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原著蘇綠筠「兩次失寵」,細想,她掉進了同一個坑

易理人生 2021/08/25 檢舉 我要評論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如懿傳》中,後宮生存,即使沒有皇上的恩寵,母憑子貴,依仗孩子,依然能過得很好。可是,有個妃嬪,兒女成群,卻落個悲涼下場,她就是乾隆純惠皇貴妃蘇綠筠。

蘇綠筠漢軍旗出身,姿色平平,琴棋書畫一竅不通,沒有顯赫家世,娘家人也沒有人在前朝得力。

後宮美女如雲,姿色比她綽約、家世比她顯赫、身懷一技之長的女人數不勝數。

相比之下,蘇綠筠簡直是個可有可無的小透明,毫無存在感可言。皇上給她的恩寵不多,但善生養生,皇三子永璋、皇六子永瑢、皇四女璟妍之母,大阿哥永璜之養母。

膝下如此多子女,應享盡一輩子的榮華富貴,但,卻因為不善於籌謀,不懂得揣摩皇帝的心思,多次被金玉妍挑唆、利用和陷害,最終被皇帝厭棄,含恨而終。

鐘粹宮的兩位女子,一個純貴妃,一個婉嬪。

純貴妃,雖無寵,卻有子有女,可惜,最後她慘死,而她的長子也隨她而去,留下的一個兒子被出嗣,女兒也成了無所依仗的人。

婉嬪,無子無女無寵,一生只出一次手,卻扳倒了魏嬿婉,為自己博了另一番天地。

她們都是癡心蠢笨的女子,為什麼命運卻如此不同?

純貴妃死後,皇帝沒有一絲悲傷,只想著怎麼討寒香見歡心,連寒香見都覺得齒寒,直言:

面對寒香見的指責,皇帝沒有一絲悲傷,而只是憤怒,憤怒寒香見說出了實話。

他覺得純貴妃母子是罪有應得,他不追究他們的罪責,許了他們死後哀榮,已經是自己的仁慈了。

純貴妃,自潛邸就跟了他,為他生兒育女,對他一片癡心,就因為一朵無憑據的珠花,就被他懷疑至死。更可怕的是,這裡面還有永璋的一條命。

僅僅因為自己的親子說了自己的寵妃幾句,就被狠狠罵了,即使到永璋死,他都沒有看一眼,甚至沒有絲毫痛心。

陪伴自己多年的嬪妃死了,自己的親生兒子死了,而他這個皇帝,只在意自己能不能征服自己的寵妃。

這是何等的涼薄。

可惜,蘇綠筠到死,都沒有參透這一點。

她以為她的死能換來皇帝對永璋的原諒,其實,他們都死了,皇帝依舊不會原諒他們。

蘇綠‍筠的第一次失寵。

蘇綠筠這一生,有過兩次失寵。

其實她平時也不屬於得寵的嬪妃,但是因為她生養了不少的皇子皇女,於是,她的位分一直是很高的。

如懿第一次失寵之後,皇帝把永璜給了蘇綠筠撫養。

皇帝為什麼把永璜給了她,而不是得寵的高晞月和孝賢皇后呢?

不是因為信任她,而是因為她安分。

皇帝要的是蘇綠筠一直是一個安安分分的妃子。即使她有了更多的兒女,也不會生出什麼不安分的心。

可蘇綠筠不懂,她以為是皇帝看重她,她以為她為皇帝生兒育女,在皇帝的心裡是有一定的位置的。

於是,在嘉貴妃的挑唆下,她起了不安分的心。她想要當皇后,她覺得憑藉著她的這些兒女,她有很大的希望。

可皇帝從未想過讓蘇綠筠當皇后,即使她生養了最多的兒女,但是在他的眼裡,她是不堪皇后之位的。

在海蘭的設計下,在嘉貴妃的推波助瀾下,再加上蘇綠筠那顆不安分的心,她開始教自己的兒子永璋如何當上太子。

原著裡這樣寫蘇綠筠對兒子永璋的教唆:

有幾個嬪妃,敢對尚是孩子的人說出爭奪太子之位之心。萬一孩子顯露出去,該是何等的大罪。更何況,立後之事,太子之位,全憑皇帝的心意,她可體察到皇帝有這份心意了?

