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知否》,盛老太太僅用了4招,就斬斷了林噙霜重回盛家的路

林噙霜,是盛老太太一位朋友的女兒,由于家道中落,沒過過幾天像樣的日子,林噙霜的母親去世之前,找到了盛老太太,請求盛老太太幫忙照顧女兒,盛老太太是菩薩心腸,便答應了。

「那年林老太太的當家男人病逝,她又膝下無子,一時沒了依仗,帶著女兒度日凄涼,臨死前她尋到老太太處,只求著老太太看在當日的閨中情分,好歹照料她女兒一二,她那些親戚個個如狼似虎,沒的害了女孩子。」

本來,盛老太太對林噙霜很好,不僅待她如親女,還一直念叨著,想給她找個好人家嫁了。可是,林噙霜由于早年遭遇,把物質看得極重要,只想過好日子,不相信千金難買有情人的說法。

在林噙霜的眼里,只要可以過上體面尊貴、衣食無憂的日子,哪怕是做妾,也無所謂。秉著這樣的想法,她不僅不顧盛老太太的教養之恩,私底下跟盛紘有了首尾,精心算計成功做了盛紘的妾室,還教壞了女兒盛墨蘭,為了讓女兒盛墨蘭高嫁,她教導自己的女兒算計了永昌侯府的嫡子梁晗。

在原著里,由于林噙霜前期一系列操作,失去了盛紘的心,盛紘下定決心,要把盛墨蘭許配給文炎敬。眼見盛紘主意已定,林噙霜和盛墨蘭決定放手一搏,事先打聽清楚梁夫人和梁晗上香的路線、時間,然后,幫助被禁足的盛墨蘭逃了出來,安排了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戲。

「…我去門口接了四妹妹回來,又好一番打聽,才知道…原來四妹妹一早擅自去了西山龍華寺,當時梁晗公子也正巧陪著梁夫人去進香,也不知怎麼湊的,四妹妹從馬車上跌下來,險些滾下坡子,恰巧梁晗公子縱馬在旁,便救了四妹妹,眾目睽睽,四妹妹是叫人家抱著回來的!」

盛墨蘭出事了之后,坑了盛如蘭,本來,平寧郡主考慮讓盛如蘭給齊衡做繼室的,為此,王氏在齊衡和自己侄子這兩個女婿人選中搖擺不定。盛墨蘭一出事,平寧郡主火速給齊衡訂了另一門親事,不肯要盛如蘭了,而此時,康姨母截胡了王氏的侄子,導致王氏的美夢全部化為泡影,讓王氏恨透了林噙霜母女,被氣病在床。

在原著里,是盛老太太親自處置了林噙霜和盛墨蘭,盛老太太僅用了4招,就斬斷了林噙霜重回盛家的路。

第一步,套出林噙霜和盛墨蘭的話,讓盛紘徹底看透這對母女的真面目;

盛老太太審問林噙霜和盛墨蘭之前,安排盛紘和王氏待在里屋,她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要套出林噙霜和盛墨蘭的真心話,讓盛紘聽清楚,徹底對這對母女死心。

一開始,盛墨蘭還一副死鴨子嘴硬的樣子,啥也不怕。

「左右不過命一條,有什麼了不得的!你們要我死,我便死了就是!」

盛老太太什麼樣的場面沒見過,果斷讓人端來了東西,讓盛墨蘭選一樣了斷了自己,徹底嚇住了盛墨蘭。

林噙霜和盛墨蘭還想狡辯,可是,盛老太太毫不留情,戳穿了她們的想法。林噙霜母女以為盛紘不在,聽不到,也不再掩藏自己的真實目的了。

「請爹爹去求求永昌侯吧,爹爹素有官聲,侯爺不會不給面子的!反正梁夫人本也打算與我家結親的,不過是換個人罷了,不都是盛家的閨女嗎,我又比明蘭差什麼了!請爹爹去,太太也去!我若進了梁家門,與盛家也有助益不是?只要爹爹和太太肯盡力,沒有不成的!給我條活路吧!」

自古以來,都是男方向女方求親,三書六禮,給足了女方面子,而盛墨蘭居然要盛紘為了她這麼個不知廉恥的庶女去找男方提親,這讓一向看重面子、看重盛家名聲的盛紘如何能接受?再聽到盛墨蘭那句「爹爹疼我,便該為我著想!」,盛紘真的是對她們母女涼透了心。

經過這一出,林噙霜母女是徹底失去了盛紘的心,從那以后,盛紘對盛墨蘭這個女兒再也不假以辭色,再也不會有任何的疼愛之心。

第二步,答應提親,但也警告盛墨蘭,若是不成,她也不會對盛墨蘭客氣;

