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次聽聞姐妹死訊,唯這一次甄嬛表現最特別——她的一生,比安陵容還「不值得」!

《甄嬛傳》這部劇給我印象最深的,不是甄嬛帶著團隊搏殺的場景,不是各種「破局」的場景,也不是她和「四郎」或「果郡王」柔情繾綣的場景。

而是大結局處,甄嬛一個人躺在軟塌上,回憶這一生走過的那些路、遇到的那些人……

那種繁華猶在,美好落盡的悲涼感,像水一樣,透過屏幕慢慢涌來,讓人窒息。

也是看了這個場景之后,我心生感慨:

甄嬛的一生,盡管在別人眼中是不斷得到、不斷攀爬向上的一生,在她自己看來,或許也是不斷失去的一生。

從入宮到劇終,她先后失去了五位好姐妹,分別是:淳兒、流朱、眉莊、安陵容和浣碧。

她們中有人與甄嬛自幼一起長大,有人和她有實打實的血緣關系,也有人在入宮前后相識,卻曾經親密無間。

但這些人,終究只能陪著她走過漫漫生命長途的一小段而已。

甄嬛五次送走「好姐妹」,五次聽聞死訊悲痛欲絕,表現卻各不相同。

01

甄嬛第一次懷孕的時候,淳兒被華妃殺害。

當時,甄嬛還沒完全見識到后宮爭斗的殘忍,對于淳兒的猝然離世,在悲痛之外,更多的是驚駭。

她回憶:明明下午時分,我們還一起放風箏;剛剛,她還說要給我的孩子做姨娘,訂禮還在呢……

緊接著,甄嬛跑出去想要去見淳兒遺體,被下人攔住。

流朱去世時,甄嬛第二次懷孕。

當她從床榻中起身,像剛入宮時一樣問「流朱呢?」

得到的回答是:「流朱已經不在了……」

甄嬛悲痛到用受傷的手猛捶床榻,她回憶:「流朱自幼同我一起長大,如同自己的親妹妹……」

這之后不久,她生下朧月,自請去甘露寺。

流朱的去世,標志著甄嬛少女時代的終結。

而眉莊的去世,是我每看一次都會忍不住落淚的名場面。

當時,甄嬛從碎玉軒走出來,悲痛到站不穩,在槿汐的攙扶下,她踉蹌著向前,關于自己和眉莊昔日相處的場景如同潮水一般洶涌而至。

相比于淳兒和流朱,眉莊顯然在甄嬛心中所占分量更大,留給她的印象也最深。

而安陵容去世時,甄嬛表現得要平靜得多。

在安陵容生命的最后時刻,她與甄嬛對坐在延禧宮的宮殿內。

安陵容一面吃著苦杏仁,一面坦承自己這些年的感受和對甄嬛的歉疚。

甄嬛雖然表面上對安陵容冷漠相對,但心里也有對她境遇的同情和唏噓。

走出延禧宮的時候,她說了這樣一句話:「這樣的朝霞,恰如我們當年入宮當選那一日,可心境卻不復從前了。」

這一刻,甄嬛應該會想起入宮時安陵容嬌羞溫婉的模樣和自己純粹率真的個性吧?

她對和自己同一日入宮時的安陵容,還是有懷念的。

緊接著,小太監高喊:「鸝妃娘娘歿了。」

甄嬛眉頭緊蹙,仰頭閉眼,那滴淚,到底是沒流出來……

聞聽浣碧死訊的時候,甄嬛剛剛經歷了果郡王的死。

她的眼淚大顆大顆滾落,之后,狠命將手中佛珠扯斷,臉上全部都是殺氣!

