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給皇后的3次「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報復

《甄嬛傳》最後一集,甄嬛看望被禁足在景仁宮的皇后時,對皇后說:

「沒有你,何來今日的甄嬛,哀家能有今日,全靠皇后您一手指點歷練。」

的確,如果前後認真複盤一下就會發現,甄嬛回宮後用在皇上身上的手段和策略完全是複製了皇后曾經對她用過的手段和策略,堪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從全域來看,甄嬛一共給了皇后三次「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報復。

前面我已經寫過,甄嬛用肚子裡的孩子碰瓷嫁禍皇后,仿照的就是皇后拿安陵容肚子裡的孩子嫁禍陷害甄嬛的計謀。這裡就不再贅述,複習可以點這裡。

這次梳理下另外兩次。

一次是:回宮後甄嬛除掉三阿哥打壓皇后的策略用的就是當年皇后打壓甄嬛並逼其離宮的策略。

皇帝除掉了謀逆之人允䄉,甄遠道成了功臣,甄嬛也備受皇帝寵愛。而且為了還當年允䄉福晉的人情,甄嬛在皇帝面前幫允䄉的孩子求了情。

皇后便是拿甄嬛為允䄉的兒子弘暄求情做文章,借機給皇帝吹風的。

她主動提及:「……皇上已賞了恩典給弘暄,也算是積福積善了。」

皇帝說:「那是莞嬪提醒了一句,希望朕憐憫允䄉一脈。」

皇后便趁機找出甄嬛的錯漏:「……皇上,莞嬪她雖得盛寵,可是有時候也失規矩了。」

皇帝聽出來皇后的話外音,疑問:「皇后不是一向喜歡莞嬪嗎?今兒是怎麼了?」潛臺詞就是:甄嬛不是你扶持的人麼?怎麼你還對自己人下手了?

皇后解釋道:「正因臣妾看重莞嬪,而她又即將封妃,所以不得不說,皇上方才說弘暄封爵之事是莞嬪提醒皇上的,臣妾雖然欣慰莞嬪仁厚,可是也擔心莞嬪不該置喙朝政。」

皇帝聽出了皇后對甄嬛的打壓嫉妒之意,便下意識袒護甄嬛說:「弘暄的事也算是家事。」

皇后不依不饒:「……但允䄉謀逆之事便是國事,家事與國事原為一體,正因為莞嬪心善,臣妾才怕她為人蠱惑,為他人做了嫁衣,自己都還不知道啊。」

皇后雖然一直誇讚甄嬛「仁厚」「心善」,但實際上是在給甄嬛潑髒水,尤其這句「為人蠱惑,為他人做了嫁衣,自己都還不知道啊」,並不是真的在說甄嬛很笨被人利用,而是提醒皇帝甄嬛恃寵而驕,利用他為自己謀好處。

皇帝生平最怕別人算計他,皇后這話直接挑起了皇帝對甄嬛的不滿,加上甄遠道的表現,皇帝說:「這樣說來,莞嬪跟她父親心思是一路的,都對朕不喜歡的人有憐憫之心。」

皇后這番挑撥真正的目的在于,讓皇帝意識到甄嬛是一個不懂進退分寸的人,這招叫釜底抽薪。皇后的邏輯是:你不是要給甄嬛妃位麼?那麼我就讓你意識到她甄嬛德不配位,以後當了妃子等級高了,你不好掌控和管理。

緊接著,皇后又在甄嬛封妃的禮服上動了手腳,讓甄嬛誤穿了純元的舊衣,連環招數用完,甄嬛徹底把皇帝惹惱了。

皇后對甄嬛使的這些手段總結起來就如她自己所說:「純元皇后是皇上最昂不下的人,何況之前祺貴人的阿瑪做了不少功夫,皇上早就惱了莞嬪了。」

皇后擊破甄嬛的思路是:你是功臣之女,好的,那我就狙你恃寵而驕算計皇帝;你要封妃,那我就狙你德不配位;你招皇帝喜歡,那我就挑撥你和皇帝的感情。

不得不說,皇后這個思路能成功完全是因為他了解皇帝對純元的在乎和在意,以及懂得皇帝多疑和好猜忌的心思。

這個時期的甄嬛雖然也很聰明很有手段,但她輸在對皇帝的性情沒有深刻的認知,更沒看清皇后的嘴臉。

其實甄嬛不懂皇帝實屬正常,甄嬛一個自信豐滿的主動型人格,怎麼能理解皇帝那種沒有安全感的被動型人格。

但是回宮後的甄嬛成長了。

當初甄嬛為允䄉的孩子求情激起了皇帝的不滿:「這樣說來,莞嬪跟她父親心思是一路的,都對朕不喜歡的人有憐憫之心。」

如今三阿哥幫老八和老十四求情,也是一樣的道理,用皇帝的話說就是:「……今日你卻反過來要替害朕的人來求情,與他們沆瀣一氣來忤逆朕。」

回宮後的甄嬛對皇帝的性情是徹底的拿捏了。

與當初皇后讓祺貴人的爹在背後告黑狀引發皇帝對甄遠道的不滿如出一轍,如今是皇后自己上竄下跳惹惱了皇帝:「你皇額娘奔走牽線,只盼你成為太子呢!」

對于這一點,甄嬛的策略就是以靜制動,她低調不爭不搶,就把皇后的爭搶和迫切襯托地更加明顯,也就更讓皇帝討厭。

除掉三阿哥之後,為了能徹底扳倒皇后,甄嬛和當年的皇后一樣,搬出了「純元」這一絕殺。

同樣的連環招數,當年皇后讓甄嬛敗走麥城被廢離宮,如今甄嬛也給了皇后致命一擊。

而最終把皇后一擊擊倒的關鍵計策,也是皇后教給甄嬛的,也就是另一次甄嬛對皇后的以牙還牙。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