盛老太太很清楚,事到如今,要想保住盛家的名聲,只有成全了盛墨蘭,一頂蓋頭遮掩過去。

讓王氏出面給盛墨蘭說親事,成全盛墨蘭嫁入侯府的齷齪心理,王氏是打死也不愿意的,無奈之下,盛老太太只好親自出馬,她畢竟是勇毅侯獨女,這點面子還是有的。

「你長到這麼大,你爹爹有多疼愛你,全府上下沒有不知道的;你一個庶女,吃穿用度處處都和五丫頭一般,便是太太也不敢怠慢你,為的就是怕你爹爹心疼,你比比康姨媽家的幾個庶女,自己摸摸良心說話,如今竟講出這般不孝的狂言來!你爹爹一番心血都喂到狗肚子里去了!你與明丫頭的最大不同,便是她樂天知命,曉得有所為有所不為,你說我為她籌謀,可我一般的為你籌謀,你愿意嗎?你總瞧著富貴眼紅,這偏偏是我不喜歡的;唉……罷了,太太不去提親,我去!」

看到林噙霜母女把盛家逼到了這種地步,需要盛老太太親自出馬給盛墨蘭這個丟人現眼的庶女說親事,盛紘真的是對她們恨到了骨子里。

盛老太太也警告盛墨蘭,盛家斷然不會允許她去給梁晗做妾,若是不成,盛家也不會輕易饒了盛墨蘭。

第三步,發落林噙霜,將其關到了鄉下莊子里;

在劇版里,林噙霜死了,挨了一頓打,被發落到了鄉下莊子里,再被盛明蘭刺激了一把,很快便一命嗚呼了。

在原著里,由于盛明蘭不是原裝的,骨子里是21世紀的姚依依,沒有為母報仇這一出,林噙霜是被盛老太太發落了,關到了鄉下莊子里。

這句話真如晴天霹靂,林姨娘‘啊’的一聲驚呼出來:「老太太……」話還沒說完,房媽媽早領了兩個壯實的婆子等在一旁,一下便把林姨娘堵住了嘴,捆住了手腳;母女連心,墨蘭哭叫著,扯著老太太的衣角求饒,林姨娘宛如一頭野獸般,瘋了似的掙扎。

看到林噙霜,盛老太太就無比厭惡,她不僅辜負了自己的撫養之恩,還教壞了盛家的子孫,禍害了盛家,這讓盛老太太對林噙霜再無絲毫心軟。

第四步,抬被林噙霜算計、不得不放棄腹中骨肉的美女菊芳為妾,徹底斷了林噙霜回來的可能性。

到了這一步,林噙霜還抱有希望,她在想,先讓盛墨蘭如愿以償嫁入永昌侯府,接著,再讓一雙兒女給盛紘吹枕邊風,說好話,也許,過個幾年,盛紘就會想起自己的好,把自己接回來,讓她重新變回那個風光的林姨娘。

林噙霜想什麼,盛老太太一清二楚,她更了解盛紘的為人。于是,盛老太太祭出了絕招。

林噙霜為了徹底拿捏住盛紘,讓盛紘不得不為了盛墨蘭跟梁晗的婚事盡心盡力,精心算計了盛紘,安排一個美女在國喪期間服侍盛紘,這個美女就是菊芳,懷上了身孕。

「你主子自有深意。」老太太眼光一瞄林姨娘,「國喪期有孕,老爺如何能落下這個把柄,到時候太太一發怒,你便是完了。」

官員讓女人在國喪期間有孕,是致命把柄,可以直接斷送了盛紘的仕途。盛老太太戳穿了這件事情,也讓盛紘更恨林噙霜了。

接著,盛老太太讓菊芳答應,放棄肚子里的孩子,然后做主抬菊芳做姨娘。這樣一來,盛紘身邊就多了一個比林噙霜年輕美貌、恨林噙霜入骨的女人。

看見這一幕,林姨娘才真正怕起來,抑制不住地發抖,她本還想著盛紘會念舊情,過上一年半載,再有兒女時常求情,盛紘便把自己接回來,但若叫這麼一個年輕貌美懂風情又深深憎恨自己的女人留在盛紘身邊,日日吹著枕頭風,怕盛紘想起自己只有恨意了。

事實也的確如此,菊芳沒了孩子,傷了身子,一直沒能有孕,恨透了林噙霜,沒少吹枕邊風,徹底斷了林噙霜回來的可能性。

正如古希臘寓言家伊索所說,有些人因為貪婪,想得更多的東西,卻把現在所擁有的也失掉了。

林噙霜若是肯安分守己,好好教養子女,等到盛長楓有出息了,她必然有好日子過,余生無憂。以盛紘對盛墨蘭的寵愛,也不會給盛墨蘭安排不好的親事。可是,林噙霜貪得無厭,最終,坑了自己,落了個被軟禁一輩子的下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