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中,她貌丑卻嫁顏控老公,高手段讓風流丈夫變女兒奴

我叫柳然,是延州柳家的女兒。我們柳家在本朝稱得上是名門望族,家族從前朝起,族中舉人、進士就沒斷過,出過一位從一品,兩位正二品,其余二品以下官職不計其數、雖然不曾出過位極人臣的大人物和封疆大吏,勝在長盛不衰。家族從發跡綿延至今已經有快200年了,稱得上是書香官宦、代代簪纓。

我是爹娘的次女,我們這一房是柳氏家族的嫡枝,我爹進士出身,如今官居四品,宦海沉浮半生穩中有升,日子過得安穩閑適。我的幾位嫂嫂也是世家大族的女兒,姐姐也嫁到豪門大戶做當家夫人。而我從小就許配給了世交蔣閣老的嫡孫蔣公子。

一年多前,蔣閣老病逝,蔣公子要守孝三年,我們的婚事只能往后推遲。好在我年齡尚小,父母也不急,我也安安心心在閨房里繡嫁妝做針線。我原本就不喜歡熱鬧,也不愛拋頭露面,閑暇之余我喜歡安安靜靜地讀上一卷書。

外面即使幾家世交和親戚,見過我的人也不多。我姐姐未出閣時,各府的宴會,我母親一般都帶她去,姐姐很美。我也很少去。不用別人說,我自己也知道我長相平平,家里好幾個丫鬟都比我長得秀麗。在一眾官宦人家的小姐中,我是最不起眼的那個。

我知道自己姿色平庸沒有過人的美貌,是以從不在裝飾上多下功夫。錦上添花我沒有資本,就絕對不會東施效顰讓別人恥笑了去。所以四季衣物首飾以端莊大方為主。我大部分時間都在跟我娘學管家理事,學得極用心,母親很滿意,幾位嫂嫂也常夸我內秀。

這一日母親心事重重到我房中,三言兩語就說到了蔣家,原來我那未婚夫婿蔣公子,在為祖父守孝期間竟然和通房丫頭生下一子。母親很傷心,沒想到精心為我挑選時夫婿竟是如此的斯文敗類。母親想要退婚,可是這樁婚事是祖父大人為我定下,兩家多年世交,我與蔣公子訂婚多年,親戚故交無人不知,如今貿然退婚總要有個由頭。言明真相,我倒是可以全身而退,蔣公子就要名聲掃地,兩家畢竟交好多年不能撕破臉。

母親萬般無奈,只好休書一封,詢問將夫人這件事蔣家的態度和處理意見。很快收到蔣家回復,信中蔣夫人除了寥寥數語致歉,又提到了多給些聘禮,其他的一字不提。竟然連去母留子這樣的最起碼保證都沒說。這下連我都看不起蔣家。守孝期間生子,可見蔣家子孫禮義廉恥全然不顧,蔣夫人教子不嚴,內闈不修,可見蔣家門風不正。這丫頭能有手段迷的蔣公子為她撐腰生下庶長子、可見也是個難纏的角色。這門親事,蔣家就以多給些聘禮就想大事化小,也太看不起我柳家。

父母很生氣,這樣勉強嫁過去,以后也沒有好日子過,父母以打定主意為我另覓良婿。不久后,父親與母親商量,打算把我嫁給盛大人庶出的次子盛長楓。盛大人與我父親同科中進士,兩人同年同科又是同僚友誼甚篤。盛家雖不是高門大戶世家大族,然盛大人父親也是探花郎,嫡母又是勇毅侯獨生女兒,盛大人的正妻王氏的父親曾做過首輔,如今靈位配享太廟。盛家門風好,幾個哥兒都是讀書人,嫡長子長柏高中一甲,娶了大族海家的嫡女。海家的門楣猶在我柳家之上。

更重要的是,盛家幾位小姐嫁的都很好。盛家六姑娘的夫婿就是戰功赫赫的顧大都督,還承襲了寧遠侯的爵位,六姑娘十六歲已經是一品誥命夫人了。嫡出大小姐華蘭嫁入忠勤伯爵府,夫婿袁文紹雖然是次子不能繼承爵位,人卻極上進,在顧大都督手下前途無量。長楓胞妹嫁給了永昌伯爵府嫡出的幼子。盛大人嫡出的小姐如蘭卻嫁給了貧苦的讀書人,朝中大人們無不夸盛大人品行高潔,禮敬讀書人,庶女嫁高門,地位更高的嫡女卻嫁給讀書人。

