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齊衡晚年求娶盛小六并狂寵她的真相,無關愛只想了愿

齊衡結束了十幾年的外放生涯,奉旨返京,因兒孫與媳婦們都沒有回來,索性到好友長柏家一起過元宵節,卻沒想到原本簡單的相聚,卻成就了一樁了卻心愿的姻緣!

01齊衡相中盛小六!

長柏讓自己的兒孫們出來見禮,卻不成想齊衡一眼看到人群中的盛小六,并大聲喊道:「 那大紅衣裳的胖丫頭,過來我瞧瞧。」

只見身穿大紅襖的盛小六一副圓滾滾的模樣,再加上頭上梳的兩個圓圓的鬏鬏,看起來一副憨厚模樣,殊不知這個樣子像極了當年被祖母樣的圓滾滾的明蘭。

齊衡當即私下里跟長柏提出要求娶盛小六,不是為他自己,而是為了排行第二的嫡親孫子求娶,這樣齊小二與盛小六就真的在一起了!

長柏知道齊衡求娶自己孫女的真實原因,畢竟曾經長柏幫助齊衡追求明蘭,還暗搓搓地給齊衡提供便利,他希望齊衡能與明蘭在一起。

只可惜明蘭活得太明白了,既不想攀附齊家的富貴,又不愿意接受齊衡本人,因此齊衡的這段感情無疾而終!自此之后明蘭就成了齊衡的心口痣。

現在終于有機會實現心愿了,齊衡不想放棄這個難得的機會,長柏沒有同意,直言:若女孩不好誤了摯友一家怎麼辦。可是齊衡不甘心。

此后齊衡時不時地來盛家找長柏下棋,每回來盛家一定會見盛小六,還會送禮物給盛小六--- 嶺南的紅犀角筆管,拇指大的海南珍珠,范大成制的紫云石硯臺,關外雪嶺的大東珠。總之都是一些難得一見的東西。

而長柏則是默默地關注盛小六的行事風格,直到她確定盛小六的人品好,行事穩重時,才放心下來,之后齊衡再一次求娶時,長柏很痛快的答應了。

在長柏的兒孫看來,無論如何都不應該是盛小六。先不說齊家的家世如何,就說齊小二本人,已經是秀才了,并且齊小二的父親是齊衡的次子,位列從三品大員。反觀盛小六,她只是一個庶女,她的父親只是長柏4個兒子中最不成器的一個,也是最愚蠢的一個。

只是無論大家有多不理解,這場婚禮都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婚禮前夕,齊衡叮囑孫子齊小二,一定要好好地待盛小六,不然就會收拾他。

令齊衡欣慰的是,婚后兩個人琴瑟和諧,恩愛無比!這一刻齊衡才算是真正有了寄托。甚至在臨終前把曾經那個沒有送出去的大福娃娃交給了盛小六。這一對大福娃娃的底部分別寫著「小六」「小二」!

三毛曾說:「心若沒有棲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在流浪。」

見識到盛小六與齊小二的生活,齊衡的心有了寄托,有了棲息的地方。

02齊衡的遺憾!

一生榮華富貴的齊衡,他生平有兩個遺憾!

一是沒能求娶明蘭!

明蘭我們很清楚了,當初齊衡相中明蘭,請長柏做中間的橋梁為他給明蘭送禮物,卻不想明蘭始終都在拒絕齊衡,甚至在齊衡當面告白時,明蘭都是一副你別沒事找事的表情。

這件事成了齊衡的痛,因此在如蘭大婚時他借機詢問明蘭:

「這些年來,我對你的心意你不是不明白,但卻總裝傻充愣,對我冷若冰霜。我今日指天說一句,但凡你有半分回應我的心意,我也拼死爭一爭了!可你從一開始便看死了我,覺著我是那不堪重信的,覺著我會連累你,避我如毒蛇猛獸,這到底是為何?」

