羋月傳:庸芮是羋月所有男人中唯一一個理智的人

‍‍羋月一生中有很多男人。

黃歇是她的初戀,是她青春的夢想,是好一生都深愛的男人,卻從未擁有過。

秦王贏駟是她敬仰的男人,是如兄如父的男人,更是她人生中的第一個男人。

義渠王是她不曾愛,但唯一利用過的男人,后來雖然產生了感情,但是為了她的秦國,狠心殺了他。

魏丑夫只是她的一個男寵,就像一個寵物,她高興了,摸摸他,玩玩他,不高興了,就一腳踢了他。

唯有庸芮,純粹地愛她,默默地愛她,遠遠看著她,無聲地守護著她,從來沒有想過要真正地得到過她,算是唯一一個清醒的人,正是他的清醒和理智,使他能夠長長久久地待在羋月身邊,有力氣時做她的臣子,年老了與她一起下棋對弈,看日出日落,一起慢慢變老,算是唯一一個求仁得仁的了。

庸芮第一次在上庸城見到羋月時,她正在藥店,因為楚國的度量衡與秦國的度量衡不一樣與抓藥管事爭執,他的出現,解決了羋月抓藥的難題。

他見識到了一個楚國小姑娘的聰慧和膽識,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她敢一個人出來抓藥店,不懂秦語,她用雅語唱著秦國人人都會的黃鳥詩來與秦人拉近距離,努力尋到指路人,找到藥店。

這樣一個智慧的女子,又漂亮懂禮,很難不讓人有好感,庸芮就是這樣一眼被羋月吸引,從此一生把她裝在心里,再也沒有喜歡過別的女子。

后來,庸芮隨張儀到義渠去贖羋月,在那里他又見識到了她的政治敏銳度,她一下子就看出了義渠人的短板,兩個詞」輕重術,鹽鐵法「點出了義渠人的死穴。

他知道她是聰明的,但是沒有想到她還有這麼敏銳的政治才能。

他每每想起她來,總是既甜蜜,又有一種惆悵感,他喜歡她,可她注定是別人的女人,他能做的只是默默地守護她。

庸芮是庸夫人的侄子,由于庸夫人與秦王和離,庸家遠離咸陽,遠離秦國的政治中心,定居上庸城,可是為了羋月,他再一次回到咸陽,主動進入朝堂,就是為了力所能及地守護她。

他從沒讓她知道他喜歡她,可是當她需要時,他總是能及時出現。

羋月為兒子爭儲失敗,灰心失望,決定離開秦國,當秦王不同意時,是庸芮穿針引線讓庸夫人從中調和,讓秦王放羋月離開。

贏蕩死后,羋月從燕國回來爭王位,庸芮一力挺她,鞍前馬后為她效力。在羋月母子長期遠離秦國,驟然回來爭王位的情況下,庸芮站在羋月一方,等于豁出了性命,并且不求任何回報幫她,這種感情讓人感動,讓人動容,能做到這一點,不是一般的愛,就連愛羋月至深的黃歇和義渠王都做不到。

羋月成為太后,庸芮作為臣子盡心盡力辦事,從來沒有表現出一絲一毫的非分之想,因為他知道他們兩個不是一類人,她有她的追求,她的職責,而他也有自己的追求和職責。

羋月作為秦國的實際掌權者,她要強大秦國,開疆拓土,而他只能作為臣子,為她的夢想添磚加瓦,為她的追求努力,這是他能為她做的事情。

直到她殺了義渠王那天,他看到坐在血泊中的羋月,痛苦、失神,無助,她不再是那個叱咤風云的太后,而是像童話故事中賣火柴的小女孩,全身冰冷卻毫無察覺,眼神無焦點,空洞地望著不知何處,她脆弱得像一片焦黃的葉子,急需溫暖來喚回她的知覺。

庸芮在那一刻,對羋月的感情如洪水決堤,洶涌而至,再也無法抑制,在這一刻,羋月在他眼中不是高高在上的太后,不是鐵腕女君主,而是一個令他疼惜的小女人。

他不再有任何顧忌,一把抱起羋月,用自己寬闊而溫暖的胸膛去溫暖她,那一夜他緊緊地抱著她,直到她的身子不再冰冷,直到她安靜地睡去,直到她發出均勻的呼吸聲。

第二天早晨,庸芮悄悄起身,離開了沉睡的羋月。

又一個冰冷的夜晚,羋月想起了那一晚,那個溫暖的懷抱,于是宣了庸芮,在酒精的作用下兩人纏綿了一晚,可是令她沒有想到的是,第二天,庸芮退卻了,他不愿成為她的男人,只想成為她的臣子。

庸芮是清醒的,是理智的,他知道他不能就這樣成為她的男人,如果是這樣,他將永遠失去自己,也不再擁有羋月。

羋月是一個強大的女人,更是一個強勢的女人,是一個主宰一切的女人,她需要的是一個能與她平起平坐,與她實力相當的男人,或者說需要一個霸氣的男人,而不是庸芮這樣的男人。

如果庸芮真的就這樣跟了她,那麼他在她眼中就是一個男寵,任何一個有尊嚴的男人都不會允許自己成為一個男寵,特別是成為自己喜歡的女人的男寵,被她看不起。

在當時的男權社會里,男強女弱才是人們眼中正常的結合,何況對于羋月這樣的女人來說,軟弱的男人,她們會看不起,而強大的男人,亦無法共存,就像她與義渠王,就像她與黃歇,她不愿意成為他們的附庸,同樣他們也不會愿意成為她的附庸,結果就是要麼兩敗俱傷,要麼就是相愛也不能在一起。

庸芮就是太明白這一點了,也太在乎羋月了,他想永遠在她身邊,默默地看著她,那麼他就不能成為她的男人,只能成為她的臣子,這樣他們之間才是最安全的距離。

從此,庸芮經常在章華台與羋月對弈,一起討論國事,一起努力把秦國變得更強。

愛,不一定要擁有,有時默默地守護反而是一種更長久的愛。

庸芮的清醒和理智,讓他維護了自己男人的尊嚴,又能夠近距離地看著他愛的女人,和她并肩作戰,幫助她,守護她,所以他才是羋月所有男人中,唯一一個求仁得仁的男人。

說明:本文寫的是《羋月傳》小說原著,可能會與電視劇稍有不同,圖片來源電視劇劇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