父親與我直言,長楓雖是庶子,但是名下產業極多,盛家家風好,孩子們都上進,姻親都是顯貴。況且他相貌英俊、風度翩翩與年輕時的盛大人最是相似。盛家如今名利雙收,長楓的前程自有兄長和幾位姐夫妹夫看顧,這實在也是一樁好親事。

后來盛家老太太對外宣稱她實在是太喜歡我了,非要娶我做孫媳,蔣家也趁機以成全盛柳兩家,蔣公子守孝怕耽誤了我的青春退了婚。盛家非常有誠意滿滿,盛家老夫人和盛大人攜長子親自上門提親。長楓年下來送節禮時,我隔著屏風看了幾眼,果真生的英俊不凡,比長柏少爺更加玉樹臨風。

很快,我攜豐厚嫁妝,風風光光嫁入盛府,成了二少奶奶。新婚當夜,他揭開紅蓋頭,臉上的失望藏都藏不住。我相貌平平,本就與他不般配。后來見過他幾個姐姐妹妹,有的英氣勃勃,有的秀麗多姿,有的嬌憨可愛,都是一等一的絕色,難怪能嫁高門。就連他的幾個通房丫鬟,都姿容秀麗,粗布難掩秀色。

他不來我房中房中,我也不去找他,越上趕著他越反感。我每天按時去給祖母、公公婆婆請安,幫著大嫂管家。婆婆從不給我好臉色,百般挑剔,長楓不是她生的,她當然不喜歡我。我早就有準備,不管她如何刁難,我從不忤逆她,也不叫苦喊冤,每天對她依然禮數周全,有時候一站規矩就是一天,幾天下來,人瘦了一圈,憔悴不堪。可是第二天依然按時出現在婆婆跟前,絲毫不懈怠。我是柳家的女兒,不能丟了娘家的臉。

婆婆很快無計可施,她本就不是親婆婆,對待自己親兒媳海氏也不親厚,何況我。公公和婆祖母非常生氣,公公與我爹爹本就是好友,他的正妻刁難我看這庶兒媳,他都沒臉見我爹。婆祖母更生氣,多年來我爹一直在她跟前執子侄禮,我柳家又是高門,我的穩重自持非常對她的胃口。在公爹和婆母的責罵下,婆婆雖然還是不待見喔,卻也不敢太明目張膽折磨我。

我因長楓庶出的身份,被婆母刁難,他自己也清楚,對我多多少少友協愧疚。我要的就是這份愧疚。新婚燕爾,他對我很冷淡,公公很生氣,嫌他不爭氣,把他屋里的鶯鶯燕燕都遣走。他更加苦悶,總是去外面喝悶酒,我也不管他。他來我以禮相待,他走我也從不挽留。又一次他和狐朋狗友在煙花之地喝酒被公爹逮到,捉回家一頓毒打痛罵,讓他在祠堂里跪著反省。

公爹發話,誰也不許給他送飯,要餓死他這個小畜生。夜伴三更,我繞過看守,拿著御寒的衣物和親手做的飯菜,去祠堂探望他。他被罰跪了兩日,憔悴不堪,我倆相對無言都是兩行淚。我真摯地對他說:「相公,咱們這一房本就是庶出,公爹面前也沒什麼體面。相公喜歡那幾個丫頭,我過幾日求了祖母和公爹給你要回來,我們盛家的祖訓不可與煙花女子有來往,相公不可再惹父親發努了。我們這一房,本來就沒有大哥哥資產多,大哥哥還有婆母的嫁妝,將來有一天分家了,相公可怎麼辦啊!我爹前幾日還來信,讓我督促你好好讀書。你有文采,讀書弟子也好,我爹爹已經托人給你找了幾個名師指點,下次秋闈必能金榜題名!等你有了功名,就算公爹只顧著大哥哥不為你打算,我父親也一定會為你上下打點,謀個一官半職的。」

