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看明蘭高情商懟申氏,一眼看透到底誰收拾了誰?

女人之間的斗爭,最勁爆的場面,莫過于正牌夫人與丈夫余情未了的前女友的「偶遇」。

這種見面,正牌夫人通常會以勝利者的姿態來審視丈夫的過去式,但又底氣不足,還帶著嫉妒心。遠遠瞧見對方,立即處于備戰狀態,雙眼電力十足地將對方打量一番,順帶從長相,衣著打扮,言行舉止上挑點毛病,在氣勢上壓住對方,接著便要開撕。

但若這個所謂前女友是個冒牌貨,只是男人苦追不得的對象,卻被正牌夫人當成情敵一樣仇視與嫉恨,這就有些冤了。但有冤必須申冤,否則后患無窮

《知否》中,齊衡苦苦追求明蘭未果,婚后還對她念念不忘,由此冷落了妻子申氏,惹得申氏對明蘭氣憤不已,刻意找機會想要狠狠羞辱她一番。但明蘭從未與齊衡有過戀情,兩家是親戚,不好撕破臉,明蘭的高情商,不僅化解了戰火,還開解了申氏。

申氏來勢洶洶,擺明身份

申氏自從與齊衡成親后,兩夫妻相敬如賓,多了客氣,少了恩愛。申氏以為丈夫不喜歡自己過于端莊持重,情趣不夠,結果發現,丈夫一直心情郁悶,是因為掛念著前女友明蘭。

女人內心一旦被勾起了妒火,就很難自己壓下去,況且明蘭還是她認識的人,申氏心中這把火只會越燒越旺,直到把她推到明蘭跟前,非得發泄一番不可。

申氏第一次見到明蘭,是在顧廷燦的婚宴上,她隨婆婆平寧郡主來顧家喝喜酒。

當時明蘭懷了身孕,不方便出面招呼客人,只靜靜地坐在內堂的角落里喝茶,旁邊是炳二太太。 這下申氏可找著了機會。

她特意過來找明蘭,還自來熟一般,很親切熱絡地行禮,讓明蘭嚇了一跳。連齊衡她都是能避則避,更何況他的妻子申氏,巴不得今生都不要碰面得好。

加上申氏明明大明蘭一兩歲,卻稱她為舅母,又非堅持按晚輩對長輩的規矩行禮,讓明蘭一時難以適應。她回想起數月前齊衡對自己還是一往情深,現在突然見到他的妻子,明蘭多少有點心虛,深覺來者不善,嚇得一身冷汗。

申氏這樣做的目的,也是在提醒明蘭,她與齊衡都是過去式了,得注意輩分

看著明蘭臉色不對勁,一旁的炳二太太忙著打圓場。但申氏第一時間就把炳二太太支走了,只留明蘭與她單獨相對。可見申氏是看準了時機。

她還是有備而來。她直接告訴明蘭,自己對明蘭早已熟知多時了。看起來申氏是在客氣,明蘭聽來卻有種自己在明,敵人在暗的懼意,像是被人抓住了小辮子,一開始就處于被動地位,心里惴惴不安。

進入正題,針鋒相對

申氏來找明蘭,當然不止是不疼不癢地喚聲舅母,兩人再客套一番,互相吹捧一番,她的目的,就是想看看明蘭到底有什麼本事,讓丈夫一直心系于她。

申氏的第一招擺明身份,已經讓明蘭有些底氣不足,處于劣勢。于是申氏乘勝追擊,話鋒一轉,笑意盈盈地告訴明蘭:她知道明蘭許多往事,還知道明蘭從小愛說愛笑,說話讓人如沐春風,喜不自勝。

就算明蘭想裝作不知,但對「如沐春風,喜不自勝」這八個字,卻是記憶猶新的,這是齊衡當年手寫在桃花簽上,夾在食譜里送給她的。

如今由申氏的口里說出來,意思很明顯:證據確鑿,容不得你抵賴,你與我丈夫那點情事,我都知道了,今天我就是來討伐你的。申氏輕易而舉就將明蘭釘在了道德的十字架上。

并且她還告訴明蘭:

我是沒用的,相公一直不開心,我生得笨,又不知如何開解,常叫母親煩心憂擾,真是不孝之至。

兩相一對比,申氏成了賢良淑德的典范,明蘭成了偷男人心,擾亂別人家庭和睦的小三。可見申氏的手段非常高超,三言兩語就打壓得明蘭處于下風。

明蘭怎麼能就范。她立即端出長輩的架子,嚴肅認真地對申氏一番教育:

大丈夫志在四方,衡哥兒正是報效上進之時,我雖是女流之輩,也知如今朝堂上諸事繁忙。衡哥兒憂心朝務,正是上進之舉,難不成日日斗蝶畫眉毛才算是夫妻和睦?你們夫妻互敬,闔家昌順,便是最大的正道。

明蘭一下跳出了申氏的圈套,轉換立場,把申氏當作晚輩來教育,將齊衡說成了專注事業的好男人,將申氏糾結于兒女情長說成了心胸狹隘。這下申氏就不好糾結此事了。

明蘭主動坦誠以待,開解申氏

申氏被明蘭一番教育之后,頗有些意外。她本來以為自己手握證據,勝券在握,沒想到明蘭棋高一著,裝長輩裝得像模像樣,迅速扭轉了局勢。

但申氏怎麼能甘心,她看著明蘭不僅令自己的丈夫心猿意馬,如今還富貴雙全,日子過得光鮮,無論如何,申氏還想最后一擊。

于是她又一轉話題:

這回過年,永昌侯府送來好大一座玉石屏風,上頭雕的正是娘最喜歡的富貴牡丹。后來才知道,原來是舅母的四姐給出的點子。那屏風、用料、花色、雕工,處處合了娘的心意。

申氏這番話的意思,就是在反擊明蘭:我知道你家的底細,你不用裝得這麼高大上了。

明蘭知道申氏對她有敵意,也不再繞彎子:明人面前不說暗話,我家的事,郡主娘娘大約都告訴你了。

接著明蘭放低自己說,她的丈夫是二婚,娶她之前已經有妾室,還有通房,又有女兒,還有流落在外的庶長子和生母。

明蘭借此告訴申氏,自己的日子過得并不輕松,并不比申氏過得好,哪里還有心思去撩撥別的男人,讓她不要再胡思亂想,將心比心,大家都不容易,何必要為難自己,又為難別人。

申氏并非蠻不講理之人,她出生名門望族,受過良好閨訓,更是深明大義,只不過之前一時糊涂想岔了,如今在明蘭的開導下,徹底醒悟,也不再糾結于往事,沒有什麼意義,得知足,珍惜眼前人,過好當下才是明智之舉。

原本申氏是找明蘭茬的,結果被明蘭幾句話收拾和打發了,足可以看出明蘭的高情商以及聰明得體。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