話。

林噙霜玩弄盛纮的心理很有一套。她知道盛纮內心的底線在哪里,從來沒有觸碰到這個地方。唯一一次當林噙霜稍微流露出想要謀奪大娘子嫁妝的意圖時,立馬就被盛纮嚴詞拒絕。

這是盛纮在妻妾之間設立的一條底線,妻妾之位不可變。

盛老太太的態度,也是堅決維護妻妾秩序的。

自從林噙霜背叛養育之恩,從養女變成庶子盛纮的妾侍,盛老太太對她就厭惡至極。

盛老太太再怎麼厭惡林噙霜,也會克制自己要弄死她的沖動。她再怎麼心灰意冷,也顧及和盛纮那脆弱的母子情,不想鬧到決裂的地步。

這大概是她當年脾氣決絕,和老公鬧得人亡情逝之后,醒悟過來的生活智慧吧。

凡事留點余地。

盛老太太后來對付林噙霜的方法很簡單,就是容忍她囂張,也就給了她犯大錯的機會。

如果林噙霜沒有鬧到要讓盛家傷筋動骨的地步,盛老太太就不會動她。

畢竟要維護她和盛纮的塑料母子情,她不得不如此做。

在感情上越強勢,只會越做越錯,輸得更加慘烈。

盛老太太是明白這一點的。

林噙霜屢屢和王大娘子斗法,盛老太太都冷眼旁觀,不在明面上做出任何偏袒,私底下卻不停告誡盛纮,不能過分苛待正妻。

可惜,盛老太太的好意,神經大條的王若弗從來沒有覺察到。

王若弗在婚姻這件事情上,是很幸運的。

她一生橫沖直撞,沒有什麼謀劃能力和心機,但是碰上的婆婆,偏偏是品性高潔、人品過硬的盛老太太。

即使是她老公盛纮,一度有寵妾滅妻的傾向,但在大事和底線上,也不是糊涂人。

在妻妾之爭這件事情上,盛老太太和盛纮的態度出奇一致,平日里寵妾林噙霜要錢要人甚至要管家權都可以,但位置不能變。

這種維護之心,一是吸取過去的教訓,不讓家庭再發生變故;二是王大娘子本身就是一個自帶光環的金媳婦。

她娘家太給力了。

如果盛家做得太過分,面對盛纮這個小官,關系和影響力還在的王家,雖然可能不會捏死盛纮,但是分分鐘就可以搞砸盛纮的前途!

這其中的利害關系,盛纮是明白的。

對于林噙霜的崛起,王家也沒有袖手旁觀。

王家先是送來給力的助手劉昆家的,做王大娘子的左膀右臂,點醒、輔佐、幫助,力圖抵消王大娘子性格中的蠢笨和沖動。

后來又送來美女當小妾,把盛纮從林噙霜那里拉過來,盛明蘭的母親衛小娘就是在這樣的情形來到盛家。

不得不佩服,林噙霜的戰斗力真是不錯。在盛老太太、王大娘子娘家以及盛纮本人的多重限制下,還活成一個比當家主母還風光的寵妾,這業績算是不錯。

海氏曾經感嘆,林噙霜能讓婆母吃癟二十年,是有本事的。

問題是林噙霜這種本事沒有完全用在正途上。

她始終沒有把盛家當做自己的利益共同體,或者利益大本營。她連分蛋糕的心思都沒有,只想著盛家有多少好處,我躺在上面享受就行。

至于會不會把這個底盤砸爛,她根本不care。比如墨蘭如果名聲壞掉了,盛家所有女眷都有危險,她關心嗎?

她反而覺得很開心。

如果盛家真的出事,林噙霜真的會拿著自己搞到手的錢,心安理得甚至幸災樂禍的笑看盛家人落難。

相信林噙霜,她做得到。

盛老太太也相信這一點。

她表面上容忍林噙霜囂張多年,不過是顧忌和盛纮的關系,不能因為大事上爭執不休,陷入不可挽救的地方。

這種狀態,這就好比一張白紙,揉皺了扔到垃圾桶里,再撈回來,無論如何努力抹平,都無法潔白平整如初了。

在多方合力下,林噙霜可以當一個囂張的寵妾,但無法成為一個可以謀害正室的惡人。

這樣算下來,王大娘子與她同時代同圈層的人相比,她算是比較幸運的一位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