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皇后是如何區別對待心腹員工剪秋和普通員工繪春的?

皇后是非常明顯地區別對待剪秋和繪春的。

其實剪秋和繪春對皇后來說都是靠譜的員工,但她為什麼會區別對待呢?

概括起來說:剪秋和皇后同心同德,主僕倆堪稱是「三觀相合」;繪春呢,頂多是皇后的一個重要員工,但是算不上心腹。

電視劇中有個很有意思的小細節把這一點體現地很到位。

第三集裡面,新人們進宮後在華妃的安排下相繼安頓下來。

鏡頭一轉來到皇后宮中,繪春端著橘子討好皇后:「娘娘看了一上午的書了,吃點新進貢的蜜橘吧。」

繪春每次都能把馬屁拍在馬蹄子上,之前我在皇后對不用香料的四次不同回答中就寫過皇后作為上位著是如何敷衍繪春的(點擊這裡複習),那次繪春就是點了檀香討好皇后,皇后卻不領情拒絕。

這次依舊是。

繪春這話的本意是想表達對皇后的心疼,你看書看得久了吃點水果休息下。但是在這樣一個時間點,皇后對繪春這話的理解就是:新人進宮的大日子,華妃掌握大權,你這作為後宮之主的皇后卻被架空了。

所以皇后完全不搭她的話茬,逕自問道:「這個時辰,新入宮的妃嬪都安頓好了吧?」你看,皇后表面看起來是在安靜地看書,其實心裡想的都是新人入宮的事。

繪春回:「是,都已經到各自宮裡歇息了。」這話側面也說明繪春也沒閑著,一上午也出去打探消息跟進著新人入宮的情況。

皇后聽罷便說:「本宮難得有那麼清閒,讓華妃獨自操勞了。」皇后心裡介意著繪春那句「娘娘看了一上午的書了」,所以這話就是說給繪春聽的。當然也是皇后自己給自己找臺階下。

繪春聽到皇后提起華妃,趕緊撿起話題:「說到華妃奴婢就生氣,娘娘看這蜜橘,本來有上好的柚子,偏偏被華妃宮裡的頌芝給挑走了,還道皇上午後要去她們宮裡用膳,自然要挑最好的奉上。」

論不會說話的更高境界,非繪春莫屬了。這段話雖然抱怨了華妃囂張僭越,但也實打實地奚落了皇后不得皇帝喜歡。因為華妃能做事如此囂張,就是依仗著皇帝的偏愛。

皇后完全沒有想要搭理繪春的意思,但繪春不僅沒停下來,還繼續說:「上回也是,蘇州織造新進貢的緞子也是讓她們宮裡先挑走的。」

繪春說這番話的邏輯大抵是這樣的:她知道皇后和華妃水火不容,華妃是皇后最厭惡的人,只要在皇后面前說華妃的壞話就能博得皇后的喜歡。

作為辛苦的打工人,想討好領導沒錯,但是繪春的問題在于她不懂她的領導皇后宜修,忽略了皇后宜修的處境。

不得不說,拍領導馬屁也是個技術活, 你想哄領導開心,就得對領導的處境、領導的溝通風格以及表達習慣有明確的認識,絕不是從自己的角度出發想當然。

否則結果就是繪春這樣,雖然皇后也知道她的忠誠和用心,但就是很難喜歡她。

當然啦,皇后也懶得調教繪春,職場是需要自我領悟力的,所以皇后非常官方地敷衍繪春:「這些小事讓一讓她又有什麼要緊,還有外面庭院裡的牡丹都有些歪了,叫花匠好好培培土,明年春天還要開花的。」

這話的意思就是:我身為皇后正宮心胸大度不屑于跟華妃一個側室計較,另外,這些都不是你操心的事,你趕緊出去幹你該幹的活去,別在我面前膈應我了!

