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一直病病殃殃,成親夜又被果郡王冷落的孟靜嫻,是如何有「心機」的取代了浣碧,真是高手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後宮裡的女子鬥爭不斷,皇后與嬪妃們各顯詭計,這樣的景象也是當時一些稍微有錢有勢男人家,其妻妾相處的放大版,比如甄嬛傳中安陵容家就是這般,安陵容的母親靠著刺繡,為父親掙的小小官職,而父親稍微有錢了,就給娶了個女子,這女子最後竟鳩占鵲巢,讓安陵容母女兩無家可歸。

誠然我們今天的話題,便是男人背後女人們的心機,甄嬛傳中最具代表的就是果郡王家的兩位側福晉了,果郡王深愛著甄嬛,但卻同時娶了兩位不喜歡的女子,且其地位都是側福晉,兩位必定是會有爭鬥的,且當時皇上也有承諾,兩位誰先生下孩子,就是正福晉,在兩人的爭鬥中,其實大都看客對浣碧是有足夠的信心的,但是最後卻是孟靜嫻懷上了,浣碧也是千防萬防的,為何孟靜嫻一直病著到果郡王家中就懷孕了呢,但其實也是有根可尋的,這其中最瞭解的怕就是甄嬛了。

在《甄嬛傳》中,孟靜嫻的第一次出場是在甄嬛和果郡王的下人阿晉的對話中。

那時甄嬛對皇上失望,自請去甘露寺修行,在甘露寺裡,甄嬛遭受了很多不公平的對待,只有果郡王時時幫襯著。此時的果郡王,早待甄嬛有了兒女之情。甄嬛雖然感受到了,但到底沒敢越界,而且那時她對果郡王的情誼還沒有那麼深厚,所以在阿晉告訴甄嬛王爺要被太后逼著娶福晉的時候,甄嬛是恭喜的姿態的。

這也惱怒了阿晉,他此時已經能感受到自己主子對甄嬛的態度了,然而卻得到了這樣的答覆,所以對甄嬛說話並不是很客氣。第二日果郡王去找甄嬛為阿晉的行為道歉,兩人才正式提起了孟靜嫻。

首先,孟靜嫻的第一個特徵,她是太后親自選中的,是太后喜歡的女子。那麼孟靜嫻就比甄嬛和浣碧多了一個很重要的優勢——官方認證,那麼孟靜嫻就比任何一個女子都有資格坐上直達的列車。

無論是廢妃或是熹妃的身份的甄嬛,還是設計果郡王掉落小像,費了一番周折才得以嫁給果郡王浣碧,孟靜嫻明顯比她們更具優勢,不過孟靜嫻就比甄嬛和浣碧少了一個優勢,那就是熟悉度。此時的孟靜嫻對於果郡王就相當於一個後媽給自己找的相親物件,還是沒見過面的那種。而此時果郡王心悅甄嬛,根本不會去在意一個陌生人。更何況人往往會更傾向於熟悉的人,這時的孟靜嫻對於果郡王來講還不如浣碧熟悉,這也是為什麼在新婚之夜果郡王會歇在浣碧屋內。

其次,從甄嬛的嘴裡我們瞭解到,沛國公雖然手中沒有實權,但家世顯赫,家教甚好,是溫柔大方的女子。

這一點便決定了孟靜嫻本質上和甄嬛是一樣的人,聰明、有教養、目光長遠,這些都是浣碧從根本上無法超車的。孟靜嫻聰明,她從浣碧和果郡王平日裡的態度察覺到他們二人的關係並非外界傳聞的那樣恩愛,又從那次進宮時偶遇甄嬛敏銳地察覺到甄嬛和果郡王的關係。同時,她十分會利用自己的優勢,孟靜嫻這個名字一聽便十分溫柔,再加上她身子本來就不好,所以就更加給人弱不禁風的感覺。

果郡王雖然喜歡甄嬛,但卻不是個直男,就如浣碧被皇上取笑穿著俗氣,果郡王安慰她;葉瀾依進宮時,果郡王誇她穿青色衣服好看一樣。面對纖弱的孟靜嫻,果郡王其實也是有著一絲愧疚的,自然不會苛待她。另一邊,浣碧雖然是婢女,但由於甄嬛一直把她當做親妹妹寵,所以也沒怎麼吃過虧,可又不懂得向世家女子那樣腦子轉彎,只懂得一味地像個無頭蒼蠅一般亂撞,只會向甄嬛抱怨,也只會橫吃飛醋。孟靜嫻就不一樣了,她會利用柔弱來激起果郡王的保護欲,她對果郡王好,果郡王也不會真的殘忍拒絕,畢竟一個王公貴族家的小姐等你等了這麼多年,如此深情還這麼柔弱,換了誰也不會那麼強硬地對待人家吧?

但是令浣碧想不到的是,一直病著的孟靜嫻嫁到果郡王家不久就懷孕了,其實孟靜嫻也是有點手段的,孟靜嫻起初也是認為果郡王喜歡的女子嗣浣碧,但是浣碧遲遲沒有懷孕,最後孟靜嫻也是將懷疑賦予實際,同果郡王進宮後,遇到甄嬛便告知甄嬛自己一月身孕的事,還在甄嬛面前故意給果郡王系風衣。

這時的甄嬛知道孟靜嫻這人心思縝密,與自己當年裝病逃過侍寢一般,本是沛國公家的女子,當年選秀也是有她一份的,當年怕是裝病逃過選秀的,並讓民間人知道,孟靜嫻揚言非果郡王不嫁,名譽對一位女子是多麼重要。

沛國公卻未阻止民間的言論,而孟靜嫻一直身在閨中,怕是這言論是故意為之,為的就是逼果郡王嫁自己吧,甄嬛知道孟靜嫻不是軟柿子,能有這般計謀,怕假以時日果郡王喜歡上她也是不一定的。

可是浣碧不同,她也愛果郡王,但是她的愛夾雜著一絲嫉妒和攀比,她要得到的不是果郡王,而是以此從心理上戰勝甄嬛。別看浣碧看起來對甄嬛服服帖帖的,其實她內心根本無法真正接納甄嬛。同父異母的姐妹,憑什麼一個是人上人,一個是被踩在腳下。浣碧很討厭安陵容,事實上,她又何嘗不是另一個安陵容呢?浣碧和孟靜嫻也合不來,她不止一次在甄嬛面前抱怨孟靜嫻,那氣急敗壞的樣子,可悲又可笑。孟靜嫻是名門閨秀,就算心裡不快,也不會寫在臉上。或許唯一的唐突是,她懷疑果郡王和浣碧的感情時,她跑去問甄嬛。 浣碧是甄嬛的妹妹,甄嬛又怎能告訴你實情。只能說,孟靜嫻愛得太癡,都失去了基本的理性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