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初來乍到、生母亡故的明蘭,獲得人生第一個意外獎「小桃」

易理人生 2021/04/23 檢舉 我要評論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小說中的盛明蘭是穿越人士,當時她年僅四歲,母親剛剛難產而死,本尊盛明蘭也生了一場大病,結果靈魂出竅讓穿越過來的她占了便宜,那麼小小的盛明蘭是怎麼在這個充滿危險的後宅中生存下去的呢?

小桃是明蘭最倒楣時侯的意外獎。

那時的明蘭,「初到寶地」、「生母亡故」,臨時養在王氏院子裡,王氏分給她兩個小丫鬟貼身使喚,十歲出頭的秋雨和七八歲的小桃,秋雨原來是王氏房裡的三等丫鬟,而小桃剛剛從家生院裡提拔上來。

後來盛老太太選了明蘭撫養,明蘭從王氏院子搬去壽安堂時,其他的丫頭婆子聽說要跟去清苦的壽安堂服侍,不是告病就是請假,只有一個傻傻的小桃願意跟去。

明蘭滿懷著希冀問:「小桃,你為什麼願意跟我?」

「可以……不跟的嗎?」小桃傻傻地問。

盛府嫡長女華蘭的及笄禮很氣派,據說王氏把登州有些臉面的太太夫人都請來了,門口光是轎子就排了兩排,為了怕外客熱,王氏還一口氣買了幾十車冰塊鎮著。

當天大姑娘的頭面首飾是從翠寶齋定制,翠寶齋遠在京城,為京城第一珠翠樓,大姑娘身上那條襦裙,上面的刺繡是流觴繡,走動起來上面每一條紋路都會動似的,那是王氏娘家老太太送來的,大姑娘的命真好……

圓臉的小桃替她的六姑娘羡慕著,她想象著她的六姑娘將來……想象不出。

對小桃,似乎有個評價叫「大智若愚」,其實剛剛相反,她是「愚極則智、蠢極而慧」。

自從被撥給明蘭,她自動自覺和明蘭成了一家,在房媽媽調教之下,貼身大丫鬟的本事她一樣不落——整理煲湯、磨墨鋪紙、倒茶打扇……,可若讓她自己做個決斷,不如打死了她罷,小桃是不懂決斷的,小桃一切都是聽明蘭的,明蘭指東,她絕不往西,明蘭放下指揮棒,小桃就成了沒頭蒼蠅。

小桃對明蘭就兩個字:至忠。至忠的前提是信任,至忠的具體表現為絕對服從。

跟著明蘭到侯府後,有一段時間,明蘭讓她去公孫先生的書房侍候,叮囑她書房的事不要往外傳。於是但凡有人問起書房長短,小桃愣是一個字不吐,連管理炭火的婆子問她書房還剩多少炭,她都不告訴。小桃傻不傻?真傻。小桃靠不靠譜?真靠譜。

因為小桃傻呵呵的憨樣,在盛家時,常有人扯著她打聽暮蒼齋的事,往往不僅撈不著實料,還被小桃打聽去不少八卦。

到了侯府,因為小桃是夫人身邊頂得用的大丫鬟,常有人送她各色吃的用的玩的物事,找她說項。小桃照單全收,轉身到了明蘭面前,將誰送她什麼東西、托她辦什麼事都合盤托出。

漕幫車三娘領著小叔子石鏘向明蘭求娶小桃,明蘭想問問小桃自己的心意,小桃完全不懂裝個臉紅羞澀,她呆了半天,只問:「嫁了以後,還能跟夫人住一道麼?」明蘭道:「這可不成。石家有點兒遠,到這兒要小半個月的路程呢。」小桃立刻搖頭:「那我不嫁。」

小桃不遠嫁,只因當初和丹橘說好的,丹橘既嫁了出去,她會留下陪夫人的,不能說話不算數。

明蘭當時就心頭一酸,將小桃的頭攬在懷裡,仿佛她只是個小小孩子。

車三娘是個人精,自然瞧得出明蘭同小桃情分不一般,為使明蘭放心,她特意留小叔子在侯府,以便明蘭觀察人品。

留在侯府的石鏘平日跟屠老二學學拳腳功夫,再去街上搜羅好吃的,小桃則順理成章在內院吃香喝辣,某月某日,她自覺感動,決意致謝,便做了兩個結實的荷包相贈。一來二去的,兩人從見面說不足五個字,逐漸談及人生理想星星月亮還有那些年一起殺過的魚。

這一對活寶甚至在京城叛亂、逆賊橫行之時,還因零嘴的品質問題跟人打架,同樣粗壯的神經,堪為天上人間絕無僅有的良配。

看明白了這一條,小桃的婚事,明蘭心中有數了。

很奇怪,在小桃心裡,明蘭是一個「老實柔弱」的存在。

顧廷燁同明蘭彆扭,搬去了書房住,過幾日又半夜自己搬了回來。而上半夜小桃守在外頭,模模糊糊聽見兩人爭吵,小桃不太明白——為何夫人前幾日做小伏低侯爺卻拿譜不肯回來;這麼吵了一大架,反倒乖乖搬回了。還是吵架管用麼?那要是把男人打上一頓,豈非更妙?小桃小小地歎了一口氣:夫人老實柔弱,怕是不敢打侯爺的,興許將來自己可以試一試。

憨傻憨傻的小桃,偶爾也會有犀利的時候。

盛老太太被下毒,明蘭讓小桃回侯府調來屠家兄弟,領上侯府侍衛,從裡頭把盛府給堵上,結果真抓到欲鑽狗洞出府報信的錢媽媽。

錢媽媽哭天搶地,說是她那八十老娘病了……小桃立刻指出錯誤:「你老娘不是早沒了麼!那年我還送過份子錢呢。」

明蘭身邊侍候過的貼身大丫鬟前後有十幾個,她最費心費力操持親事的是丹橘和小桃。小桃侍候她時,兩人都一派懵懂,丹橘侍候時,明蘭剛到老太太身邊,前途未蔔,她們主僕三人俱是實心實意的真情分。

到後來老太太越來越疼愛她,再後來成了侯爺夫人,丫鬟僕婦的心意是否摻雜,明蘭也不甚在意了,只要他們辦差事忠心本分,明蘭別無所求。

小桃這樣的丫鬟,放在現代職場,她屬於業務能力不是特別強,但是絕對忠心、絕對口風嚴謹、絕對盡好分內職責的員工。

她很適合當董事長助理,最不適合的,是市場開拓部門。

一堵堵高不可測的宮牆,堵住的不只是她們的自由,更是封閉了宮中人的情和心。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這裡有更精彩更精準的宮鬥劇解析等著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