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知否》原著才知道,盛紘為何把華蘭嫁給袁文紹這個愚孝男

都說盛家四個姑娘中,嫁得最差的是自作自受的墨蘭,我倒認為嫁得最不好的那個是華蘭。

華蘭是盛家四個蘭里面最優秀的那一個,她比墨蘭端莊大方,比如蘭聰慧伶俐,還有明蘭沒有的尊貴出身。

明蘭曾經這樣形容華蘭:「 她是真正的天之驕女,容貌,家世,魄力無一不有。」華蘭就是盛家女兒的一張活字招牌,她嫁入袁家之后,處事得體,落落大方,素有賢名在外,人人都說盛紘會教養女兒。

連顧廷燁這樣的外男都知道:「 袁家的二奶奶善交際,頗有幾分管家的手腕。

可是,這樣優秀的盛華蘭,在婆家過得并不好,她的丈夫是袁家的二公子袁文紹,懂上進,有孝心,但是他有個偏心的母親,袁夫人本來就偏心長子,長子又娶了她的娘家姑娘,這樣一來,袁文紹更加不被母親待見了,連帶著華蘭也要在袁家受委屈。

手心手背都是肉,但袁夫人就是不懂這個道理,總是偏心長子。

婆婆偏心也就罷了,更要緊的是袁文紹太孝順了,孝順是傳統美德,但是袁文紹沒有原則的孝順可把華蘭折騰苦了。

袁文紹為了讓母親滿意,總是讓華蘭忍讓,不僅要華蘭大著肚子在大熱天里站規矩,婆婆還給兒子納了一屋子的妾室,袁文紹根本不反抗。

這麼看來,袁文紹著實算不上一個好丈夫。

盛紘有四個女兒,他最疼愛的便是長女華蘭,這是他的第一個女兒,也是最出色的女兒,自然要為她挑一個最好的丈夫。

都說盛紘是選親家小能手,眼光好到不行,這一次怎麼失策了?

三個候選人

華蘭辦了及笄禮之后,就要談婚論嫁了,盛紘仔仔細細挑了一段時間后,手里生下了兩個最終候選人,一個是令國公府的第五個孫子,一個是忠勤伯府的次子,盛紘本來還想和王大娘子慢慢商議最后的人選,不料時任開封府尹的邱敬大人來給自家兒子提親來了。

邱大人一來提親,盛紘就不能慢慢挑了,要麼應了這門親事,要是不應就得給人家一個說法。

邱敬和盛紘是同年,兩家知根知底,邱家公子模樣和品行樣樣不差,是配得上華蘭的,而且兩家門當戶對,不用擔心華蘭嫁過去受委屈,按理說這是一門頂好的親事,但盛紘卻看出了這里頭的不妥。

盛紘提起了三王爺和四王爺,這兩位王爺是皇位的熱門候選人,三王爺身子孱弱且年過四旬沒有子嗣,有子嗣的四王爺卻不占年長的優勢。

盛紘提起兩位王爺,王大娘子一頭霧水,連問這和華蘭的親事有什麼關系?

盛紘解釋道:「邱敬的長兄是三王爺的講經師父!」

說到這里,王大娘子再遲鈍也能反應過來了,三王爺德行再好,可是沒有兒子啊,到時候皇位還不得傳給四王爺。不過,三王爺有對策,自己沒有兒子不要緊,他可以過繼一個兒子,他有好幾個兄弟,過繼個兒子不是什麼難事,反正論起來都是當今天子的親孫子。

所以說,三王爺和四王爺誰到底能拿下皇位,誰都說不準,這場爭斗邱家也參與進去了,他們支持的自然是三王爺。

這是個驚天豪賭,賭贏了邱家雞犬升天,賭輸了邱家一敗涂地,可華蘭是盛紘和王大娘子的心頭肉啊,邱家愿意賭就賭去吧,他們可不能拿自己的親生女兒去賭。

一番分析之后,邱家被盛紘排除在外了,最后還是剩下了令國公府的第五個孫子和忠勤伯府的次子。

王大娘子頭腦簡單,自然覺得令國公府的第五個孫子是首選,她的理由很簡單,令國公府封爵三代,赫赫揚揚,家世鼎沸,又風光又旺盛,袁家近年來光景不好,早就被皇上厭棄了。

盛紘又開始嫌棄王大娘子見識短淺了,打開折扇慢慢說道:

我幼時隨著老太爺和老太太在京城里住著,與維大哥哥在令國公府家塾讀過書,那家人我很是瞧不上;外邊看起來光鮮,內里卻污穢不堪,那家塾也腌臜得很,我與維大哥哥只讀了半年就出來了。

這次我到京城辦事時,聽聞令國公府愈加不堪了,家里人口眾多,主仆上下,安富尊榮,幾個小爺們,不過和長柏大小,屋里竟有二十多個媳婦丫鬟伺候著,如此窮奢極欲,大的小的全都揮霍無度,鋪張奢靡,出的多進的少,內囊早就空了。

