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林噙霜:能搞定男人的女人往往都不怎麼在乎男人

我特別喜歡《知否》中塑造出的那種女性人物的多樣性,很像一部女性生存圖鑒。

每一種女人都有自己的來路,前塵往事、連綿不斷;與此同時,每一種女人也都有自己的活法,或突破、或掙扎、或沉淪。

沒有對錯,沒有好壞,每一種都是人生的可能性。世界這麼大,我們不能以自己有限的認知去判斷、衡量別人活得好不好、對不對,生活并不只有一種標準。

相比一味地空喊女性勵志雞湯,更重要的是每一種女性都被看見。

基于這些原因,我在劇的前半部分最感興趣的女人是林噙霜,后半部分最感興趣的女人是小秦大娘子。

其中,林噙霜和盛紘的關系讓我覺得非常有意思,尤其是結合曼娘和顧廷燁的感情狀況,以及現實生活中的一些實例, 我總結出一個規律:能搞定男人的女人,往往都不怎麼在乎男人。

這一點在林噙霜身上太顯著了。

尤其是當盛紘氣急敗壞地責問她對自己的情誼時,林噙霜瞬間進入諂媚模式:「只要紘郎想聽的,霜兒都會說給紘郎聽。」

這句給紘郎徹底整窒息了, 他本以為自己一直是高高在上向下兼容林噙霜這個可憐小女人,沒想到自己全程都被這個小女人給算計了。

如果按照撈女來算,林噙霜算得上是高段位了。

首先,她對愛情、感情、名分和名聲啥玩意的完全不在乎,當然也包括對盛紘這個男人。

盛紘被留在宮中一夜未歸,大娘子慌亂了手腳,而她的第一反應是變賣手上的家產。

盛紘這個男人的死活,她才不管呢,自保要緊,她得趕緊給自己弄一筆錢財,握在手里,才能踏實。

其次,她現身說法教育女兒墨蘭時說:「……要緊的是怎麼抓住郎君的心。」

顯而易見,「抓住郎君的心」就是她的生存策略。

因為不在乎男人,所以就更看得清、更懂得如何抓住男人的心。

她很會自我營銷,也深知自己的優勢,懂得示弱,和男人進行有效的情感互動,滿足男人的保護欲和征服欲。

另外,她明白盛紘這「庶出」的軟肋,相比盛家大娘子動輒一不小心就把「你這庶出的混賬羔子」當著盛紘的面罵出口,林噙霜一直致力于用心且努力地強化她和盛紘之間的這種身世共情,人生際遇共鳴。

而且,她一直在盛紘面前經營「柔聲細語」的小嬌妻人設,滿足盛紘對卿卿我我親密感情的需求。

最后,她對盛紘的自私和無情一直都很清楚,兒女長大后,她就忙于為自己搭建下一個人生跳板,讓女兒墨蘭嫁入豪門就是她為此作出的努力。

甚至說,從某種意義上,林噙霜非常瞧不起盛紘的那種溫吞,她覺得盛紘給墨蘭安排一個走科舉的窮秀才做夫君,是對墨蘭的糟踐,但從本質上是對她人生下一級跳躍的毀滅。

其實,她和盛紘對待女兒墨蘭的態度是不同的。

盛紘從大女兒華蘭那里吸取了教訓,知道嫁入高門的風光背后還有數不盡的委屈和兇險,所以他想讓墨蘭走一條好點的路,是真的為女兒考量;

林噙霜呢,她覺得華蘭嫁入高門過得艱難,是因為華蘭沒有手段,而墨蘭在她的調教下,嫁入高門后一定能跟她一樣風生水起,因為對她來說,不管嫁到哪里去,核心的生存策略都是要搞定男人。而且,墨蘭的婚嫁更承載著她林噙霜的命運,她必須得全力以赴。

暫且不討論林噙霜的眼界和格局問題,僅就她把女兒推出去和梁家公子私會這些手段,都是她一直秉承的生存策略。

一個人在自己選的道路上,不糾結、不擰巴,敢闖敢干,暫且不說她選的道路的方向性,就她這股心氣,是很多人都缺乏的。

曾經我很好奇那些頂級撈女(比如鄧文迪)的人生模式,她們難道不會有情傷不會有情感中的脆弱麼?

看了林噙霜后,我理解了一件事: 她們給男人提供情緒和感情價值,是為了得到想要的東西而出讓的有效價值,這是一種契約,是一種等價交換,既然讓渡了價值,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哪里又會有情傷和脆弱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