看他有些動容 我又繼續趁熱打鐵:「相公,我們雖然沒有大哥哥那一房的財產、人脈,只要相公上進,我一定做好一個閑內助,操持好家務,我相信我們以后的日子一定不會差。大丈夫功成名就有幾個紅顏知己美婢紅袖添香也是一樁美談,可如今相公尚無高中,無知的旁人只道是相公貪戀酒色,不肯上進苦讀。閑言碎語傳入公爹耳中,這不是讓親者痛、仇者快嗎?」聽著我字字句句鞭辟入里、情真意切的話,他感動的淚流滿面,擁我入懷。

事后,我親自領回了那幾個美婢,他只留下兩個老實的,其他的都讓我發賣了。自此以后,洗心革面,再不出去鬼混,日日苦讀。我父親經常指點他的學問,也曾送來名師給他解惑,公爹和大哥哥看他如此正干,也很欣慰,對他也沒了以往的責備和訓斥,不住夸臟和鼓勵。公爹、祖母和大哥哥都在他跟前說,妻賢夫禍少,一代無好妻,三代無好子。他有了我這樣的賢妻,何愁沒有功名和前程!他聽后一思索,深以為然,待我更加恩愛。

長楓陪我回娘家時,娘拉著我的手說一句話:「孩子,你爹給你找的這個婆家這個女婿真是不錯!」我也覺得我嫁的好,如爹爹所言,盛家門風極好,哥兒們都是勤學苦讀,姑娘們也都是品行端正。我那幾個姑子,大姐姐、五妹妹、六妹妹雖然和我相公不是一母所生,對我也都很親厚客氣有禮。

只有我相公一母同胞的妹妹墨蘭讓我生氣。按理說她也是正經的官宦人家的千金小姐,又是嫁入高門大戶做正室娘子,偏偏行為處事蠅營狗茍,一點也不光明磊落。當年她和梁姑爺的丑事險些讓盛家萬劫不復,祖母父親丟盡了臉才如她所愿嫁給梁姑爺。婚后她非但不督促梁姑爺上進,反而天天跟姨娘小妾爭風吃醋,左一個通房又一個小妾給姑爺房中拉。搞得梁姑爺成天沉迷酒色,無暇顧及學業,徹底成了紈绔子弟。也難怪親家夫人不給她好臉色看。

很快,我有了身孕,十月懷胎生下一女。娘來看我,看我生了一個女兒,生怕相公和婆家人不喜。誰料祖母安慰我母親:「親家太太,這就是要先開花再結果才圓滿,你看我兒媳婦夜市生了我最疼愛的大孫女華蘭,才生下柏哥兒,我兒子寵他大姑娘寵的跟什麼似的。」長楓更是抱著女兒不肯松手,喜歡的不得了,母親也感動到不行。

孩子滿月時,幾個姑奶奶都回府慶賀,給孩子備下厚禮。大丫頭生的粉雕玉琢,眉目疏朗,竟然和她大姑姑華蘭長得頗為相似,喜得大姐姐眉開眼笑抱著不肯撒手,事后又給孩子添了幾樣厚厚的禮物。六姑娘更不用說了,侯夫人又是一品誥命,從我懷孕起各種山珍海味就不停遣人給送來,滿月也給孩子備下了幾件難得的珍品。五妹妹雖然嫁入寒門,卻也把自己嫁妝里好的金鎖拿出來給了孩子一副。反倒是孩子嫡親的姑姑墨蘭,拿的禮物,上不得臺面。

事后,墨蘭還攛掇著相公給公爹求情,把林姨娘從莊子里放回來!相公再糊涂也知道生母是犯下了大錯才被送走,祖母和父親留她一命已經是大發慈悲了,不肯做那糊涂人,惹公爹和自己生氣。相公左右為難,又不知道怎麼拒絕親妹妹,求救的眼光看向我。我也‬沒有讓他失望,直接對墨蘭說:

姨娘對相公有生恩不假,可在姨娘上頭,還有老太太,老爺和太太。難不成為著姨娘一個,就罔顧對老太太,老爺和太太的孝道了麼?自我進盛家門后,每季均往莊子上送衣裳吃食,來人也時時回報,姨娘的日子雖寂寞了些,可并未吃苦!這又何來不顧姨娘之說。