其實繪春向皇后吐槽華妃,除卻要討領導開心,更重要的是想皇后有所行動,治治華妃為她出口氣,因為她作為皇后的宮女每次去內務府領東西都要被華妃的宮女頌芝欺負,她不甘心,也沒面子。

所以她再次試圖說服皇后,結果只喊出了一聲「娘娘」,就被一旁的剪秋呵斥住。

剪秋滿臉對繪春的厭煩,毫不留情面地教訓繪春:「娘娘母儀天下,會跟她一般計較嗎?!」

繪春雖然不甘心,但不敢吱聲了。

繪春心裡清楚,皇后絕不是剪秋所說的「不跟華妃計較」,但她不明白為什麼皇后寧願敷衍她,也不願跟她說心裡話,她也不明白自己明明很努力,怎麼就得不到皇后的信任,成為不了皇后的心腹級員工呢?

繪春這種情況大抵是很多人在職場中處理和領導關係時會遇到的問題,明明感覺自己說得很有道理啊,卻得不到領導的認可和重視。究其根源,就是不懂領導,對領導的處境、溝通風格以及表達習慣缺乏明確的認識。

其實,不管是在職場,還是生活中,只要是涉及到雙方的溝通,就要考慮到對方的溝通習慣和位置處境等等方面, 因為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獲取資訊的方式和思維邏輯,只有你按照對方的習慣方式和邏輯進行表達的時候,你提出的觀點和想法才會讓對方更容易理解和認可。

注意,這並不意味著要迎合誰,而是實現盡可能減少誤會的有效溝通。

正面案例就是剪秋那句話:「娘娘母儀天下,會跟她一般計較嗎?!」

既很好地維護住了皇后的面子,又用了一個非常高級的理由讓繪春徹底閉嘴。

同樣是拍皇后宜修的馬屁,剪秋就高級多了。

舉個例子。

餘鶯兒囂張地把欣貴人關進了慎刑司,皇后雖然厭惡餘鶯兒很久了,但不想蹚這個渾水,就暗中給太后告狀,讓太后處置了餘鶯兒。

皇后自然開心了,練字都練得格外開心,于是剪秋抓住機會稱讚:「餘氏受了責罰也算安分了,娘娘連練字都練得順暢,太后果然是最疼娘娘的。」

這馬屁完全是站在皇后的角度拍的,尤其這句「餘氏受了責罰也算安分了」簡直就是皇后此刻的心裡話,順帶著誇讚太后心疼皇后,更讓皇后志得意滿。

剪秋這樣的員工,不僅情商高,也有領悟力,所以皇后也願意點撥培養她,高興的時候也十分願意對她說說自己的真心話。

于是她對剪秋說:「餘答應正是得寵的時候,若本宮這時責罰她,難保皇上不開口求情,與其到時候在皇上情面和皇后尊嚴之間做權衡,還不如太后出面心服口服。」

剪秋聽罷,恰到好處地補上一句:「娘娘英明。」

這裡不去討論皇后的戰略問題, 作為上下級,剪秋跟著皇后是真的被重視且當作心腹去重用去培養的。

每一個團隊都是一個完整的生態系統,剪秋在這個生態系統裡,就是站在食物鏈頂端的。

至于繪春呢?

皇后其實也信任她在身邊伺候,但是不會委以重任,因為繪春的能力太有限。所以,皇后真正核心的機密和行動繪春是沒機會參與和知道的。

但是在一個團隊裡,繪春這樣的員工也不可或缺,因為關鍵的時候可以拿去頂鍋。這類員工具備點最基礎的忠誠,對領導和團隊的秘密知道的又不多,即便被推出去,也是相對安全的。

這兩年和那些在職場中做到中層的朋友聊得最多的就是「向上管理」這個概念, 那些晉升快或者能被領導或者老闆重用的人,基本上都是向上管理做得很好的人。

簡言之就是:他們對領導或者老闆的處境和需求有非常充分的認識和了解,從而能及時地適應新的領導或者上司,及時幫助領導或者上司解決他們的難題,為自己找到表現乃至晉升的機會。

另外,繪春能在皇后的團隊裡也是因為從性情上來說,繪春和皇后都是一路人,愛計較,得失心很重。

繪春很像是皇后的人生隱喻,「繪春」是畫出來的春天,也就是說皇后所謂的「端莊賢淑、大方優雅」的美好一面都是假裝出來的,並不是真實的。

而「剪秋」就是「剪除、秋天」之意,暗喻的就是皇后身上那強烈的毀滅性,害人墮胎、挑撥離間……等等,所以,只有「剪秋」才會深得她的喜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