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瑯琊榜》算計了蒞陽的謝玉,是世人眼中的惡人,卻唯獨愛她如命

絕代佳人誤終身,錯愛一人終傷情,年少相識,卻隔著千山萬水,飛蛾撲火的愛情,注定是一場悲劇。

沒落世家的公子哥,單戀最得圣心的長公主,而心高氣傲,風華正茂的小公主,卻偏偏愛上了為質的敵國皇子。

這場糾葛的愛情,是蒞陽長公主悲劇一生的源頭,她的遺憾,是她愛錯了人,她的悲慘,是被當成了棋子擺布。

劫難突如其來,打擊隨之而至,愛而不得,遭受拋棄,又被迫下嫁,樁樁件件,都足以令一個剛烈的女子,陷入瘋狂。

這所有的磨難,都成為了一個可怕的詛咒,生生的毀去了那個,明媚動人,光芒萬丈的女子。

而最悲哀的是,無論蒞陽是否愿意承認,下嫁這個自己不愛,且壞事做盡,卻滿心滿眼都是自己的謝玉,是對于那時候的她,最好的結局。

能夠讓戰功赫赫,位高權重,心狠手辣,老謀深算的寧國侯謝玉,心甘情愿,鐘情一生的女子,該是怎樣的絕代風華?

那是自大梁皇室走出,雍容華貴,容色氣質,非尋常女子可比的,最尊貴的長公主殿下。

膚如凝脂,螓( qín)首峨眉,碧眼流光,燦若星斗,唇紅齒白,巧笑倩兮,顧盼生姿,雖然只是年少,卻已長成了一副絕美的容顏。

那時候的蒞陽公主,驕傲卻不冷漠,固執卻不任性,桃花馬,石榴裙,飛揚颯爽,性如烈火,是鮮衣怒馬,可以與驕陽爭輝的女子。

她是先皇最受寵的公主,是皇上最小的親妹妹,集萬千寵愛于一身,向往自由,追求真愛,不受世俗束縛,那敢愛敢恨的個性,最是難得。

奈何生在皇家,縱然享天下之供養,是受人仰望的天之驕女,一出世便嬴在了起跑線上,卻也在同時,背負了沉重的命運與枷鎖。

一生追求自由,卻始終不得自由,愛情,婚姻,皆不能為自己所選,這便是皇家兒女,必須接受的宿命。

大梁最尊貴的公主,卻愛上了南楚送來為質的皇子,這份愛情的終局,竟從一開始,便注定悲慘至極,不得圓滿了。

年少之時的蒞陽公主,天真爛漫,善良單純,她在父皇,母后,長兄,長姐的偏愛之下長大,明艷燦爛,活得像太陽一般。

而自幼被母國所棄,送到敵國為質的皇子宇文霖,雖然與蒞陽公主,同為皇族出身,可無論是境遇,還是經歷,都截然不同。

在寵愛里長大的公主,與在怨恨中生存的皇子,根本就無法匹配。

拋開兩國之間的恩怨不談,他們之間,便是心境與個性,都是相反的,年少的蒞陽公主,愿意為了愛情,而不顧一切,可身為質子的宇文霖,卻無法將愛情放在第一位。

蒞陽公主聰慧過人,這道理如此淺顯,可她卻還是被愛情,迷惑了雙眼,蒙蔽了內心。

真正心懷愛意的人,不會將愛掛在嘴上,不會說著不切實際的甜言蜜語,卻會表現在行動之上。

并且,因為絕對的重視,所以充分尊重,也因為不想失去,所以絕不染指。

可宇文霖對蒞陽,卻似乎是利用,多過于愛情,只是亂花漸欲迷人眼,令初嘗情愛的蒞陽,無法分辨。

大梁與南楚,多年來始終敵對,戰事頻發,劍拔弩張,爭斗不斷,哪怕南楚皇帝送來了皇子宇文霖為質,維持表面的和平,卻依舊改變不了,兩國敵對的實質。

淪為質子的皇子,明擺著是不受重視的,母國都不重視,敵國又怎會重視呢?