明蘭輕垂眼瞼,才悠悠道:「咱們從小認識,恐怕你自己都不知道,你其實與郡主很像,看著風輕云淡,內里卻極好強。你明明已有了大好家世,卻依舊勤學不輟,潔身自好,在京中錦衣子弟中,可算首屈一指的好兒郎。」

「你什麼都要做到最好,剛學了幾天《漢賦》,又想著鉆研《詩經》;練著館閣體,卻也不愿放棄顏體柳體;莊先生剛夸你寫字略有小成,你又去調色作畫。你也知道貪多嚼不爛,便日日起早貪黑,生生把許多學問技藝練出些名堂來。」

「你太好了,事事都想做到最好,我要不起,你心太大了,也放不下。」

齊衡苦笑:你素來見事就是極明白的。明蘭鈍鈍地回答:「沒什麼可依仗的人,自得想明白些。」

簡短的對話,齊衡深深地理解明蘭不接受他的原因:沒有人可以依靠,只能活得明白些。不是不愛,而是不敢愛!

李碧華曾說:「有些愛情好象指甲一樣,剪掉可以再重新出來。有些愛情好象牙齒一樣,失去了就永遠沒有了。」

明蘭在盛家是爹不疼娘不愛的人,只是寄養在祖母名下,沒有什麼后盾,而齊衡又與一般的高門大戶不同,平寧郡主不會允許兒子娶家境普通的人,因此兩個人之間沒有一點可能性!

之后的日子里,齊衡只是將那對沒有送出去的大福娃娃放在掌心輕輕摩挲,以悼念那再也追不回的美好。

二是沒敢反抗母親!

齊衡一生娶了三個妻子,頭一位是嘉成縣主,新婚不久即死于「申辰之亂」,據說死法極不光彩。第二位是晉南申氏大族的嫡女,家中屢出大員,曾生有一對龍鳳胎,可惜那年隨老公爺赴任閩南,恰逢時疫爆發,母子三人一齊殞命。第三位是慶寧大長公主的嫡孫女,婚后不久夫妻倆即承襲國公府爵位,新夫人生下二子后過世,時年不滿三十。

這三位妻子都是平寧郡主為齊衡選的,不能說這三位都不是齊衡喜歡的,只能說都不太是齊衡想要的人,偏偏這三位都是能夠幫助齊衡的人。

齊衡不喜歡這樣的生活,因此平寧郡主去世后,齊衡在家中立了一條奇怪的規矩: 婆母不許插手兒媳的事。具體表現為不許給兒子房里塞人,納妾開臉是人家小夫妻自己的事。

這一條規矩一方面是幫助家中小輩免受婆母的欺負,另一方面也是表達對母親平寧郡主的不滿。

大兒媳婦齊大太太曾想給剛進門的大兒媳一個下馬威,結果被齊衡當著滿府人的面弄了個灰頭土臉。自此齊家的婆母都不敢再隨意的拿捏兒媳。

就像齊小二的母親看不上盛小六,覺得她的身份配不上自己的兒子,心中不滿也只能站規矩,沒有其他的辦法可言。因此盛小六順利的剩下長子、次子,長女以及三子。

齊衡暮年只喜歡在池塘邊垂釣,還總喜歡讓盛小六生的女兒給他讀《詩經》中的《小雅》,讀《桃花源記》,甚至還讀明蘭兒子寫的游記。

只是曾經的美好已經不在,無論齊衡想要如何還原年少時期與明蘭相處的場景,皆已成為過眼云煙!

其實我們都明白愛情的美好并不代表婚姻的幸福,可無論現實生活有多艱辛,我們內心深處總是對美好的生活抱有幻想!

就像演員劉敏濤的演講《中年叛逆》中的一段話:

「既然循規蹈矩、隨波逐流的生活并沒有給我帶來預期的幸福,反而讓我在本該神采風揚的大好年華,活的卑微,那就不如做我自己,隨心所欲地去生活中冒險,試試自己的極限,到底在哪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