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不是只有墨蘭無人問津,如蘭這些年也只遇到了文炎敬

盛家三位姑娘剛及笄的時候,內宅還能勉強維持一些和平,可當齊衡去到盛家借讀之后,姊妹們就明里暗里出現了一些攀比,尤其是在齊衡對明蘭表現出與眾不同之后,墨蘭吃醋的表現尤為明顯,從那之后處處擠兌明蘭,沒過多久吳大娘子又看中了明蘭,墨蘭的嫉妒之心就更不遮掩了。

幾乎在同一時間,明蘭從衛姨母口中得知生母死因存疑,便也開始故意做一些與吳大娘子親近的舉動,激怒墨蘭犯下不可饒恕的錯誤,最終走向與娘家決裂的道路。而在這個過程當中,明蘭就是借助了墨蘭在盛家無人問津的前提,才能把林棲閣母女倆逼急了,但凡墨蘭能多幾個選擇,都不會狗急跳墻。

可是若要說到無人問津,盛家并非只有墨蘭一個,一家女多家求的場面只發生在明蘭的身上,如蘭這些年也只遇到了一個文炎敬,連那個向她提親的顧廷燁都是奔著明蘭去的,如蘭就不見得像墨蘭那般著急,她甚至沒有王大娘子那麼上心,在沒有遇見文炎敬的日子里,也十分淡然,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其實在原著里,如蘭也是喜歡過齊衡的,但是被王氏罵了一頓之后,就不再心存妄想了,尤其是在見識到平寧郡主的嚴厲之后,更是覺得上層社會的兒媳婦不好當,一個不小心就和華蘭大姐姐一樣了,要是能夠嫁給門當戶對的人家甚至是下嫁就好了,那樣一旦受了委屈,盛家就能立刻上門給她撐腰。

這個想法定下之后,如蘭對王氏為她選擇的舅舅家表哥也不滿意了,因為在她眼中舅母也是個苛刻的長輩,她才不想嫁到外祖家受那份罪呢!于是如蘭就不著急了,她巴不得拖上兩年,等王氏發現閨女不好嫁的時候,自然會把擇婿范圍放大要求放松,屆時嫁個門戶低一些的人家就簡單多了。

直到遇見文炎敬喜歡上文炎敬與文炎敬互許終生的時候,如蘭更加滿意自己多年來沒有人看上的境遇,顧廷燁去盛家提親的時候她可沒少痛罵這個混球。由此可見,如蘭就是一個知足常樂的姑娘,之前與墨蘭相斗,也是覺得庶女不該奪走嫡女應有的排面和物質,只要她得了應得的東西,也就不會鬧騰,更不會搞什麼備胎。

而墨蘭就典型是個傾慕之人不嫌多的主兒,當初喜歡齊衡的時候,也沒忘記勾搭對自己有好感的梁晗,原著里的她還搶著要給齊衡做偏房的,實在是平寧郡主看不上她,墨蘭這才斷了念想找上梁晗,所以別說同為庶女的明蘭她比不上,就是大家眼中刁蠻任性的如蘭她也比不上,就這還想左右逢源,墨蘭真是被林噙霜捧得太有自信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