所以宇文霖來到大梁的日子,究竟過得如何,根本不用親眼目睹,便可想而知了。

一個受盡屈辱,隱忍求生的皇子,與受盡寵愛,灑脫自由的公主相遇,他們的截然相反,卻恰恰成為了吸引彼此的理由。

也許蒞陽從未見過這樣的男子,出身貴族,卻漂泊異鄉,深沉而穩重,全然不似少年郎那般活潑開朗。

可陰郁少年,依然有人愛慕,蒞陽便是遙遙一見初相逢,自此便誤了終身。

若是平民百姓,可能只要門當戶對,便可以順利聯姻了,可皇家要考慮的因素,卻是要復雜得多。

這皇族與皇族之間,也是有等級差別的,能夠被送來當質子的皇子,必定是既不受寵愛,又無母族依仗。

即便亦是皇室血脈,不但不一定擁有光明的未來,還有可能隨身丟掉性命,這樣的人,又怎能與大量最受寵的公主進行婚配呢?

事實上,先皇當時因疼愛女兒,也動搖過下嫁愛女的心思,但是,當他要求宇文霖一生留在大梁之時,卻遭到了宇文霖的拒絕。

身為質子,能夠得到蒞陽公主的青睞,已是榮幸之至,可他卻并不愿意,為了所愛之人,犧牲自己的自由,放棄回到母國的希望。

若不能全心全意愛護,便不能給蒞陽公主幸福,也許,這便是當時,先皇極力反對的根本原因吧。

若宇文霖不能留在大梁,那麼蒞陽公主若嫁給宇文霖為妻,便是終有一日,要跟隨他回到南楚。

蒞陽公主是被捧在手心里長大的,獨自一人遠嫁他國,還是隨時可能與大梁開戰的南楚。

到時候天高地遠,根本鞭長莫及,大梁不但沒有辦法,保證公主的幸福,還有可能,連她的性命,都無法保全。

畢竟,若到時兩國開戰,南楚以蒞陽公主為人質,用她的性命來威脅大梁,那麼,結局便只能是犧牲公主的性命,為大梁免除后顧之憂了。

父母之愛子,必為其計深遠,都說皇家薄情,可無論如何,做父母的,總不忍心,眼睜睜的看著女兒,往火坑里跳。

所以,當宇文霖壯著膽子,求娶蒞陽公主的時候,遭到了果斷的拒絕。

蒞陽公主的母后,十分精明,一眼便看出了宇文霖待自己的女兒,到底有幾分真心。

也許喜歡是真的,可深愛,是絕對達不到的。

否則,宇文霖不會在婚事渺茫,前途未明的情況下,借著蒞陽公主的深情與單純,占有了她,又在明知她懷有身孕之時,拋棄了她。

宇文霖以放棄蒞陽公主為代價,換取了回到母國的機會。

女子的名聲與清白,比性命還要重要,可他終究還是狠下心來,不管不顧的逃走,獨留蒞陽公主,獨自面對狂風暴雨。

公主未婚先孕,是皇室的丑聞,無論如何都必須被扼殺在搖籃里,奈何蒞陽公主個性執拗,既不愿落胎,也不愿嫁人。

雖然,蒞陽公主,一直都是乖巧聽話的,可唯獨對于這件事,十分固執,這場失敗的愛情,令她看清了人心,也有所成長,卻不忍放棄腹中的生命,更不愿連累他人。

蒞陽公主的母后,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她迫切的,想要為女兒解決所有難題,也要妥善的安置女兒的后半生。

