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瑯琊榜》直面失去摯愛之痛,不負長林王府,蒙淺雪亦是亂世英雄

神仙眷侶,良緣佳話,長林王府的一對青梅竹馬,是勢均力敵,人人羨艷的絕世夫妻。

有些人注定要相遇,有些相遇注定要離別,所以相愛是緣分,而分開也是。

蒙淺雪是蕭平章自年少之時,便傾心不已的姑娘,也唯有這樣的將門虎女,才能與沙場無敵的長林世子相匹配。

從罪臣之子,到長林世子,蕭平章足夠優秀,才能夠得到長林王蕭庭生,在有親生兒子蕭平旌的前提下,還依然對他偏愛有加。

蕭平章的父親路原,是昔年梅長蘇施計,從掖幽庭救出的三個孩子中,最大的一個。

本是蕭庭生的生死兄弟,卻因一念之差,走了歪路,謀逆叛國,害得長林軍損失慘重,迷途知返之時,悔之晚矣,只能與妻子雙雙自盡贖罪。

而路原的兒子平章,尚且年幼,便失去了父母,十分可憐,蕭庭生不忍兄弟之子,淪為無依無靠的孤兒,便將其收養,對外稱作長林王府的長子,為其冠以蕭姓。

長林王妃當時已經懷有身孕,卻依然將蕭平章視為己出,待他極好,哪怕后來親子蕭平旌出世,也沒有薄待他半分。

在老王爺蕭庭生的培養之下,蕭平章不負所望,成長為了,對家人溫柔儒雅,對敵人殺伐果斷,行軍打仗,如有神助的一代武將。

因為蕭平章足夠好,所以才令老王爺蕭庭生,不顧梁帝蕭歆的阻攔,執意將養子立為世子。

很長一段時間里,蕭歆因為蕭平章生父的關系,對他是有芥蒂的,可最終,蕭平章還是以一身的軍功,換得了君王的信任。

蕭平章情商極高,會以最合適的方式,來管教像猴子一樣頑皮的弟弟。

他從來都是恩威并濟,把蕭平旌唬得一愣一愣的,基本上處于被兄長賣了,還屁顛屁顛的傻樂,為其鞍前馬后的狀態。

而這種高情商,不僅僅用在管教弟弟身上,后來娶了蒙淺雪之后,也用在了她的身上。

比如,蒙淺雪被害得七年不孕,蕭平章想要先查清楚再將真相告知,所以查案之時,不能帶著蒙淺雪。

可他深知蒙淺雪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性子,便胡亂謅出了一本書的名字,讓她去尋找,卻沒想到,最后蒙淺雪真的找出了這本書,并且這本書后來還有了大用處。

