羋月傳:鄭袖為何會在選秀中脫穎而出?看她選秀時聽到了什麼秘密

導語:鄭袖之所以能在選秀中脫穎而出,一舉奪魁,除了得益于她的先天缺陷「嗅覺失靈」以外,還得益于她提前掌握了一條關鍵信息,正是那條關鍵信息才讓鄭袖「運籌帷幄決勝千里」的,否則,她很可能會成為眾多淘汰者之一,根本入不了楚宮、當不上王后。

那麼,鄭袖到底掌握了什麼關鍵信息?又是如何把握時機的呢?

1:鄭袖的先天缺陷,成就了她的榮華富貴

雖然電視劇中沒有明確標注出來,但根據鄭袖的具體表現來看,她絕對屬于「先天嗅覺失靈」的那一類群體。不管大家信不信, 在現實生活中,確實有那麼一類人,是先天聞不到任何氣味的。對于食物,只有吃到嘴里才知道什麼味道,舌頭上的味蕾多數是正常的,鼻子卻很麻木。

鄭袖就屬于這一類人,否則,面對楚懷王的「臭氣熏天」,她再怎麼強打精神,也阻止不了鼻子的「本能反應」。鼻子和眉頭也會有自己的想法,并不會因為鄭袖的攀附權貴之心,就可以淡定從容,處之若素。 鼻子一定會情不自禁地扭動身體,本能地躲避那氣味,眉頭也會情不自禁地皺起來。

或許大家會說,既然楚懷王味道如此濃重,楚威后也時常與他坐在一起,怎麼就沒事呢?

其實,雖然楚威后是羋槐的親生母親,但羋槐自幼是由乳母帶大,很少近距離接觸自己的母親,娶了鄭袖之后,楚威后更是要退出一箭之地,更無需過分躲避了。何況,羋槐畢竟是自己親生的兒子,即便再不好聞,也是自己的孩子, 摸摸哪里都是自己的肉,豈有嫌棄之理?

倒是后來的魏美人,卻也奇了,居然也沒能聞出楚懷王身上的狐臭。難道與鄭袖一樣,也是先天鼻子失靈?關鍵是魏美人自從進宮侍寢那天起,似乎就沒遇到過這方面的困擾,倒是很害怕失寵。

或許她以為,天下的男人都是這個味兒,自己必須適應,如果表現得過于驚訝,反倒顯得少見多怪似的。

雖然魏美人后來是用扇子遮住鼻子了,但那是中了鄭袖的離間之計,并非真的因為受不了某種莫名其妙的味道才掩住的。所以說,只能理解為「無巧不成書」了。 身體「有味道」的男人,恰好遇到了兩個鼻子「不管用」的女人,也算是 「天造奇緣」了。話題有點扯遠了,今天我們重點講的是鄭袖,為何會在選秀中脫穎而出。

鄭袖在與一隊秀女一起進宮時,曾在途中聽到過秀女們的議論。這是個關鍵信息,恰好被鄭袖捕捉到了。

2:鄭袖投其所好,巧妙對癥下藥,自導自演加戲,最終投懷送抱

在進宮的途中,鄭袖聽得兩個秀女這樣議論,其中一個說道:「聽說大王身上有一股難聞的味道,臭不可聞,一會兒殿選,可該怎麼辦呢?」 另一個秀女道:「還能怎麼辦,假裝聞不到唄。」

鄭袖聽罷這話,便已經做到心中有數了。她默默思索著下一步該如何應對。如果大王不知道自己身上有味兒另當別論,倘若他自知「短板」,那可就得再做打算了。否則,貿然獲一個欺君大罪也是得不償失的—— 拍馬屁最忌諱拍在「馬蹄子」上了!

因此,當正式面試時,鄭袖冷眼旁觀,暗暗揣摩楚懷王的心思秉性——以及對自己身體的「認知程度。」

第一個秀女做了炮灰,初次面見大王就被自己那不爭氣的鼻子出賣了。畏畏縮縮舉步不前 ,貌似十分抗拒靠近「氣源體」。楚懷王滿臉黑線,已隱隱動怒,呵令此女趕緊下去,因為此女的表情已經嚴重傷害到本王的自尊, 再不下去,恐怕本王就會忍不住跑下去——舉起胳膊強行把腋窩抵在她的鼻子上了。

你嫌本王臭,本王偏要讓你盡情享受,看看本王的威力究竟有多大,能不能把你熏死。如果能,本王就是地球上唯一一個「 人形生化武器」統一六國就可以兵不血刃了!

第二個秀女見第一個秀女表情如此夸張,神態如此痛苦,立刻提高了警惕。事已至此,卻也不得不硬著頭皮挪過去,每一步都顯得舉步維艱,生怕踩了地雷一般。楚懷王終于忍無可忍,直言不諱道:「你是不是聞到了一股惡臭?讓你如此懼怕?」

秀女嚇得面如土色,戰戰兢兢地答道:「不,沒,大王贖罪。民女什麼都沒聞到!」 這樣的謊話騙自己都難,又豈能瞞得過楚懷王呢?秀女的表情雖然傷害性不大,侮辱性卻極強。

此時的楚懷王,已經瀕臨崩潰: 自己即便君臨天下又怎麼樣? 自身的缺陷不照樣令異性退避三舍,不敢親近?這是多麼大的羞辱,多麼悲催的劇情啊

縱然自己喜歡上了某個美女,可是眼睜睜看著人家「屏住呼吸不敢喘氣」的樣子——在自己懷 里活像一條缺氧的魚,即便得以親熱又有什麼樂趣?自己最喜歡行閨房之樂,偏偏這獨天獨厚的味道阻礙了自己的興趣愛好。如此下去,人生還有什麼意趣?

正當楚懷王萬念俱灰、氣急敗壞的時候,輪到鄭袖了。鄭袖款款上前,面帶微笑嫵媚動人,緩緩靠近深深呼吸, 仿佛聞到了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

楚懷王疑惑不已,立刻被鄭袖整不會了:「此女是幾個意思?被我熏傻了,莫非我的毒氣還含有致幻成分?必要的時候找專家來檢測一下……不過, 這女子怎麼逆風而上了,居然還直奔我而來?」

為了確認一下這女子是否神志清醒,楚懷王再次單刀直入:「你是否聞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鄭袖嬌滴滴地坦然答道:「 是的,民女聞到了。」

楚懷王大驚,急忙追問:「什麼味道?」鄭袖:「是一股獨特的男人味道,民女聞到這味兒,就好比聞到了‘ 暖清香’,會情不自禁……」

楚懷王大喜:「天啊,世間真有這麼奇妙的事?這難道就是人常說的——蒼蠅遇到了翔?完美,無限完美。廢話少說, 新寵就是你了!」

于是乎,鄭袖順利入選,并最終成為了南后。她的青云之路,也幸虧了那兩個嘴巴不嚴的秀女, 要不是人家議論,鄭袖面對楚懷王的詢問時,很可能會不知所措,無言以對。因為她本身聞不到任何氣味兒,不摸底細的她,自然也就不懂得該如何投其所好、對癥下藥了。更不可能青云直上、一步登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