婦人,以夫為天,女兒,在家從父;這是漫了天也能說過去的道理。我不如四妹妹讀書多,只知我與孩兒,一切盡要仰賴相公,聽從相公。

一番話說的墨蘭啞口無言,相公連連稱是。晚上相公摟著我說,讓我放心他一定會刻苦上進,給我和孩子安穩體面的生活,也不會聽墨蘭那糊涂的人說的胡言亂語。墨蘭哪里是心疼她的生母,不過是因為求著公爹給梁姑爺辦事,芳姨娘給爹吹了枕頭風公爹沒答應。墨蘭覺得還得給林姨娘接回來,有人幫她說花罷了。

如祖母所說,相公本性不錯,就是被他那一肚子男盜女娼的小娘給帶壞了。現在林氏被關在了莊子里,父親、祖母、大哥哥和我的引導規勸下,知道了是非黑白什麼才是正道。

后來,祖母病了,王大娘子也因為毒害婆婆被公爹、六妹妹和大哥聯手懲治,送回了宥陽老家的祠堂里贖罪。不久后大哥放了外任,帶走了婆祖母一起赴任,府里一下子就冷清了下來。公爹讓我管家,我不敢懈怠,將家里一切打理的井井有條。

幾個姑奶奶都已嫁出去,家里就是我們兩口子和女兒,除了公爹,還有一個幼弟長棟需要照料。我從不苛待幼弟,生活起居事無巨細,照顧的非常妥當。這一日,六妹妹給公爹修書一封,原來沈國舅的一個族叔,家里有世襲的四品將軍爵位,想把獨生女兒嫁與長棟。公爹聽了大喜,長棟是庶出,才貌均不如兩位哥哥,本來議親就難,如今有高門岳父將嫡女許嫁,哪有這麼好的事兒。

公爹讓我與六妹妹約個時間相看一下沈家小姐,沒啥問題就定下來。相看弟媳這樣的大事,我哪兒敢自己做主,萬一將來過的不好,肯定受埋怨。我求著大姐姐跟我一塊相看,多個人拿主意,再說大姐姐挑的兒媳婦也名正言順。

相看那日,國舅夫人陪著沈夫人和沈小姐去六妹妹府上時,我和華蘭姐姐已經恭候多時了。沈夫人40多歲,一看就是經歷過風霜的。沈家也是跟著國舅爺這幾年才發跡,之前過得很是清苦。沈小姐長得俏麗可愛,小家碧玉的長相,就是有些怯場害羞。問她什麼,回答的跟蚊子叫一樣,我用力聽才聽個大概。不過一看就是個好脾氣好相處的。

我和大姐姐六妹妹都非常滿意。大姐姐華蘭快人快語:「要是給我做兒媳婦,這扭扭捏捏得樣子四只合不來的,不過長棟是家里的幼子,沈小姐當咱家次子兒媳還是很合適的。六妹妹也很滿意,她說沈小姐家中只有兩位兄長,沈家如今是外戚,沈小姐父親兄長都極上進,家世清白富貴,沈小姐也不嬌縱,定能和庶出的長棟琴瑟和鳴。

我更滿意,這位沈小姐一看就單純,小門小戶的我壓力也小。說實話,做妯娌,還是跟沈小姐這樣的更輕松。大嫂嫂海氏出身一流世家,海家在讀書人中地位卓然。大嫂嫂要家世有家世,要能力所及有能力,要才貌️才貌,偏偏還是嫡子長媳,處處壓我一頭。我和她相處打起十二分小心,生怕哪里做的不如她被人家笑話我柳家女兒不行。倘若這再來一位海氏這樣的弟媳婦,我還活不活。

果然,過了幾年棟哥兒成親后,我和弟妹相處的非常好。她自幼受的閨訓就是略微識得幾個字,會做女紅。家里大小宴請迎來送往約束下人都得靠我。每次沈氏都對我充滿感激,我也會教她如何做一個合格的盛家兒媳。弟媳婦心眼實在,對長棟的生母香姨娘孝順的就像嫡婆婆。我看她多次給姨娘做衣服,做吃食,于理不合我都當沒看見。