謝玉對蒞陽公主鐘情已久,所以蒞陽公主的母后,在挑選駙馬之時,選中了謝玉。

他們以一杯情絲繞,令蒞陽公主在意亂情迷之時,與謝玉共度了一夜。

第二日醒來之時,一切都水到渠成,根本不容許蒞陽公主,有任何拒絕的機會。

如果說被愛人拋棄,是一個沉重的打擊的話,那麼下嫁自己并不喜歡的男人,便是滅頂之災。

可即便如此痛苦,蒞陽依舊是那個意志堅定的姑娘,所以才會說出那句:情生自愿,事過無悔。

只是,在她確定自己再無退路,只能出嫁的時候,她便令自己的心,徹底死去了。

從明媚張揚,活潑熱烈的小公主,到謹慎守禮,沉默寡言的侯爵夫人,蒞陽公主的改變,僅僅是那一瞬間而已。

謝玉雖然以下作的手段,娶到了蒞陽公主,卻也是真心實意的,待她好的。

野心勃勃,事業心極強的謝玉,卻甘愿讓蒞陽公主,成為自己唯一的軟肋。

他為了權勢地位,做盡了錯事,向來心思歹毒,出手狠辣,卻也給了蒞陽公主,唯一的柔情。

為了妻子,他容忍下了別人的孩子,雖然后來,屬于他們自己的兒女接連出生,可謝玉卻依然只對蒞陽公主,疼愛有加。

在謝玉的眼中,只要是可以利用的,哪怕是自己的親生骨肉,也在所不惜,可唯獨蒞陽公主,是他人生中,獨一無二的例外。

摻雜了私欲的愛情,卻依然那般純粹,謝玉無情的對待所有人,卻只對蒞陽長公主情有獨鐘。

蒞陽公主從來都不是任性的人,尤其是在經歷了這麼多磨難之后,她變得格外清醒。

可這世間之事,便是如此,越清醒,便會越失望,越失望,便會越沉默。

只是那情絲繞,是她無法磨滅的陰影,所以,在霓凰郡主亦身中此毒,差點被毀去名節的時候,她才會出手相救。

并且,在她的心里,霓凰郡主真的很像曾經的自己,那般張揚熱烈,堅韌執著,深情專一。

謝玉,知道蒞陽公主所有的痛苦,所有的無奈,可他除了傾盡一切的對她好,別無他法,哪怕她不愿接受,他也甘之如飴。

從世家公子,一躍成為當朝駙馬,因為迎娶了蒞陽公主,謝玉直接越過了很多BOSS,得以快速升級。

而蒞陽公主,也給全了謝玉的面子,她沒有讓謝玉居住在公主府,而是直接住進了謝玉的府中。

自嫁入之后,她也從未擺過公主的架子,反而謙順溫柔,極其和善,就連府中的下人都說,仿佛從未見過夫人,有過失態之舉。

謝玉的祖上,也是有功勛在身的,所以可以世代襲爵,只是到了他這一代,祖上的庇蔭已經約等于沒有了。

所以表面上,謝玉是出身于侯爵世家的公子,可實際上,因家族早已沒落,所以謝玉根本無所依仗。

他從小就知道,若想要有所得,便只能靠自己的努力,雖然表面上溫文爾雅,可內心里,卻一直都是野心勃勃的。

而蒞陽公主,在謝玉身邊的日子,似乎什麼都知道,又似乎什麼都不知道。

她始終是一副,淡漠疏離的模樣,靜靜的看著,世人沉淪。

似乎除了自己的孩子,這世間,已經再無她在意的人或事了。

女子本弱,為母則剛,蒞陽公主隨著肚子越來越大,母性也被激發了出來,她知道,謝玉一直想要將這個孩子處之而后快,所以拼了命也要保全這個孩子。

她即將臨盆之時,瘟疫爆發,為躲避災劫,專心生產,她便于寺廟中暫住。

泉山莊莊主卓鼎風的妻子,也是因此居住在寺廟,兩人甚為投緣,結下了一段奇妙的緣分。

那夜雷雨交加,兩位夫人同時生產,謝玉派遣殺手,來除掉蒞陽公主腹中之子,然而兩位貴人一起生孩子,場面無比混亂,所以殺手認錯了孩子,也殺錯了人。

最終,蒞陽公主的孩子僥幸生還,她為了保護孩子,假意分不清究竟活下來的孩子,到底是不是自己所生。

而卓夫人,卻是真的分不清楚,到底生還的這個孩子,是否屬于自己。

梁成帝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便給這個孩子賜姓賜名,讓他冠以國姓蕭,取名為蕭景睿,自此,他便成為了謝家和卓家,共同的孩子。

