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差點被母親賣了的」王姈:她拎得清,保護了自己

看《星漢燦爛》這部劇的時候,不知道你有沒有產生一種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的感覺。

前期飛揚跋扈、沒少欺負女主、討人嫌的角色隨著劇情的發展,可能都會遇到了自己人生中的危機,有的直接失去了家人,背負了血海深仇,有的人攤上了不合格的父母,差點被母親賣了。

前者說的是何昭君,剛出場的時候,她是一個飛揚跋扈、十分囂張的人,不僅看不起未婚夫樓垚,總是羞辱樓垚,還找本來與其毫無恩怨的程少商的麻煩,看到前期的何昭君表現,估計沒幾個人喜歡她。

可是,當看到何昭君遭到男人算計,愛上渣男的代價居然是何家滿門的性命,看到她父兄、傅母慘死,為家人報仇手刃肖世子那一幕,你會發現,這個姑娘也不是太討人厭。

差點被母親賣了的正是王姈,王姈作為男主凌不疑的小迷妹之一,一心一意想要嫁給凌不疑,可是,她身份比不上裕昌郡主高貴,一直是裕昌郡主的馬前卒,沒少干壞事。

在前期劇情里的王姈,無疑是讓人討厭的。可是,看到最新劇情,你可能會覺得,王姈蠻可憐的,攤上這麼個不講道理、跋扈還想把女兒賣了幫弟弟的親媽。

在最新劇情里,對乾安王族有恩的彭坤派人找到了王姈的母親文修君,以文修君的弟弟度日艱難為由,要求文修君去找皇帝,想盡辦法為壽春要到自行鑄幣的權力。

自己鑄造錢幣,這樣的要求無疑是獅子大開口,搞不好能動搖江山社稷的安穩,只要皇帝不昏庸,都不可能允許。可是,文修君仗著自己家對皇后有恩,認為天底下的人都欠他們家的,必須對他們家有求必應,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更離譜的是,來人看到了冒冒失失闖進來的王姈,見王姈長得漂亮,便挾恩求報,要求文修君答應把王姈嫁給彭坤,要知道,此時的彭坤已經是老頭子了,王姈若是嫁給他,一輩子都得毀了。

離譜的是,文修君好歹也是王姈的親媽,居然真的答應了,理由是彭坤是乾安王族的恩人,為了她弟弟,王姈不嫁也得嫁。

為了弟弟,連自己的親生女兒的終身幸福也可以犧牲,將其毫不留情地往火坑里推,文修君這個扶弟魔真的是太了不起了。

劇版王姈會不會嫁給彭坤,尚不清楚,不過,在原著里,王姈形象有所改善,她還算拎得清,最終看透了母親愛弟弟遠甚過丈夫和兒女的真面目后,對母親為了舅舅不惜犧牲整個王家的行為憤恨不已,努力保護了自己。

01.在文修君的眼里,母族乾安王族遠遠大于王家,為了弟弟,她可以犧牲整個王家;

文修君,是老乾安王的女兒,是宣后的表姐妹。

一直以來,文修君都認為,這個天下本該屬于乾安王族,本該屬于自己的父親和弟弟,在她的眼里,文帝搶了他們家族的江山,宣后若不是她父親的照拂,早已死了,絕不可能成為皇后,因此,她認為全天下都欠了他們家的。

文修君仗著自己的身份和父親老乾安王曾對宣后照拂的恩情,為人囂張跋扈,不僅聽到圣旨不跪,而且還挾恩圖報,跑到宮里去找宣后,逼迫其向皇帝建言,滿足彭坤自行鑄幣的無理要求。

「……當初你們母女姐弟依附我家生活,我可待你可不薄,什麼好吃好穿的都分你一半!我父親更是拿你當親生女兒一樣,連郎婿都給你挑的最好的。你都忘了嗎?」

事實上,要論恩情,也是宣后的先人對老乾安王這一脈也恩在先,兩家才結為親家。再者,宣后父親雖然沒了,但是家產還在,即使沒有老乾安王庇護,也活得下去。只是老乾安王心疼妹妹,才把他們接了過去。老乾安王之所以把外甥女許配給皇帝而不是自己的女兒,是因為他跟皇帝是同族,不能婚配,養在身邊的外甥女是最好的人選。

老乾安王與文帝結盟不到三年,就反叛了,另起爐灶,絲毫沒顧及已經嫁人生子的宣后。

說白了,他們對宣后的恩情,并沒有文修君以為的那麼重,以為到了除非文帝把江山讓給她弟弟才還的起的地步。

可是,文修君就是想不通,認為全天下都欠了他們家的,認為文帝只是鳩占鵲巢,暫時占據了皇位,皇位早晚是他弟弟的。

為了幫助弟弟得到皇位,文修君無所不用其極,打著丈夫的旗號,聯系彭坤,要求彭坤給弟弟送錢送糧,囤積糧草,為造反做準備。

她難道不知道,自己這麼做,還打著丈夫的旗號謀反,一旦敗露,她的丈夫和兒女都是死路一條嗎?不,她很清楚,可是,她不在乎。

在她的眼里,丈夫也好,兒女也罷,都比不上弟弟。

王姈急促的喘氣,努力道:「好,這且按下不提。我只問阿母,您冒了阿父的名義去為舅父聚集錢糧,若是事發,別說阿父難逃一死,幾位及冠的兄長最輕也是流放,除了阿母能藉著皇后逃過罪責,王家滿門皆要遭難,阿母難道……絲毫不顧及這些?」

文修君沉默了,就算不關心丈夫死活,兒子們到底是她親生的。片刻后,她道:「為了成就大事,有些也顧不得了……」

攤上這樣的母親,王姈也死心了,對文修君再無半分母女之情。

02.拒絕原諒母親,最終遠嫁,她的結局不算差。

王姈死心了之后,在母親被賜死之前,告訴她兩件事情,一是乾安王也就是文修君的弟弟事敗了之后,把謀反的罪責都推到了姐姐的身上,二是從一開始她父親就是站在文帝這邊的,給文帝傳遞了老乾安王要謀反的消息,才得到了皇帝的重用。

最后,王姈拜別了母親,也斷了這份母女之情。

王姈定定地看著緊閉的門扉,雙手十指緊握,用力到指節發白。她低聲道:「阿母根本不管我們的死活,寧肯讓我們去死也要護著乾安王府。這樣的母親,我絕不原宥!」她回過頭來,沖少商勉強一笑,「回去后,我斗膽要向陛下上書一函,到時還要請娘娘代為呈上。」

王姈親自寫信給皇帝,拍了馬屁,情真意切,也打動了皇帝,最終減輕了對王家的處罰,還賜王姈一份嫁妝,并加了她的未來郎婿一個散職虛銜。

王姈嫁人后,還得了賢惠的名聲,過得很不錯,與程少商也和解了。

攤上一個扶弟魔母親,為了自己的弟弟、娘家可以不顧兒女的前程與性命,這是一大悲哀。

對付這樣不講道理、心里絲毫沒有這個家的父母,你必須拎得清,懂得保護自己的利益,不然,被他們坑死了,他們也不會覺得內疚。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