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宜修害死純元才發現,自己不過是皇帝的一把刀

導語:《甄嬛傳》中,最可憐的人,實際上是宜修,因為宜修是第一個被皇帝利用和欺騙的女人,也是為皇帝做出犧牲最大的女人。徒有皇后之名,皇帝卻從未真正愛過她,充其量只是因為共同利益做了一對「合伙人而已」。

并且,在純元死后,皇帝曾經指使宜修做了一件事,正是因為那件事,宜修徹底認清了皇帝的真面目,也由此發現了一個令她難以接受的陰謀與秘密。

那麼,皇帝讓她做了什麼事?她又發現了什麼陰謀與秘密呢?

1、華妃胎死腹中,端妃終生不育

皇帝曾親口告訴過甄嬛,華妃再也不會懷孕了,因為那歡宜香里有麝香。這個秘密之所以沒被太醫戳破,是因為沒人「敢」戳破。畢竟,那歡宜香是皇帝親賜的,誰敢質疑皇帝的「關懷與愛意?」所以,太醫們即便明知那香不妥,也只能心照不宣,守口如瓶。

其實,那歡宜香不過是后續的「輔助藥物」而已,華妃早在懷第一個孩子時,就已經傷了身子,是不可能再懷孕的了。那歡宜香不過是「防患于未然」。

華妃的打胎藥是皇后宜修親自調的,而宜修精通藥理,她絕對不會給華妃手下留情的。 也別說這件事原本就是皇帝授意的,即便沒有皇帝的委托,她也會千方百計給華妃絕育。

宜修調好那碗藥后,讓端妃給華妃端過去,結果,端妃就成了背鍋俠,被華妃報復,灌下紅花,導致終身不育。之后,宜修又讓敬妃去翊坤宮與華妃同住,以至于敬妃這一生也沒有孩子。

而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皇帝默許的,皇帝心中恍若明鏡一般,但卻選擇了緘口不言。這讓宜修欣慰之余不免又心驚不已。皇帝的城府之深,血液之冷,令宜修無比膽寒。

自己用一招借刀殺人,分別給華妃,端妃和敬妃絕育,皇帝明明了然于心,卻并未追究問責,而是處之若素,恍若不知,這反而讓宜修自己心虛起來。

自己所做的一切,皇帝盡收眼底卻不發一言,這是否意味著,自己算計姐姐純元令其一尸兩命的事,皇帝也早已了然于心?

甚至于——早在皇帝把懷孕的純元交給自己「照顧」時,就已經料定了會是什麼「結果?」

2、自己也不過是被皇帝利用的一把刀而已

宜修的「借刀殺人,一石三鳥」之計,貌似十分高明,卻更像是皇帝早已用過、見怪不怪的「老套路」了。這令宜修細思極恐。

回想起當初,自己的失子之痛,又痛失嫡妻之位,原本對后來者居上的姐姐純元恨之入骨,而當自己開口要親自照顧懷孕的姐姐時,皇帝竟一口答應了!

如此老謀深算的皇帝,難道不知道把純元交到「情敵」手上是什麼后果嗎?這分明是把肉交給了狼,把魚端在了貓嘴邊啊!

而皇帝的理由卻是:「你們是親姐妹,朕相信你們姐妹情深。」這個理由在皇宮里是多麼的膚淺可笑?因為在皇宮里,根本不存在手足情深。兄弟姐妹,恰恰會成為最大的敵人。

皇帝為了鞏固自己的帝位,不惜圈禁兄弟,荼毒手足,甚至連自己同出一母的親兄弟都不放過, 怎麼輪到自己這里,竟突然相信了「手足情深呢」?

很顯然,皇帝在撒謊。他把懷孕的純元放在自己這里,無非就是想借刀殺人。他不愿意純元生下烏拉那拉氏家族的孩子,就像不愿意讓華妃生下年氏血脈的孩子一樣。外戚干政會造成皇帝的困擾,也會給皇帝行政造成很大的掣肘。

而皇帝最討厭的就是那幫扶持他登基的老臣們,依仗自己的功勞干預朝政,不管是隆科多還是年羹堯,皇帝都想過河拆橋卸磨殺驢。不需要驢干活的時候,「驢的叫聲」是很煩人的。

所以,無論純元也好,自己也好,皇帝都不希望有烏拉那拉氏血液的孩子出生。杜絕外戚干政的最佳方式,就是「剪草除根,防患于未然。」

宜修恍然大悟后,又痛又悔又恨。她知道自己錯了,不但被皇帝利用殺害了姐姐肚子里的孩子,甚至連姐姐一塊除掉了。 而且,自己也一定會被皇帝在湯藥里做手腳的。所以,這些年才沒有再生育。

宜修痛苦過后,恨從心頭起,既然皇帝不允許我們烏拉那拉氏家族的孩子出生,那也別想生下其他家族的孩子!既然那麼喜歡殘害自己的骨肉,那我就「幫你幫到底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