可偏偏蘇綠筠就說了,還教唆自己的兒子要給自己爭氣,要討皇帝的歡心。當時的皇帝正沉浸在喪妻的痛苦中,最見不得的就是這爭鬥之事,偏偏蘇綠筠要撞上去。

孝賢皇后喪儀面前,弘曆悲痛異常,永璜被嘉貴妃利用,不哭,而永璋則聽從了純貴妃的話,不哭,徹底惹怒了弘曆,弘曆當場宣佈: 此二人斷不可繼承大統。

弘曆的這份狠絕裡,有對永璋和永璜的失望,更是忌諱了有人起了奪嫡之心。

可惜,蘇綠筠從來不懂。

事後,蘇綠筠只是想,她憑什麼去鬥?憑著兒子嗎?她連海蘭和玉妍的心思都看不透,憑什麼去爭奪後位?她從未想過,皇帝的心思是什麼?

他可以給,但你不能爭。

蘇綠筠這次失寵後,鐘粹宮就徹底門庭冷落了。

可但凡,蘇綠筠如同婉嬪一樣,安安分分地呆下去,無寵,有子卻不能繼承大統,那麼她最後也不至於是那樣悲慘的結局。

可惜,蘇綠筠並沒有。

蘇綠筠的第二次‍失寵。

蘇綠筠的第二次失寵,是因為寒香見。

皇帝喜歡寒香見,聽不進任何人的話,甚至連太后,如懿的話,都聽不進去。

可蘇綠筠的兒子永璋,竟然敢在這個檔口去觸犯皇帝的逆鱗。他當著皇帝面說: 「外頭流言蜚語,都說新入宮的寒氏是妖姬,克夫、亡族,現在又要入宮動搖大清江山來了。」

當婉嬪知道永璋說了這些話後,她搖頭說了這樣的話: 「三阿哥也是糊塗,這些話怎可以說給皇上聽,豈不知皇上最不喜歡聽這些報憂不報喜的話麼?」

婉嬪能贏到最後,憑的從來不是她對皇帝的一片癡心,她早就摸透了皇帝的性子,她雖然愛慕皇帝到癡,卻始終清醒地知道,皇帝的無情和涼薄。

因為知道,她扳倒魏嬿婉的時候,才上升到了大清江山。因為,她太知道,皇帝最在意的是什麼了。

反觀純貴妃,為了皇上生兒育女,還見識過皇帝的一次涼薄,卻從不知皇帝的喜好。

永璋說到此處,皇帝已經岔開話題,詢問起了純貴妃的病情,可偏偏永璋便非要自己撞上去說: 「純貴妃的病本不重,卻是寒氏入宮,才被克的。」

又一次觸了皇帝的逆鱗,被皇帝大罵了一頓,回去之後,便高熱不退,昏迷不醒。

而純貴妃則入宮給皇帝請罪:

蘇綠筠敢把爭奪太子之位這樣的大事,說給自己的孩子聽。而對著自己的孩子,也敢討論皇帝最忌諱的寒香見之事。

她是無意,卻忘記了她這無意對孩子的影響。永璋當初是真的起了奪嫡之心,而這次也是真的對寒香見心生了怨懟。

而這些情緒的來源,都是蘇綠筠。

皇帝怒斥蘇綠筠:

那一枚珠花僅僅是在皇帝的心裡種下了一根刺,而蘇綠筠當初爭奪後位的心是真的,再加上三阿哥的這些話也是真的,於是,蘇綠筠在皇帝這裡,再無翻身之力。

事後,皇帝為了寒香見不惹眾怒, 封了蘇綠筠皇貴妃之位,但卻不肯去看永璋一眼,還把她的兒子永瑢出嗣了。

可悲的是,到了如此境地,蘇綠筠竟然還對皇帝抱有一絲幻想,她覺得她死了,便能激起皇上的同情,讓皇帝原諒她的永璋。

純貴妃,是最不體察皇帝心思的嬪妃。

其實,純貴妃這一生,為了弘曆生兒育女,卻從沒好好想過,弘曆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

