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盛紘不是非林噙霜不可,他只是想要個知冷知熱的解語花

很多人看到電視劇《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中,林小娘向盛紘攤牌之后,盛紘痛哭流涕的樣子,都幸災樂禍地調侃「紘郎」中年失戀了,愛了多年的女子竟心如蛇蝎,盛紘怎能不傷心呢?

但其實在原著里,盛紘并不是非要林噙霜不可的,只是正妻王氏太過彪悍不解風情,盛紘在迫切想要從別的女子身上獲得溫柔,林噙霜不過剛好在婚嫁的年紀趕上了時候。

王氏不屑與妾室爭寵,便抬了自己的陪房香姨娘做妾,但王家給她準備的陪嫁容貌并不出色,沒過多久盛紘自己領了個同僚送的美女萍姨娘回家,可惜還是比不上林噙霜的姿色。

王家人見狀便給王氏出了個主意選個絕色美女蓋過林噙霜的風采,王氏挑挑選選還真就買了個荊釵布裙難掩覺得的美人衛姨娘回來,瞎貓碰上死耗子奪了盛紘的寵愛。

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盛紘缺的是個慰藉,所以香姨娘和萍姨娘才不得寵,與其往容貌方面尋人,不如找個會識文斷字善解人意能與盛紘討論詩詞歌賦的女子。

用盛老太太的話來說,就是: 「你爹爹就那麼點兒要求,那邊的都幾歲了?買個懂風情會詩文的女子來,別讓那人生育,就結了。」

不過由于王氏千挑萬選來的衛姨娘實在美麗,哪怕肚子里沒有墨水,盛紘也愿意親自教她讀書識字,可見美人再好,也是要有共同語言才行。

衛姨娘在生下明蘭之后的幾年里,在盛紘的調教之下越來越能接得上主君的話題,這下不僅讓林噙霜警鈴大作,就連王氏都開始忌憚,尤其是在衛姨娘懷上二胎之后,王氏和林氏都有些容不下她了。

衛姨娘就是在這種情況下遇害的,王氏故意在她預產期那幾天支走盛紘,林噙霜便趁機在她的食物中下了不少寒涼之物,又在她生產那天支走下人穩婆,這才導致衛姨娘一尸兩命。

王氏的想法非常簡單,她甚至都沒有想到林噙霜敢害人性命,只想著等衛姨娘吃了苦頭,自然會與林噙霜相斗,她好坐收漁翁之利。

即便后來得知衛姨娘被害死了也不慌,還以為林噙霜這次說什麼也別想撇清干凈。

王氏哪里想得到,就是因為衛姨娘沒了,盛紘才必須要保下林噙霜,畢竟這是他僅剩的解語花了。

只有衛姨娘能活著,王氏才能想怎麼對付林噙霜就怎麼對付林噙霜,盛紘都不會過問,可是唯一能與林噙霜相比較的衛姨娘沒了,林噙霜的重要性才體現了出來。

你以為盛紘猜不到林噙霜做的手腳嗎?他連王氏是故意拉他去王家吃飯的意圖都想得明白,林噙霜那點小動作要查出來根本不難,可是為了自己今后的幸福,盛紘硬是把這事兒壓了下去。

原著里的衛姨娘就沒有電視劇里的那麼幸運,留下個為她報仇雪恨的女兒,原著里的小明蘭因為喪母之痛也夭折了,隨之而來的是穿越到她身體里的未來人姚依依,非親非故的她只想好好活著。

倒是林噙霜給自己弄了個情敵,她清楚自己年紀越來越大在盛紘心里的地位大不如前,就也挑了個年輕貌美的丫鬟菊芳給收房,好為墨蘭高嫁的事情做準備。

誰知墨蘭勾搭外男的事情東窗事發后,盛老太太以雷霆手段趕走了林噙霜,又三兩句話策反菊芳并激起她對林噙霜的仇恨,林噙霜去了平嶺莊后,菊芳就成了盛紘的新寵,說了不少林噙霜的壞話。

很快盛紘就沉溺在菊芳的溫柔鄉當中,對林噙霜愈發厭惡,后來又為了減輕長柏的負擔,收了不少王氏給兒子準備的通房,就更記不起林噙霜這個人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