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這個決定,是盛明蘭最有智慧的一次選擇!

這個世界上第一快樂的人,是不需要對別人負責的人。第二快樂的人,是從不回頭看的人。

我覺得很治愈,尤其是第二句。

可是很多時候,「負責」二字是我們人生的常態,而回頭看這個事兒卻可以自己選擇。

有那麼一個間隙,我想到了《知否》里的盛明蘭,尤其是她不為小公爺回頭的清醒。

小公爺金榜題名后,終于有底氣向盛明蘭提親,但是顧二叔也看中了明蘭,生怕別人搶走了媳婦,就定了計策先下手為強。

那個晚上,小公爺著急不已,和顧二叔掰扯了半天也沒有結果,就只好來找明蘭。

憋屈的他站在盛府門口被小桃懟,也沒有說出背后的真相,只能一個人站在門口徘徊,糾結。

明蘭站在自己門口聽了半天,半掩著門,要關而未關,流露出淡淡的悲傷。

這時,丹橘過來對明蘭說:其實,小公爺也挺可憐的,反正老太太還沒有答應顧家,要不……

明蘭立即關上了門,跟這段苦澀的初戀做了告別。

然后對丹橘囑咐道:記住, 永遠別向后看。

因為被放棄過一次,就可能有第二次;而傷過的心,很難再愈合。

站在盛明蘭的視角,就是這麼的直白。

當初他第一次求娶的真心是真,但因此傳出的閑言碎語也是真;而導致明蘭和整個盛家被平寧郡主等達官顯貴看不上也是真;

于他而言,這只是一樁風流韻事罷了。

盛明蘭還沒有嫁過去,就已經是那樣的待遇了,如果嫁過去,那條路注定會十分艱難。

站在小公爺的視角,他也有他的難處,而這個難處其實明蘭早早就明白了,所以她從不在意別人怎麼羞辱她,她等的 只有他的態度。

直到小公爺拜托顧二叔送來了泥福娃娃,明蘭才徹底難過起來。

你看,他連告白都不敢親自前來啊。

如今,小公爺遲來的求娶,就如同樓上那只等了許久的靴子終于落了地,不止等待的過程讓人心驚膽戰,還遲到。

所以,明蘭關上了他這扇門,雖有不舍和悲傷,但人總要朝前走的。

小公爺被小桃關在盛府的門外傷感不已,而后他游蕩在大街上。

失去和確認失去是兩件事情,他以為只要不跟明蘭親自告別就還沒有結束。

可是,當他送還泥福娃娃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失去明蘭了。

如今,他只是確認了這個事實。

他總是這樣,永遠看不到明蘭真正的需要,永遠讓她獨自承擔著一些她不能承受的痛苦。

再看顧二叔在袁家跟盛明蘭表心意的那場戲,對比就很明顯了。

明蘭問顧二叔道:你就不怕我忍了曹家妹妹。

顧二叔篤定道:我不是沒魚蝦也好的人,你自然也不是。你雖然外表看著乖巧,隨遇而安,其實你擰的很。

他一下子就戳穿了盛明蘭。

而小公爺只理解明蘭的【忍】,不懂她的【爭】。

再聽完顧二叔為求娶自己做的算計,明蘭不禁有點害怕,就嚇跑了, 因為從來沒有人為她謀算得這麼狠。

事后,她跟祖母做了場復盤。

她說了顧二叔很多次救自己于危難的事情,祖母才詫異道,怎麼還有這麼多的事兒。

和小公爺一對比,顧二叔的所作所為立刻增添了不少高光。

在他們大婚的那場戲上,有一個鏡頭是明蘭坐在轎子里笑著哭的樣子,那一刻大概所有人都為她開心吧。

她終于嫁給了那個最懂她、最護著她的人。

網上有句話:我們愛的人和愛我們的人構成了我們的全世界。

于盛明蘭而言,她能豁出去性命的人,之前有祖母和小娘,此后,還有顧二叔了。

這次婚嫁的選擇,就是盛明蘭不回頭看的結果。

但小公爺的執著還沒有結束,他一直在追逐過去。

所以,他隨意地娶了申大娘子,也辜負著這個女人,導致在澄園的合府宴席上,申大娘子主動找上了明蘭的麻煩。

明蘭很是尷尬,面對這麼一個聰慧的女人。

她只好先擺出長輩的身份,讓申大娘子明白,自己已經和小公爺差了輩分了,是決計不可能的了。

且如今我以長輩的身份盼著你們好,你自然不能說什麼。

其次,示弱。

申大娘子在心理上不平衡,固然因為小公爺喜歡明蘭,更有明蘭得嫁高門,成為整個汴京貴女們羨慕又嫉妒的對象這一層原因在。

所以,明蘭直接坦白了自己目前的慘狀:癡情的通房、兇狠的外室、刁鉆的老仆、積年的爛賬、以及繼女和美名在外的婆婆……

申大娘子的臉色才好看些。

但她依然沒有松口。

明蘭只好再次說出了自己的心里話,表明態度。

但這其中的梗結在于小公爺,她單方面的寬慰話只能暫時安撫申大娘子,卻不能解決根本問題。

所以,在那個重要的場合,她冒著名聲被毀的風險專門約了小公爺見面,想要點醒他。

小公爺見到她,是欣喜的,他以為自己還有機會。

但盛明蘭還是先以長輩的身份勸說,讓他搞清楚他們之間的差別,小公爺不禁怨恨道:你好狠的心。

眼見他如此執迷不悟,盛明蘭只好繼續訴苦:

人家說我一個五品官的庶女嫁入侯府,是掉入了蜜罐,祖宗燒了高香;但是,我愿意舍棄我如今的所有,只換我小娘能活過來,可是,她活不過來了。

小公爺還是只理會表面意思。

他不懂明蘭的小娘永遠都不會回來了的事實, 更不愿意承認自己和明蘭回不到過去的事實。

他依然沉浸在后悔之中。

為過去沒有及時向明蘭提親而感到后悔,為自己到處顯擺遭到縣主青睞而后悔……

可他的作為已經給齊家、申家和明蘭帶來了煩惱。

回去的路上,明蘭還跟小桃吐槽(小公爺):這麼猶猶豫豫,拖拖拉拉,這以后的日子難不成都要給往事陪葬嗎?

人可以后悔,但不能一直后悔。

余華在《活著》中寫道:余生還長,你別慌、別回頭、別糾纏、別念舊。

人沉浸在過去的世界,只有無盡的悲傷,既消耗了自己,也傷害了身邊人的感情。

盛明蘭的放下也同樣需要勇氣,這意味著割裂過去的傷痛朝前走,可只要走出去了,就是另一番天地;

而小公爺一直停留在過去,一直遺憾,一直傷痛。

所以,走到這一步,盛明蘭已經看不上小公爺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