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若給甄嬛做入職培訓時,浣碧一句話暴露了她的上位野心

入選的秀女們在入宮前要接受一場名為「后宮禮儀教導」的入職培訓。

名義上說是教導后宮禮儀,其實本質上是給新人們介紹一下后宮的基本情況,令其了解后宮的生存秩序和機制,不至于一進宮就冒失踩雷。

由于后宮這種名利場的特殊屬性,這種以教導禮儀為名的培訓其實也是后宮對新人的一次投石問路,算是一場入職前的新人行為態度測驗。

對話內容詳細:

太監來甄府宣旨并介紹了教引姑姑芳若,剛介紹完芳若,甄嬛就給芳若行了禮,并問好。對比旁邊毫無反應的安陵容,甄嬛的確是很懂人情世故。

甄嬛行完禮,惹得太監感慨:「好伶俐的小主啊,甄大人好教養……方才領著另一位教引姑姑去夏常在家,那可是看了好大的臉色。」

當然,夏冬春這事很快就傳到了后宮,頌芝基本上是第一時間就告知了華妃,華妃的第一反應是;還未入宮就敢欺凌旁人,本宮倒要會一會。還囑咐說教引姑姑不必用心教夏冬春了。

還未入宮,就已經給自己樹敵了,夏冬春不愧是活不過三集的女人。

甄嬛對芳若的態度是非常敬重的,芳若拜見甄嬛和安陵容時,甄嬛連忙扶起芳若說:「姑姑身份貴重,在教導禮儀期間不必行大禮,我怎敢受姑姑的禮。」

芳若后期對甄嬛各種暗中相助,應該就是這時候留下的好印象吧,就像崔槿汐對純元的那種感恩。

接下來芳若就給甄嬛傳遞了第一個重要信息:「……按照先滿蒙后漢的規矩,甄小主、安小主以及濟州協領家的沈貴人是同一日第二批入宮的。」

這就是變相交代了姐妹團三人在后宮新人中的地位和處境,所以甄嬛聽罷便轉身對安陵容說:「……咱們三人既可晚一點入宮,且彼此相熟,入宮后互相也有個照應。」

私以為,甄嬛的社交意識很強,很會靈活及時的找到和別人建立溝通的共同點。

正式的入職培訓開始。

第一項議題是講后宮的組織架構。

芳若先是明確了后宮的正經主子只有太后、皇上和皇后,并且強調「嫡庶尊卑的秩序」。

芳若在強調嫡庶尊卑的規矩時,特意用華妃舉例,說再得寵,也只能稱作華小主,放尊重了說,叫一聲華妃娘娘。

后宮的官方培訓說辭為什麼要拿盛寵的華妃做例子呢?

是上位者的統治手段,給每個人都植入根深蒂固的等級秩序觀念,不許挑戰上位者的權威,從而方便管理。

但是,站在入宮新人的角度來看,皇后中宮已經定,她們的職場晉升空間很有限了,所以甄嬛只能深入地追問一句「娘娘?」。

芳若解釋道:「不錯,可是娘娘這兩個字,也不是輕易能擔當得起的,那得是一宮的主位,還得是嬪位之上才行……」

聽罷這些,安陵容說道:「那我是最末的答應了?」

芳若回她:「答應不是最末的,最末的一等是官女子。」

于是安陵容調侃道:「我只聽說外頭有九品芝麻官,原來宮里還有九品芝麻小主。」

這時的安陵容還未見識到后宮職場的殘酷,她沉浸在「父親母親,我入選了」的驕傲中,此刻的她是相對放松,對未來充滿期待的,所以她能相對單純地如此調侃。

甄嬛不懂就問:「什麼是官女子啊?」

芳若便解釋給甄嬛聽,并特意再次強調宮女晉封要一級一級來,不能越級晉封。

不過從官女子這個小問題上,能看出甄嬛和安陵容細微的學習能力的差異。

安陵容關注的范圍圍繞的是自己,比如我是不是最末位的,還有比我更小一品的芝麻小主之類的。甄嬛相對側重獲取信息的全面性,娘娘是什麼,官女子是什麼等等,她都想了解一下。

第二項培訓議題就是大老板——皇帝。

芳若重點講述了皇帝和純元皇后的婚姻和感情經歷,最后得出結論:「可見咱們皇上長情。」

一個擁有三宮六院的男人,給自己打造「長情」人設,這不就是皇帝的新裝嗎?