但是,在這個過程中,甄嬛沒有關于浣碧的一丁點回憶,這是有別于前四次聽聞「姐妹」死訊時的一個特別的點。

由此我們可以看出:無論是淳兒還是流朱,抑或是眉莊,甚至是安陵容,她們都有值得甄嬛回憶之處,感情越深,回憶越多。

而浣碧這個人,在甄嬛心中的印象則是很模糊的。

她是甄嬛的妹妹,是果郡王的福晉,是皇上間接害死的累累白骨中的一具……

因為她具備這麼多與甄嬛相關的身份,甄嬛才悲痛,才對皇上生出無限的恨。

但浣碧自身,卻缺少打動甄嬛的力量。

02

從這個角度上來看,浣碧的一生的確比安陵容更「不值得」。

安陵容雖然出身小門小戶,但她有「嫡女」的身份。

就算她和母親在家中再不得勢,借由「嫡女」的身份,她能夠光明正大地去學習母親的刺繡手藝和父親的制香技巧。

她天生一副好嗓子,每天忙碌之余,也能在府中高歌一曲。

所以,不僅是甄嬛,就連觀眾想到安陵容,也很容易給她貼上個性化的名片,比如:「調香大師」、「投毒高手」、「刺繡專家」「妙音娘子2.0」……

「嫡女」身份賦予安陵容的另外一樣東西,是家族責任。

盡管很多人吐槽安陵容「小家子氣」,但不得不說,她這一生,做的很多決定、判斷,出發點都是為了父母,為了家族。

就這一點來說,甄嬛和她是相似的。

也是基于這一點,當甄嬛最后一次見安陵容之后,對槿汐說:「她也實在可憐。」

此處甄嬛對安陵容的同情,源于同為家中嫡女,對彼此「不能自主掌握人生」的深切理解。

相較而言,浣碧連個獨立的形象也沒有。

無論在皇上眼中、果郡王眼中還是華妃團隊曹琴默眼中,浣碧只是甄嬛的「影子」。

「罪臣之后」的命運使她必須終身生活在陰影中,即便有「奴婢」這個「偽身份」遮掩,為了安全起見,甄遠道也不敢像果郡王對彩蘋那樣培養她的特長。

甄遠道對浣碧的最大期許,就是讓她不要太出挑,最好淪為庸常。

也只有這樣泯于眾人,她才能不被發現和挖掘。

甄遠道這樣想、這樣做從家族利益上來講當然沒有錯,而導致的結果就是:浣碧不僅詩書不通,連才藝也沒有一點。

入宮之后,浣碧也想過承皇上的寵,與安陵容用歌聲吸引皇上不同,她能拿得出手的就是「眉眼和長姐相似」。

后來能夠嫁給果郡王,同樣是憑借這一點。

在為人處世的格局上,浣碧也要更小。

與甄嬛、眉莊甚至安陵容這種從小被以「主子」身份培養起來的閨秀不同,浣碧是以「奴婢」身份長大的。

在她成長的過程中,她不用學習如何管家、如何讀書明理、如何為家族爭得榮耀。

她所學習到的只是茶怎樣泡才好喝,被子怎樣疊才整齊,如何看臉色,以及——在做好自己分內的事兒的基礎上,如何討巧,才能讓主子夸一句「貼心」!

如果說甄嬛對安陵容的感情是在同情中摻雜著刻骨的恨,對浣碧,甄嬛則在輕視中融合著無奈。

她從來沒有把浣碧當成是與自己能夠一較高下的對手。

浣碧抱著「破釜沉舟」的決心與曹琴默聯手而布下的局,被甄嬛輕而易舉就攻破,并順帶堵住了浣碧的退路。

在姐妹間情分上,浣碧是不值得的。

她不值得甄嬛像對眉莊一樣掏心掏肺,甚至也不值得甄嬛像對付安陵容一樣,費盡心思去攻克她的心理防線,進而羞辱她。

甄嬛只需要在平日里時不時敲敲打打,浣碧就能被精準拿捏。

在愛情上,浣碧更不值得。

甄嬛從未放在眼里的孟靜嫻,浣碧示若猛虎。

連果郡王身邊的小丫頭彩蘋都比浣碧有才藝,致使她不得不大費周章把彩蘋送到宮里……

這種在不愛自己的人身邊噤若寒蟬的日子,想想就讓人窒息。

03

《甄嬛傳》播出之后,針對「浣碧和安陵容誰更令人討厭」這個問題,很多人把票投給了浣碧。

我想:可能是因為在現代社會,大家都接受了一定程度的教育的情況下,我們更容易保持體面,而不像浣碧那樣,將自私與粗鄙暴露得那麼明顯吧!

而安陵容的自卑和對自身命運的無力感,卻能戳中很多人的內心,讓我們從中看到自己的影子。

有些事,自己能做到,別人做不到,我們就會對那個「別人」生出鄙夷和厭惡。

有些事,自己做不到,別人也做不到,我們總會因為「同病相憐」而變得寬容,這就是人性。

劇中,甄嬛無法脫離人性的驅動,劇外,我們同樣如此。

若有人問我,是否理解浣碧?

我自覺能夠理解。

若那人再問我,是否討厭浣碧?

我也會如實回答一句「討厭」……

哎,這自相矛盾的人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