可見這世間之事,皆有定數,即便在戰場之上,可以用兵法創造奇跡,可命運既已定好,便是無法改變的。

蒙淺雪與蕭平章是自幼相識的青梅竹馬,他們同在長林王府,一起長大,這世上,再也沒有任何人,比他們,更加了解彼此的脾氣秉性,和喜好習慣了。

將門出身的蒙淺雪,與一般的貴族女子完全不同,她有著與生俱來的驕傲與英氣,天生便是巾幗不讓須眉,還生得一副從不服輸的性子。

雖然她是女子,卻不認為,自己不如男子,所以很長一段時間里,她都不理解,叔祖父對徒弟荀飛盞的培養,多過于她。

蒙淺雪是蒙氏的后人,叔祖父是前禁軍統領,更是大梁第一高手,于瑯琊榜之上,排行第二的蒙摯將軍。

蒙摯將軍的武功極高,且忠心耿耿,師承少林,又曾在赤焰軍效力,不但備受當年的賢王蕭景禹的重用,還是赤焰軍少主林殊的騎射師傅。

從軍多年,戰功赫赫,屢次扭轉險象環生的戰局,于危難之中全身而退。

后來,退出赤焰軍,效命于朝堂,極受梁帝蕭選的信任,成為禁軍統領,護衛皇城的安寧。

也是因此,令赤焰軍和祁王被誣蔑叛國謀逆之時,免于受其牽連,得以在林殊僥幸生還,化身梅長蘇歸來之時,成為他最好的助攻。

蒙摯對梁帝的忠心,無人能敵,哪怕是林殊歸來,他承諾的也是,只要林殊不傷害皇上,他便盡全力相助。

別國進犯之時,蒙摯當仁不讓,立即請命奔赴戰場,與林殊聯手,打得敵國狼狽不堪,接連潰敗,逼得他們只能求和納貢。

蒙淺雪一身武功,皆是來自叔祖父蒙摯大將軍,只是由于是女兒之身,所以比不得師兄荀飛盞,更得其重視。

荀飛盞是首輔大人荀白水的侄子,是練武的奇才,學得了蒙摯大將軍的一身絕學。

蒙淺雪覺得自己的資質,不比師兄要差,所以練武之時,十分刻苦,還時不時的,就要與師兄較量一番。

武將之家的女兒,爽朗直率,從來沒有發現,師兄看自己的眼神中,生出的情愫,所以她只是將他視為同門,也視為對手,可他卻一直都暗戀著自己的師妹。

蒙淺雪的父母早逝,蒙摯大將軍又已然年邁,所以便將蒙淺雪送入長林王府,交給長林王夫婦照顧。

因此,蒙淺雪不但是蒙氏的后人,更是長林王的養女,身份十分尊貴。

蕭平章和蒙淺雪從小便在一起,伴隨著彼此的成長,年少青蔥,愛意自生。

既是門當戶對,又是年少相識,這份兩情相悅的緣分,在高門顯貴之中,實在太過珍貴,不可多得了。

蕭平章喜歡蒙淺雪,已經到了迫不及待的地步,好不容易等到蒙淺雪,到了及笄( jī)之年,便立刻向父王請求,去蒙家提親,將蒙淺雪娶進了門。

這件事,也成為了蕭平旌,唯一可以吐槽兄長的事情,動不動就拿蕭平章在蒙淺雪十五歲的時候,便猴急的將其娶回家之事作為調侃。

而每一次,蒙淺雪都會與蕭平章一起,收拾蕭平旌。

蕭平旌自小便被送到瑯琊閣學藝,每每他回到長林王府,都會令王府里充滿著歡聲笑語。

所以,那段時光里的長林王府,是充滿著幸福的,而長林世子與世子妃之間的愛情,也一度傳為金陵城中的佳話。

深情夫妻,終究徒留一人,頂天立地,義薄云天的長林世子,悲慘離世。

蒙淺雪從來都不是極致溫柔的女子,與蕭平章相處之時,也是說不過就會動手,一直都是打打鬧鬧的。

但是,蕭平章與蒙淺雪從來沒有想過,他們之間的幸福,竟然會充斥著各種波折與磨難。

萊陽王與將軍路原合謀貪污造反,最終以萊陽王被賜死,路原自盡為終,可萊陽王妃卻滿腹怨恨。

她以巫蠱之術,詛咒梁帝蕭歆,又以東海朱膠陷害蒙淺雪,利用荀皇后之手,將東海朱膠放入御賜的妝盒之中。

整整七年,因為這片薄薄的東海朱膠,蒙淺雪始終未有生育,世子妃入門多年,卻沒能為長林王府孕育子嗣,這件事,漸漸成為了金陵城的笑話。

甚至,坊間還有傳言,說世子妃不孕,是因為長林王府殺戮過重,以此來抹黑長林王蕭庭生。

蒙淺雪頂著巨大的壓力,為了能夠懷上孩子,不知道喝了多少苦藥,流了多少眼淚。

一次次生出希望,又一次次的變成失望,令蕭庭生與蕭平章都對蒙淺雪十分心疼。

所以,關于孩子這件事,便成為了長林王府的禁忌,不讓人提起,只為了不讓蒙淺雪傷心。

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縱然蒙淺雪與蕭平章夫妻情深,恩愛不移,卻也抵不過有心人的精心算計。

萊陽夫人為了報仇,惡毒的計劃讓長林王府絕嗣,便將東海朱膠,千方百計的,送到了蒙淺雪的身邊。

而府中的管家,卻是因為知道蕭平章的身份,為了讓蕭平旌得到世子之位,明明在幾年前,幫世子妃維修妝盒的時候,便發現了東海朱膠,卻始終默不作聲。

老王爺蕭庭生忠君愛國,只是做了身為大梁臣子,為穩固江山,該做的事情,卻遭到萊陽夫人無腦的記恨與陷害。

無論是長林王,還是長林王妃,都不是看重血脈之人,可一個管家,卻自以為是的,傷害了無辜的蕭平章和蒙淺雪。

東海朱膠之事,被濟風堂堂主林奚發現之后,蕭平章便與蕭平旌開始徹查此事。

蕭平章深知,若蒙淺雪得知真相,會有多痛苦,所以在沒有查清之時,一直都瞞著她。

可偏偏那個時候,蕭平章重傷未愈,身子還有些若,所以蒙淺雪時時刻刻,都想要跟在蕭平章的身邊保護他。

無奈之下,為了支開蒙淺雪,蕭平章只能派她去找書,來分散她的注意力。

可胡謅的書名,卻還是被蒙淺雪找到了,蕭平章驚得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卻迅速反應,與蕭平旌一唱一和的,唬住了蒙淺雪。

