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墨蘭體面長楓出息,林噙霜雖然沒死卻沾不到半點光

二十年前林噙霜委身盛紘做妾極盡討好,是為了過上輕松富貴的美好生活,二十年后林噙霜自毀前程親手毀了自己在盛紘心目中的形象,同樣也是為了過上風光體面的老年生活,林噙霜以為只要女兒高嫁當上梁家六太太,自己就能壓過葳蕤軒一頭,將來女婿再幫兒子一把,她便能跟隨長楓出府單過,在地位上與王若弗不相上下。

可林噙霜也不想想,墨蘭和長楓本就是盛家子嗣,盛家哪兒能不盼著他倆好,且作為盛家子女,就算墨蘭和長楓都有了大出息,首先回饋的也應該是盛家,哪兒有越過主君太太,去孝敬一個妾室的道理?便是王家有了好東西想送給王氏及其子女,還得過過盛紘的目呢,墨蘭和長楓將來得了什麼好東西,林噙霜也得等到王氏挑剩下才行。

偏盛紘把林噙霜給寵壞了,林噙霜做妾時搶主母的東西,如今也理所當然地以為墨蘭和長楓的孝敬能屬于她一個人,便拼了命地把墨蘭往高門里頭送,結果墨蘭如她所愿成為了體面的富家太太,長楓也不負眾望考取功名高娶名門嫡女,可這一切都與林噙霜無關了,原著里她雖然沒死,卻至死都沾不到兒女半點光。

墨蘭與梁晗之事東窗事發后,王氏死活不肯出力去提親,揚言要養著如蘭一輩子,盛紘無奈之下只好做最壞的打算,準備把林噙霜母女毒死以正家風,是盛老太太站出來促成了盛家和梁家的聯姻,并做主留林噙霜一條性命,只是這看似仁慈的放過,對林噙霜來說才是懲罰的開始,一點點消磨了她在兒女心目中的形象和地位。

起初墨蘭和長楓各自忙著自己的生活,根本想不起來城外莊子上還有個生母,是墨蘭發現自己被娘家排除在外,才想著要林噙霜回盛家支援自己,誰知一去平嶺莊見到的卻是一個滿口污言穢語又體型龐大的農婦,完全看不出林噙霜當年風韻猶存的樣子,這下連墨蘭都不敢直接為生母求情,只敢去要求長楓救母。

可長楓當時已經娶妻生子走上仕途,生活好不容易走上正軌的他也十分為難,為此柳氏只好出面勸林噙霜再忍耐一二,等到將來長楓分府出去單過時自會接她出去頤養天年,誰知林噙霜竟對著高門兒媳破口大罵,說長楓既是她的兒子,就是為自己死了都是應該,不能因為害怕責罰而對母親的請求視而不見。

話說到這個份兒上,墨蘭和長楓都巴不得林噙霜當年被盛家處死算了,這樣還能在盛紘心中留下美好的回憶,也能在兒女回憶里留住慈母的形象,如今這副見人就咬的樣子實在是令人嫌惡,誰會想要跟這樣的生母生活在一起?別說林噙霜想沾光了,一想到自己的生母變得如此低俗,墨蘭和長楓都會羞于啟齒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