同樣是不得寵,婉嬪始終知道皇帝在想什麼,懂得皇帝最在意什麼,最不在意什麼。於是,她能在最後一擊的時候,讓魏嬿婉毫無還手之力。

因為她懂弘曆。

而純貴妃,從來不懂帝王之心,更不懂跟她生兒育女的這個男人。她從未想過,弘曆是否願意讓她當皇后,讓她的兒子當太子。

如果她當初能想一想,弘曆對她的態度,那麼她可能清醒一點。即使她手段了得,可弘曆不喜歡她,她也絕當不了皇后。

可她從來不想。

寒香見入宮,後宮的女人人人對寒香見怨聲哀道,但眾人卻無人敢觸弘曆的逆鱗。因為她們都知道,此時此刻,弘曆最聽不得的就是寒香見的不好。

可偏偏三阿哥聽了一些風言風語,而純貴妃又把宮闈之事說給兒子聽,不是叮囑兒子絕不可在皇帝面前提起寒香見一事,反而是牽扯到了自己的病情。

永璋在皇帝面前的胡言亂語有他自己的想法,何嘗不是蘇綠筠內心深處的怨懟。

如懿曾經長歎: 「皇上的性子三阿哥總不留心,難免吃虧。」

不僅僅是三阿哥永璋從未留心過皇帝的心意,還有蘇綠筠,她這個貴妃也從未留心過皇帝的心意。她到死,都不知道皇帝在想什麼。

她兩次失寵,有別人的算計,也有她自己的野心,但說白了,她掉進了同一個坑。

她從未想過皇帝的所思所想。

不知己,更不知彼,自然百戰百殆。

如懿從來都知道皇帝的心意,只是不願意違背自己,魏嬿婉從來都體察皇帝的心意,並順從,才位極人臣。而婉嬪,憑藉她對皇帝心意的體察,無子無寵,還為自己博了一番天地。

反觀純貴妃,有子有女,卻從未想過,皇帝喜歡什麼,厭惡什麼,導致她的子女亦如此。

純貴妃的死,並不突兀。

讀《如懿傳》原著的時候,我始終覺得純貴妃不該是如此這般的結局。

她在皇宮之中,已經屬於安分、善良的女子了,可為什麼偏偏是這樣的結局?

後來,慢慢開始分析,發現純貴妃的慘死是有必然性的。一個依仗著皇帝心思生存的女子,卻從來沒揣測過皇帝的心意,甚至是連皇帝的喜好,都注意不到,她憑什麼去得寵。

沒有癡心,沒有籌謀,膽子小,還肖想過高位,這樣的一個女子,即使沒有人害她,她自己也很可能會撞上皇帝的忌諱。

更何況,她還對著自己的兒子口無遮攔,讓兒子爭奪太子之位的時候,她教唆兒子去找永璜的錯處,連宮闈之事,人人三緘其口的寒香見之情,她都敢告訴自己的兒子,跟自己的兒子抱怨。

何其愚鈍。

宮裡的女人,人人都在體察皇帝的心意,人人都知道風口浪尖,不能往上送。

唯獨她和她的兒子不知道。

是帝王的涼薄嗎?

帝王本來就涼薄。如果你不懂這涼薄,甚至是不懂這涼薄之人的心意,那麼在這個深宮,作為一個嬪妃,作為一個皇子,該何其可悲可憐。

純貴妃可憐,但亦有其「可恨」之處。她本就認不清自己,又口無遮攔,再加上從始至終都沒想過弘曆到底在想什麼。

死的淒涼,也死的必然。

皇帝之心,瞬息萬變,不怕你抓不住,就怕你抓不住,還一次兩次往上送,斷送了自己,也斷送了孩子。

可悲,亦可歎。

一堵堵高不可測的宮牆,堵住的不只是她們的自由,更是封閉了宮中人的情和心。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這裡有更精彩更精準的宮鬥劇解析等著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