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原著「全書最糊塗的人」琅嬅:她的人生,敗于兩個丫環

易理人生 2021/09/06 檢舉 我要評論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就多,更何況身居後宮的那些女人。在那個身不由己的生活環境下,女人不需要為工作生活憂愁,每天圍繞在丈夫和孩子身邊,長此以往心胸會變得狹隘是必然。

身為君王的妃嬪無一不去爭,不去奪,包括六宮之主的女人,也逃不過命運的約束。

《如懿傳》的琅嬅大概是弘曆的所有妃嬪中,最讓人敬畏的女人,家世好,身份尊,但她依然活得不夠通透,一生錯信兩個人,將生命斷送。

從家世到身份,琅嬅都優勝如懿。如果她能夠看得長遠,不妄聽讒言,不做那些違背良心的壞事,一心一意照顧孩子,不要急于求成,兩個兒子也不可能無法長大成人。

弘曆,絕不會輕易廢後。

因為廢後,會是一個帝王的污點。

即使琅嬅惡毒善妒如宜修,弘曆依舊會給她皇后的尊榮,不會廢棄了她。

當時,弘曆懷疑是琅嬅害了如懿,害了宮裡的孩子,害了永璜的生母。可他依舊從未想過廢後,他對著琅嬅直言:

既然弘曆不會廢後,且無比重視嫡出,只要琅嬅教育好自己的兒子,穩穩地做著自己的皇后之位即可。可為什麼琅嬅偏偏兩個兒子俱喪,而她自己也含冤而死呢?

因為她太糊塗了。

我反復讀了兩遍《如懿傳》才下筆寫琅嬅,實覺她是本書最糊塗的人,一手王炸的好牌,全部死于兩個丫鬟之手。

其一,逼著蓮心嫁給王欽,結了仇怨。

是蓮心,害了永璉,是蓮心看到琅嬅落水,卻選擇了視而不見。

如果不是她逼著蓮心嫁給王欽,即使海蘭和純嬪想要害永璉,害皇后,她們的手也伸不到長春宮裡。

可偏偏皇后跟她貼身的侍女蓮心結了仇怨。她不是不知道蓮心不願意嫁給王欽,可她偏偏自私地只想了利益,卻沒想過人心都不在了,哪裡還有什麼利益。

既然結了仇怨,知道蓮心受盡了苦楚。要麼好心安撫,恩威並重,重新收攏人心,要麼,把她遠遠地放出去,讓她遠離自己。

可偏偏皇后跟沒事人一樣,既不施恩,又不遠放,依舊讓蓮心在自己身邊當差。

她如此傷害了別人,卻未曾想過別人是否會怨懟她?

她絕對不善良,那就只能是糊塗。

其二,只顧皇后的賢名,不顧素練的艱難。

素練明著是皇后的人,卻事事聽從嘉貴妃的。其實,皇后真的沒想過要害人,都是素練在嘉貴妃的授意和引導下去做的。

素練為什麼不把皇后當主子,反而把嘉貴妃當了主子?

實在是,她在皇后身邊的日子極其難過。

素練家裡有重病的母親需要錢財,可皇后一味節儉,皇后宮裡的奴才,不管是衣服還是銀錢,都是減半的。而嘉貴妃則多次給予素練錢財,讓她為母治病。

皇后也想過要把素練嫁給王欽,還是嘉貴妃不想失去這顆棋子,為素練求情,才免于她嫁給王欽這樣的惡人。

一個又送錢財,又送恩惠,一個只顧自己,不顧別人,素練暗裡把嘉貴人當成主人,實在是太正常了。

嘉貴妃打著為皇后好的名義,而素練又把嘉貴妃當恩人,自然是嘉貴妃說什麼是什麼。

于是,素練參與了嘉貴妃做的所有壞事,而這些壞事又全部算到了皇后的頭上。

玫嬪害死了永琮,還算計了皇后落水,她要為自己的孩子報仇,可其實害死她孩子的,壓根就不是皇后。

就算慧貴妃如此驕橫跋扈,都知道善待自己的身邊人。畢竟,要是身邊人都不向著主子,那才真的是步步危機。

可皇后一國之母,卻絲毫不懂得「善待」身邊人的重要性。

蓮心被王欽害的那樣慘,她竟然還能跟素練說出這樣的話:

她哪裡把身邊的貼身丫鬟,當成了活生生的人。可她既不肯善待別人,還指望著別人全心全意地維護她,何其愚蠢,何其糊塗。

深宮之中,你可以自私,可以不善良,因為你善良了,就沒辦法活下去。可深宮之中,最要不得就是糊塗。

害了別人,不善待別人,還依舊重用別人。全書裡,能有這種操作的,也只有琅嬅了。

記住,為人處世,永遠別低估了身邊的「小人物」。

不管是琅嬅的失敗,還是如懿的失敗,都跟身邊的小人物有關。

如懿的孩子,也是被小人物田姥姥所害,起因是田姥姥急需用錢而如懿不重重獎勵為自己接生的嬤嬤,反而把銀錢減半。結果,被魏嬿婉鑽了空子,收攏了田姥姥的心。

如懿覺得自己在這件事上,從沒有錯。

而皇后琅嬅也同樣為了所謂的賢名,減半了身邊人的銀錢,並且還撤了不少永璉身邊的伺候的奴才,導致素練的異心,兩個兒子的慘死。

而她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被誰害死的。

比起《如懿傳》,我更喜歡《知否》,實在是論人情練達,《如懿傳》遠遠不及《知否》。

在《知否》裡,盛明蘭專門教過盛品蘭管家

主人家的手不能太緊了,手底下的人也要過日子。他們跟個好主子,無非就是為了過得好一點。主人家太節儉,太嚴苛了,奴才們長期受罪,得不到好處,難免生出不滿之心。

可惜,琅嬅作為一國之母,卻連這點微末的禦下道理都不懂。當然,如懿也不懂。

于是,她們兩個人的敗局,幾乎都跟身邊人的不滿有關。

當然,琅嬅的糊塗,遠不止于此。

她是全書裡,唯一對孩子太過苛刻的額娘。

永璉的死,蓮心是直接兇手,可是,永璉的病,卻是琅嬅逼出來的。

永璉已經困的坐不住了,她依舊不肯讓永璉睡覺。永璉熬不住,頻頻瞌睡,要是別的當媽的,早就讓孩子去休息了。什麼能比孩子的健康更重要。

可是,琅嬅卻逼著永璉去罰站。最後,永璉小小年紀,就勞累過度,得了喘症。

孩子都已經病了,那就好好養身體,只要活著,比什麼都重要。

可琅嬅依舊逼著孩子不斷地學習,不斷地上進,孩子剛好一點,她就要逼孩子讀書。

說實話,看到此處,既覺得琅嬅涼薄,更覺得她糊塗。她好像從始至終都分不清,該對誰好,到底什麼才是她最該做的。

包括她後來讓唯一的女兒遠嫁。

太后看重的是,孩子留在身邊的裡子,而她要的卻是表面上的風光。

琅嬅,這「本末倒置」的一生。

琅嬅,最看重的不是自己,不是自己孩子的健康和快樂,她更看重的是她和她的孩子要給富察家帶來榮光。

她所做的一切,與其說是為了她自己,為了她的孩子,不如說是為了富察家。

因為是為了富察家,于是她未曾善待自己,也未曾善待自己的孩子。她給自己身上加了無數的責任,也給孩子身上加了無數的責任。

她當皇后的一生徒有榮寵,身邊的人過的日子,卻連寵妃身邊的丫鬟都不如。她的孩子,雖是嫡子,卻未享受多少快樂和安逸,生生被「過重」的責任給壓死了。

琅嬅,太過要強。

可她的要強,卻是本末倒置的。

一個人只有自己好,自己身邊的人好,自己的孩子好,她才能真的有能力,也有底氣去護著旁的人。

可惜,琅嬅至死都不明白這最淺顯的道理。

真的刻薄,也真的糊塗。

一堵堵高不可測的宮牆,堵住的不只是她們的自由,更是封閉了宮中人的情和心。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這裡有更精彩更精準的宮鬥劇解析等著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