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果郡王死而復生後的一個舉動,徹底暴露了他的真面目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儘管很多讀者都不願相信果郡王接近甄嬛是有目的的,並非是一場純粹的愛情。可事實卻是,原著中有很多疑點都在暗指果郡王的愛情,其實就是一場陰謀。

1、舒太妃的態度很可疑

當允禮與甄嬛在甘露寺確定關係後,曾帶著甄嬛一起來向舒太妃請安。

舒太妃竟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來,欣慰地笑道:「終於在一起了。好,好!」

舒太妃的反應正常嗎?作為允禮的生母,居然支持自己的兒子以身涉險去接手皇帝的女人。且不說甄嬛是一個跟別人生過孩子的殘花敗柳。更主要的, 甄嬛還是一個罪臣之女。

舒太妃應該很清楚娶罪臣之女的後果是什麼。 當初,她的摯友何綿綿——浣碧的生母,就因為是罪臣之女,所以才被甄遠道拋棄,連納她為妾都不敢。以至於讓浣碧淪為見不得光的「私生女」。

如今,自己的兒子要娶罪臣之女。舒太妃居然眉開眼笑,如釋重負,這合常理麼?

還有,如果真像果郡王對甄嬛許諾的那樣:會娶甄嬛做嫡福晉,那麼,作為允禮嫡福晉的甄嬛,將來該怎樣去給太后請安呢?要知道,果郡王娶了孟靜嫻後,即便孟靜嫻只是側福晉,卻也要跟隨果郡王一起去給太后請安的, 難道甄嬛可以不去?

所以說,正常情況下,舒太妃怎麼敢給予甄嬛和允禮「祝福」?這顯然是作死啊!因此才說,舒太妃的態度就存在重大疑點。除非,她早就知道允禮親近甄嬛的目的,否則,寧死也不會答應。

2、允禮「死而復生」後的一個行為不合常理

這個情節真有些讓人看不下去,甄嬛剛懷孕,允禮就接到聖旨離開了;甄嬛剛謀劃好了回宮,果郡王就「死而復生」地回來了。怎麼就那麼巧?

更巧的是,他還做了甄嬛的冊封使。這樣一來,一切都無法轉圜了,甄嬛必須進宮,別無選擇。 在原著中,這個疑點相當明顯。允禮死而復生後的第一個舉動,是先回了皇宮,而不是甘露寺。

我們可以來看一段原著原文。(為方便大家閱讀,我把原著原文裡的人稱與人名改成了電視劇裡的人稱與人名了,基本情節不變。)原文如下:

蘇培盛親手將聖旨交到甄嬛手裡:「恭喜娘娘,皇上的意思,三日後大吉,請冊封使引娘娘回宮。娘娘斷斷想不到冊封使是哪位貴人,當真是大吉大利的貴人呢!」他小跑至門外,引了一人進來,道:「王爺請。」

甄嬛只當是別的王爺,一徑只低了頭。那人似乎也未看甄嬛,只懶洋洋向蘇培盛笑道:「皇兄又看上了哪位美人?巴巴得要本王親自跑到寺裡迎接。聽聞上回冊封葉氏,可是勞駕公公跑去獅虎苑宣的旨。」

甄嬛耳中轟地一響,直如打了個響雷一般——這聲音怎麼如此熟悉?甄嬛迫不及待地抬頭,目光所及的刹那,整個人都變得手足酸軟,幾乎要委頓下去了:「允禮,允禮!」

允禮這個反應是不是有點誇張和詭異?皇帝讓他來甘露寺接嬪妃,他即便用腳趾頭想,也該猜到是來接甄嬛啊! 哪個新秀會有這樣深的資質和身份,配讓一個王爺來接,而且還是用這麼大的陣仗?

他在為皇兄侍疾時,也曾親耳聽到皇兄在夢中呼喚「甄嬛」。知道皇兄對甄嬛念念不忘。更何況,甘露寺這種地方,幾乎都是些粗鄙醜陋的尼姑,皇帝偶爾來進香,也必然是為太后祈福或祈禱國運,怎麼會把侍奉佛祖的尼姑納為嬪妃,豈非是對佛祖的大不敬?

所以說,他此番前來,除了接甄嬛還能有誰?又何必表現得如此錯愕驚訝呢?越驚訝,就越證明他心中有鬼、欲蓋彌彰。原文繼續:

允禮轉過頭來,一張臉在刹那間變得雪白沒有人色,他似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嬛……」

蘇培盛向甄嬛笑道:「王爺是昨日才回來的,平平安安,毫髮無傷,皇上可高興壞了,直在宮中留了一宿。這可是咱大清的洪福齊天哪。皇上想著王爺如此後福無窮,和娘娘是一樣的,才特特地請了王爺來做冊封使呐!」

或許甄嬛當時沒反應過來, 但蘇培盛的話,卻瞬間暴露了果郡王的「別有用心。」

蘇培盛說得極明白了:果郡王回來之後,是直接去了皇宮。然後才被皇帝指派為冊封使的。

如果允禮真愛甄嬛,死而復生後的第一反應不該是先來會見至親至愛的人嗎?先悄悄去看甄嬛,後去拜見自己的母妃,這才合乎人之常情啊。怎麼可能是先去見皇上呢?

所以說,這原本就是他們母子倆設計好了的。母子倆一唱一和,把甄嬛忽悠了。其最終目的,不過就是想醞釀一出「孝莊與多爾袞的戲碼。」其野心之大,已昭然若揭。

一堵堵高不可測的宮牆,堵住的不只是她們的自由,更是封閉了宮中人的情和心。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這裡有更精彩更精準的宮鬥劇解析等著你!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