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盛紘無法真心拿老太太當母親,是因為他需要的時候已經過了

明蘭三姐妹被孔嬤嬤罰打手板抄香約的時候,從來沒有關心過明蘭的盛紘突然良心發現找到了明蘭一陣關切,可話還沒說兩句,就被趕來求救的長楓給拉走了,一聽王大娘子要把林小娘按在地上打,盛紘連再見都來不及跟明蘭說,轉身就離開了,小桃見狀忍不住抱怨了一句,明蘭卻不在意地說: 「不妨事,我需要的時候已經過了。」

很多人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都忍不住心疼明蘭責怪盛紘的無情,后來盛老太太中毒昏迷命懸一線,明蘭豁出一切要為祖母討個公道,盛紘卻當起和事佬絲毫不在乎對他恩重如山的嫡母的死活,他的薄情就更被人唾棄了,可最近重刷《知否》,再看到明蘭說這句話時,卻突然想到,盛紘無法發自內心認老太太當母親,會不會也是因為他需要的時候已經過了?

是,盛紘能有今天的成就離不開盛老太太的栽培,嫡母對他的養育之恩不可否認,但那是在盛紘幼年遭受無數毒打以及失去生母之后的事情了,而在那之前,盛老太太作為當家主母,本就有撫育庶子的責任,雖然那時盛老太爺寵妾滅妻,盛老太太自身難保失去了嫡子,可盛紘七歲之前忍饑挨餓,身上沒有一寸好皮也是事實。

或許大家會認為盛老太太不顧別人的孩子沒有問題,也會覺得對比其他嫡母來說盛老太太已經做得很好了,但是從盛紘的角度來看,他和他小娘安分守己,盛老太太卻未能盡到嫡母和主母的職責,那就是失職,但由于后期受到了盛老太太的照拂,盛紘也就老老實實地供養嫡母,可感情方面他是真做不到打心眼兒里將嫡母當成親娘。

盛老太太決定將盛紘記在自己名下的時候,盛老太爺和那囂張小妾以及盛紘的生母都已經故去,盛紘雖成孤兒卻不用再挨打了,反倒是不想改嫁想留在盛家的老太太,就只能收養盛紘當依靠,畢竟在那個男尊女卑的時代,家里要沒個男丁容易招惹是非,盛紘給盛老太太當兒子可以享受嫡子名分待遇,盛老太太有個兒子也能堵住流言蜚語。

因此在盛紘看來,說不定還覺得自己和嫡母之間是互惠互利相互利用的關系,他靠著盛老太太的人脈和眼界出人頭地,盛老太太則靠著他的成就老有所依,好像交易一樣誰也不欠誰的,就是利益捆綁體,如果不是盛紘尊崇儒家孝道,只怕壓根兒都不會把盛老太太放在眼里,只當她是嫡母養著罷了。

從很多細節中也能看得出來盛紘對盛老太太這個嫡母的孝順只是表面功夫,每次盛老太太生氣發火指責盛紘做得不對,盛紘都是一副承認錯誤但堅決不改的態度,哪怕盛老太太氣得摔碗罵人,他也是嘴上說著兒子惶恐,但決定的事情并不會因為嫡母發火而改變,盛老太太也早看出養子的套路,每次想做什麼都會像個軍師一樣先分析利害關系。

說到這里啊,真是忍不住吐槽,不知道盛老太太當年咋想的,下嫁卻管不好家照顧不到庶子,守寡以后明明有更好的姻緣卻死活不肯改嫁,失去了唯一的兒子還幫寵妾滅妻的丈夫撫養半大的庶子,這怎麼可能養得熟嘛!大半輩子都搭進去了,也換不來盛紘半點母子之情,就算養出明蘭和長柏兩個孝順孫兒,此生卻沒有自己的血脈,圖啥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