我不過稍稍與耿世叔透露華兒及笄在即,他們就找了來與我說,言談之中流露出有結親之意。

簡單地說,就是令國公府只是表面光鮮富貴,內里早就掏空了, 求娶華蘭,多半是看上了華蘭豐厚的嫁妝。

王大娘子聽到這里還不死心,常言道,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那畢竟是國公府啊,她實在不忍心放過這麼一個家世顯赫的親家,盛紘接下來的話讓王大娘子徹底死了心:

若只是短了銀錢,我也不至如此,只是那家子孫實在不肖,偌大一家子里,讀書武功籌謀計劃之人竟無半個,老國公夫婦自己倒還好,可膝下幾個兒子……哼!

大房驕奢淫逸,父子素有聚麀之誚,二房,哦,來提親的就是這房次子,那二房的一把年紀了還不停的討小老婆,將房里的丫鬟媳婦將及淫遍,我在京城時聽聞,他連兒媳婦房里的貼身丫鬟都討去睡了,真真辱沒斯文,敗類之至!

王大娘子雖然腦子不好使,也貪慕富貴,但她對女兒好得沒話說,這樣的人家,任他再富貴,她也不會把女兒嫁進去的。

這樣一來,就只剩下了袁文紹,可王大娘子實在看不上袁文紹的家世,袁家門庭冷落,實在不算是一門好親事。

家世不好的袁文紹,憑什麼入得了盛紘的眼?

王大娘子看不上袁家,盛紘卻不這麼認為,袁家在走下坡路,但袁文紹是個好后生,沉穩識禮,威風凜凜,年紀輕輕就在五城兵馬指揮司里謀了個差事,人品也是好得沒話說,可惜被家世給拖累了,二十多歲還沒有成親,一般的官宦世家不愿意與他結親,差點的袁家又看不上,這樣就硬生生的把袁文紹拖成了一個大齡剩男。

像這種有爵位在身的王公家出來的子弟,大都顢頇無能,因祖上有蔭,顧不思讀書,不想習武,不求進取,兩三代之后便不成樣子了,可這袁家因為遭過難,他家子孫便比一般的能干懂事,有過磨難的方知立業之難,我瞧著袁文紹很好。

華兒是我們的頭生女,我如何會委屈了她,記得那時我還只是一個小小的候補知事,又被指派到那苦寒之地,華兒出世時,我們竟連一個像樣的奶媽子都尋不到,我一邊讀書備考一邊當差,你又要管家又要服侍我和老太太,華兒那時乖的讓人心疼,從不哭鬧惹事,稍大一點了,還能幫你理事,說句誅心的話,這許多子女里,我最疼者就是華丫頭。

盛紘是真的心疼華蘭,袁文紹是他千挑萬選挑中的女婿,王大娘子也仔細打聽了,袁文紹是個有上進心、有孝心的好后生。

他們不知道的是,袁文紹的這兩個優點其實就是他最大的缺點。

有上進心,是因為他是袁家不受寵的兒子,母親的偏心,導致他想要什麼都得自己爭取,靠著懂事能干來博得母親的關注。

孝順是好事,但是過于孝順難免會委屈自己的妻子,袁夫人和華蘭起沖突的時候,袁文紹總是讓華蘭忍讓,華蘭在婆婆面前一點話語權都沒有。

不過,袁文紹也不是沒有反抗過,「母親,旁的也就罷了,你開口就要華蘭的陪嫁莊子,那在京郊足有十幾畝良田,況且如今盛家正在近旁,這田地若有變動,當他們不知道嗎?你叫兒子以后如何在岳家抬起頭來?」

這話確實是在維護華蘭的利益,但也是在維護他自己的名聲。

不過,袁文紹最終在華蘭的感化下幡然醒悟,華蘭這樣轉述袁文紹的話,「 他說,爹娘是兄弟姐妹的,兄弟是各有家小的,只有妻子和孩子們,才是真的為他一人的。他不和我一條心,還能和誰一條心。你姐夫還說,以后絕不叫我再受委屈,他要我以后,都能安心舒坦。

華蘭和婆婆的這場爭斗,終究是華蘭勝利了,袁文紹終于站在了妻子的這一邊。

華蘭的婚姻先苦后甜,和袁文紹蜜里調油,恩愛非常,華蘭人至中年又懷了孕,袁文紹寶貝的不得了。

銀子是賺不完的,最要緊的是咱們一家人和樂平順。你安安穩穩生下孩兒,比賺一座金山都強。

其實,這一個賭注,賭袁文紹能否幡然醒悟,賭贏了華蘭余生幸福歡暢,賭輸了就要繼續看婆婆的臉色過日子,事實證明,盛紘的眼光不錯,他賭贏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