直至真相大白之后,蕭平章才將此事原委,都告知了蒙淺雪,執著了多年的事情,卻隱藏著這麼殘酷的陰謀,令她大受刺激,崩潰到嚎啕大哭。

幸好一切都來得及,一切都還可以補救,林奚專門為蒙淺雪,設計出了一套治療方案,而蒙淺雪的積極配合,也令治療效果十分顯著。

然而,命運中的悲傷太多了,就如同逆流的河水一般,不曾停息。

受朝廷重用的天師濮陽纓,是夜秦國那場滅國瘟疫中的生還者,他憎恨大梁封國自保,沒能施以援手,所以多年來,潛伏大梁皇宮,伺機報復。

他不但憎恨朝廷,更加憎恨長林王府,因為當年,就是長林軍奉命,執行封國舉措的。

夜秦國生還的殺手夜凌子,也潛藏在大梁各地,甚至有一個女殺手,混入了濟風堂,潛藏了十幾年。

她的任務,便是刺殺長林王府的小公子蕭平旌,令他身中霜骨之毒而不自知,當林奚發現蕭平旌中毒的時候,已經錯過了最好的治療時間。

蕭平章為了救弟弟,不顧自己的安危,從濮陽纓那里奪得了最重要的藥引,玄螭蛇膽,卻也因此,同樣中了霜骨之毒。

直面生離死別,明事理,辯是非,與蕭平章共同進退的蒙淺雪,是唯一的長林世子妃。

藥引本可同時救兩人,可當時,蕭平章接到了緊急軍報,得知正在邊境的父親,即將遭到敵國的圍攻。

而解毒則需要靜養數月,時間已經來不及了,蕭平章只能決定放棄自己的性命,以換血之術,救下蕭平旌之后,利用僅剩的幾個月壽命,迅速趕往邊境,支援長林軍。

蒙淺雪得知蕭平章的決定,痛不欲生,她甚至跪下懇求蕭平章,不要離開自己,不要放棄自己的生命。

可父親對自己恩同再造,而他從小疼到大的弟弟,也不能不救,現在只能犧牲自己了。

蕭平章的決定,無人可以更改,況且,若他活著,是以父親的性命為代價,那麼他寧愿去死。

作為妻子,蒙淺雪太了解蕭平章了,便只能同意他的選擇,唯一的要求,便是與他一起上戰場。

縱然不舍妻子涉險,可蕭平章卻無法拒絕妻子的要求,于是,在救了蕭平旌之后,便與蒙淺雪快馬加鞭的,趕到了邊境。

邊境的一場惡戰,十分驚心動魄,蕭平章拼死打退敵軍之后,順利與父親匯合,但那個時候,他的身體,卻已經支撐不住了。

打了勝仗,卻失去了引以為傲的長子,蕭庭生十分悲痛,而蒙淺雪,雖然已經知道了結局,可面對丈夫的離世,依然痛哭不止,直至昏厥。

軍醫診斷之下,才發現,原來世子妃已經懷孕兩個月了,失去了丈夫,得來了孩子,可惜蕭平章至死不知,他與蒙淺雪期盼多年的孩子,真的來了。

蕭庭生為了讓蒙淺雪得到最好的照料,便派人將她送上瑯琊閣養胎。

蕭平章離世,蕭平旌再也沒有了自由自在的生活,必須擔負起責任,代替兄長,來到長林軍中歷練。

此時,朝堂局勢也發生了變化,梁帝蕭歆崩逝,幼帝蕭元時繼位,主少母壯,外戚專權,荀家一直忌憚長林王府,便趁此機會,打算裁撤長林軍。

蕭平旌在北境布局打仗,利用天象,打擊敵國,首輔荀白水卻只因不想讓蕭平旌立功,便聯合荀太后,拿著一道阻攔出兵的圣旨,前往北境找茬。

最終,蕭平旌打了一場漂亮的勝仗,立了前所未有的戰功,卻要接受抗旨的罪名。

蒙淺雪得知長林王府即將蒙難,將孩子交予瑯琊閣照料,急匆匆的趕回長林王府。

蕭庭生挺著已經油盡燈枯的軀體,在朝堂之上,與兒子蕭平旌一起,舌戰群臣,最終血灑大殿。

蕭平旌照料父親的時候,荀太后卻要下詔傳喚蕭平旌,蒙淺雪帶人守住長林王府,不聽詔,不通報。

此舉氣得傳令的將領,口不擇言,還揚言要對世子妃不客氣,然而蒙淺雪直接拔出手中的劍,指向那人,直接將其震懾,令他大氣都不敢喘。

后來,長林王蕭庭生與世長辭,長林軍被裁撤,蕭平旌重獲自由,蒙淺雪則回到了瑯琊閣。

丈夫與公公都不在了,她唯一的心愿,便是將孩子撫養長大,令蕭平章的風骨,得以傳承。

對內,蒙淺雪是最好的妻子,兒媳,大嫂,而對外,她是不輸男子的女將軍。

操持家事,孝順公婆,照顧夫君,保護家人,蒙淺雪雖然不是賢惠溫柔的女子,卻依然能夠以自己的方式,將這一切做到最好,甚至無人可以代替。

失去夫君,是畢生之痛,可即便如此,她依然尊重夫君的選擇,愛人雖然逝去,可愛卻是永存的。

她也是蕭平旌與林奚之間的最大CP粉,在不知道林奚就是與蕭平旌有婚約的姑娘的時候,便為弟弟選中了林奚。

一路看著兩人走來,蒙淺雪始終都是在磕CP,和燉CP的路上努力著。

因為失去了太多親人,所以她格外珍惜身邊之人,在經歷了那麼多磨難之后,蒙淺雪依然是那個美麗霸氣,忠貞專一的奇女子。

用戶評論