所以,當入職培訓時HR說老板很大方、對員工很好之類的話,選擇性地聽一聽就好了。

聽到純元皇后已經去世,安陵容便好奇:「那現在的皇后?」

這時,在旁邊一直認真聽講的浣碧插進來一句:「聽說當今的皇后是庶出……」

芳若很不高興地回浣碧:「有福之人是不分嫡庶的,皇后娘娘人品貴重,母儀天下。」

被芳若這麼變相地一懟,浣碧趕緊認錯說自己失言了。

但是,浣碧這個問題暴露的是她想上位的野心。

因為她自己是甄遠道庶出的私生女,所以她對標地會關注這個問題,而且前面芳若說到「宮女和官女子差不多,如果皇上喜歡,就可以封為答應」的時候,浣碧的眼神都亮了。

這也為后面浣碧會明目張膽地當著甄嬛的面勾引皇帝,想要爬上龍床做小主做了很好的鋪墊。

芳若便趁機介紹皇后的晉升過程:

從「太后賜她為側福晉」,可見宜休是婆婆選中的兒媳婦,所以皇帝對她只有敬重。

這時流朱說:「可我聽說,宮里最得寵的是華妃娘娘。」

芳若回答:「不錯,華妃娘娘是年大將軍的親妹妹,在王府的時候就是專房之寵。」

芳若很聰明,這話說得不露聲色,但又透露給了甄嬛重要的信息,華妃是年大將軍的親妹妹,言外之意,華妃得寵也有娘家的緣故。

浣碧聽得真真的仔細認真,于是她又追問:「既然華妃娘娘盛寵,那為何還不是貴妃,或者是皇貴妃呢?」

芳若說:「因為華妃娘娘無子嗣。」

于是就開始進入第三項議題,后宮的生存機制。

甄嬛總是能看到問題的關鍵:「那華妃娘娘無一子半女已是妃位?」

芳若回:「所以說是盛寵啊,當然這不是最要緊的,最要緊的還是子嗣,實在沒有皇子,公主也好,否則一輩子無依無靠。當然了,華妃娘娘年輕體健,又得皇上盛寵,自然是會有生養的。」

甄嬛繼續追問華妃:「我聽說華妃娘娘傾國傾城?」

芳若回:「漢軍旗的翹楚,莫說漢軍旗,就是滿蒙八旗都放在一塊,都不及華妃娘娘鳳儀萬千。」

安陵容就此得出一個結論:「所以寵冠六宮?」她理解的是:華妃能得到盛寵,是因為她長得漂亮。

芳若笑了笑,不置可否。

甄嬛則說:「李白說過,以色事他人,能得幾時好?」

細細梳理,就會意識到,甄嬛和安陵容在入職培訓中的心態和理解邏輯是有很大差別的。

甄嬛的心情更沉重,她看到的是后宮職場的未知和艱險,以及深陷在和父母家人的別離愁緒中,所以她坐在進宮的轎子里,表情凝重。

而安陵容對后宮職場充滿期待,于她而言,進宮是無上榮耀的事情,她要去后宮職場里為自己打拼出一個光鮮成功的未來,所以她坐在轎子里,摸著自己頭上的配飾,既欣喜又興奮。

我有時候會忍不住想,這時候的安陵容還是一個積極向上的人呀,她這時候的興奮和欣喜大抵就是建立在「我能入選進宮就很好了」的期待之上,所以進宮之前她是滿足開心的。

然而,進宮后她發現生存是很難的事情,于是就慌了手腳,自卑、自我否定等等都隨之而來。

甄嬛能一直保持悲觀的遠見,是因為她從一開始就認識到進宮對她意味著機遇和挑戰并存。

因此,安陵容進宮后的反應是沒有章法的,是錯亂的,茫然的,而甄嬛的舉措是有序的、謹慎的、小心翼翼的。

歸根結底,兩人入宮的初心是不一樣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