原本,蒞陽公主以為,日子便這樣平平淡淡的過下去,便很好了。

可那時候的她,并沒有完全了解謝玉,更沒有想到,謝玉為了向上爬,不惜害死了自己的大姐夫,赤焰軍統帥林燮(xiè),也令自己的親姐姐,絕望自盡。

就連那苦命的侄兒,也隨著全軍覆沒的七萬赤焰軍,埋骨于梅嶺之中。

雖然,造成這場冤案的,不僅僅是謝玉一個人,赤焰軍威震四方,手握軍權,又所向睥睨,自然惹得皇上忌憚。

而謝玉只是正巧野心膨脹,還絲毫不加以掩飾,又因娶了蒞陽長公主,成為了駙馬,風頭正盛,所以才被懸鏡司首尊夏江逼迫,與其聯手對抗赤焰軍。

他背叛赤焰軍,找來書生模仿赤焰軍前鋒聶楓的字跡,污蔑赤焰軍以及祁王謀反,又表面上,假意去搬救兵,暗地里,卻率領大軍來了個回馬槍。

在他們的謀算之下,抗敵到精疲力盡,努力到無能為力的七萬赤焰軍將士,竟于有口難辨的情況下,死在了友軍的刀下。

在梁帝,夏江的輔助之下,謝玉成功扳倒了林家,還因此立了大功。

加官進爵,封侯拜相,收編赤焰軍舊部,手握軍權,在最短的時日內,獲得了最大的成就。

只是林家滿門忠烈,卻被強加上謀逆之罪,就連死了,都只能暴尸荒野,這對于這般忠心耿耿的精兵良將來說,實在太過殘忍了。

也許是因為懷揣著太大的冤屈,令林燮(xiè)之子,赤焰軍少帥林殊,在最惡劣的情況下,于生死邊緣拼命掙扎,強撐著一口氣,于地獄之中,攜怨歸來。

他是年少成名的不敗將軍,不但有勇有謀,還擁有一身無敵的武藝,可經此一遭,卻身中火寒奇毒,竟無法言語。

為了解毒,他經歷了極其痛苦的過程,削皮挫骨,碎骨拔毒,最終,毒解了,容貌變了,一身武功也沒了,從英勇無畏的少將軍,成為了病弱的少年。

因為這份仇恨,令林殊化身江左梅郎梅長蘇,強勢歸來,一邊輔佐昔日的兄弟靖王蕭景琰,一邊部署謀劃復仇。

若梅長蘇沒有出現,也許謝玉會一生順遂,風光無限,可因為這份仇恨,令梅長蘇,直接成了謝玉的克星。

對于謝玉來說,除了蒞陽公主,其他人都是棋子,包括自己的兒子,和女兒。

野心的膨脹,是沒有底線的,謝玉已經一手遮天了,卻還是要參與進奪嫡的戰爭之中。

站隊很重要,若選擇錯了,會對自己和家族,都產生影響,為了能夠兩全,他將兒子安排在譽王的身邊,自己則留在太子身邊輔佐。

這樣一來,無論是誰最終上位,謝家都有說辭可以脫身,最終榮華富貴,權力地位,都會得以保全。

然而,謝玉明明是一個老謀深算的狐貍,卻偏偏被復仇而來的梅長蘇算計了,他算計了一輩子,卻終究敵不過,死過一次的人。

在梅長蘇的算計之下,所有陷害過赤焰軍的人,都一一受到了懲罰,而謝玉,他只差一點點就能成為最后的贏家了,奈何終究還是敗在了自己最愛的蒞陽面前。

無論眼前的路有多絕,謝玉從未想過放棄,可面對蒞陽的以死相迫,終究還是丟盔棄甲,放棄了所有的抵抗。

他覺得,自己愛了那麼多年的妻子,要為了她的兒子,舍棄自己了,可他終究還是不忍心責怪她,只是問了一句:我們這輩子還能見面嗎?

蒞陽公主并不是鐵石心腸之人,她讓謝玉投降,只是覺得,她護不住他的性命,至少可以護住他的名聲。

事實上,謝玉有機會逃走的,可他為了謝家,為了蒞陽公主,卻放棄,被流放之前,他將赤焰軍被害的經過,寫了下來,留給妻子,用以護她周全。

哪怕自身都難保了,可謝玉卻還是最在意蒞陽公主,他愛了她一場,除了最開始的卑鄙之外,他真的做到了,一生守護,不再欺騙。

一個十惡不赦的惡人,竟也會愛得如此轟轟烈烈,哪怕自己陷入絕境,也要護得愛人周全。

謝玉做了世人眼中的魔鬼,雙手浸滿鮮血,從他肆意戕害無辜之人的那一刻,便注定了悲慘的結局。

所以哪怕他視蒞陽公主為生命,卻也只能護到此處為止了,愛了半生,無法終老,這便是他壞事做盡的懲罰。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