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從忠心到反水,促使寶鵑轉變的關鍵人物其實是她!

有人曾對《甄嬛傳》中婢女們的實力進行排名,安陵容身邊的寶鵑是僅次于崔槿汐的「狠角色」!

寶鵑的「狠」,以「安陵容承寵」為分水嶺,劃為兩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她輕而易舉得到安陵容的信任,成為她身邊「亦師亦友」的存在。

第二個階段,她一仆侍二主,成為皇后挾制安陵容的「利器」!

01、強大輔助,亦師亦友

安陵容的性格十分敏感多疑,想要取得她的信任,并非易事。

寶鵑能夠做到這一點,源于三個「利好條件」。

第一、安陵容進宮沒帶侍女。

甄嬛、眉莊、富察貴人等,進宮的時候都帶了侍女。

相比于自家侍女與主子之間「從小一起長大」的情分,內務府后安排進去的人除非強大如槿汐,否則,很難取得主子的信任。

但安陵容沒帶陪嫁侍女,身份低微的她進宮之后兩眼一抹黑,急需有人扶持,這給了寶鵑近身的機會。

第二、寶鵑有實力。

不得不說,寶鵑在眼界、格局、心理素質和宮斗經驗上,是強于安陵容的。

剛進宮時,安陵容張口就稱夏冬春為「夏姐姐」,反被懟。

是寶鵑親身示范,教會了她怎樣正確施禮。

眉莊和甄嬛獲寵之后,安陵容因為自卑、敏感,不敢與她們多交往,是寶鵑勸:「小主還是要多走動才好」。

每次面對突發事件,安陵容六神無主的時候,寶鵑都比她更冷靜,在身邊安撫她的情緒。

第三、寶鵑經受住了現實的考驗。

安陵容第一次侍寢沒成功,闔宮上下都在笑她,延禧宮的奴婢們也不例外,唯有寶鵑默默陪伴在她身邊。

入宮幾年,皇上連安陵容的名字都記不住,眼見前路迷茫,寶鵑也未曾背叛安陵容,而是對她畢恭畢敬,伺候周到。

安陵容很難相信別人,但寶鵑陪伴著她走過了最艱難的日子,經受住了現實的考驗。

這份忠誠,很可貴。

02、一段對話,轉變心態

寶鵑從忠心到反水,這個巨大的轉變并非一蹴而就。

它的根源在于安比槐的案子查清之后,安陵容和她之間展開的一段對話:

寶鵑:「還好莞貴人素日送小主的東西不少,小主可以揀些好的送回府中就是。」

安陵容:「再好的東西又能怎樣?我算是知道了,誰的話都不如皇后的話管用!」

「出了這樣的事兒,我才知道,什麼都是靠不住的,眉姐姐平日里與我姐妹相稱,有事相求,卻唯恐避之不及。」

寶鵑:「莞貴人對小主倒是真心。」

「奴婢覺得:靠旁人不如靠自己,小主想為大人和夫人爭氣,不如自己得寵,揚眉吐氣。」

安陵容:「我既沒那個本事,也沒那個機會。」

寶鵑:「有心就有機會。」

大家看這一段對話的時候,容易關注到的是,寶鵑的話給了安陵容什麼樣的影響,包括:肯定了甄嬛的真心,鼓勵安陵容承寵。

但其實,安陵容的話也會對寶鵑產生影響。

「誰的話都不如皇后的話管用」——關鍵時刻,出身高貴的眉莊和恩寵正盛的甄嬛都是說不上話的,唯有皇后才是后宮真正的主子。

若有機會伺候皇后,自然比伺候其他小主要有前途得多,尤其是像安陵容這樣沒權沒勢的小主。

「眉姐姐平日里與我姐妹相稱,有事相求,卻唯恐避之不及」——眉莊平日對安陵容千好萬好,只要有一處沒做周全,就遭記恨。

像安陵容這樣的人,想要「以心換心」特別難。

眉莊不行,她一個下人更做不到。

「我既沒那個本事,也沒那個機會。」——安陵容沒有「靠自己」的能力和勇氣,這就注定:她只能依附于人。

結合前面對話,寶鵑可以猜測出,安陵容所選擇依附的人是皇后。

既然如此,與其聽命于她,還不如直接聽命于皇后。

03、由人及己,心寒失落

如果說,一次談話只是使寶鵑萌生出了投靠皇后的心,隨后發生的一件事卻真正篤定了她反水的心思。

眉莊「假孕爭寵」事件發生之后,安陵容回到自己宮中,驚惶不已。

她先是頓足捶胸,又讓寶鵑把她繡給眉莊孩兒的肚兜拿去燒掉……

從頭到尾,安陵容關心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自己是否會受到牽連!

就像甄嬛拼盡全力救眉莊,會使身邊人覺得她有情有義、值得信任一樣,安陵容的膽小怯怒、冷漠自私,讓寶鵑覺得心寒。

她轉身去燒東西時的表情是凝重的,動作也有遲疑。

也許,正是在這個瞬間,她想到了:

如果有朝一日身為奴婢的她犯了錯,安陵容絕不會護著她,反而會立即與她劃清界限,只求自保!

也正是這件事發生之后,寶鵑開始頻繁地在安陵容面前說眉莊和甄嬛的壞話。

這些話從表面看,順應了安陵容的心思,從長遠看,對她百害無一利。

寶鵑當然懂得這一點,但彼時,她早已不再把自己的前程與安陵容的命運捆綁在一起了。

待到安陵容承寵第二天自己走回宮中之后,也是等了好一會,寶鵑才遲遲前來。

寶鵑為什麼遲來?

恐怕并不像她自己解釋的「沒聽到動靜」那樣簡單,而是去見了什麼人。

這一切,沉浸在承寵喜悅中的安陵容并沒有發覺。

她更加不知道的是:真正把寶鵑推到皇后身邊的人,其實是她自己!

失去寶鵑這個強大輔助的安陵容,就像失去翅膀的鳥兒,不可控地滑向了歧途。

從此,「淪為皇后的工具」就成了她的宿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