與沈氏比,我就糟心多了,倘若哪一天父親不在了,分了家,相公要把她生母林姨娘從莊子里接回來,我可就受罪了。我看不起林姨娘,耍了一輩子心機,帶壞了一雙兒女,如今落的這個下場就是咎由自取。每次去莊子里給她送東西,都在我面前擺婆婆的譜,讓我告訴相公接她回家。且不說她如今又丑又胖,公爹對她厭惡的不行,就算是以前她還是公爹最寵愛的姨娘,有王大娘子,她算什麼正經婆婆?

那一日,趁著我生了我家大哥兒,我們這一房有了嫡長子,公爹高興。婆祖母和婆婆又都不在府里,相公受了墨蘭的蠱惑,跟公爹求情,想把姨娘從莊子里接出來,好歹叫姨娘見見親孫子。公爹有點心軟,正猶豫著,趕著大哥哥回京述職,一聽厲聲呵斥:

把你姨娘領回來做甚?領回來繼續害人嗎?你看看家中四個姐妹,除了墨蘭哪一個不是夫妻恩愛,兒女繞膝。若非林姨娘,墨蘭的姻緣何至于此!身為妾室,不敬主母,連對老爺和老太太都無半分敬畏之意,胡作非為!她還不是仗著有你這個兒子?你現在也娶親了,倘若你的妾室,仗著你的寵愛,照樣胡作非為一遍,犯了錯過幾年就能殺個回馬槍。你當盛家的門楣經得起幾遍糟蹋?

一席話說的長楓冷汗直流。大哥哥繼續溫和地教訓長楓長棟

咱們男人,成人前靠出身,成人后靠本事。你如今已經不是父母膝下的稚兒,已經有兒有女,將來分出去也要頂起門戶了。做人行事全憑心情豈不是與婦人無異。你若記恨大哥,將來父母百年后,我們不來往便是了!我們兄弟三人雖非一母所生,我也盼著你倆好。縱然不指望你們光耀門庭,也要能安身立命!大男人為人處事,是非在前情誼在后,不能讓你們是非不清無情無義!

一席話擲地有聲,說的長楓長棟抱著大哥的腿哭的死去活來。倆弟弟指天誓日以盛家聲譽為重,長楓再不提接林姨回來。

而我那個親小姑墨蘭,后來生了5朵金花,朵朵低嫁。她的女兒雖是高門嫡女,但是梁晗非常不成器,墨蘭名聲也不好,無人愿意與她結親。華蘭姐姐的女兒,如蘭妹妹的女兒都覓得如意郎君,就連明蘭妹妹的庶女都嫁的非常好。墨蘭到最后無計可施,竟然厚著臉皮回娘家希望娘家幾個兄弟能娶她的女兒。大哥哥和長棟避之不及,我和長楓百般推辭最后不得已接受了一個,嫁與一個庶子。婚后我就將他倆分出去單過了,眼不見為凈。

這麼多年,我冷眼看著,相公與公爹最像。一樣的風度翩翩,一樣都是庶子娶高門嫡女。他們都不愛嫡妻,嫡妻只是他們裝點門面用的。他們不愛任何人,只愛自己。公爹一心想要振興盛家門楣,誰擋他,他就丟棄誰,哪怕是寵了半輩子的林姨娘也可以棄如敝履。婆祖母對他養恩大于天,一旦有更好的交易,嫡母他也會出賣。

而長楓,他要的不過就是有人替他打點一切,讓他少操心,無憂無慮過日子,吟詩頌月當他的瀟灑「嘉楓公子」。我也想開了,生下兩個嫡子后,又為他納了兩個美妾。長楓的性格,再寵愛也不會長情,色衰而愛弛,誰也越不過我去。而我,一開始就不是以色侍人,他離不開我,即使他從沒愛過我。我不在乎,如今兒女繞膝,他也算上進,盛家門楣越來越高,兒女們的前程只會越來越好。

還好,相公和公爹一樣,當別人相公不過爾爾,當爹卻很負責。就像公爹寵華蘭姐姐一樣,相公寵得我家大姐兒上房揭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